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王教谕之死》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王教谕之死
作者ID
百度贴吧 filo200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芳草地
涉及方面 教育
内容关键字 怨男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王教谕之死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1-26
最近更新 2014-01-26
字数统计 (千字) 1.9




当她转身离开时候,腰肢和臀部微微扭动,裙摆轻摇的模样,更是让他难以自持了。一时间竟然看呆了。眼睛犹如长出了钩子一般,钉在女教务的后背上。

王教谕见女教务如此打扮,亦发酥倒,由不得叫住她又往前凑了一凑,嗅着教务的体香,然后又问贵庚可曾婚配。

教务悄悄道:“先生放尊重些,别叫诸位代表团成员和老师同学们看了笑话。”

王教谕如听纶音佛语一般,忙往后退。

女教务笑道:“我该走了。”

王教谕说:“你再坐一坐。好狠心的小娘子。”

教务悄悄的道:“大天白日,人来人往,我就在这里也不方便,我且去,等着晚上起了更,你悄悄的在西边树丛等我。”

王教谕听了,如得珍宝,忙问道:“你别哄我。但只学堂里人多,怎么好躲的?”

女教务道:“你只放心。你先到那里候着,我巡夜完把宿舍大门反锁,再没别人了。”

王教谕听了,喜之不尽,忙忙的告辞而去,心内以为得手。


盼到晚上,偷偷起身离开宿舍,顺着煤渣道一路小跑,钻入树丛。果见漆黑无一人,王教谕侧耳听着,半日不见人来,现是小冰河天气,夜间寒风凛凛,侵肌裂骨,心下自思:“别是又不来了,冻我一夜不成?"正自胡猜,只见黑暗中的来了一个人,披着斗篷,面目看不甚清,王教谕便意定是女教务,不管皂白,饿虎一般,等那人刚至树丛前,便如猫捕鼠的一般,抱住叫道:“小娘子,等死我了。”说着,拖入树丛野地,一推到就亲嘴扯裤子,满口里“亲娘”“亲爹”的乱叫起来.那人只不作声。王教谕拉了自己裤子,硬帮帮的就想顶入.忽见亮光一闪,只见黄禀坤举着个火捻子照道:“谁在那里?”只听身下那人笑道:“王教谕要臊我呢。”教谕一见,却是李粪霸,真臊的无地可入,不知要怎么样才好,回身就要跑,被黄禀坤一把揪住道:“别走!如今女教务已经告到访问团跟前,说你无故调戏她。她暂用了个脱身计,哄你在这边等着,刘进士等听了气死过去,没的说,跟我去契卡楼!”

王教谕听了,魂不附体,只说:“好黄兄,亲爷爷,只说没有见我,明日我重重的谢你。”

黄禀坤道:“你若谢我,放你不值什么,只不知你谢我多少?况且口说无凭,写一文契来。”王教谕道:“这如何落纸呢?”黄禀坤道:“这也不妨,写一个赌钱输了外人帐目,借头家银若干两便罢。”王教谕道:“这也容易.只是此时无纸笔。”黄禀坤道:“这也容易。”说罢翻身出来,纸笔现成,拿来命王教谕写.他两作好作歹,只写了500流通券,然后画了押,黄禀坤收起来。李粪霸还打算戏耍一下王教谕,咬定牙不依只说:“明日告诉张董二位首长让他们评评理。”王教谕急的叩头。黄禀坤作好作歹的,教谕也写了一张500流通券的欠契给李粪霸才罢。黄禀坤又道:“宿舍楼那边的门早已关了,貌似还有人在巡逻,那一条路定难过去,如今只好走后门。我等先去哨探哨探,再来领你,你砸这里窝好,只蹲着,别哼一声,等我们来再动。”说毕,二人去了。

王教谕此时身不由己,只得蹲在那里.心下正盘算,只听头顶上一声响,呼拉拉一净桶尿粪直泼过来,可巧浇了他一身一头。王教谕禁不住嗳哟了一声,忙又掩住口,不敢声张,满头满脸浑身皆是尿屎,冰冷打战.只见黄禀坤轻声喊道:“快走,快走!”教谕如得了命,三步两步从后门跑到房里,天已五更,有早起的人见他这般景况,问是怎的。少不得扯谎说:“黑了,失脚掉在茅厕里了。”一面更衣洗濯,心下方想到是女教务和黄禀坤顽他,因此发一回恨,再想想教务的模样儿,又恨不得一时搂在怀内,一夜竟不曾合眼。

自此满心想着教务,忧心添了债务,更怕风声走漏被髡贼做公的请去喝茶,因此三五下里夹攻,不觉就得了病,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

董亦直前来探视,王教谕一脸病容在枕上叩首,董亦直叹道:“你这病非药可医,我有个宝贝与你,你天天看时,此命可保矣。”说毕,从口袋褡裢中取出一本册子,递与王教谕道:“这物出自澳宋本土上,唤作普雷保义,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三日后吾来收取,教谕的病就断根了。”说毕,佯常而去。

王教谕收了镜子,想道:“这首长说的倒轻巧,我且一试。”想毕,拿起来普雷保义,只见封面上一直硕大的兔子头像,再细看竟是无数女子组成,而且个个脱得赤条条的。唬得王教谕连忙掩了,骂:“混帐髡贼,如何唬我!……我倒再看看册子里面是什么。”想着,又将册子翻开,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也没把书丢下。倒不是书中上西洋女子的暴露程度吓到了他,也不是高耸的一对肉包震住了他,而是那可怕的逼真感,这哪里是画,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定在纸面上了!可纸面上女人的身体偏又那么的鲜活,那修长挺拔的大腿似乎就要伸出画外一般。王教谕荡悠悠的觉得进了书中,与书中女子云雨一番……王教谕自觉汗津津的,底下已遗了一滩精,大呼一声:“髡贼真是粗胚!!!”众人上来看时,已没了气,身子底下冰凉渍湿一大滩。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