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皇上出宫》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dby250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4-28

最近更新时间:2012-4-28

正文

皇上出宫

崇正皇上站在寝宫的院子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慌乱成一团的宫女、太监们,在自己的面前跑来跑去。刚才崇正皇上去了隔壁的几个宫殿,看到那里也是这般景象,田贵妃的卧室变得面目全非,贵妃本人被一把奇怪的锁锁在房中,一群侍卫正拿着不该出现在禁宫大内中的刀斧和奇怪的拖着根黑色软管的红色圆柱状物件,狠砸房门,希望把呼救的贵妃救出。此时是卯时,距离他被一阵高鸣的怪声吵醒已经一个时辰了,好在他自己是一位非常有决断的皇帝,此时仍然保持着历代圣主明君处变不惊的优良传统,比如说就在刚才,他觉得院落里的一个大铁柜发出的嗡嗡声搅得自己心烦意乱,随手把大铁柜打开,扳了里边一个闸刀似的东西,结果停止了响彻整个院子的一种让人听了非常不自在,如鬼嘶般的尖鸣,然后无视身旁高呼“吾主万岁,撼大明强盛”的小太监,深藏一身功与名,来到了庭院里。

惊醒后,崇正立即命令太监掌灯。太监却发现,之前明明放在某处的灯具,消失得无影无踪。和灯具一同消失的,还有宫里的很多物件,但是,宫里除了消失的东西,也增加了许多让人说不出名堂的东西。比方说崇正的卧室里,就多了许多玻璃柜,而玻璃柜上的标牌,虽然用的每个俗字崇正都能读出,却读不懂是什么意思,就像寝宫外突然出现的那个大招牌“XX宫高级文化会所”一样,让崇正心里发毛。刚才崇正出去转了一圈,看到很多牌匾上面多了一些莫名奇妙的文字,崇正是有见识的皇上,知道那些文字是关外建奴使用的。这一切一切的变化,似乎都预示处某种来自上天的警示,让面上波澜不惊的崇正帝,心中无限的焦灼。

大太监王承恩一脸哭丧的奔来,向崇正爷报告宫中——啊不,是整个京城中的种种怪事,一座建筑宏伟雄奇的城市,出现在了本应是京城城池和周边农地的位置上。很多百姓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宅院和家当消失一空,而自己,则躺在一栋高达数百尺的石头高楼的底层。大太监当然不会说,自宅后院辛苦积攒了一生的藏宝楼,也被这样一栋石头大楼取代,尤其让他痛心的,是藏宝楼地下暗室里,多年来铸造的几个重达千斤的银坨子,被石头大楼的地下室中分量可能相当,但是价值绝对是天壤之别的一堆铁壳子取代。

崇正皇上听闻,当即决定爬煤山去(没带绳,不是去上吊)。此时天色已经放亮,他要亲眼看看,宫外究竟变成了一副什么样子。忠心的大太监很快从宫中找来一架千里镜,和一件软甲,把疾步向前的皇上武装了起来。当崇正皇上走上煤山,眼前的一幕让他立即瘫软在地——崇正皇上看到了自己的死处,一块刻着“崇正死于此树上”……啊不,是“崇祯皇帝上吊处”的石碑。

“上天的示警,上天的示警”,喃喃的崇正忘记自己是怎么被随行人员拉回仍然乱成一团的寝宫,在山上远眺时看的怪异市容也只剩个模糊的印象。在结束了一顿歇斯底里之后,非常有中兴之主潜质的崇正皇帝,那颗习惯思考雄才大略的头脑,再度做出一个英明的决定:现在已是早朝时间,而百官还是没有入宫,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不能自己是一方面,整个城市面目全非,找不到进宫的路是另一方面。于是,崇正命人在宫中击鼓,提醒百官出了天大的变故也应勿忘上班,兼为他们指明前进方向。但是,随着崇正皇帝视野的扩大,他发现,自家的宅院紫禁城,也已经变得能让他迷失其间。前朝三大殿与周边建筑的连廊消失了,在连廊的位置上,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红色的高墙。更让崇正皇帝恐慌的,则是象征着国家最高权威的三大殿,悬挂的匾额上,印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子。

“吉兆啊皇爷,好大的祥瑞!上天赐名三大殿,这是天佑大明,延续国祚的征兆。”看穿主子心思的王承恩献媚道。此时的崇正皇帝,已经从宫中的种种痕迹,感到了那个源于朝廷心腹大患的异族王朝的存在,而这,在他最凶险的恶梦中都不曾想到。没等崇正骂着“这样的祥瑞还是御免吧”,转身赏给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大太监一个嘴巴,刚才派出宫外的探子,拉着一位赶来上班的大臣,连滚再爬的扑到在崇正面前,说是承天门前布置得好像陵寝,大明门的位置上是栋石头大厦,不知道是墓室还是外椁,最里边套着水晶棺材。棺材里边深有几尺,一具像貌如生的尸体,半浸在棺底的液体中。而那具髡发尸体的大幅画像,此时正高挂在承天门城楼上。画像的两边,两幅写着只应用于皇上的“万岁”字样的条幅,是大家都读不通的挽联。崇正皇帝踏上承天门城楼,望着眼前的变故,一言不发。不断有外派的探子回来报信,说广场东边那座石头大殿,里边是黑洞洞的大厅,高几十尺,阔几十丈,点起火把照见的的一片富丽堂皇,规格明显逾制。里边有很多座位和桌子,好像是行重大仪式用的。东边的石头宫殿,里边陈列有许多古物和画像,好像还有写着纪元年代的文字。

“左祖右社”?崇正突然想到《周礼》中对帝王都城的要求,心里打了个冷颤。不对,崇正想,那具尸体既然是用“万岁” 的,看阵仗又像是位帝王,那么在承天门广场四周的布置,岂不是反应了秦汉时期以前“视死如生”葬习?阳间的人死了都要埋在地下,魂魄去了阴间。以地底人的视角,下葬的尸体确实就像是不请自来的入侵者。那么这具带着诸多怪物突然闯入阳间的尸体,来自的岂不是阴间?这是阴间的帝王,带着他遍布全城的厚重随葬,葬在了大明国都的中央,这对大明来说,岂不是天大的凶兆?整个大明,说不定都命中注定成为了他的殉葬品。

“这位带着一座城池下葬到阳世的阴间帝王,他和他带来的一切,都与阳世颠倒,这意味无上的邪恶。”在今后的几天,不论是大量髡发服色的人物图像,还是无数让人一头雾水的天书,还是大量书写着离经叛道、不君不臣、不忠不孝的书籍在鬼城中发现,这个印象在崇正皇上的心头就更加扎实了。那位葬在承天门外的阴间帝王的身世也得到了确认,一位经历类似本朝太祖,但是更加雄才大略、宅心仁厚、大公无私,得国不传子的领袖。这些描述对于崇正皇上世界观的冲击,恐怕比活生生的阴间王此时站在他面前还要大,于是崇正皇上附和着一干精明的文臣,说这些文字都是阴间蛊惑阳间人心的邪物,看多了,整个魂魄会被阴间厉鬼勾去。比起鬼城中那些文字读不通、印制和文化方向采用西洋制式的书籍,西华门内,皇史宬位置上一座制式颇不讲究,也不合礼数的石头大楼,大门上书“第一历史档案馆”字样,里边发现了大量皇家典集,大大的震撼了大明君臣。那些文献上,记述了大明如何走向灭亡,以及关外建奴,取代大明,统治了中原。而皇史宬收藏的明代皇家档案,也在这座石头大楼里出现了另一份,只是罩上了更加厚重的陈旧感,好像历经了几百年。甚至有些还只存在于皇帝脑海中的念头,也成为了书中的史实,并且结局不堪。这些史书中记载的内容,让怪相出现后的崇正皇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极大的刺激,大病了一场。

病中,因高烧而谵妄的崇正,在经历一场亡国恶梦,并游历了地狱之后,想起之前接触过的一位颇有好感的传教士,曾经给他讲过现在已经记不清内容,但意思大概是这样的一段泰西经文。“他们过着颠倒的生活,他们过着邪恶的生活”。这个思绪的出现,让崇正皇上对这座城市的恐惧进一步加强。没错,这就是一座随着驾崩的阴王,来自阴间的鬼城,要将阳世的一切化作牺牲。自从这些怪异皆是来自阴间的念头在崇正皇上的脑海中产生,此后,无限的恐惧就一直控制着直到大病之前,一直故作坚强的崇正皇上。“鬼城”一词,便自当今天子之口,成为大明朝野对这座突如其来闯进大明首善之地的城池的称呼。就在崇正皇上大病未愈的时候,整个鬼城的街巷,开始无故爆炸、燃烧。现代城市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危险品。虽然电力供应在第一时间就已经中断,但是遍布城中的燃气、燃油储备,无从关停的高温、高压工业环境,储存在化工企业生产设备和库房中的各类货色,大学和科研院所不为外人知晓的家当,在失去掌握着现代技术的智慧力量的管束后,还是在几日内化为摆脱魔瓶封印的怪兽。冲天的火光,遮日的黑烟,让这座因为强大和未知,激发起民众无限恐惧的鬼城,更加笼罩在地狱的景象之中。此前在鬼城中拿了东西的乡民,身体上也发生了奇怪的变异,纷纷凄惨的死去。因为家资多被石头大楼占据,京师中的居民对这座恐怖的城市更无依恋。终于,在天子行驾的带领下,一众在烈焰中幸存的民众,逃离了这片鬼域。

那一日,身在行经德州的水殿上的崇正皇上接到奏报,京城北边昌平山里的几个白馒头似的建筑发出了爆鸣,冒出了怪烟。没过几天,以白馒头为核心,由内到外,方圆百里的民众,依次如同中了妖蛊似的,掉了头发、鼻血不止、浑身无力,气息奄奄,纷纷暴毙…… 这座鬼城方圆八百里终于成为了大明朝野共识的禁地,成为了大明官民不敢越一步的雷池。当崇正和他疲惫的臣子在成为正式首都的南京居住多年,心中仍然对已经化为可怖废墟的鬼城惴惴不安。那鬼城,便是大明的末世景象,提前在阳间上演。而一个不祥的恶梦,也如同种子,在大明上层建筑的头脑中顽强的滋生,成长。那就是,大明的锦绣江山,终将被阴王带来的髡发厉鬼,用喷射着来自阴间的烈焰的武器,无情的征服。


1.0
1人评价
avatar
0

没看懂

3年
1
0

现代北京城穿越明朝。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