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研讨日》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太府寺卿蓝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03-14

最后更新时间:2014-03-14

正文

研讨日

研讨会,澳宋共和国元老院议事厅。

“下面有请许陈杞元老上台发言,大家欢迎。”鼻梁上架着眼镜的议长钱水廷端坐在议事大厅中最高席的位子上说道 ,说着放下手中小木缒,带头鼓了鼓掌,随即就见到空旷的议事大厅中三三两两坐着的元老们稀稀拉拉的鼓掌附和。

就在掌声中,只见一个瘦弱的白面青年男子从厅中最后一排的议员位置上起立,手忙脚乱的把一堆散落的文稿胡乱的往腋下一夹,从座位间的小走道中快步走向大厅中央的发言台,一边走着一边还向两边频频挥手示意,笑意盈盈。

原来今天是元老院研讨日,主要是就日常事务中的热点重点问题,由议长钱水廷征集元老议员意见划定课题,统筹安排在元老院内部进行研讨交流,一般不对参会人员做硬性要求,也不给出结果类文件,比较开放自由。而今天的研讨日的范围是《东北亚移民与外交政策》,显然这个范围的划定就是冲着最近爆红的皇汉满遗大战而来滴。

大步走上演讲台的许陈杞,把腋下的文件放在了面前的小桌子上,伸出双手面示意,又自然的放下扶住了小课桌的边沿,偏过头向着议长钱水廷微笑点点头,钱水廷也点头回应,同时拿起小木缒轻敲了一下示意开始。

许陈杞正过头面朝厅中三三两两散落而坐,大概在五十人上下的元老们。脑海中又不由自主的想到,刚刚因为争吵已经被强行架出会场的三位元老,定了定神,轻吸一口气,露出了饱满的微笑。

“在座的各位元老上午好!”许陈杞首先打了个招呼,“我今天的发言,想就与满清通商的问题发表一下个人的一些思考,希望给各位元老提供不…一样…”

“傻逼”“满遗最傻,鞑女最骚”“你骂谁呢?我艹你妈滴”…

许陈杞刚刚放下的心一下又提起来了,刚没说到两句会内两方又对吵了起来,只见钱水廷拿起小木缒又是一阵敲,好不容易才又维持了次序,会场内又安静了下来。钱水廷临了,对着许陈杞道:”许陈杞元老,继续发言请直入主题,谢谢”钱水廷见对方点头回应,也点点头,放下了木缒,拿起了一旁的铅笔。

“好了,在继续我的发言之前,我想拿出些图像给在坐的各位元老分享一下”说完许陈杞从演讲台上的文件中拿出一叠照片和图片,递给了一旁的会场服务人员,对方连忙弯腰小跑过来接住,按着许陈杞的示意分发给场中的元老们传看。

“好的,谢谢工作人员”许陈杞对着服务人员报以一个微笑,挺起腰,双手扶住发言桌边沿,说道,“前面这些上记录的都是我们伟大的元老们家属子女的日常生活影像,后面那些则是广州城,厦门,乃至山东等大陆各个地方民众,富户官员的影像,数量不多,不过够说明问题了”

许陈杞见自己这第一手放出来,暂时场中没有回应,比较平静,下面各个人都在争相传阅图片,原本还有点踹踹的心里,现时也定了下来。

“好了,这里我之所以拿出这些不相干的图像出来,是为了说明一件事情”许陈杞继续道,“就是提醒各位,在我们仍然争执于东北亚外交政策不下之时,我们元老们本身的生活似乎看上去并不那么体面优渥。”

“正如图像显示的那样,我们的元老生活仍然是吃着粗茶淡饭,穿着朴素艰苦,住的是红砖水泥糊的筒子危楼”说道这里,许陈杞停顿了一下,吸了口气,提高了音调继续道,“更重要的是!到现在,还有相当部分元老还在辛苦攒钱,排队摇号,为买上那么一个S级女仆而默默奋斗….”

当许陈杞说到这里时,他仰着的头用余光扫视了下会场,发现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元老们都已经在用目光开始注视着自己,此时的他顿觉胸中开始燃起一团火,波澜壮阔。

“而另一方面,广州,厦门,山东乃至更远的地方,大陆土豪权贵们的日子似乎过的挺不错”许陈杞看到当自己说出这句话时,会场内已经开始有一丝小骚动,他满意的微笑起来,“这里我无意于说出同满清通商的问题是对与错的论断,因为在我看来这并不重要”

“自从拿到这些图像,每看一次我都默默的为元老们感到一丝辛酸,所以我越发坚定的认为重要的是我们的生活究竟可以在这场外交游戏中获得怎么样的改善,或者说好处,利益。”说道这里许陈杞再次提高论调,“我这人最是公道公正,所以我呼吁元老院,既然同满清开始通商外交联系,理应也让我们的使团进入北京,同时派遣海军主力舰队北上随从,与明清双方开展炮舰外交工作,逼迫双方签订条约协议!”

“哗”听到此处,会场中顿时炸开了一阵喧哗,三三两两而坐的元老们马上互相开始了频繁的交头接耳。

“卖国贼,许陈杞你这是想再跟中华民族玩一次《北京条约》吗?!!!”一个元老义愤填膺的站起来怒指许陈杞。

“准确来说应该是两个条约”许陈杞耸耸肩,伴随着钱水廷的不断的敲击声摊开了双手示意本人人畜无害。

“肃静!肃静!请各位注意发言次序,想提问举手,许陈杞点名!”钱水廷不断的敲击小木缒,眼睛盯着刚刚站起的元老,直到他再一次的坐下。

看着场中如林而立高高举起的手臂,许陈杞微笑着点了一个人。

“许陈杞,我想问你你有想过你派炮舰去塘沽,塘沽没有人,你准备炮击什么??另外你认为我们的射程够吗?炮击不到崇祯会怕吗?”一个他记得外号叫“水中月”的元老站了起来发问。

“嗯 好 问的好”许陈杞低头调整了下稿子,再次抬起头报以一丝微笑“我觉得到时候塘沽没人不要紧,只要随便抓个官兵,扇上个三十个耳光,放回去,不出十日北京方面必有回应。”

“另外崇祯怕不怕这个问题,我是这样认为的,对事物的不确定和未知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恐惧之源,我们很清楚崇祯,至于崇祯嘛,只怕对我们的认知还停留在镜子,酒瓶子这些上面”这个时候服务员弯腰给送上一杯水,许陈杞笑着点头接过来,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继续道,“我们只需要不断的派舰队沿着大陆海岸线对其施压,炮击塘沽,炮击苏杭,乃至炮击山海关,我想这么多款总有一款是他想要的款!他会顶不住的!谢谢”

再回答完这个问题,看着又高举起的手臂,许陈杞看到刚刚那个骂卖国贼的元老,笑着点到了他。

直接这个上衣口袋插着一朵蓝色玫瑰花的元老,气呼呼的站起来质问道:“许陈杞,你还是中国人吗?你这样搞和满清鞑子和英国佬有什么区别???!!!”

许陈杞看到他气愤难当的样子,微微一笑,又正色道:“没有区别!”

“不过我要反问一句,我说我们是中国人,他们有人认吗??”许陈杞好整以暇,“崇祯认为你们是蛮夷,黄台吉认为你们是短毛 ,谈这个,谈这个的话就没有必要谈大陆攻势了!”

“那我再问你,崇祯既然不管,那大陆的那些老百姓呢?想想那些在满清鞑子刀下的亡魂,你不觉得羞愧吗???”这个元老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到。

“元老第一,土著第二,不多解释”许陈杞快速的回答后,就不理会仍然气愤的破口大骂的那位元老,继续点名,点到一个熟人。

“许陈杞,我想问你你考虑过关于崇祯政府的正统性问题了吗?还有随之而来的社会改造问题。这个似乎与现行政策有冲突。”只见一个戴着徽章的元老站了起来,微笑着对许陈杞问道。

许陈杞笑着微微对着那个元老方向点头,他对这个元老有印象,好像叫什么什么“泉井兰”来着,大名叫啥忘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这个元老互相友好致意。

“这个问题有深度,我重点说说”许陈杞再次翻了翻讲稿,抬起头说道,“第一个关于正统,谈到我这个务实路线来说,我觉得这不是大问题,话说朱明的腐败独裁统治都可以说正统了,那我澳宋岂不是歪魔邪道,这首先就是不对的。其次,话又说回来了,元老们用汉字,说汉话,讲平等,布教化这个如果不是正统大道,那我殊不知何为正统大道了。在我看来,所谓的“正统性”不过是大陆朱明政府的知识分子们啧啧称道的皇权独裁,并非大陆老百姓真正需要的正统,这两者需要切割开来看。”

“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关于社会改造问题”许陈杞说的口干,拿起水杯又喝了一口,放下继续道,“说到社会改造,我只说一个,如果元老院要对大陆每个地方每个人都投资进行改造,那试问以后什么非洲,欧洲,印度是不是也要花上数十年功夫慢慢改造呢?我觉得澳宋不是搞慈善的,没有必要对朱明政府统治负责,只需要见到对方病了,下刀子要命就行了,要改造到时候统一改,OK,这一点上 ,满清同理,李朝,东瀛,阮越亦同理。并且说到这里,我认为通过签订协议条约,借朱明政府加大对大陆社会的压榨,至少最后在舆论大义上我们还有好处,毕竟收税的不是澳宋,而是大明官府,老百姓也只会更加痛恨贪官污吏,却不会直接恨到我们身上。”

许陈杞说完看到,坐下的泉井兰满意的点头,也微笑的连连点头。

正当许陈杞准备歇会,找个椅子坐下说,一个元老自己站了起立,钱水廷刚举起的木缒子被许陈杞挥手拦住了。许陈杞再一次露出笑容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的ID叫殖民地列兵,许陈杞”这个元老挥着手说道,许陈杞点点头回应,“我想问你的计划是什么?你要知道不在北京城下当着当朝诸公的面击溃明军主力,明庭根本不会正视元老院的。“

“so easier 哪里不服轰哪里“许陈杞记起一句广告词,卖了个萌,”关于这个计划我也要散开来说下。“

“我本人对现行的元老院保守干涉主义外交政策是有意见的“许陈杞用手在空中指指点点,”我认为现在在元老院似乎有一种趋势,就是大陆很大,兵力很多,我们不要随便惹他们。这个思路是有问题,对于朱明政府我个人认为也没什么可怕,可遮遮掩掩的 ,我建议干脆借这次的机会,通过积极的干涉外交政策,直接登上东亚政治舞台,我们该亮相了。话说元老院强大舰队在手,在东北亚乃至整个西太平洋,甩出各方几个数量级,如果这样的实力在海上我们还不能有所作为,我觉得干脆就不如就取消海军经费算了,另一方面防守来讲,在本岛数万预备役部队在后,连广东的何如宾都没折,你怕崇祯有办法能够在广东干什么?!我的结论就是,现在我们也许不能全面与大陆决战,但是并不是说我们就无所作为,从实力上来说,至少是海上力量来说,我们可以进行强有力的干涉和积极的外交。“

“这是其一,其二关于打不打北京的问题,这个要具体从全局来看。“许陈杞越说越兴奋,”如果到时可以打,那就打,不能打的话,我们就换对朱明政府有战略价值的地区打,比如前面说到的山海关,比如东南的苏杭财赋重地,乃至深入长江,沿江而击。这个具体计划的制定工作就需要元老院外交和军事方面的元老通力协商了,在此不详谈“

待看到这个元老还有话要说,许陈杞本欲准备再次回答。这个时候钱水廷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提问时间就到这里了,还有问题的可以下来找许陈杞谈。让我们感谢许陈杞元老的发言,鼓掌!“

听到这话,许陈杞笑着对着列兵元老耸耸肩,随后快速收起文稿,再次夹在腋下,走到台下空档处,对着议长席和元老席微微鞠躬感谢,这时身边也开始响起了比开始更热烈一些的掌声。


1.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