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真红骑士

原帖

状态

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1-6-30

最后更新时间:2011-6-30

正文

田达的最期

某日,午后,广州城

田达刚刚从紫明楼里出来,在那几个澳洲人逃了之后衙役们查封紫明楼,而田达没花多少力气就让看门的衙役放他进去“参观”了一番,可是让他失望,澳洲人的产业里除了不少常见的匠人用具外也就几个不知用法的澳洲机械,而且上面的那些精妙的铜制部件和玻璃部件不是被衙役偷走就是在封存时被粗鲁的衙役弄坏,没有澳洲工匠断然无法修理和使用。之前他也打听到那些人走的极是从容,没有留下一点书信。

“高举那个该死的老狐狸。”田达一边骂一边出来,之前和高举接触是想讹他几件少见的澳货也好去交差,毕竟这次夺取紫明楼的事有相当的可能性会黄了,可是高举软硬不吃,就是不把那个澳油灯交出来,弄的田达自觉很没面子。

“去柳府。”座进轿子里之后田达绝对去讹柳府,这家商人没势又是作往北面的的生意,和澳洲人刮隔甚深,不怕他们不服软。

快到柳府了,田达在轿子里得意的盘算着如何好好的讹柳家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喊“马发疯了,快跑啊!”随后轿子“乒”的落地,轿夫自己逃走了。田达从窗子里探出头,只见一辆两匹马拉的四轮澳洲式马车直直的向轿子冲来,他已经没有机会逃出去了。

“咔碴”一声轻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是田达在人间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几十米外的茶楼上,几个人一边喝茶一边出来冰冷的微笑


=========================

手机打字好累啊!

有什么漏洞请无视,临时构思出来的文章罢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