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琼山五君子墓碑记》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琼山五君子墓碑记
作者ID
北朝论坛 盗泉子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琼山
内容关键字 战前五君子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琼山五君子墓碑记摘录附张应宸写给何影、于鄂水的信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1-06-05
最近更新 2011-06-14
字数统计 (千字) 1.5



琼山五君子墓碑记

琼山五君子者,盖粤督王尊德妄兴刀兵,倡公论而罹难死焉者也。兰摧玉碎,可为伤悼,然而其义亦足以不朽矣!

庚午五月,粤东兵起,其扰扰然如蝗过境,民甚苦之。或云“兵祸猛于匪也”,时粤督闻之,得此五君子,竟坐“通匪”而死。

……

呜呼,古今忠义而罹难于狱者众矣。二甲子以来,党祸方炽,夏、沈、杨、张众正显戮于前,而杨、左、黄、周诸公罹狱于后,虽嵩、珰首恶,受报惨烈,然群小幸免于诏狱者,夥矣!

则琼山五君子之贾祸,岂偶然耶?

噫!破此覆盆之暗,澄澈天下,仁者应共当之!

——————————————————

致宗教办公室

为穿越集团对外宣传工作添砖加瓦,我单位将在战后举行琼山战役牺牲烈士暨罹难五君子追荐冥福法会,现将法会组织计划及人员申请名单上报组织,望批准。


附件:1、琼山战役牺牲烈士暨罹难五君子追荐冥福法会组织计划书

2、临时请调宣传部临高道教教职人员名单申报表

宗教办公室琼南区负责人张应宸


私信内容:

好友

见信如晤

近日得到琼山县黎民报告,称何汝宾逮捕五名曾来临高贸易的明人,以“通匪”罪名斩首祭旗。

老何愿作恶人,慈悲何妨由我们做。为了宣传我们穿越集团的仁德,我建议战争结束后,将此五名明人予以收殓厚葬,以烈士待遇立碑为记。我摘录了清人全祖望《鲒埼亭集》卷五部分内容完成碑记草稿一篇,还望你这位文史专家予以修改润色。

又及:黎区的织锦确实不坏,我有幸从某个奥雅那里得到一匹,随信附上。

戴鄂回复

下水道里的鳄鱼:

道长亲启

五人祭文之事很有宣传意义,但是,个人希望能您能低调处理此事,如果有人追问五人之详细身份,恐有损元老院、政保局、军情局的威信。

五位商贩中有两个人是“我们的”。

卖土酿酒的是军事情报局的交通员,他的掩护单位是港口附近的一位单帮船东,这次任务是实地获取渡海入港明军的番号、成分、组织、驻屯、配备、武器、给养、训练、补充、军营生活、长官身份、部队情绪等军事情报;卖春药的是政治保卫总局的监察员,是负责到当地建立前方工作站的第一批渗透人员。

军事情报员是李炎招募的临高本地人,本名谢大,加入工作后改名谢若琳,他的英勇牺牲已经在局内进行了秘密通报,地下室的光荣墙壁上挂有画像,牺牲后特别晋升两级,获得荣誉奖金会分期下发,家属还特批得到了因公牺牲的双份抚恤,那位无名的政保监察员……姓名和身份被编号取代,真实身份只有赵曼熊斯基本人知道,他的善后问题由政保部门安排。

我们不了解明军有抓捕和敌方交往过的小商贩作为开战祭品的坏习惯,对于本时空风土人情的无知导致我们选择交通员身份掩护的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导致情报工作员因为我们的无知陷入危险,下属土著交通员因为领导错误而牺牲生命,政保部门已经和军事情报局已经在保密电话上通过气,高级干部开过碰头会,总结了这次惨痛的经验教训,感到遗憾之余也为以后选择掩护身份的问题进行讨论,下一步可能会选择培训一批草药郎中为掩护的工作员,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这次二十名学员预备全程蒙面,封闭培训,希望能得到道教工作人员的配合。

大图书馆和庶务科的同仁们都很喜欢您的礼物,随信送上福建茶叶二斤。

无聊的废话太多,不耽误您了

阅后即焚

汉家天子使 复曰

吾海南边鄙之民,宋皇厚爱,遣东坡学士授我文学,似道丞相传我厚黑。

贾相死闽,死于虎臣。使我琼人不见天颜。

二帝殉难崖山,宜中远去安南。

琼人哀悯,有符氏人,随龙澳洲。

蠓元、明匪猖乱三百余年后。

王师重至海隅,

开府仪同三司太子太保海南安抚使文德四亲到临高,

明匪来攻,祸害人民

王师举义兵,扫祸乱

明匪一日即平,海南重光可期

呜呼我琼人,何其之幸也!

慨然从龙,赢粮影从,克复行在汴梁,

灭此朝食,封狼居胥,重开大宋皇天。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