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王者之霸》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look234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6-13

最后更新时间:2013-6-13

正文

王者之霸

总参谋部根据执委会的指示、元老院的要求和郑芝龙的特点制订了王者之霸行动方案。该方案分为两部分:中途岛计划和诺曼底计划。

鉴于郑芝龙的船只分散不集中而无法一举歼灭的特点,同时由于郑芝龙的老奸巨猾在明知临高海上势力强大的情况下,不可能将安身立命的家底拿来与临高进行海上决战,因此必然将舰队分散在各处避不战。为打破这一僵局,“中途岛计划”以假装空虚不设防且有很多粮食与白银的高雄为诱饵,引诱郑芝龙出动主力舰队攻击高雄,而临高则在高雄附近隐蔽舰队待其接近时将其一举歼灭。

于此同时,派遣陆军通过海岸登陆,对郑芝龙的老巢中左所进行掠夺式的攻击,以达到斩草除根的目的,此为“诺曼底计划”。

————————————————————————————————————————

某年某月某日,中左所洋面,一艘渔船在洋面上正懒洋洋的捕着鱼,甲板上的船长则低低压着帽檐,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一边偷视着不远处徐徐驶过的郑芝龙舰队,这只舰队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船影黑压压的遮住了远处的天际线,让人错觉的以为仅仅踩着甲板大概就能走到海天的尽头。

为了凑齐和出动这只庞大的舰队,郑芝龙可谓费尽了心计、呕尽了心血。自与澳洲人为敌以来郑芝龙的眉头一直都是紧缩的,澳洲人那匪夷所思不用浆帆即能自由航行的战舰已是令人骇然,通过耳目又不断获知战舰上所装备的巨炮和弹如雨发的射速更是让人惊汗直流,自己称霸一方的舰队在澳洲人面前如同儿戏,于是不得不对自己的前途命运长吁短叹起来,时刻担心澳洲人打上门来端了自己的老巢。接连数日的寝食难安让郑芝龙变得消瘦恍惚,无论食用再多的高丽参都无济于事。

正这忧虑难安之时,突然派驻在高雄的耳目传来了一个惊天的好消息:澳洲人与朝鲜的战事吃紧,所有的海军和陆军都派往了北方,只留下一个空空的高雄,不但港口的仅有一个连队驻防而且街面上维持治安的警察都比以往少了许多。听到这个消息,郑芝龙的眉头随即一松但旋而又狐疑起来,问耳目“这个消息可靠吗?”。耳目答:“千真万确!这是酒馆里喝醉的水兵发牢骚的时候说的,说刚从寒冷的北方回来又要去北方,而且海军陆军都要去,谁也跑不了,去多长时间还定不下来,连稍稍舒服一下的时机都没有,真不让人活了!”。“嗯!好!好!好!”郑芝龙连声说了三个好,眉头彻底的舒展了,心里想“怪不得澳洲人一直都没有进攻,原来朝鲜的战事吃紧没空对付我,真是要好好的感谢朝鲜人了”。

在这之后又传来一个更让人兴奋的消息是从朝鲜掠夺来的大量粮食、马匹、财宝都堆在高雄港口那连片的仓库里,由于战事的吃紧根本都来不及运走。这是一个让人眼红的消息。郑芝龙一直都想进攻高雄,这在战略上能够拔掉澳洲人在台湾的立足点,使澳洲人的舰队缺乏补给站而不能远征福建,从而去掉侧塌之患。但是郑芝龙一直未动手的原因一方面是憷于澳洲人的优势舰队而无法下手,另一方面是高雄没什么油水可轧。要知道底下那帮人都是海盗出身,一起吃肉喝汤可以,但是要同生共死那是万万不能的,如果单纯的进攻高雄而得不到什么油水,底下的那帮人是很难调动的。如今机会来了,机不可失啊!真是祖坟冒青烟啊!

于是便急急的召集人马、着手进攻。为了这次进攻郑芝龙可谓煞费苦心,不但对外严格保密而且对内也严防家人。对外宣传有喜事让手下人都来祝贺以掩盖密谋的行为,议事之时都是在密室之中,非贴身内人不得入内且严禁参与人员在密室之外谈论进攻之事。然而千防万防却难防隔墙有耳,特遣队早在郑芝龙的密室安放了窃听器,郑芝龙的所谋之事均被临高一清二楚的获知。

总参谋部为了王者之霸行动的顺利进行,可谓大费周折。不但毫不吝惜的使用人力物力来获取有关郑芝龙的情报,而且为了引诱其上钩在高雄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准备。该行动仅有少量高级军官知晓,对于广大下级军官和士兵则散布假消息进行欺骗,而且真刀真枪的让部队进行高寒地带的作战准备,让所有的人都信以为真。与此同时在高雄港口修建了大量的仓库,然后不然其烦的不断从港口卸下装满所谓战利品的箱子和麻袋(其实里面装的都是石头和稻草,让人以为里面是金银和粮食),并将其堆入仓库中,让人觉得高雄港口是一块吃下去足以能撑死的肥肉。然后在恰当时机以北上朝鲜为名调走所有军队(实则运动到附近隐蔽之所),让高雄看上去是一座空城。就等着郑芝龙上钩。

果不其然,郑芝龙禁不住引诱放出来所有舰队前来掠夺。在舰队驶出中左所洋面后,渔船按预定暗语向高雄发报:“海妖呼叫塞壬岛,鱼群已出动,准备烟火”(塞壬岛:神话中海妖的母巢)。高雄收到电报后立即派出带有热气球的侦察船沿高雄洋面进行扇面搜索。

某年某月某日,高雄海面,鹰眼三号侦察船拖着热气球在洋面上巡航扫视,突然对讲机中传来了热气球观察员的惊呼:“D3区发现大群舰队,可以确认是郑芝龙敌舰”。“好,马上向参谋部汇报”。总参谋部在得到敌情消息后下令发起中途岛作战行动,“出动所有舰队,歼灭郑芝龙”!

郑芝龙舰队前锋船“海龙号”悠然的驶在舰队前面,海龙号船长王大麻此刻正坐在椅子上晒着阳光,美美地的做着春梦。临来的时候总舵主说了高雄有堆积如山的财富和粮食,这次不但不用顶风冒雨,而且可以美美地的抢上一把,提前过上舒服的日子。这样的机会可真不多啊!春梦刚作到一半,突然手下禀报说发下一条驾着水龙的快船,应该是澳洲人的船。听到“澳洲人”三字,王大麻心里不禁一颤,但随又把脸色沉了下来,怒斥道:“哪有驾着水龙的船?你们是不是被澳洲人吓怕了!看差眼了?”手下战战兢兢的唯恐王大麻发怒但又不得不实话实说:“不是,千真万确是驾着水龙的船。”王大麻满脸狐疑的说:“待我看来,如有不实看不剥了你的皮!”。王大麻登上船头抬头望去不禁一惊,心说世上还真有水龙。只见一艘快艇似水鸟一样在海面疾驰掠过,在掠过的船后掀起一条长长的水流,真似一条驰骋的水龙驼着快船前行。这不是澳洲人的船又是何人的?王大麻脊背一凉但随即心里又一稳,一条船怕它作甚?这么多的船淹都能淹死它,被吓跑的应该是它,但是出乎王大麻的意料,快船不但没有避而远之反而朝舰队急速驶来。见势不妙的王大麻立即怒骂着手下:“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准备战斗。”被骂的醒过神来的手下急急忙忙的操着炮进行射击,但是飞翔的快船远远超过海盗们的射击经验,于是所有的炮弹远远地都落在快艇的后面,溅起一道道水柱,仿佛不是在炮击快艇而是为了配合快艇的飞翔所增加的某种视觉效果。很快舰队中的其它舰只也加入到这场视觉表演之中。于是快艇便惬意地疾驰在舰队中间,享受着时时在后面所溅起的水柱的大片视觉效果。

站在船头的北炜回过头对吕洋说这是真正的3D效果,这可比电影院的3D效果好多了!(文中北炜不在高雄,但是觉得似乎只有杀人不眨眼的北炜才有这样的行为,所以就把北炜安上了。忘了高雄处的海军舰长是谁,所以随意给了吕洋这个名字)吕洋则心里不禁暗骂着北炜:“北炜真是个疯子,居然想出这样的馊主意,以后有机会一定把他们喂鱼”。但是咒骂归咒骂,却又不能不佩服特战队那海豹突击队般的勇气。看看特战队一个个在劈头盖脸的弹雨下,依然淡定自若一丝不乱的做着手头的工作,再看手下归化民的海员,好歹也都是打过仗经历过风雨的,虽然也强装镇定但是脸上不自觉地挂着不安和惊恐,唯恐雨点中的某个铁球真的砸到头上,将视觉效果变成肉体效果。吕洋正在忐忑地琢磨着这样的视觉游行还要进行多久之时,特战队的队员向北炜报告“前方10点钟,距离5节发现旗舰”。“哦!”北炜真正的兴奋起来,举起望远镜观察仔细地观察着目标舰只。透过望远镜隐隐地看到船头站着一个锦衣华冠之人,猜想是郑芝龙。

不错!此人正是郑芝龙。他原本在船舱中休息,思索着本次攻击后澳洲人会怎样的回应,是不顾一切的反击还是求和与我坐地协商。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得炮声隆隆,心里不觉一惊,发生了什么事?开战了吗?跟谁打起来了?一边想着一边急匆匆的走出船舱登上甲板。甲板上的下属见总舵主登舰便急忙请安,郑芝龙怒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禀报!”下属道:“事发突然,且只见一澳洲小艇于舰队中飞速疾驶未明其意,故不曾禀报”。“呃——!”郑芝龙心里不禁奇怪,澳洲人行事古怪总是让人难以捉摸,这次又要耍什么把戏?估计终究不会有什么好事。想到这里便拿起单筒望远镜朝小艇观去,一看便是一惊,见艇上一人也正用望远镜望着自己,然而感觉不妙的是那人直勾勾的眼神似乎穿过洋面、穿过层层舰只,直直地盯着自己,像头捕食的豹子而自己则是被捕的猎物。曾经身经百战的郑芝龙此时突然有一种身陷死境的恐惧,难道我要完了?想到这里便不顾体面的惊慌起来,“快快炮击,消灭那艘船”!甲板上的下属均疑惑地看着郑芝龙,心想“总舵主这是怎么了?没见过这样的慌张”。

与此同时北炜看着乱作一团的旗舰,嘴角不禁轻蔑的一笑,称雄一世的郑芝龙竟也有如此慌乱之时,转头便命令道:“抬出导弹准备攻击”。“是!”说话间,特战队员从机舱中抬出导弹并迅速架好,“准备完毕,请求攻击”。北炜把拳头一挥狠狠地说:“攻击”!噌——!一条火龙从小艇上一跃窜出,喷着耀眼的火焰、拖着长长的烟雾,直直地扑向旗舰。战场上的所有人都被这一未曾见过的奇景而惊呆,忘了开炮、忘了升帆、忘了使舵,皆呆呆地看着火龙掠过海面、越过船帆,于舰队的缝隙穿梭而行,于头顶的上空呼啸而过,渐渐地飞近了目标。此时唯一清醒的郑芝龙,如被缚的木偶一般一步都不能动地看着那条死亡的火龙徐徐地飞近,脑海中闪现着此生一幕幕的场景,在一声叹息之中魂归故里。

一颗巨大的绚烂火球于洋面上腾空而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耳蜗中久久地回荡,海面上仅剩的四处散落的碎木随着海浪的翻滚而起起伏伏,让人怎么都不能相信刚才这里还存在着一艘巨大的船。看到此景吕洋不禁有些惆怅,强劲的对手就这样的没了,生活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同时又对人生的起伏不禁感叹,昨日还锦衣玉食,今日便身首异处,命运何其不测!回过神来发现北炜正吃吃地看着自己笑,“又在惆怅什么?又到哪里神游?”北炜不等他回话便命令电告总部:“飞鱼呼叫塞壬岛,龙头已斩首,烟火可释放”。

————————————————————————————————————————

奋战了一下午,写出了一篇不甚了了的拙作,且供众人饲读。后面的海战和陆战因为没了思路所以没有写出,以防煞笔扫了大家的兴。后面的海战应该在打败船队的基础上又要俘虏大批船只,这个对构思要求比较高,目前没有很好的灵感所以搁置此处不写,众位如有好的想法可随意续写或另起炉灶,吾无介意。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