《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作者

7swords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6-8

最近更新时间:2015-6-11

正文

王七索的自救同人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那些年的木棉花

多年以后,王七索在回想起那些个日子,还是心有余悸。

那年的夏天,王七索第一次见到了裙摆飞扬的水手服,俏丽的在海风中跳跃的双马尾, 最最简单的白色衬衣上的可爱花边。

一转眼,水手服上出现了一片腥红,红色迅速变大,变成一片血海,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忽然又是漫天的木棉花,花瓣红得发亮,棉絮奶白而纯美,枝头摇曳着,渐渐幻化成那一个个穿着舞动的白衣少女和胸前红艳艳的领巾

一转眼,又到处是冷冰冰明晃晃的刺刀,花朵在风中被削得粉碎。

。。。

在那些个夜里,这些画面无数次来回切换,王七索也无数次梦中惊醒。枕边人默契地递来热毛巾,他苦笑一声,说句不打紧。

 ----------------------------------------------------------------

好吧,半天时间,我实在是编不下去了,我仿佛看到了眼前的盒饭在等着我 ...

我为元老院立过功,我为发动机行动流过血,我要见萧主任!

给老师的信

1634年的春夜,京师故文渊阁大学士徐府,一个中年人缓缓展开了一张信笺。宅里颇有些昏暗,中年人点亮了一支澳洲蜡烛,书房里瞬时亮堂起来。

此人便是故文渊阁大学士徐光启独子徐骥,去年冬天父亲去世后,徐骥仍然在京整理父亲遗作遗述,未及回乡。信是管家徐福送来的,但凡不方便直接寄到徐府的信件,约定寄至徐福在外面开的店铺徐福记转交。

徐骥展开信:“ 老师尊鉴,不坐春风,瞬已数年。...”

“昔日弟子读[几何原本], 常闻师言泰西之学:“博求道艺之士,虚心扬榷,令彼三千年增修渐进之业,我岁月间拱受其成”,弟子亦深以为然。然临高一年,弟子因缘巧合得考取髡贼之功名曰甲种文凭,初弟子虚与委蛇,不想学之愈久、知之愈深、信之愈笃,行之愈坚,深感夫髡贼之“澳学”经典,浩如烟海, 比泰西之学胜百倍有余,人言学无止境,犹信。... 又想何如澳学西学并举,使其互相印证,则我所得亦必百倍之... ”。

“弟子于髡贼军中,尝想髡贼虎狼之师,平生未见,远非建奴可比。朝廷何不借师助剿,踏平建奴?”

“石翁所托,弟子自知事不可为,唯有肝脑涂地,以报朝廷。平生所恨唯二:一不能赴辽东踏平建奴;二不能再于恩师座下亲承教诲... ”

“弟子近日习得一曲曰[昨日重现],曲中人念及澳洲故土,不胜唏嘘。此曲以不列颠语吟唱:“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 When they played I'd sing along, it made me smile ..." 每奏此曲,弟子忆起京师旧事,及蹉跌处感慨涕零,不能自已。” ...

...

信末没有落款,只在信封里放了一只麻将牌,是七条。玻璃制品,半寸大小,极薄,一看便知是澳洲货。

徐夫人顾氏问道:“是七索?”徐骥长叹一声,“是也。可惜父亲故去,看不到此信了!”

“自从厂卫裁撤,七索本欲赴东三府入辽人军中暗助孙元化一臂之力,可惜阴差阳错,落入髡贼军中。石翁侦得此事,想借机绑一二髡贼献给朝廷。”

“看来此次七索凶多吉少,明知是不可为而为之,可悲可叹!”


(昨夜忽然发高烧,可能感觉到七索要挂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