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石轨计划》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石轨计划
作者ID
百度贴吧 革命球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东
涉及方面 科技
内容关键字 交通,修路,提案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1. 【毫无技术的同人】《石轨计划》
  2. 【临高同人】《石轨计划》(正式版?)
  3. 【临高同人】石轨计划(修改版)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10-11
最近更新 2017-10-14
字数统计 (千字) 5.8



王二德看着眼前这批从工厂运出的建材,心中百般感慨。

这些长条石块,被称为标准石轨组块。而这些石块,将成为元老院统治广东、乃至元老院进军中国大陆的关键……

要在广东修路,是项非常庞大的工程。

因为路不仅仅是要走人的,走人的话,不管什么路都可以走,关键是要走车。

货物的运输,一个人只能携带四十公斤的货物,而用最简陋的板车推,却能运输四百公斤的货物,运输效率整整提高了十倍。然而板车需要一条好路,在崎岖的土路上,板车的运输效率可能还不如扁担挑。

修路是一种投资,路修通了,地区之间的货物就能流通起来,然而投资也是要有收益的。

铁路不说,混凝土路、沥青路虽然不算贵,但水泥的生产也没有那么容易,沥青路、混凝土路的铺设也需要专业的施工队,而如果没有压路机、搅拌机、运水车、洒水车等等等等这类机器的铺助的话,铺设混凝土路需要消费的劳动力其实是非常大的。

铁路终究是要修的,混凝土路、沥青路也终究是要铺的。但不管是哪种,都将耗费大量的资源、劳力和时间。

而元老院要修建的,不是说修一条从哪笔直到哪的公路——元老院要修的是省内道路网络,从而调动整个省份的资源,打开全广东的市场。

但工业不是魔法,不说点了某项科技,就能凭空把整个广东铺上铁路混凝土路的,这需要个过程。

然而总是存在着这么些个地方,给它修太好的路亏本,不给它修路又觉得浪费,用一句来形容说就是鸡肋。

鸡肋是鸡肋,问题是这些鸡肋的地方却特别的多。

一个千人小镇可以放弃,但几千个、上万个这样的小镇呢?

中国大半的人口,就集中在这些半封闭的地区内,难道说元老院要放弃这些人口?

然而元老院并没有仔细考虑过这方面的解决方案,只是想着用碎石路、煤渣路作为过渡使用的方法,到时候就用混凝土路、沥青路来补上这个缺口。

碎石路,只能说比一般的夯土路耐用,但没有夯土路好走,比如板车走在碎石上会颠,太重的货车走上去可能会出现轻微下陷,拉起车来其实会很吃力——最关键的是这些道路的实际寿命也不是特别的长,根本就撑不过所谓的过渡期,甚至撑不了所谓过渡期的十分之一。

因为元老院没有考虑过,这个所谓的“过渡”可能需要半个多世纪才能结束,即使过完过渡,完成大部分乡镇的道路铺设,也需要几十年才能结束。

水泥和沥青将被优先用于建设铁道、国道、省道、市道、城市道路网络,还会被用于建造桥梁、隧道、楼房、矿井、堤坝、池子、工厂、港口、机场……宛若一个不断吞噬着水泥的无底洞。

可以预见水泥和沥青将长期处于紧缺的状态。

而这些小乡镇,无论是战略等级,还是市场竞争能力,都只能排在水泥和沥青供应的最末端。

王二德并不是搞土木工程的,只是一个酱油元老,按道理这件事情跟他也没有关系。硬要说点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王二德是“想要富先修路”的忠实信徒,对于基建有着莫名的狂热,D日之后,找不到让自己发光发热的地方,就三天两头往筑路工地跑,不过他始终没有混入到那些专业人士堆里,也没有加入建筑组里——他对修房子没什么兴趣。

在某天,王二德无意间跟施工队的人开了个玩笑,说干脆把石头切成长石板,镶在碎石路里,让车走不就可以了。

王二德最初只是开个笑话,但回头想起这句话,仔细想了想。

“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于是王二德便开始着手计划。

首先是清楚等级上,王二德要修不是那种几百公里的大路,而是用来修建几公里到几十公里的路,用来连接乡镇通往运输网的道路。形成“石板路—混凝土路—铁路”三级的运输网。

十几公里路听起来可能,但一个人一天也就走,而一个季节生产的粮食

其实一般压实的路面就可以走车,夯土路、碎石路、煤渣路也能勉强走车,然而这种路却很容易被车走坏。

货物加板车几百公斤的重量,轮子跟路面的接触面却只有一根手指大小,对路面产生的压强是非常大的;而在高压下,轮子和路面接触分离,将路面的颗粒扬起、挤走,从而对路面造成磨损。

导致不管是夯土路、煤渣路、碎石路也好,都容易被磨的坑坑洼洼。

而石板块就能解决这两个问题,粗看上去,沉重的石板块和货车一齐压在路基上,会加强对路基的压力,其实石板块的底面反而分散了货车的压强。而货车走在石块上也不会对颗粒进行直接接触——石板路就是一种保护压实路面的原始但有效的方法。

按照王二德的想法,石板路只要铺出让车走的部分就可以了,也就是仅沿着两条轮轨铺设。

先在下面铺一层碎石路基,在路基上面架上石轨,旁边再铺一层碎石。

看上去,石板跟镶在碎石路里一样,两排间隔半米的石板路平行的延伸出去,有种轨道的味道。

一块标准石板长0.6m,宽0.3m,厚0.1m的。这个石块的底面积,四百公斤压上去,对路基产生的压强,其实跟一个人站立时对路基的压强差不多。

若两块石板块一起承重,那对路基压强就更轻了,即使发生石板发生断裂,其压强也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至于寿命方面,这方面王二德完全没有担心过,或许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王二德的想法有些荒唐,然而类似的东西在古代其实是存在的。

在王二德的记忆里,在一些中国古代的民间小巷里,也同样存在着用长石铺成的路,方便车辆的行走,这些石路有不少保存至今,最老甚至可以追溯到宋朝,有些石路因为走了太久,都在石头上磨出一条笔直的轮槽了。

古代虽然也有类似的想法,但他们没有切割打磨石料的技术,长条石条都是用凿子一点一点敲出来的,产量非常有限,所以也没有推广开来——而这方面技术,临高方面已经有能够使用的工业机器了。

临高的切割机器,用的不是现代常见的圆锯,现代圆锯的锯片一般是用粉状物烧结出来的,然而烧结技术临高可能还需要走很长一端时间;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用金刚石作为圆锯的刃部,但目前看来是找不到那么多金刚石了。而用一般的碳钢做圆锯去切割,估计转没几圈刀就钝了。

临高用的切石机,是纲丝绳锯机。

钢丝绳锯机,本是一种切割矿山用的工具,但在这里被临高用来作为圆锯的代替品,用来切割木头和石材。

先将三股钢丝捻成的钢丝绳,缠绕在主动绳轮上。经导向滑轮支撑、传动和导向。并借助配重装置将钢丝绳张紧。通过进给滑轮,使钢丝绳对石料施加压力。

工作时,驱动绳轮带动钢丝绳运行。并在切口处均匀地填加砂和水。钢丝绳利用螺绳槽带动砂粒运动,压迫砂粒与石料摩擦而形成切口,达到锯切石料的目的。

在这个过程,砂粒起“锯齿”作用。而砂粒与水掺和后,其流动性能提高了,使钢丝绳更易带砂。水还能随钢丝绳带出锯缝中的岩粉,防止锯缝堵塞及夹绳等作用,还能吸收粉尘。

钢丝绳锯机做不到精细的切割,也没办法开槽,但石块本身也不是什么高精物,有个能够切割的工业机器已经算很好了。


当然,还有更加简单粗暴的方法。

那就是磨轮机,工人先是用凿子给石料简单的粗加工一番,然后用蒸汽机驱动飞轮,再带动磨轮对石料进行高速打磨,直接削掉石料多余的部分。

不管是哪种方法,石板的生产技术要求其实都不高,基本上一套蒸汽机驱动机器就可以组建一个工厂了,对工人的技术要求也较低。

水泥的生产是一种高度依赖工业化的生产,首先,工人需要用专门的磨机将石灰粉碾磨到精细,还需要专门的立窑来提供足够的高温来进行烧制,而且水泥的烧制又需要专业的工人。

虽然建造磨机、立窑工程量较大,但还算能够解决的范围,专业的工人就困难得多,因为归化民是有限的,而各个行业又处于高度缺人的状态,不可能都优先送到水泥厂来做工。

此外,水泥的生产运输还伴有过量的粉尘,工人需要专门的工业防尘口罩才能保证不会吸入粉末,然而目前看来临高是做不出来这种防尘口罩的,这也就意味着,工人即使包住了鼻口,可经年的从事水泥生产,也仍旧容易染上尘肺病,工人的工龄往往不超过十年。

而沥青的产量就更有限了,要么就从植物里熬油,要么从石油里提炼。

“切石厂的优点,不是它的产量有多高,而是在于它的适应性,在于它的可扩展性。随着大陆攻略的进一步升入,日益增长的需求,与有限的产能,两者之间必然产生矛盾,而低素质的劳动力就是阻碍发展的重要因素。从长期来看,元老院自然是要将低素质的劳动力改造成高素质的劳动力,但在短期内,元老院的生产方式又必须适应这些低素质的劳动力……”王二德在计划书里写道。“水泥厂的规模将限制于归化民的数量,而切石厂却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


在临高,每一位元老都有向中央政务院提交提案的权力。

不过提案的通过率并不高,应该说基本没有的,而其他元老会通过其他渠道提交意见,比如部门主管一份报告,有头有脸的元老可以在私下和中央的高层交流,一些有争议但夺人眼目又能够上马的项目也可以通过新闻论坛造势,所以会提交提案的人其实不多,而且主要是酱油元老。

但酱油元老的想法也是想法,提案的数量也不算多,所以即使非常扯的内容,马千瞩都会粗略的浏览一遍,然后掏出笔记记下元老名字,概括一下内容——即使不想实行这个提案,也起码要表现得自己知道这份提案的样子吧。不然将来人家提起这件事情,结果自己却一问三不知,那么一个“不重视元老想法”的帽子就可能被扣下来。

而今天又来了一份提案,这份提案名叫《关于落后乡镇道路的建设倡议》,署名是王二德。

如此朴素的提案算是非常少见的,按照以往的风格,都是《热气球空天部队》、《蒸汽装甲坦克集群》、《优先发展柴油机》、《论入辽伐清的必要性》、《元老的未来战略是南洋》……什么的。

马千瞩翻开这份提案浏览了一遍。

说实话这份提案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内容,无非就是讲元老院应该发展石路下乡。

在马千瞩看来,这份提案与其说是要搞什么石板路,更不如说是为了让中央关注到半封闭地区的交通问题,所谓石板路只是连带的提议而已。

而落后乡镇的交通这方面,其实还真没什么人在意过,然而,这确实是一个应该重视的问题。


根据提案里面说的,水泥的需求旺盛,发展有限,产量不足,供给紧缺。落后乡镇将长期铺不上硬化路面。

这并不是王二德故意的危言耸听,因为即使是旧世界的中国,直到两千年后,中国的大部分农村才陆续铺上混凝土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也有不少农村也铺设过石路。

而无论是工业等级还是规模,基础素质劳动力的数量,全国范围的运输网,大量的现代运载工具……种种方面,临高都远远比不上二十世纪末的中国。

那么事情按提案里所说的——澳宋在半个世纪内是无法向落后乡镇供应足够水泥,即使开始供应,也需要几十年才能完成大部分乡镇的道路硬化。


这意味着占据了旧中国主体的乡镇地区将长期处于半封闭状态。

在这一点上,马千瞩不禁联想到了土耳其的国父凯末特。

在一战后,奥斯曼战败,凯末特组建新军,重建土耳其,积极西化,开启了土耳其的现代历史。

凯末特在一个充斥着封建宗教的社会里,大刀阔斧的改革,工业、思想、文化,甚至是女权,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土耳其的城市化得到迅速的发展,世俗化在城市中得到了推广——但也只局限于城市范围内。

然而凯末特过于倾向发展城市,而忽略了农村地区的发展。土耳其的封建势力和宗教势力并没有因此招到毁灭性的消灭,仅仅是退居到了落后的农村地区,他们依旧影响着土耳其的绝大部分地区和人口,并且在凯末特死去后,卷土重来。

在元老院的大陆攻略范围内,必然会涵盖大量半封闭的地区。

交通限制了半封闭地区的运输能力,即使农民生产出更多的粮食,他们也需要更多的运力才能将农产品运出去,而外面的商品也需要消耗大量运力才能进来。

农产品的消费主力是城市,然而城市的农产品供给却主要依靠交通发达的开放乡镇地区。

开放乡镇依靠河运等方式对外输出,运输成本较低,所以价格相对偏低。

这导致了半封闭乡镇不得不拉低价格与之竞争,然而半封闭乡镇在运输上的花费太大。


一方面,这浪费半封闭地区的耕地以及资源的浪费。

另一方面,落后乡镇的消费能力将远低于城市地区的消费能力 ,不患寡而患不均——随着工业经济的发展,消费能力的巨大落差,将会导致落后乡镇的不满。

这会导致半封闭地区的农民为了改善生活,大量农民流入到城市,结果形成贫民窟,对治安造成影响,又挤占当地有限的粮食资源,提高了市民的生活成本。

或者这些农民干脆在家里栽种起鸦片等毒品作物。

而最关键的是,半封闭地区将成为澳宋封建势力的根据地。

澳宋经济的发达不会立刻消灭掉这些封建势力,只是弱化了其间的矛盾,但不代表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对封建势力的改造——封建势力可以退守到工业经济影响较低的半封闭地区。

而封建势力不一定要跟元老院武装对抗,他们可以成立政党,通过手中的资源与农民的不满获取政治筹码,形成强大的影响力,甚至有能力在议会上舆论上跟新势力分庭抗拒。

他们将成为一个个潜伏在澳宋体内的毒嚢,将澳宋的现代思想渗透成为一个半新不旧的古怪物,即便与这个世界的其他思想比起来依旧是先进的,但这并不是元老院所期望的——因为这必将成为限制澳宋进一步发展的阻碍。

解决的办法,要么,就是土改,将旧势力尽数毁灭,将新朝新气象发展到人民的最基层,将整个旧体系连根拔起——然而土改是多数元老无法接受的。

要么,就是将这些地区的旧体系强行接入到澳宋的新体系中来,从半封闭迅速蜕变为全开放型,将这些毒嚢刺破挤破,来一次轰轰烈烈的新旧冲击,即使爆发动乱也无妨,让澳宋生一场大病,那也是趁着澳宋的年轻正盛的时候,硬抗也能抗过去。不然等到一代元老都死了,剩下的那些新生的元老,终究还是差太多了……



马千瞩将这份提案给抄了下来,并给王二德的石板路提案取了一个直观的名字——《石轨计划》。等待哪天将其提上议程。

……


石轨计划的提出没有激起什么热烈的反响。而整个项目的推动没有什么阻力,一经提出很快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

虽然也有小撮人提出了质疑,不过也只是技术上的质疑而已。技术上的质疑就好解决的多了。

石轨计划的通过是如此的顺利,以至于荷兰商人Robin van Persie在其晚年所著的回忆录《东方世界》里做出了这样的评论:

“修路就是中国人的政治正确,是理所当然的,是不可置疑的。”

虽然王二德提出了可行性的方案,但铺设石轨仍旧是一个庞大的项目,是一项长期的规划。

所以政务院提出了发展规划,主要分为四点:

  

第一,石轨的生产和铺设由相应的国营公司进行。

第二,石轨路的建设费用由地方乡镇政府负责。

第三,设立相应的银行,为这些地方乡镇政府石轨路的建设提供低息贷款。

第四,中央政府对石轨路的建设进行补贴。

未来石轨计划的政策将围绕着这四项展开。   




除此之外,澳宋还将专门设计一种的标准板车。

这种车没有弹簧避震,没有滚珠轴承。

只是用经过硬化和防腐的木材做的,做工更精细了些,比起那些粗制滥造的板车要轻便些——但也只是好点有限。

这种板车的优点在于产量较高,而且质量凑活,保证板车价格要便宜,确保农民有足够能力购买板车运输。

不然农民买不起板车的话,那么修路也没什么意义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