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盛世蝼蚁——澳宋帝国的黑暗面》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盛世蝼蚁——澳宋帝国的黑暗面
作者ID
百度贴吧 红的领巾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东,广州
内容关键字 小人物,命运,上山下乡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盛世蝼蚁——澳宋帝国的黑暗面(同人)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7-28
最近更新 2017-08-10
字数统计 (千字) 4.1





说起澳宋帝国的崛起很多人总是有用不完的溢美之词,什么威武、支持、有希望之流我们已经看了很多,但是事物本身是有矛盾性的,有阴必有阳,我们今天换一个角度,看看澳宋帝国崛起过程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这一面和他光辉比起来是如此阴 暗、血 腥 和 令人发指!


批注:

近年来,社会上弥漫着一股反元老院,反澳宋帝国的思潮,这些思潮多是前伪明的遗老遗少后代自谓“明遗”的反对分子散布的谣言,他们将前伪明描绘成一个田园牧歌般的美好国度,运用各类手段抹黑澳宋帝国,特别是打着一些所谓“历史真相”,“澳宋帝国秘史”等旗号大肆散布谣言,蛊惑民众,反对伟大正确的元老院,元老院和人民是坚决反对这些“毒草”滴,但是由于现阶段澳宋帝国正处于激烈的社会转型期,各类矛盾交织,这类抹黑谣言还是非常有市场的,这已经引起了元老院高度重视,文化和宣传战线上的干部要时刻绷紧一根弦,舆论阵地也是元老院和澳宋帝国所不能丢失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下面是近期影响较大的《天澡》,里面刻意刻画了一个15岁花季少女在响应伟大元老院“上山下乡”号召后为了回到广州城而不惜出卖肉体的故事,此故事荒谬可笑,不攻自破,但是我们仍要引起足够重视,下面是《天澡》全文,望各干部批判式阅读,为日后打好文化守卫战打下坚实基础!

元老院万岁!澳宋帝国万岁!


文秀原为广州一举子的女儿,虽然算不上大家闺秀,但是她的父亲对其尤为宠爱,连小脚都舍不得给她裹,她的父亲王举人在髡贼入广州前颇有家资,文秀的母亲总是焦急得对王举人说:“文秀该到了裹脚的年龄了,再不裹只能嫁粗胚了!”王举人总是不以为然的说:“裹脚太痛了,我舍不得,你看我就一个女儿,将来招个上门女婿就好。”文秀母亲连忙回应:“上门女婿?别到时候招来的净是粗胚!”王举人不耐烦地说:“呸呸呸,我女儿才不招粗胚,好了不要多说了,不裹就是不裹!我的身家招一个秀才是没问题的。”文秀母亲又应到:“到时候别是个穷酸!”王举人不禁怒了:“说什么呢!你就不能盼点好,就算是个穷酸,老爷我也能养他!不要多说了,我们家文秀啊就是个天足啦。”

谁知道事事难料,没等文秀家招上门女婿,澳洲人也就是髡贼打进了广州城。起初这些数典忘祖的髡贼还装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假模假样邀请王举人前去所谓“政治协商会议。”王举人向来不愿意与髡人为伍,就拒绝了,谁知这髡贼怀恨在心,不久就在所谓“肃反”运动中将王举人打成了“现行fan gen mi n g ”给挂了路灯,好在髡贼没有株连一说,文秀和她母亲没有遭到过多迫害,可是王举人一死,文秀就家道中落,几个叔伯子侄欺负起孤儿寡母抢了王举人的家业,文秀和母亲不得不搬到了广州棚户区内居住,平日里做一些针线活来过日子。谁知道髡贼为了给澳洲首长“选美”,强迫18岁以下少女必须参加所谓“义务教育”,文秀自此被强制送进了广州的一处学校开始了所谓的学习生涯,这也开启了她不幸一生的开端................

由于出身书香门第,识字的文秀在学校表现尤为抢眼,加上她清秀又是天足,在男生里面颇受欢迎。文秀虽然只有15岁,但是少女萌动之心早已起来,当时广州在髡贼控制之下,男女之风也比较糜烂,这或多或少影响到了学校中的学生。文秀很喜欢一个男孩子,这个男孩子叫 李双海,不但人俊俏,还天生一副好嗓子,文秀最喜欢听他唱《闪闪启明星》这首髡贼洗脑歌曲。李双海对文秀也颇有好感,但是花季爱情总是苦涩和没有结果的,李双海的父母是髡贼“国民军”的军官,是髡贼的铁杆簇拥,当他们发现文秀和自己家儿子关系过近后几次三番提醒儿子和这种“黑五类”分子的“坏种”远一点,为此李双海的父母还暗暗谋划着一些事情......


在学校的日子虽然没有了原来的锦衣玉食,倒也安稳,文秀愈发长开了,圆圆的脸蛋,微微隆起的胸脯,又白又细的皮肤,怎么看都觉得好看。然而文秀的天生美貌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幸运,反而招致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祸患。李双海的父母得知有个“黑五类”的“坏种”小浪蹄子在故意勾引自己儿子,他们感觉到了非常大的威胁。两人在国民军中地位并不高,他们不是第一批投靠髡贼的临高本地“从龙”分子,也不是从山东来得“难民帮”,李双海的父亲李大刀(后改名李达道)原本是我大明肇庆军户,这李大刀虽世受我大明皇恩,却在髡贼进兵肇庆城时持械投髡!而李双海的母亲身世更为不堪,原本是所谓被髡贼解放的“**”,原名叫什么已经无人知晓,投髡后改名叫做何国英,在髡贼的调教下,何国英先是进入了纺织厂做女工,后来髡贼国民军来厂子里招“女文艺兵”(其实就是营妓),由于何国英的老本行就是chang ji因此有歌舞底子的她很快被选入髡贼国民军的文艺队。在一次髡贼联欢会上(其实就是髡贼的集体Yi n L u aN 趴体),李大刀和何国英相会,二人就这样B 子 配狗 对上了眼,生下了李双海。

李双海的父母深知自己在国民军中的根基浅薄,为了往上爬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李大刀甚至把自己的老婆送给上司享用,不少人都说李双海长得不像李大刀,反而像他的老上司。当然他们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儿子和一个“黑五类”后代过于靠近,这会影响到二人在国民军中的升迁。最后他们想了两个办法,第一就是通过关系让自己儿子谎报年龄去参军。第二就是通过国民军在地方的独特影响力让地方政府鼓动文秀响应当时髡贼酋首所谓“王主席”的号召,去什么上山下乡,让这个祸害离自己的儿子越远越好!永远别想回广州城!

在李双海父母运作下,广州某居委会不断到文秀家里动员文秀的母亲让文秀响应所谓“王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当时髡贼居委会抓住不少出身所谓“黑五类”家庭的子女想尽快洗白不良出身的强烈意愿不断鼓动他们积极参与上山下乡活动。对那些坚决不愿意离开城市去乡村的,他们还通过哄骗和威吓等各种手段让这些年轻人不得不参加。

文秀老母亲架不住居委会的三番五次的动员终于松口答应让文秀参加“上山下乡”,但是前提是文秀必须自己也想去。那些大妈暗暗窃喜,心道:你这当娘的同意了,小姑娘还不好哄,到时候让学校动员一下,开个表彰会,带个大红花,保准比谁都积极,只要离开了广州城就不怕你再回来,呵呵,算上这小蹄子,今年指标算完成了,还能拿李家一笔好处费,这天下哪有如此好事。

不出那居委会恶婆子所料, 文秀一个小姑娘,哪里经得住学校和居委会的一阵哄,先是把所谓“上山下乡”无限拔高,说什么是啥什劳子王主席的最高指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然后又劝文秀这是她“黑五类”洗白的最佳途径,又说老母亲不用她担心,只要她肯走,每个月政府会多给她老母亲一份口粮,而且运气好她自己的户口也可以转到“上山下乡”的建设兵团或者军屯农场,这就直接有了军籍(当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留给文秀这样出身的人,基本上这是国民军或者拔刀队,白马队这些二线或者炮灰部队军官后代曲线参军的一条捷径,早就被这些既得利益者瓜分了,大多数上山下乡的知青只能落户到村大队)。文秀年级轻轻先被这么一捧,心头不经也热乎了一下,然后转念一想自己这出身确实够拖累人的,去上山下乡也是不错的选择,她抱着再坏能坏到哪里去的心态决定报名参加了这一髡贼历史上对知识分子最残暴的运动,文秀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这一荒唐运动亲历者的一员,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髡贼内部斗争的牺牲品,可怜我们花季年龄的文秀还在憧憬着“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的生活景象,觉得广大农村是个大有为之地,她觉得自己对这广州城除了自己的阿妈和那个.......他?(? ???ω??? ?)?,没什么值得自己恋念的。可是人啊,只有失去才懂得什么是可贵的,图样图森破的文秀做出了她人生中最大的一个错误!


关于时间线,我来解释一下,文秀这个事情发生在髡贼基本强占我大明+后金+蒙古(一部分)以后的故事,此时髡贼内部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上层内斗异常残酷,先是在位王贼酋到任不肯退位,妄图成为什劳子伪澳宋帝国的“护国者”,根本目的是为了实现其最终“称帝”的野心,然而事情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在髡贼上层,以前任贼酋文贼为首的官僚集团疯狂进行了反扑,最后由于王贼得到了髡贼基层军人的支持,先是以大字报形势展开了对文贼集团的讨伐,然后清洗了贼伏波军,国民军以及其他仆从军的高层军官,接着王贼在没有强大政敌反对的情况下发动了著名的“文明革新”运动,打着和封建势力彻底划清界限的旗号,开始大肆迫害与其政见不相符者,而髡贼另一重要势力以髡贼伪国务卿马贼为首的骑墙派选择和王贼合流,同时在经济上他们又发动了“跳蛤运动”(意思为如蛤般跃进)和归化民公社运动(打破小农经济,走激进农业集体化),但是两项运动均已失败告终,城市出现大量待业青年,无奈之下王贼又发动了上山下乡,疏导城市青年去乡村,以此减轻城市压力,文秀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开始自己的悲惨人生的。


终于到了出发的前夜,文秀的母亲依依不舍地为文秀准备着行李,她心里是一万个舍不得把文秀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原来额度的李大刀夫妇通过各种运作把文秀支到了茫茫的蒙古草原,此时的蒙古还未完全平定,髡贼占了一部分,但是髡贼为在蒙古站稳脚跟,开始大量移民,以做屯垦。李大刀夫妇认为只有把文秀支得远远的,才能彻底断了这个“坏种”和自己儿子的来往,他们计划着让儿子去当兵,最好是正规的伏波军,而不是像他们这样二流的杂牌国民军,当时国民军已经沦为地方治安部队,也就对付支持“文氏FD集团”的FD份子,搞搞强Z什么的,地位直线下降。但是伏波军不一样,只要参加了伏波军,加上这几年二人明里暗里刮的那点积蓄够给儿子在伏波军里面捐一个前程了,然后要是被某个元老的女儿或者孙女看上,那李家就稳了!当然这只是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的幻想,自从髡贼占了江山,就开始搞隔离制度,设置了“国族勋贵”这样一种头衔,那些所谓元老的真髡开始内部搞联姻,除非是纳妾很少有女儿嫁给平民的,如果一个“勋贵”要去平民为正妻或者下嫁平民,女么就会自动北除去贵族头衔了。

言归正传,文秀母亲看着这么小的文秀要一个人到北边这么远的地方一个人生活,心里好像一把刀子在割,听说北边还不安定,D子时不时会犯边,然后杀人放火抢女人,文秀母亲泪流满面开始后悔了,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想着自己死过多年但是连排位都不能供奉的丈夫,不觉泪流满面,都是那天杀的髡贼,害的我们一家人天各一方!想着想着泪水就湿了衣襟。然后,她看着心爱的女儿,她想着为女儿洗一次澡,于是他打来水,开始招呼文秀洗澡,同时对文秀嘱咐起来。



1.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