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男版武曌之路》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男版武曌之路
作者ID
百度贴吧 张大牛真棒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举人,投髡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男版武曌之路!?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7-21
最近更新 2015-07-21
字数统计 (千字) 1.7



“这皇宋后裔的学问当真了得。”陈肇兴在书房待得久了,眼睛有些劳累,他放下书本,起身走出房间,装了玻璃的窗户此时正打开着,微风吹过,书页翻动显出封面,令陈肇兴赞叹不已的著作原来不过是本格物小识。

“陈贵!陈贵!”陈肇兴呼唤唯一从湖州跟来临高的老家仆。临高本地不兴留奴仆,每用一个便要加税,陈肇兴家里虽是江南大族,些许银钱尽付得起,他自己却是不愿明知故为髡人反对之事。

当初在杭州,吴芝贵找赵引弓穿针引线求官。陈肇兴是吴芝贵的表亲,家境与他大抵相当,平常多有往来。陈肇兴从吴芝贵那里听了许多髡人故事。从开始不放在心上,到好奇,再到一知半解,最后终于在完璧书坊的书海中沉迷。

陈肇兴幼时好为大言,好出奇计,被乡里亲族视为神童。等他十来岁时参加科考,却连着两次未中秀才,这就戳破了他神童的画皮,原来的种种神童事迹现在都是狂妄的证明。他虽然第三次上考取了生员、且之后乡试得中成了举人,但又自此止步,在文风鼎盛,人才辈出的江浙一带,也就那么一回事。

本来陈肇兴功名之心极重,一边准备考试,一边打算与吴芝贵一起走“正规路数”谋官,可为“髡学”所迷,四处打听了许多髡人消息后,他有了别样心思。作为一个好奇心很强,又生于动荡之世的年轻人,陈肇兴对军事有些粗浅的了解。在他看来,髡人兵甲犀利,不逊凶名赫赫的满洲女真,又非只有蛮勇的化外野人,此时虽未扬起叛旗,但迟早必成朝廷心腹大患。自己如果能探其内情,等将来髡人势大,自己作为苦心孤诣探查髡人内情的勇士,又是举人出身,岂能不得重用。于是,这个妄想狂轻率地长途跋涉,赶赴临高。

等到了临高,生活数月后,陈肇兴的心思又是一变。物富民丰,街道整洁,治安良好倒也罢了,左右一个盛世的评价,陈肇兴虽然现实中第一次见到,但史书中见过许多,尽可想象得到,不至于对他造成改变人生观的冲击。是髡人的工厂,机械,大铁船着实震撼了陈肇兴,这是他在书中,甚至梦里,都不曾见到的景象。另一时空的数百年后,一名书生将军仅仅因为第一次见到轮船就吐血而亡,陈肇兴不曾吐血,只是这个明廷的自干五分银子在心里变节了,变成了自干五毛流通券。

陈肇兴托来临高的湖州商人带一封信到自己家里去,信中盛赞了临高,隐晦地暗示这里有王气,并提出要在此谋事,请家里找妥善的人带银子来,方便自己生活和打点。可惜他家里对他会试落榜后既不安心读书,也不帮忙经营产业,连娶妻生子都不肯就千里迢迢跑到临高去极为不满,将他的话当作妄语。最后还是他奶奶心疼孙子,拿出藏了几十年的私房钱,着一老家人陈贵兑成德隆汇票,带来临高给他花销。

陈肇兴有了大笔银子后,只是稍微参加了一些临高当局指导下的产业投资,仍保留了大笔资金作为机动。深信髡人皇宋后裔将会是未来天下主宰者的陈肇兴,每日走街串巷,观察皇宋后裔的官制和社会体系。陈肇兴仍然是个官迷,用临高时兴的白话表达,陈肇兴认为权利是至高利益,既然打定主意阿附皇宋后裔,就要挖空心思在皇宋后裔的朝廷里谋取到尽量高的位置,身边留着许多银子机动,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不过,多日的“考察”令陈肇兴很有些失望,自己举人的身份,对于投效皇宋没什么用处。要是临高本地的举人兴许还有个牌坊的作用,自己作为外乡人,就贬值许多了。想花钱运动官职,不仅是初来乍到没有门路的问题,这些天下来,发现这在临高简直闻所未闻。

至于临高仕途的正轨,考文凭争取做归化民干部什么的,陈肇兴又觉得这样就把自己的起点拉低了,跟一帮子没有功名,侥幸识得几个字的草民同僚混事,未免太也丢人。

因为个人经历,陈肇兴与一般的大明读书人有所不同,他自以为才华横溢,却在科举上不算很顺利,因此对于名教那一套有种矛盾的心态,至少绝不视为神圣。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那是因为读书有官做,读书没官做的话,那又何高之有。陈肇兴这样开解自己,最终决定了走上考澳洲科举之路。

然而,以陈肇兴这种妄人、狂人的心态,是绝不肯规规矩矩按部就班做事的。这些天下来,他囫囵大概齐地了解了临高顶层政治机构是元老院。在他眼里暂且分不出元老之间地位高低,只知道元老就是目下临高,将来临高政权所有国土的首领人物之一,而且元老有男有女,有儿子也有女儿,女子在临高地位不低,也能出任要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