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第六卷战争 第四百二十四点五节 “张老爷”与“张半仙”》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第六卷战争 第四百二十四点五节 “张老爷”与“张半仙”
作者ID
百度贴吧 h75432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卢炫,情报交易,锦衣卫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第六卷战争 第四百二十四点五节 “张老爷”与“张半仙”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7-09
最近更新 2015-07-09
字数统计 (千字) 3.1




庄里的人都知道这位平常看上去很和气的卢首长其实是个很难侍候的人,一旦动怒,犯事人的下场都极其恐怖。即使跟在后面的刘子明没有一个劲的使眼色,他们也能从卢首长阴冷的表情中看出,今天首长心情不佳,谁也不想触这个霉头,一个个都是屏息凝气,垂首弯腰。

但有些事,是不得不说的:“老爷,那位张先生来了!就在客厅。”

在仆人看来,那位“张先生”是个很神秘的人物,每次来访,都会变换一身不同的装束——比如这次吧,他竟然打扮成了一位占卜问卦的“半仙儿”还用块黑布蒙了双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瞎子呢。

“哦?他来干什么?”卢炫寻思着,“告诉他,我去换身衣服,一会儿就来。——你们可得好生伺候着!”这个节骨眼儿上,他来干什么?卢炫收起心思,大步直奔内堂。他知道,这人可怠慢不得。

那位神秘的“张半仙儿”这时候正端着茶碗儿,细细欣赏着客厅里的古董字画——货是老货,可惜并非出自什么名家之手。当然,张家以前的财力,也买不起什么好东西。仆人来报:“再给您添点儿热水?老爷一会儿就来。”

“不了,不了。”这热水已经添了几次,茶水的味道越来越淡,已经快成白开水了。

卢炫大步奔回内堂,三五下罩上件深衣长袍,再顶上一顶方巾,粗一看,倒也像是个读书人的样子了。走到门口,又转身看了眼书架上的手枪,安全起见,还是挎上吧,反正藏在宽大的衣服下面,也不太显眼。

张半仙儿见主家来到,深施一礼,“张老爷!有礼有礼!多日不见,您还是这么精神!”

“张老爷”也深施一礼,“张先生,怎么如此打扮?上次您是个收山货的,上上次您是位游方郎中,上上上次……”

“唉~这年月,在临高这地面儿上,不多留个心眼儿不行啊!要在朝廷的地界,我还用得着如此么?张老爷,您也得小心了!据说髡贼的密探到处都是,……”

“张先生,在我的庄子里,您可以一百个放心了!”卢炫大手一挥,“这帮家丁,都是家生打小的,您放心,您完全可以把这儿当成自己个儿的家!”

张半仙儿不以为然,家生打小儿的,髡贼向来善于迷惑人心,保不准儿哪个见钱眼开的,……甚至就连这位“张老爷”,他也不敢百分百地相信。在他看来,张老爷是个普通小地主的概率,最多只有六成把握;剩下四成,很可能这张老爷就是髡贼手下的小头目!张半仙儿不是没打听过,张老爷的本家,张有福,就是髡贼手下的一个头脸人物!而张有福名下的包工队,其实原本是属于面前这位张老爷的!后来才转包给了张有福。那张老爷现在是个干什么的?老老实实种他那一亩三分地?可信度有多高?

不过话说回来,干他们这一行的,不可能什么问题都弄得一清二楚。只要目的达到,上头交待的事儿办成了,也就可以了。所以在张半仙儿看来,这个身份有些不清不楚的“张老爷”,只要他能把事办成,仍然是个可以利用的角色。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张老爷,这次来,一呢,是想打听一下髡贼近来的动向。你知道,最近朝廷派过来的人,被抓的,被打死的,唉……剩下的也都藏起来不敢轻易露头了。朝廷那边,一时半会儿也很难再派人过来。你现在对朝廷那是相当重要啊!”

“哪里,我一定是知无不言!”

“这二呢,上次咱们谈到的那事儿……”话说了一半,张半仙儿眼睛看着张老爷,这时候他倒是一点儿都不瞎了。

卢炫也跟着装傻,“什么事儿啊?上次那么重要的消息,您可是只给了我一根儿金条……你打发叫花子呢?我这儿可是冒着被髡贼砍头的风险呢!一根儿金条……哼!”

张半仙儿想了想,上次?哦,上次的消息说髡贼有一船私盐,要运往杭州……私盐?在杭州的市面上,澳洲盐已经满大街都是了,多你这一船不多,少你这一船也不少。这种路边的乞丐都知道的消息,给你一根儿金条,说白也就是换你个信任罢了,你还嫌少?

不过,这种话可不能挑明了讲。“呵呵,只要张老爷有更值钱的消息,朝廷这边,自然不会吝啬!别说金条了,您还想要什么?只要您开口,我一准儿帮您把话捎给朝廷!”

卢炫略作沉思状,并不言语。

“张老爷,上次谈那事儿,有信儿了吗?”

“我要的条件呢?我要一个举人的功名!举人!说起来呢,我家也算是读书人——我爹虽然到老也只是个童生,可临终最大的愿望,是让我考上功名……可现在……可……”说到这里,卢炫竟然挤出几滴眼泪来,“自从髡贼来了之后,兴伪学,废科举,我哪里还有什么出头之日呢?!可怜我日夜苦读,到头来……”

“张老爷,莫要伤心!这天下总归是朝廷的天下!再说这事儿也好办!张老爷,您看这是什么?”说着,从身后那画着八卦图案的背包里,摸出一纸文书。

卢炫伸手想要接过来。张半仙儿也没有把手缩回的意思,却用另一只手把“张老爷”的手拦下了。“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好说,好说!”卢炫起身出了客厅,几分钟之后又回来了。手里却多了三枝“1634年枪族三式步枪”——现役伏波军制式步枪。“先验验货。”说着,把张半仙手中的文书扯了过来。

张半仙儿不懂枪。但髡贼的枪械,没有人能够模仿。他相信这是真货。

卢炫看着文书,举人,不错。嘴里却嚷道:“再给我三根儿金条!”

“怎么,得寸进尺啊?”

“什么呀!我从别人手里弄到这枪也不容易,他要三根儿金条!这钱不得你出啊!”

张半仙儿却说,“金条都是小事。这枪的设计图和工匠,你能弄得到吗?”

卢炫一乐,从墙上摘下一幅山水画,“开个价吧!”拧下画轴,从里面抽出卷成了卷儿的图纸,在桌上慢慢地展开来。

图纸很复杂,是用现代制图工艺制作的三视分解图,每个零件都用阿拉伯数字作了标注。

“开个价?什么意思?你想反悔不成?”张半仙儿嘴上这么说,眼睛却死死盯住那复杂的分解图,半点也没有转开的意思。

卢炫掰着手指,“当初你说拿功名来换设计图,现在我不光拿出了设计图,还额外给你弄来三条火枪,另外还说服了在髡贼枪厂造枪的工匠。什么叫‘我想反悔’?你觉得一个举人就想打发我?”

张半仙儿一想,也是,这任务算是超额完成了。“那工匠可靠吗?到时别再让他向髡贼告了密,再把你给抓了。”

“放心吧!一家四口,老钱头儿来自广州佛山,祖上就是火器营的铁匠,后来投了髡贼,又在临高娶了媳妇,生了对双胞胎,一男一女,也算有后了。唉……”卢炫似乎要吊张半仙儿的胃口,“这人哪,老了,就想着落叶归根。”

“老的?多大岁数?太老了我可不要啊!”

“唔,也不算太老,四十……四十七八岁吧,这岁数,当师傅教徒弟正合适!”

“那你说,什么条件!”

卢炫停了一下,低头像是在回忆,“喔,他能有什么条件啊,在您老看来,还不是小事一桩!嗯,三间房、五亩地,外带让他儿子免费读书。就这些。”

“就这些?”张半仙儿似乎有点不大相信。

“就这些。……哦,你说我啊?我没什么条件,以后再有什么任务,您多多照顾,就什么都有了。”这位“张老爷”还挺容易满足。

张半仙儿略感意外。“那行。明天,我过来接他们。”

“也别明天了,今天就行。他们都被我接来了!——刘管家!把老钱头儿他们叫过来,见见张先生!……张先生,不知道下面的任务……”

下面,就是火炮了。最好也是带上工匠。只是,不知道这位张老爷,会开出什么条件。“张老爷,咱们不是外人,我对髡贼的火炮也是比较有兴趣的。不知道能不能……”

“这个……”卢炫好像有点儿为难,“火炮这么大的东西,你让我怎么弄啊?扛又扛不动!”

“只要图纸就行。只要有图纸、有工匠,回去可以自己造啊!”

卢炫一乐,“图纸?那东西能有什么图纸?不就是一个大圆筒子么?

也对。火炮能有什么图纸啊。“那……只要工匠也行!有了工匠,什么都有了。开个价吧,举人老爷。”

卢炫低头思索半天,试探着问,“我……我想当官,行吗?”

当官?张半仙儿爽快地答应了,“好说!七品县太爷怎么样?除了南北直隶,全国各地,任您挑!想去哪儿吧,直接跟我说一声儿。”

这时候,“刘管家”带了老钱头儿一家过来。老钱头儿媳妇略有点儿瘦,抱了一双儿女,看起来也就一两岁的样子,站在门外不敢进来。

钱水廷身穿牛仔布工作服,背上背一个帆布包裹,“张老爷,您找我?”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