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符地磨的初阵》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knower

原帖

南朝论坛:

(临高澄迈之战同人)符地磨的初阵

(浏览帖子需要注册账号)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1-6-10

最近更新时间:2011-6-10

正文

符地磨的初阵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虽然我对最近两章内容的合理性有意见,但还是尊重吹牛者的决定,无论内容合理与否,都是作者的心血。

对解放兔等人的心情,我也能理解,那一夜我也几乎无眠,心里很是纠结,我想,这也是我等代入过深、爱护过深的人的正常表现吧

所以响应auv等人的号召,写个同人故事助助兴,希望能对情节发展有所帮助

第一次写同人故事,文笔不好,对战争细节的了解也比较小白,请大家轻拍。

(一)

符地磨是三个月前入伍的,之前他只是美洋村的一名普通贫农,吃不饱、穿不暖,二十三的大小伙子了,连个媳妇都娶不上,加入首长们的军队就是为了混口饱饭吃,要是能吃上肉——啧啧,那可是符地磨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了。招兵的时候,他还特地托了自己的族叔、村里的“联络员”符不二的关系,不然凭着自己不到1米5的身高和瘦骨嶙峋的身材,无论如何是通不过首长们的筛选的。

在新兵队里,符地磨脑子笨,身体素质也差,除了耐力之外,协调性和爆发力都不行,在新兵考核的时候,无论是射击、投弹,还是队列训练,考核成绩都不好。按照规定,符地磨只能分配到辎重队做一个辅兵,干的活又苦又累,而且口粮不如战兵那么好,战兵每餐都有干饭吃,偶尔还能吃着肉。

但符地磨的运气不错,由于官军进剿,首长们决定对陆军大扩招,从原来的一个营扩充到五个营(不含三亚的第2营),像符地磨这样入伍三个月的已经算难得的“老兵”了,自然被编入战兵,成为陆军第三营的一名普通士兵,并分到了一支刚用熟铁铸造出来的火枪。跟符地磨同班的是几名刚刚入伍的毛头小伙子,只是经过了简单的射击和队列训练就编入了军队,连枪都拿不稳,符地磨很是瞧不起这帮新兵蛋子,全然忘了自己半个月前在新兵队里被教官骂的狗血淋头的情景。

(二)

几天前,符地磨跟随大部队来到澄迈城外的营地里,看到对面明军旗帜招展、营地连绵、兵马密布的景象,符地磨突然觉得自己的腿肚子有点软,听说官军来了好几万人,整个广东的精锐都出动了,还带了几十门红衣大炮,虽然首长们的火器也很厉害,但是能敌得过官军么,那可是正规的朝廷大军啊。符地磨想到这里,心里有点后悔,这从贼的罪名可是要掉脑袋的,自己可还没娶媳妇呢。但是符地磨低沉的情绪在晚餐时很快一扫而空,为了迎接第二天的大战,指挥部下足了血本,不仅大米饭管够,菜里还破天荒的夹了几片白花花的肥肉,这可把符地磨高兴坏了,自打他记事以来就没馋过肉的滋味。

符地磨一边高兴的清扫着大餐,一边跟战友们闲聊(按照军规是不允许的,但是扩军太快导致军官太少,军纪就没那么严了),打听到白天轻步兵连的兄弟们已经跟官军的骑兵交上了火,几百名骑兵完全奈何不了几百名列阵的步兵,还损失了大大半人马,而自己这边却无一人阵亡。符地磨突然对自己手中的铁家伙有了信心,开始梦想着战后能分到多少奖赏,回家买几亩地,盖几间房,再娶一房媳妇,生几个娃,符不二的家养丫头符喜就不错,虽然年纪还小,但已经隐隐显露出腰圆臀厚的身材,老人们都说以后肯定是个好生养的婆娘……符地磨就在这样的浮想联翩中昏昏的度过了临战前的一夜。

(三)

第二天,符地磨所在的第三营负责守卫营地的中段,战前,连长给所有人训话,要求所有人把敌人放近了再打,听命令再开枪,说是首长们想多抓俘虏。符地磨心想,官军除了祸害百姓,抓来能有什么用,最多放在劳教队里挖石头。一想起劳教队,符地磨的脑袋里就浮现出符有地的形象,心里不禁一阵寒蝉,论起来,符有地也是自己的远房族叔,但现在已经是临高县家喻户晓的恶人,据说符有地深得某个首长的真传——一根黑色的皮鞭、一个黑色的项圈、一支红色的蜡烛,不服管教的犯人就会遭受非人的惩罚。

中午时分,符地磨站在土堤上紧张的看着远方的官军,几十辆鸡公车后,官军们成几列纵队开始缓缓的向土堤前进,队伍中树立着一杆大旗“大明抚标营游击王”。不一会儿,土堤后的大炮开火了,炮弹准确的落在官军的队列里,不时有士兵和车辆倒下,但官军吸取了首战的经验,队列分的很散,士兵们都躲在车后不露头,整个队列仍然在缓步的推进。很快,大炮停止了轰击,可能是首长们说的放近了再打吧,符地磨心想。但眼瞅着官军逼近,阵地前乌泱泱的全是人,符地磨感觉口里发干,握着火枪的手紧张的直冒冷汗,他看看身边的人,不远处的连长还在镇静的观察,周围几个新兵蛋子的身体已经不自然的颤抖起来。哼,一群“菜鸟”,符地磨心里暗暗嘲笑着,他很喜欢新兵教官的这个口头禅,尽管当时自己是挨教官骂最多的那个。

看到官军来到壕沟边上,连长突然大吼一声“标尺××米,放!”,符地磨下意识的装定标尺,完成了射击动作,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人,但身边的几个新兵还在跟手上的火枪较着劲,勉强放出去的子弹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符地磨感觉阵地上弥漫起一股浓烈的烟雾,眼前的目标已经模糊,随着连长的不断下令,符地磨毫无章法的乱放着枪。连长见射击效果不好,嘴里骂骂咧咧着往前几步,直接站在土堤边缘向下观望,希望能更清晰的看到战场的状况,不料脚下一滑,摔了下去,一时不省人事。

这个时候大炮再一次发火,十几枚榴霰弹在官军阵列上空炸开,几个瞭望塔上的狙击手也开始逐个点杀军官。官军本已趁着射击空档填塞了一部分壕沟,却在炮火的打击下乱了阵脚,一时间感觉四面八方都被炮火覆盖了,有的人慌慌张张的往后跑,有的人却抱头向土堤冲去,试图在土堤下方躲开满天飞舞的子弹和炮弹。

但是符地磨所在连队的防守区域失去了指挥,乱作一团,本该顶替连长指挥的少尉军官也没有反应过来,有的人看到官军来到土堤下方,进入了自己的射击死角,早就忘了战前教官一再教导的“不用管自己脚下的敌人,只管向对面的敌人开火”,把火枪一扔就向后跑去,险些砸着符地磨。这边的混乱让对面的官军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有些彪悍的士兵趁机攀着竹签爬上了土堤。

在后方的营长游老虎观察到,由于自己队伍中新兵太多,心理素质不过硬,明军离的太近反而给自己的士兵很大的心理压力,一连串的失误又给了明军可趁之机。眼看着抵近射击的策略失去了意义,游老虎一挥手中的大刀,大吼一声,带着营直属队冲上阵地支援,营长的表率作用暂时克服了大家的心理压力,但游老虎用冷兵器与敌人缠斗在一起,也让后面的士兵惮于开火射击,只好装上刺刀与明军拼杀。掷弹兵们也冲了上来,由于忌惮官军的弓箭和火铳,不敢靠近土堤边缘,隔着两三米远,朝着土堤下方一通乱扔。

符地磨和几个战友与一名爬上来的明军把总厮杀在一起,但自己身单力薄,刺杀术又不熟练,根本不是明军把总的对手,很快符地磨就忘了动作要领,把带刺刀的火枪当作铁棍乱舞起来,被把总扎扎实实的一刀劈在火枪上,熟铁铸造的火枪顿时断为两截,幸好其他战友赶上来支援,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明军在头几轮打击中受到严重的创伤,军官们被狙击手重点照顾后损失大半,王道济也被击中,狙击手见倒下一个大官,一心想击毙主将,纷纷对拼力抢护的亲兵和家丁一一点名,反而没人顾及扛大旗的旗手,但明军已经失去了指挥的能力,各段战线各自为仗,有的战线已经崩溃,有的战线看见大旗未倒,还在无力的支撑着,只有符地磨所在的这一段由于一系列的失误被突破了。

很快,亲兵们抢回了王道济的尸体向后退去,原来的战线缺口也被游老虎的反击堵住,明军也如潮水般的退却下来。

(四)

符地磨瘫坐在土堤上看着明军溃败,虽然兴奋不已,但仍然心有余悸,刚才的一幕实在是太血腥了,对于大部分以前从未上过战场的士兵来说,都是一场不堪回首的恶梦。

战后,符地磨从小道消息听说,原来指挥部预定对溃败的官军发起追击,但由于大部分士兵看到一地的尸体和鲜血,心里已经崩溃了,不少人当场呕吐起来,而且符地磨这个连队受到严重冲击,暂时没有恢复战斗力(虽然伤亡不多,但崩溃的太多),因此指挥部中止了原定计划,决定先打扫战场,再重整士气。符地磨还听说,自己的连长由于指挥失误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摔下土堤后昏迷,战后才救醒),那个代理连长的少尉军官也因为反应过慢得到了警告,游老虎虽然作战勇猛,但指挥无方,指挥部考虑在战后重新调整他的职务。最八卦的消息是,游老虎的JJ在战斗中受了伤,大夫们决定给他换一根。

符地磨经历了这一场战斗,感觉自己成熟了很多,毕竟是战胜了数倍于己的正规官军,而且自己手持的乌黑发亮的“烧火棍”、那一门门笨重的需要几十人伺候的“娇贵”的大炮、那一颗颗像JJ模样的黑乎乎的手榴弹,都显示出了巨大的威力,更别说首长们亲自掌握的那些“神兵”,据说远在几里地外都能杀人,就像传说中的“穿云箭”一般。符地磨突然觉得自己更有信心,跟着首长们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符地磨在兴奋中又想起了符不二家的小丫头符喜,在一阵YY中沉沉的睡入梦乡。

作者的话

写这篇同人的目的确实是想帮吹牛者打圆场,主要从几个方面来解释吧,说的牵强莫怪

一、训练度和装备

1、战前陆军只有2个营,其中1个营在三亚,临时把临高的1个营扩充到5个营,而且按照三亚营的配置,每个营只有3个连,战前的每个营则有10个连,可想而知这一轮至少扩充10倍

2、在扩军10倍的前提下,米尼枪除了初期采用自带无缝钢管以外,后期的士兵只能用当地产的熟铁枪管了

3、手榴弹是在临战前开发出来的,短短1个多月的时间内,掷弹兵从组建到训练,战斗力应该是打折扣的

4、对棱堡防御战的演练,似乎在战前没重点提,我姑且认为是不足的,大部分士兵对于棱堡的防御战术、对棱堡防御力的信心是不足的

5、从老兵的配比来说,负责正面防御的2个营有完备的工事,有炮兵支援,老兵的配比应该少一些,而负责伏击的2个营,老兵的配比应该多一些

二、防守战略

1、从第一条来看,大部分士兵训练不足,而且没有经历过战斗的洗礼,在战斗中成长应该是指挥部要考虑的

2、从多抓俘虏的总方针来说,此战杀伤比例大一些更有利于未交战明军的崩溃,以免经历残酷的攻城战,有利于多抓俘虏

3、从上面两条来看,抵进开火才是最合适的战略,除了初期的炮火覆盖试验之外,主要的火力应该集中在敌人抵进土堤的时候

4、要帮吹牛者圆场,这次战斗的方略需要做一些变更,从全程射击要改为抵进射击

5、由于采用抵进射击的战略,意图通过综合火力一举击垮明军的战力,所以在明军抵达壕沟之前,开火是被控制的,包括火炮、狙击枪、米尼枪、手榴弹

6、在明军抵达壕沟以后,由于新兵数量过多,近距离面对敌军的心里压力过大,射击水准是严重下降的,导致杀伤效果不佳,这样来解释一下敌人未立即崩溃的原因

三、某连的失控

1、连长被弓箭射中可能性不大,毕竟隔的太远,如果改成由于烟雾过大而到土堤边缘进行战场观察,而失足摔下去,是不是可信一点

2、连长摔晕后整连失去控制,新兵又对棱堡战术不熟悉,一旦自己关注的敌军进入射击死角,新兵没有按照战前的训练,向对面的敌军开火,而是慌乱起来,这样是不是可信一点

3、某连的慌乱导致敌军爬上土堤,展开肉搏战

4、游老虎采用近身肉搏的方式支援,导致士兵对射击有所顾及,大家都采用拼刺刀的方式,导致明军上来的越来越多

5、掷弹兵的训练不足,又忌惮伤着混战的敌我双方,胡乱投弹导致杀伤效果不佳是否可信一些

四、狙击战的失误

1、狙击手应该没有很好的协同作战的经验,出现几个狙击手射击同一目标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是王道济这样的主将

2、在亲兵和家丁的拼死护卫下,狙击手点杀王道济消耗了太多时间,耽误了狙击手消灭其它军官和旗手的时间

3、明军的指挥系统在短期内得到保证,成为明军短期内没有崩溃的前提之一,这样圆是否可行

五、其它的圆场

1、大刀劈断枪管,可以用紧急生产的枪管工艺差、材料差来圆场

2、战后没有追击,大部分新兵第一次上战场,面对血腥场面无法适应,指挥部决定先做修整,重整士气后再战,是否可以圆一下场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