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符老七,工号 9527》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isdily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4-10

最近更新时间:2013-4-13

正文

符老七,工号 9527

       —————嗯,还有一年你就能如花结婚了,恭喜……

元老院里的血案


“昨天那个倒霉鬼现在还在时袅仁那?”

“早出来了,据说是轻微脑震荡,杜雯那暗器真够黑的……”

“那也是那厮倒霉,脑袋先正面挨个钢水杯,然后一头磕椅子上了。”

“说起来胡木野不更倒霉,那杯开水全洒他脸上了,真是无辜中枪……”

“他中枪能有林深河多,切……”

“别歪楼了,话说李运兴还是绍良过去慰问了?”

“谁关心呢”……

1632年3月22日,元老院扩大会议决定对济州岛3.15事件进行初步审查,会议过半时却出了个意外情况;原本轮值主席马甲正顺次质询海军,陆军,财政部,殖民部主要领导人,当财政部程栋苦着脸指出发动机行动一阶段耗费巨大,李迪提出当前海军负担较重,特别是第一运输舰队运力短缺,要求削减发动机行动规模,减少非壮劳力的人口特别是妇女输入时,殖民部司凯德刚举起话筒,后几排忽然站起一个家伙——就是那个倒霉鬼,大大咧咧喊到“妇女一个都不能少,元老分完就分归化民,绝对不浪费……”

话音未落,一直坐裁判席上的杜雯风风火火一出手……于是某人直接横着出去了……

虽然某人进了医院,不过这个思路倒是启发了司凯德,司凯德一贯鼓吹扩大吸收流民,但是近期的粮食和白银等外汇储备紧张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服元老院,那么不光登莱行动规模将受到削减,甚至还会影响到下半年对浙北苏中地区灾民的购买计划——这明显将影响到他司凯德的政绩。

仅仅以“为了元老院的妹子”之类的理由打动元老院已经不现实,出于财政压力,最后很可能将采用备用方案,即甄别相貌后,登莱仅仅收纳A以上的妹子——相对于上万的妇女少女而言,这比例只怕不到5%——那是严重的浪费啊,司凯德暗暗的想。

哀嚎农庄

对削减行动计划同样不满的还有工业部的展无涯,季退思,萧白朗,莫笑安等人,医疗口的时袅仁早嚷着说人手不够了,也许农业部老好人吴南海也能拉过来?司凯德摇了摇手铃,让自己的女仆分别把信送到这几位手上,约定第二天——也就是3.22日晚上在吴南海的示范农庄内喝茶,嗯,就是喝茶,也许还喝个咖啡啥的。咱目的很纯洁的。顺便邀请大家尝尝归化民上供的来自暹罗的大象鼻子,那玩意叫啥来着?……

时间过隙,终于大家聚首了,3月的海南气温已经逐渐升高,初晴端上格瓦斯后,知趣的退下了;大家细细品尝着,然而谁都知道司凯德不会仅仅为了1条象鼻子让大家找个名义聚餐。

司凯德先是闲扯了几句家常,很快就由吴南海种的红薯丰收,说到莫笑安的裁缝厂衣服不够席亚洲这胖子的田独开矿队这些吃衣服要的,再到施海涛的香山澳造船厂在挖新坑,谈到了当前的发动机行动。

萧白朗火气大,说着说着就开始诉苦,他管机械厂和陶瓷厂,机械厂全TM是和尚,连狗都是公的;瓷器厂倒是想要点女人——描釉需要,那帮五大三粗的男人描的画——还不如不描,直接搞素瓷算了,看起来卖价还能高点。

莫笑安也在抱怨,本来准备等江南的棉花买回来,登莱的人口到位,他就打算扩建纺织厂,否则继续从广东买布,根本田独那伙挖矿的人用的,更不用说为临高的民船提供足够的帆布了。这下好了,只怕要泡汤了,“难道让我用男人去纺纱不成”于是望天中……

时袅仁的抱怨更是把大家的抱怨推上了高潮,“从D日开始,我这边的护士从来就没满额过,别说满额了,连编制的5分之一都不够,每次变天大家上呼吸道感染,摁,就是感冒,有时候还得我自己上阵帮着打针……”

“可不是,你那里的护士,男的比女的还多,上次我那甲子煤矿的蒸汽机爆了,咱胳膊给周比利徒子徒孙搞的劣质货划伤了胳膊,到你这来换药上包扎居然是个男人,勒死我了——不过我说老时,你可真不厚道,为啥席亚洲那胖子住院分到的是女护士,到我这就成男的了?我可不是道长,不好这口”

“就是,那帮男护士手上的毛比我还粗,包扎技术烂死了,咱可是人,他这是当牲口绑的吧……”

眼看着大家开始声讨时袅仁,司凯德觉得时机到了,轻咳一声,“所以我们要在发动机行动中吸收大量的妇女和女娃子……”“切,得了吧,别塞私货了,昨天的三堂会审还没看出来啊,两个字——没戏”“嘿嘿,别急,我有个想法……”

分……老婆?

“还记得昨天那个给杜雯打破头的倒霉鬼不?”

“那家伙怎么了,他可是出院了”

“他说的话有意思,还记得么,分完元老分归化民,归化民呢”

“那咋了,有啥关系呢……”

“别急别急”,司凯德直起身来,“还记得东门吹雨去年办的一个案子么?就是那个人狗媾和的案子”

“你就别兜圈子了,开天窗说亮话吧”一直没发言的季退思忽然来了句。

“好吧”,司凯德一摊手,和盘推出他的计划,其实很简单,海南地区长期男女比例失调,根据1631年治安战和检地的结果看,男女比例居然6:1,男多女少的结果就是满街光棍,“其实前几年海军有个水手的老婆不就是给人NTR了么,那次是马甲审判的吧?那女的长啥样大家都看到了,那可真是老牛吃嫩草啊,而大把人连老牛都吃不到呢?”

“嗯,那次我记得很清楚”,轻工业部人民委员、法学俱乐部顾问成员莫笑安颔首,“那次也催生了婚姻法么”

“这鬼地方还真是母猪赛貂蝉了”大家纷纷同意。

“本来我们就计划把发动机行动输入的女人分给海南的男人,改变这男女结构比例,不过昨天那家伙的话提醒我了,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个过程改一下——跟这些女人签契约时,增加婚假限制,比如限制她们只能跟我们的陆军海军或者工厂农场工人,警察等‘自己’人结婚”

“这主意不错”,李赤骑搭上话,“有这条,那么以后我这招人估计方便多了,——当地人打破头也要挤进来——虽然细节要讨论一下”

“可能对农业影响更大”,一直没吭声的吴南海终于开了话匣,“还记得内参的报告么,琼北四大农业县的佃农多的是娶不上老婆的,去年我们好不容易把用高薪把人拉走一批,如果听说当农场工人不光吃饱穿暖还有老婆分,估计大部分会哭着喊着求卖身了”

“那不租佃地主不就成光杆了?去年挖了一次,今年再来一次,他们不反也得反了”

“反了更好,地直接充公,连赎买都省了,马千瞩绝对有兴趣”大家越讨论越兴奋。

实施思路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消息迅速传播,很快有人提出应该执行一个实施思路,大体上分几块:

首先是按资历算,早投靠我们的自然要得家更多的分,这个原则大体上男性元老都同意;

其次则是按工种和差旅进行系数加乘,为这事据说工业口、商业口、农业口爆发全面战争,据称马千瞩还被人堵办公室里要给说法,——大家纷纷赞叹文德嗣颇有预见性,早早跑去济州岛搞那啥文德斯柳去了了,晚一步估计就跟马千瞩一个待遇了。

最后还有人提出双职工优待,如果男女两个都为临高效力,那么结婚限制可适当放宽——比如原先限制他们7年不能结婚,那么双职工就可能减20%时间,或者两个人加起来服务超过7年就能申请结婚。




3.0
1人评价
avatar
0
解决男女比例问题,这确实很重要。

然而写得还是不够全面,知识思路很好。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