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第六卷战争 第四百零四点一节 意外发生了》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第六卷战争 第四百零四点一节 意外发生了
作者ID
百度贴吧 h75432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闹临高,刺杀元老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第六卷战争 第四百零四点一节 意外发生了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6-10
最近更新 2015-06-10
字数统计 (千字) 3.2



“这高升炮装药甚多,即使你打不中马匹,落在马匹附近也足够惊扰了。”他指点着附近的地形:“你们看,髨贼兵卒都在大路上,河岸一侧受马车遮挡,其火铳难以命中,我们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以得手。无论成与不成,一击即退,直接滚下河堤下水。”卓一凡情急之下想出来一套方案,也顾不得其中多有轻妄之处。

一直站在车夫身旁位置的王七索突然开枪……


警备营士兵兼民乐团首席胡琴手王七索趁众人的戒备心都在马车外面的这个时刻,突然从身后取出了一把样子有些奇怪的短枪,对准了马车正中的柳女士,并毫不犹豫地扳下了扳机。

身为警备营士兵,王七索自己有把制式步枪,但那是杆长枪,携带不易,况且因为规章制度的关系,也很难拿出来。这把模样怪异的短枪,是他找人依据那杆制式长枪的样子制作的,只是截短了枪管,取消了枪托。枪里事先已经装好了火药,上了火帽。可惜这种火铳装填不容易,开了这一枪,基本上再难有第二次装填的机会了。

后面……就靠自己的“七月毒狼爪”了。这是一门邪派武功,一门在传说中已经失传了的邪派武功。七月毒狼爪爪上有毒,被抓伤的自然会毒发身亡,可邪门的是,使用这毒爪的人,也会中毒!传说中,凡是偷学了这种毒爪的,没有一个不是在七个月之内,毒发身亡的。只有概不外传的独门解药才能解毒。而解药的药方,只有掌门人才会有。

而另一个传说是,有位不被掌门看好的徒弟,恨师傅不肯把毒爪传给自己,便悄悄偷走了师傅的秘笈和药方,临走,还在师傅的酒里下了毒……问题是,这张被偷走的药方,是假的!于是,七个月之后,这门武功,就再也没有人会用了。

没人知道,那包下在酒里的毒药,也是假药……而王七索的师傅,就是这位从此隐身江湖的老师傅的关门弟子……这是个秘密,除了作者,王七索跟谁都没有说过。

毒狼爪,爪有毒,伤人亦伤己。反手之间,毒爪已经撕开了南宫首长的后背,一时间,浸了毒的黑血洒了一车厢。

同一时刻,冈本首长和东方首长根本反应不过来;同一时刻,射向柳首长的铅制子弹头也在疾速飞近;同一时刻,柳首长超水平发挥了自己的歌唱天赋,顿时歌声传向天际,传向河边,传到卓少侠等人的耳边……

王七索抓紧时间,露出一个邪门的微笑。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

可下一个瞬间,一切都反转了过来。下一瞬间,冈本首长突然消失,东方首长身影渐隐,慢慢消失,俩人都不见了;下一瞬间,南宫首长身上冒出蓝色的火焰,被毒爪所伤的伤口在火焰的烧灼下,竟然消失了;下一瞬间,射向柳首长的子弹不知是碰上了什么东西,竟然被弹了回来!

事情还没有结束,柳首长的尖啸已经伤及了王七索的内脏,王七索控制不住,一团黑血从喉咙涌出,差点就吐了出来。不是王七索能得忍住,而是这时候,身体已经完全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了!

一只长满铁锈的小铁爪自王七索的胸口探出,然后是另一只。两只锈爪撕开胸口,从里面跳出一只一尺多高(明代一裁衣尺合34.015厘米、量地尺合32.6544厘米、营造尺合31.904厘米)的浑身铁锈的小怪物,长得像只大公鸡,却有两只长满铁锈的爪子,一个怪异的铁锈头,还有一只长了尖刺的大尾巴!

那只铁锈怪物冲出胸口,第一眼看见了高歌的柳首长。竟然张开了那只同样锈到不成样子的怪嘴,用金属和铁锈的味道说,“主人,在为您效劳之前,按照约定,我还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您有什么建议?”

柳首长点点头,“不要伤人!”

(王七索死了,死于铁锈异形的寄生。你们有什么要说的?)

但是已经晚了。下一瞬间,铁锈异形消失了,同时马车壁上出现一个带有锈迹的洞口,大小正好能容得异形通过。再下一瞬间,河边传来一声呼救,“啊——”然后马车壁上的那个洞口,探进一只怪异的锈头,“不好意思,下不为例。”

河边的草丛里,埋伏待机的几位大侠,竟然被一只从马车里跳出的、不知道是什么暗器给伤到了!呀!吴大侠的暗器包不见了!呀!吕大侠的短剑不见了!呀!赵大侠的短刀不见了!呀!卓大侠……你怎么……卓大侠身上带的铁件多,衣服已经被撕得不成样子了。

“哼!一时大意!”卓大侠自我安慰,“我们……上……撤!”他要说“我们上!”可话没说完,就被他硬改成了“我们撤!”然后转过身子,打算往水里跳。

马车顶碎掉了,车厢凌空飞出一个浑身蓝色火焰的怪人,那是南宫首长,但身在空中的卓大侠不认识。那怪人双手共握一把短手铳,对着几位大侠连发五次……可惜一个也没打着。

“笨!”车厢传出一个字,接着钻出一个漂亮的女人,那是柳首长,但已经接触到河面的卓大侠同样也不认识。柳首长站在马车边上,单手展开,对着河面抹了一把。卓大侠感觉大地,呃不,河水在震动,然后流向了天空。河水,像是被一双虚空大手给捧了起来,本来的河面已经变成了砂石滩。可怜的卓大侠他们,就这么狠狠地趴向了那片乱石滩。

卓大侠施展轻功,临空一变,身体朝向略微转了一下,但也没能站稳,向前冲了三四步,才算是站住。其他几位就没那么幸运,吕大侠一个前滚,躲过几块大石,可还是趴在了一片沙滩上。

奇怪的是赵大侠和吴大侠竟然停在了半空中。赵大侠还好,像被什么给捉住了,不停挣扎;吴大侠却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倒转着身子,定在半空,一点也不能活动。

“哈!抓住一个!”“我也抓住一个!”是隐了身的冈本首长和东方产首长的声音。

“别让他们跑了!”南宫首长一身火焰,凌空而立,却不能飞,还是慢慢降落到地面上,跑步赶了过来。

“放心吧!一个都跑不了!”柳首长手指一绕,被捧起的河水打了个旋儿,把卓大侠的后路给断掉了。

卓大侠和吕大侠对视一眼,同时说话,“师兄/弟,你先走!我挡住他们!”愣了一下,又同时说话,“师兄/弟,别争了,你先走!”两人又是一愣,各自施展绝技,“迅猛龙拳!”“伶盗龙拳!”

同为龙拳,风格不同,一个迅猛无比,一个轻巧无双,两个人同时冲向了那个站在马车边上的女人——似乎看起来,女人好欺负一点?

柳首长指挥河水追向两位大侠。但河水的速度明显是跟不上两人的龙拳拳速。转眼间两人已经冲上河堤,冲向马车……

事发突然,其实才刚刚过了几秒钟。周围的警卫们才刚刚反应过来。见柳首长有难,几乎所有的警卫人员都举起了火铳。“不要同时开枪!”卫队长大喊,但是已经晚了。只有三四个卫兵来得及收手,没有开枪,其他的铅弹,已经在火焰里奔出了枪口,奔向两位大侠!

“飞龙入海!”“地龙翻身!”两位大侠自然知道这警卫的火铳有多么厉害,来不及收拳,脚下已经变换了步法。一个高高跃起,一个伏地一翻,如果按照弹道路径来说,应该是恰恰躲过了卫兵们的铅弹!可卫兵里有一个人实在是太紧张了,枪口没有完全抬起,手指已经扳下了扳机,于是子弹的路径并没有按照大侠们估计的那样一直向前,而是略有降低地指向了地面。

这个显然是个错误。可现在这个错误立功了!吕大侠的一招地龙翻身,躲过了大多数的子弹,却被这一发走到了错误路径上的子弹给打个正着!子弹穿过了吕大侠的大腿。好吧,子弹总是有优先通过权的。谁让你恰好挡在子弹要走的路上呢?

这时候吕大侠的日子却不好过,很不好。几位刚才收住手没有开枪的警卫,现在重新瞄准了躺在地上的吕大侠,然后打出了刚才就应该打飞了的子弹。

子弹穿过了吕大侠的四肢,在上面制造了一片流着鲜血的大洞。南宫首长已经收起了的蓝色火焰,这时候在手掌上重新冒了现来,“抓活的!我来止血!”好吧,南宫首长不是医生,他止血的办法其实是在厨房学来的——他直接用火焰把流着血的伤口给烫出了烤肉的香味。

“吕师弟!”飞在天空的卓大侠见师弟中弹,大喊一声,“变身!”

那只浑身铁锈的小型异形呢?抢夺了几位大侠的铁器,已经稍稍修补了自己锈蚀得不成样子的身体,但这还远远不够!它在寻找新的铁制品。

河边的街心公园内,有座不锈钢的塑像,塑的是一群在与大明官军大战时作战英勇的伏波军人——有几位已经成了烈士,葬在翠岗公墓。

但现在,塑像已经被那张锈嘴给啃得不成样子了!差不多只剩下了一个底座和那群英雄们的腿脚。吃完不锈钢塑像的铁家伙,已经长到了三米多高,浑身闪光,光亮如新,再不是那副锈迹斑斑的破败模样。

(卓大侠变成了什么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