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生物实验室》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cdisou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12-13

最后更新时间:2015-1-11

正文

生物实验室


之前只管看文没写过文,文笔就别指望了,就当给吹牛的提供技术资料吧

目前计划到马尼拉的生化危机,不过文是按时间顺序写的,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可不一定

1 引言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李三思一边涂着平板,一边再一次的叹气。

遥想当年填志愿,李三思报了生物学专业,一半是因为“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一半是想跟女神去同一个学校。可惜老天不太喜欢这个选择,先是把生物学变成大坑,再把女神送到2000公里之外——也是生物专业。总而言之,李三思毕业之后无处可去,只好跟他的师兄师姐一样,找个研究所继续读研究生。

李三思所在的实验室主要研究传染病的检测,跟其他生物实验室一样,每天朝九晚十,周末无休。时间长了他难免无聊,没事就在论坛潜水。文总的帖子发出不久他就看到了,开始只当作个笑话,可是随着讨论越来越火热,他也有点动了心:要是真的有个虫洞呢?这个时空的生物狗出路无非那么几个,当老师/卖试剂/转行,何不到另一个世界碰碰运气?

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他的老板(导师)。毕业答辩前一周,老板通知他,他的研究“不够深入”,答辩需要延期,并且强烈建议他继续攻读博士。于是他请假去了一趟广东,待亲眼看过虫洞后就打定了穿越的主意。他首先找到黄大山——当能联系上的穿越众中只有他是生物专业——拜托他一些事情,之后像没事一样回了研究所。此后每隔十几天就有快递往返于研究所和穿越基地,不过除了快递小哥,没人注意这一点。

几个月后,一切准备停当,李三思给父母打了最后一个电话,说最近一两个月要到乡下搞试验(明朝算乡下吧),可能没法保持联系。至于研究所那边,他这种延期毕业生本来也没什么人管,跟老板大吵一架后顺理成章地离开。他买了张去广东的车票,正式踏上了穿越之旅。

到了穿越基地后,李三思才发现,这里的生物狗远比他想象的多:北美分舵的钱水廷和周韦森,一个是生物学硕士,一个是生物学博士。本地的就更不用说了,一堆硕士博士头衔使他们成了平均学历最高的一小撮,显然都是在本时空混得不如意。李三思在登记时坚决要求不分配到医学/生物组,宁愿搞他的业余爱好——编程。于是他如愿以偿去了IT组,协助开发各种自动化系统。D日之后也继续负责IT系统的开发和维护,成为那段时间为数不多的能够随时用电的人之一。为此他在那些生物同行面前着实得意了一把。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IT系统逐渐趋于稳定,系统组只剩下简单维护的工作。至于什么信息革命之类,实在遥不可及。李三思发现他又要掉进坑里,果断要求换到刚成立的百仞总医院。不过他这知识结构又不太合适:有病人生了寄生虫,他能把寄生虫的形态结构生活史说得头头是道,唯独对于怎么治疗只有三个字:问医生。这样一来,在医院发挥的作用也有限。最终又被划到生物实验室去了。

2 生物实验室

这个“生物实验室”与其说是研究场所,不如说是管理机构。一帮生物学的博士硕士们统统划到这里,算是“基本劳动力”。医院也好,农场也好,哪里需要人手就派去哪。李三思发现他绕了一圈又回到坑里,不由得唉声叹气。再看周围,也没人有好脸色。倒也不怪他们,在这个时空想发展生物技术,比原时空还要让人绝望:现代生物学严重依赖仪器和试剂,而这些在这个时空显然买不到。没有过硬的产品,在执委会面前自然没有话语权。

“不能这样下去了。”钱水廷首先发话。他和周韦森当初运输军火,为穿越集团立下汗马功劳,不过还是被划到了这里。虽然之前计委和军事口找过他们,也都是临时借调的性质,用完又送回来。“在执委们看来,现代生物学跟计算机差不多,属于基本不考虑发展的方向。这样一来我们这帮人永远没有用武之地,永远得当基本劳动力。”

“没错。”江山迫不及待的说。他一直强调自己是管理方向的硕士,可是执委会看见他的本科生物专业仍然把他塞到这里来了。“执委会不给资源,我们就没法发展;不发展就更加要不到资源,这是一个死局。”

“现在首先要弄清几个问题:我们有什么材料,我们能提供什么产品,我们需要什么资源。”宁静海提议。他是计算生物学的博士,习惯以数据说话。

说到“有什么”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不是指穿越前购买的仪器和试剂——那些早已登记过。不少实验室都会有自己独门的菌株和载体,可以用一片滤纸、一根离心管轻易带出,外人却是有钱也弄不到。北美分舵跨越重洋不好带,国内的可是带了不少。

“我带了一套大肠杆菌表达系统,一套酵母表达系统,包括全套的菌株和载体。还事先做好了几种工程菌备用。”胡仪成说。这些是生物工程的基本工具。

“我也带了一些表达菌株,包括Taq聚合酶的,MMLV逆转录酶的,T4连接酶的还有几个内切酶的。此外还合成了上百条可能用得着的引物,并且特意做进了克隆载体里。”白国士接道。这些是分子克隆的基本工具,有了它们就可以开展分子生物学操作。

“我带了Hela,HepG2,HEK293T等几种细胞系,以及配套的质粒和腺病毒载体。”李炎是做干细胞的,带了基本的细胞实验所需材料。可惜这些宝贝实在难伺候,要放在液氮罐里保存。工业口没带空分设备,将来液氮补充成问题。

“我们计算生物学不做湿实验。不过我找同学要了几株单克隆抗体的杂交瘤细胞,还有配套的小白鼠。希望将来用得上。”宁静海说。

“我带了食用真菌孢子,酿酒酵母,还有很多常见的工业菌种。”黄大山特意选择了可以用沙土管或冻干粉保存的菌种,可以在4度甚至常温保存,不用跟其他人挤-20度和-80度的冰箱。这样一来带了不少东西。

“我带了甲肝病毒,乙肝病毒,流感病毒,还有些别的毒株。”李三思把人吓了一跳,他的东西原来都拜托黄大山保管,之前还真没人知道。“可惜我们只是P2实验室,艾滋、非典之类搞不到。”他不无惋惜的说。

众人显然都是做过准备的,带的全是菌株,只要有培养基就可以无限繁殖,不用担心用完。库存清点完毕后,进入下一个议题,看看近期能提供什么产品。其实这一条不用怎么讨论,众人一致同意从易到难,即先从传统微生物工程开始。

“那么就先把食用真菌培养起来,有条件再造些红茶菌格瓦斯之类的保健品,虽然要消耗旧时空带来的原料,不过应该足够让执委会满意了。”黄大山结合他带的菌种,最后总结道。


//这段涉及的人比较多,希望没有穿帮的地方


3 第一届宅男大会

最后到了要资源的环节,众人的兴致一下高了起来。

“当务之急是搞定培养基。牛肉膏也好,麦芽汁也好,原料农庄里都有。关键是琼脂要从海藻里提取,固体平板必须要这个。”胡仪成指出当前最大的问题。

“我找海军想想办法吧。”周韦森回答道。他早就想搭上这条线。

“还有就是产物纯化的问题。像青霉素这样稍微复杂一点的产物就需要纯化。这个时空上哪找DEAE柱,上哪找CM柱?”白国士又提出一个严峻的问题。

“有琼脂就好办。琼脂可以造琼脂糖,琼脂糖可以造交联琼脂糖,再标记上功能基团就可以用了。”李三思接话。“相比之下我更担心过滤的问题,带来的微孔滤膜用一张少一张,HEPA也一样没得。这两样的原料是尼龙和玻纤,想生产出来日子还长着呢。”

“关键问题不在这里。关键是我们这些人没有任何发言权,就连这么简单的琼脂都要不到。”钱水廷突然插话。“我知道大家生在实验室,对权力斗争没什么兴趣。可是现在的形势由不得我们。我建议早做准备,先定个内部规划吧。反正这个圈子相对封闭,以后不管外面怎么变,内部保持一致,都按这个规划执行。”

除了江山外,倒很少有人考虑过这方面。不过既然有人愿意牵头,众人也乐见其成。

“首先我提议由黄大山负责生物实验室的整体建设。”这相当于让黄大山成为实验室的负责人,不过众人倒是没有太多异议。黄大山作为实验员,知识水平可能不如其他人。可是要论实验室的日常管理和具体操作,他绝对有资格把这帮博士硕士鄙视出八条街。

“我和周韦森会想办法跟军事口搞好关系。”这二人对武器比较了解,希望从这方面打开突破口。

“按现在执委会的倾向,出外勤的人比留在家里的更能说得上话。我打算参加外出勘探队。”白国士说了他的想法,李三思也表示会走同样的路。

其他人也纷纷说明了意向,基本是长期驻扎在农庄或医院,至少比窝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实验室强。

“那么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接下来就按这套规划进行。以后如果配套条件完善,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时,我们再开会讨论下一步规划。”钱水廷最后说。

“既然以后还要开,给会议取个名目吧。”有人提议。

“就叫宅男大会吧。只不过一般宅男是宅在家里,我们这些人是宅在实验室里。”这个回答引起了一阵哄笑,也标志着第一届宅男大会的落幕。


4 制药厂

之后的日子对李三思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他平时还是在农场帮忙,有机会也跟着勘探队外出考察。到他第二次考察回来的时候得知了一个好消息:由农场和医院——现在改叫农委会和卫生部——合办的制药厂终于建成了。他赶紧找黄大山打听情况。

见面之后,李三思照例先祝贺黄大山升任制药厂常务副厂长,没想到黄大山不领情:“你小子是来放嘲讽的吧。”见李三思不明就里,黄大山继续解释:“现在的制药厂就是个笑话。知道现在能生产什么药吗?生理盐水,还是口服的。实验室里有人管它叫盐汽水厂。”

“难道连最简单的注射用水都生产不了?”

“注射用水本质上是双蒸水,双蒸水的蒸馏器是要用高纯度的石英玻璃做的,否则一加热玻璃里的杂质又跑到水里去了。现在玻璃厂的原料来源五花八门,我听说连丰城轮上的碎玻璃都敲了下来。鬼知道里头有多少杂质,生产出来也是拿归化民当小白鼠。”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跟蓝艳梅商量过了,先搞点中药对付一下。等化工那边投产后看看能不能弄出磺胺。”

“那抗生素呢?”

“上次不是讨论过了么,纯化搞不定。当时你还说有办法,现在也没见什么动静。”

“人用是困难点,可是抗生素不光是给人用的啊。”

黄大山明白是什么意思。抗生素也是微生物发酵上常用的抑菌措施。工程菌中通常都会转入特定抗生素的抗性基因,加入低浓度抗生素后,杂菌受抑制,而工程菌正常生长。现在食品厂的消毒措施相当有限,10瓶培养液里能有8瓶染菌报废。有了抗生素无疑能大大提高生产效率。

“这么说你准备试试?先从什么开始?”

“先从四环素开始吧。纯化比较简单。”

“巧了,蓝艳梅也想试试土霉素,都是一类的。你找她问问吧。”

李三思找到蓝艳梅,很快说服她上马四环素。蓝艳梅的考虑主要是医疗方面:四环素类在旧时空不太常用,主要是因为旧时空很多细菌对青霉素已经有耐药性,而四环素与青霉素有交叉耐药,连带着效果也不好,这个时空显然没有耐药问题。与土霉素相比,四环素的副作用更小,有利于制成口服药。

李三思的基本思路是立足于现在化工厂能生产或即将投产的原料,小量生产一批,将整套工艺路线走通。以后原料充足后直接按这套方法大量生产。跟蓝艳梅讨论了具体方案后,李三思如愿拿到了部分旧时空带来的原料,走进临时分配给他的试验车间。


(这一段是纯技术资料~~)

5 四环素

李三思打开酒精灯,开始无菌操作。按旧时空规范应该是在超净台上进行,可是超净台上的HEPA过滤网在本时空没得换,只好省着用。他首先打开黄大山带来的金霉素链霉菌(Streptomyces aureofaciens)保存管,用接种环挑取少量孢子,在事先灭菌好的红薯琼脂斜面上划线接种。这种培养基是生物实验室新研究出来的,主要是由于当前临高的红薯产量很高,便于就地取材。他用棉花将试管口塞好,放入30度水浴锅培养。现在临高没有自动恒温设备,微生物培养只好都用恒温水浴的方式,由归化民随时添加热水或冷水控制温度。

一周后,李三思再次来到试验室,这时斜面上已经长出一个个菌落了。他继续无菌操作,挑选若干菌落分别接种至液体培养基里。液体培养基是用红薯淀粉、黄豆粉、酵母粉、硫酸铵配成的,除硫酸铵外均可自产,而硫酸铵在合成氨装置投产后也很容易得到。这一步在原时空是起到菌种筛选的作用,不过现在没有筛选的条件,接种多管纯属是怕染菌。他把装有培养基的试管放入34度水浴锅,随后继续准备别的材料。

40小时后,李三思估计培养得差不多了,把试管拿了出来。果然不出他所料,饶是小心再小心,还是有一半染了杂菌,五颜六色地向他示威。他把幸存的几管拿出来,分别接种到装有500ml培养基的摇瓶中。这次由于不打算大规模生产,他选择的是摇瓶培养而非发酵罐,这样比较好控制。接种好的摇瓶被放在简易摇床上——所谓简易摇床就是水浴锅上架个木头架子。由于还没奢侈到给摇床配电动机,现在是每个摇床配一个归化民,既负责摇菌也负责保持水温。

30小时后,链霉菌已经充分生长,这时需要改变培养环境,使之进入产抗生素阶段。李三思又向培养液中加入了硫酸镁、碳酸钙、磷酸盐等无机盐,具体浓度没有优化。反正这些只是影响四环素的产率,第一次试验能做出来就是胜利。还有最重要的抑氯剂,这是生产四环素的关键:正常情况下金霉素链霉菌产生的是金霉素,只有加入抑氯剂使氯原子不能结合才能产生四环素。旧时空的抑氯剂可以使用复杂的有机物,李三思没这个条件,只好用最简单的溴化钠,通过竞争性结合起抑制作用。溴化钠可以通过氯气置换出卤水中的单质溴,再与钠盐反应得到,食盐电解车间可以提供。

又培养了1天,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刻。李三思首先在培养液中加入草酸酸化,这一步是为了将之前沉淀的四环素钙盐溶于水,之后对培养液进行离心——目前没法生产过滤设备,只好通过离心的方法进行固液分离。离心机自然也是手摇的,李三思对它的可用性持强烈怀疑态度,只好尽量延长离心时间。他将离心后的上清取出,调pH至9.0,再加入氯化钙溶液。钙离子可以与四环素形成复合物沉淀下来,再次离心将沉淀取出后,他向其中加入草酸,这样四环素重新溶解,而草酸钙仍然是沉淀。再次离心取上清,加入氢氧化钠,四环素粗碱就沉淀下来——这是提取生物活性物质常用的酸溶碱沉法。他将沉淀用同样的方法再纯化一遍,就算得到了四环素的粗产物。

下一步是精纯,李三思打算用结晶法进行纯化。他将上一步得到的粗制品用0.3%草酸溶液溶解,再加入氨水调pH值至4.8,5度下搅拌。这个温度可来之不易,制药厂没有冰箱,他是从生物实验室拿来的冰块。2小时后冰块基本消耗光,不过结晶也差不多好了。他再次离心,取沉淀用水淋洗去除残液,最后烘干,得到了成品四环素。

这样制成的是四环素碱,旧时空还会继续酸化成盐酸四环素,使药效再上一个台阶。可惜制取盐酸四环素需要用有机溶剂萃取,临高无法自产,只好先拿四环素碱将就着用了。“反正七、八十年代吃的都是四环素碱,也这么过来了。”李三思自我安慰到。



再更一小段。现在的问题是时间跨度比较大,这写的还是刚穿越不久的事,后面势必会有大段时间上的空白。不管了~~~~~~

6  制药厂的规划

2天后。制药厂专门为四环素的问题开了一次会。这算是制药厂第一次生产出真正意义上的药物,所以会议的规格相当高,正副厂长、正副常务厂长都到场了。会上首先是由赵艳梅宣布了四环素的化验结果。这批产品的纯度达到了90%,虽然跟旧时空的98%没法比,也算是不小的胜利。不过代价是得率低得可怜,8升培养基最后产出的还不到1克,只相当于旧时空制药厂的千分之一。李三思解释说他为了保证纯度,操作时倾向保守,很多原液也当废液扔了。理想情况估计能达到旧时空的百分之几,再往上就要靠优化了。这时黄大山表示他会抽出一部分时间做链霉菌的发酵优化,算是解了围。

总的来说,这次会上众人都比较兴奋。不是因为四环素这一样东西,而是因为四环素、土霉素、金霉素这一类抗生素的结构都差不多,生产工艺也有很多通用的地方。不久之后可以拿着一堆抗生素向执委会报喜,对各位厂长来说自然是大功一件。时袅仁当场要求把李三思调到制药厂,专门从事药物研发。不过李三思本人不想局限在一个地方,加上吴南海不肯放人,最后达成的协议是李三思在药厂兼职,近期常驻过来解决四环素的生产问题,算是皆大欢喜。

至于生产出来的四环素怎么用,时袅仁的意思是直接拿归化民做试验,可是其他人都反对——赵艳梅是正规制药厂出身,接受不了这么草菅人命的做法,要求先做动物试验,而这正合了吴南海的意。最后结论是未来的产品一半给食品厂用于发酵抑菌,一半给农场的牲畜用,兼做药物试验。制药厂另外生产土霉素等适合外用的药膏供医院使用。

散会之后李三思又回到生物实验室跟人碰头。抗生素这事圈内已经有很多人知道,其中最着急的是李炎。他带来的细胞株原来是放在液氮罐里的,现在液氮接近用完,只好转移到-80度冰箱,代价是每隔几个月必须拿出来复苏传代一次。细胞培养也是需要用抗生素抑菌的,万一染了杂菌他的辛苦就白费了。

“话说,你为啥不直接调去制药厂呢?我听胡仪成说,那边条件比这里好多了,连空调都有。要不是对制药不感兴趣,我都想申请过去。”

“我接下来要做的药跟农场关系比较密切。”

“我猜猜,你是要打那几匹马的主意吧。”

见自己的想法被人看穿,李三思也不再隐瞒,说了他打算做抗毒血清的想法。

“想法倒是不错,不过灭菌你打算怎么办?血清又不是培养基能高温消毒。这是要直接注射进人体的东西,不除菌是没法用的。”

“现在确实没办法,等以后吧。反正免疫要好几个月呢。”


7 第二次会议

第二届宅男大会距离第一届有一年多。这次开会的气氛可比上次好多了,再也不见有人唉声叹气。对于生物专业的毕业生来说,凭借第二专长找工作简直是必备的技能,在这个时空众人也充分发挥了这个优势。开会的人已经是来自许多部门,当然也同时在生物实验室兼职。这是执委会的规定,所有有专业技能的元老都要兼职本专业工作。

这次会议的议题还是之前那3个:有什么,能做什么,需要什么。现在的人员已经分散在各个岗位:钱水廷在计委,江山去了对外情报局,李炎也跟着过去,白国士长期在勘探队,现在驻地是鸿基煤矿,剩下的人分散在医院、制药厂、食品厂等部门。各人手上多少都掌握了些资源,不再是当年一穷二白的情况了。旧时空带来的菌株和细胞还剩80%存活,损失最大是小白鼠:从旧时空带来的是Balb/c品系的小鼠,用于研究很好,可惜抗病能力差,在临高的恶劣饲养环境下居然染病死了。北美众人埋怨国内崇洋媚外、不带昆明小鼠等不提。

关于能做什么的问题,当前生物技术的整体水平可以达到旧时空20世纪初的阶段,能开展常规的动物学、植物学、微生物学研究,能进行不涉及基因研究的动植物育种,能实现不涉及生物工程的发酵生产。经过众人总结,目前临高有需求的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对内改善生活质量,主要是食品和药品生产;二是支援对外行动,包括情报站和勘探队急需的药物,以及武器化的生物制剂。在座的都没读过希波克拉底誓言,对于用专业知识杀人这种问题不太在意——反正不是他们亲自动手。不过现在条件有限,没法想要什么就做什么,只能个别研究。

至于需要什么,汇总成一句话就是“需要其他部门的支援”。生物研究的仪器依赖机械部,试剂依赖化工部,材料依赖农业部,而这些部门的原料又需要对外开发和贸易。这样错综复杂的关系靠个人跑是不现实的,除非计委统一部署,而这些基层人员的想法又很难传到上面。这时钱水廷提出,他希望把宅男大会扩大到包括其他方向的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的元老,起名为宅党,正式作为一股政治力量出现。主要任务就是反映这些元老的诉求——无论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众人知道钱水廷有在政治上发展的意向,不过这事对自己没坏处,就都同意了。

散会之后,李炎又找李三思聊抗毒血清的事。李三思本来因为条件没完全具备,打算再缓一缓。但李炎告诉他,根据对外情报局的判断,很快就要打仗了。到时候会需要大量的破伤风抗毒血清:被官军那些生锈的大刀片子砍到,破伤风感染率没有80%也得有60% 。与其临时抱佛脚,不如从现在就开始准备。至于要什么资源,让陆军解决好了。

李三思一想,现在生产也不是不行,但是要消耗旧时空带来的材料,而且是持续消耗。这事连时袅仁都做不了主,还真得陆军出面。既然已经有了确切的需求,不妨一试。于是他向李炎道谢,回到实验室开始写可行性报告。他本人非常讨厌这种文书工作,可是现在要向计委要资源,只好按他们的规矩来。


8 破伤风抗毒素

防治破伤风有两种办法,主动免疫和被动免疫。主动免疫即所谓破伤风类毒素,是用破伤风梭菌产生的毒素经甲醛灭活得到的,可以刺激机体产生抗体;被动免疫即所谓破伤风抗毒素,是提取经过免疫的马血清得到的,可以中和体内的破伤风毒素。

李三思早早就开始了他的准备工作。无论类毒素还是抗毒素,生产的前提是要获得破伤风梭菌。旧时空对致病菌的管制比较严格,没法直接带过来,他只好从头开始,从土壤中分离培养。这一步的难点在于破伤风梭菌是厌氧菌,整套操作都要在厌氧培养箱中完成。他用的这台培养箱,箱体铁板和玻璃都是来自本时空,只有橡胶手套是旧时空的产品。充填用的氮气自然也是没得,现在是靠箱里点根蜡烛消耗氧气。破伤风梭菌生长时还会产生硫化氢等气体,如何排出又是麻烦事。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月才生产了一批菌液出来。

发酵液简单过滤后,下一步是脱毒。这是通过向发酵液中加入甲醛,将破伤风毒素转化为无毒但仍具有免疫原性的类毒素。之后是纯化,照例用的是硫酸铵沉淀——临高能生产的化学试剂太少,可选的纯化方式实在有限。通过梯度沉淀获得类毒素之后,下一步是除菌。旧时空是用微孔滤膜过滤除菌,可现在微孔滤膜成了管控物资,李三思只好简单加热一下灭菌,于是就得到了既不纯又可能染菌的破伤风类毒素。

这样的东西自然没法给人用,李三思找到尼克好说歹说,外加保证决不死马,总算分到了两匹马做试验。类毒素接种之前还要加入佐剂增强免疫原性,动物用的弗氏佐剂很简单,用矿物油就可以制造。两匹马免疫之后变得萎靡不振,让尼克心疼了半天,好在没有性命之忧。之后就是每隔一段时间抽血检测和加强免疫,持续了一个多月。

直到有一天,元老院突然召开全体会议,正式通报了官军即将进剿的消息。李三思看到不能再等,赶紧把早就写好的管控物资申请交了上去。由于这是用于战伤治疗的药物,企划院很快批下来。李三思就搬家到制药厂,正式开始了破伤风抗毒素的生产。

第一步是从马身上采血,待其自然凝固后分离血清。这步还算简单,用了土制离心机顺利完成。第二步是胃蛋白酶消化,这步理论上可以省略,但省略之后成品的过敏反应会增加,李三思权衡利弊后还是决定保留。胃蛋白酶是他请食堂帮忙把猪的胃黏膜剥下,再用盐酸水解得到的。经过消化后,血清中的抗体只保留了结合抗原的活性,去除了可能引起超敏反应的部分(用生物学术语来说,就是保留F(ab)2段,去除Fc段)。接下来的纯化还是万年不变的硫酸铵沉淀,他已经懒得吐槽了。

硫酸铵沉淀有个副作用:得到的溶液里含有大量硫酸铵,必须去除后才能给人注射。脱盐在旧时空无论过柱还是超滤都可以做到,而在临高李三思只能用最简单也是效率最低的方法:透析。透析袋他本想用猪肠衣,可是怎么都清洗不干净。直到有一天他听林深河讲笑话,说有人想生产火棉造出的却是胶棉,赶紧追问那人是谁——胶棉也可以作为透析袋的原料。这样一来总算解决了透析的难题。

透析之后是除菌,只要是注射液都免不了这个步骤。血清没办法加热灭菌,只能靠微孔滤膜过滤,这微孔滤膜就是他申请的管控物资。为了延长滤膜的使用寿命,他还请玻璃厂烧制了几个砂芯滤器,最精细的可以过滤掉1微米以上的颗粒。这样的滤液再通过0.45微米的滤膜,最后通过0.22微米的滤膜,就算完成了除菌。至于滤膜的使用寿命,按他估计每片至少能过滤2L溶液,相当于2000支抗毒素。滤膜来的时候带了一箱,企划院觉得这样的消耗速度可以接受。

最后是加入防腐剂。旧时空用的硫柳汞已接近淘汰,这里却是生产不出来。赵艳梅提出加微量苯酚防腐,李三思也不知道可不可行,只好先这么干。这样就制成了破伤风抗毒素的成品,只要封装起来就完成生产了。制药厂、玻璃厂、机械厂、煤气厂几家联合造了一台半自动的安瓿灌封机,这时恰好派上用场。最后生产出差不多400支安瓿,每支1毫升,含抗毒素1000单位,大约是旧时空的一半水平。这些抗毒素会先存放在制药厂,一方面是抗毒素需要4度保存,外面很难有这个条件;另一方面也是要静置一段时间观察,剔除不合格产品。直到战争开始之后才会用冰盒送到前线。


后续:(这段是吹牛者原文)

“……在第二次反围剿作战中,卫生部第一次大规模运用自制的药品和器械对伤病员进行了救治。这也是自制抗生素和破伤风血清的首次投入战场救伤,在广大医护人员的努力下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卫生志 第一卷》)

9 发动机的黑烟

光阴似箭,一晃数年。临高已经在海南站稳了脚跟,香港、台湾分基地初步建成,现在正在全力实施“发动机计划”。发动机计划的初衷是利用登莱事变的时机大量获取北方劳动力,结果执行起来就被有意无意地变成了大陆政策的预演和试验场:先利用满清破坏旧的封建秩序,再由穿越集团接收,这种想法被很多人认同。当然了,不是每个元老都赞成,所以元老院免不了和稀泥,把现行政策定成“维持现状”。这样一来,利用登州之乱的剧本验证或驳斥大陆政策的合理性就成了不少人的打算——除了反面角色从满清换成了叛军,这个剧本简直就是未来大陆政策的缩影。于是现在的发动机计划里充满了各种新点子,每个人都提出自己的提案,让负责这方面的议长钱水廷暗地里也有点不胜其烦。

尽管如此,李三思还是打算提出他的提案。他这几年的工作基本没什么变化,还是在农场、医院、制药厂、实验室几个地方来回跑。临高培养出的归化民由于教育年限不足,做事务性的工作还好,开创性的基本免谈。这样一来很多元老不得不长期留在基层岗位从事研发和救火的工作,他也是其中之一。时间长了不免有些厌倦,打算利用这个机会找点新鲜事做做。

他的提案名字很长:《枪炮、病菌与钢铁——论传染病对旧社会秩序的破坏》。基本观点是,枪炮固然可以摧毁旧秩序,病菌同样也可以。具体到大陆政策上,满清也好,李自成也好,他们的战略决策是穿越集团无法直接控制的,必要时只能让伏波军正面对战,免不了大量伤亡;而病菌,特别是特定种类的病菌,其流行范围穿越集团可以直接控制,也有足够的能力扑灭,只要处置得当穿越集团几乎不会有损失。与其让一个无法控制的因素摧毁大明,不如换个可控的措施来。发动机行动中他的具体计划是:在这次登州之乱期间使用传染病攻击孔有德的叛军,验证这一做法的可行性。一旦得手可以有效削弱叛军,降低伏波军作战的伤亡,同时减小叛军对百姓的附带伤害。

提案写好之后是找支持者。李三思给生物圈子里的人都写了信,具体解释了他的计划。虽然有些人不在临高,也不再从事生物方面的工作,但也不妨碍他们根据专业知识做出判断。当然像钱水廷这样的需要当面说明,他找了个下午拉上黄大山一起来到钱水廷的办公室。 三人都是同样专业出身,平时也都认识,见面之后很快谈到正题。“小李子啊,我看你这个提案文本有点空洞,只说了想做什么,没说具体做法,这样别人怎么知道它可不可行呢? ”钱水廷提出一个明显的问题。

“我主要是担心非专业的人会误解。 ”李三思解释道。“比如我预期使用的致病菌是霍乱弧菌,它是粪口传播,非常好控制。只要做到喝开水吃熟食、饭前便后洗手等基本卫生习惯就能很大程度上预防。可是一般人看见霍乱只会联想到‘二号病’,立刻担心起会不会全国遍地死尸,甚至蔓延到临高,这样一来就不太可能同意了。”

“那你就要先解释清楚。另外这些担心也不无道理,万一流行开来,你有什么应对措施?”

“我们现有的治疗手段完全可以应对。治疗霍乱的关键是补充电解质,可以以输液的形式实现,四环素也有一定治疗效果。也就是说,即便山东有百姓染上霍乱,只要他们去到屺母岛我们的营地,几天之内就能治好。至于不愿意来临高的,那自然是与我们无关。我们这边去山东的人可以提前接种霍乱菌苗,几个月的有效期应该足够用了。”

“霍乱菌苗我记得是周韦森搞的吧,那玩艺真的能用?”

“前期的临床试验没什么问题。这样,这批生产出来之后我第一个接种好了。反正旧时空的科研人员都是这么干的,谁做的谁承担风险。”

“算了,还是先拉几个归化民吧。你是元老,死不起....”

三人又讨论了一些细节问题,之后李三思带着修改意见回到宿舍,他想了想,又往医院的方向走去。这次的提案还要说服医学口的人,出于职业道德,这些人是不可能同意用疾病杀人的。果不其然,时袅仁一听这个提案就表示反对。用他的话说,“老子费尽心思的消灭传染病,你倒想把它放出来?”李三思很是费了一番口舌,先是说明消灭叛军实际上是拯救百姓,又保证他本人也会去山东治疗病人,这才让时袅仁勉强同意投弃权票。

其他元老也是类似的说服过程。李三思看到争取的差不多了,就正式提交了提案....(待续)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