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第六卷 战争 第四百零一点五节 无量天劫》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第六卷 战争 第四百零一点五节 无量天劫
作者ID
百度贴吧 h75432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闹临高,抓捕,玄幻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第六卷 战争 第四百零一点五节 无量天劫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6-05
最近更新 2015-06-05
字数统计 (千字) 4.2



灭净一瞬间心中已然明白:自己身带长剑暗器,乃是标准的“凶器”,进了“派出所”绝没有蒙混过关的道理。她长啸一声,反手一掌向警察打去,手杖中长剑已然出鞘。

那人只是个修行尚浅的最基层民警,根本没有可能硬接下灭净师太的这一掌。眼见掌风越来越近,他已经来不及多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保命要紧!”事实上,师太的这一掌还没有完全施展开来,只是无意中推动的掌风已经迫近那民警,民警只来得及拼命摧动他那仅有的一点儿元力,护住心脉。谁知这掌风颇为凌厉,民警的这点点元力,连半秒钟也没能坚持住,半秒不到,已经被凌若尖锋的掌风伤及五脏,一口鲜血不由自主地喷了出来。

“不可杀人!”灭净师太正要行凶,却发现长剑被一支飞行而来的纸符给挡了回去!

“道长,你……”

“师太!不可乱杀人!”来人是司马道长,他本是捏着符咒,隐身潜行在人群之中,随时准备策应灭净师太等人的行动,这时见情况紧急,已经来不及阻拦,只得先扔出一道灵符,把师太的飞剑给拦了下来。

“为什么!这种髡贼帮凶,人人得而煮之!”师太收起刚要发出的一掌,反道追问司马道长。那边,民警算是从鬼门关走过一遭,幸运地捡了条小命。

司马道长知道平素与这位自视甚高的灭净师太有些过节,但现在是一起行动的同伴,也免不得好心提醒:“师太。我等平时杀人如麻,造下的杀孽已经太多……再多杀人,恐怕到了渡劫之时……”

灭净师太心里一惊!修行之人不忌杀生,但那是有条件的!元神未成的杀同样元神未成的,或者元神已铸的杀同样元神已铸的,一般不会造成太多杀孽,即便有些许杀孽,也是可以通过修行慢慢化解的。但是,如果是元神未成的杀元神已铸的……当然,这个不大可能。或者元神已铸的杀元神未成的,那就会造下极难化解的杀孽,不但对修行有害,到了渡劫的时候,这些被杀者甚至可能突破封印,化为厉鬼,出来复仇!

所以,即便是该杀之人,一般的做法也是抓了让行刑弟子执法。但似他们这等行走江湖的修行前辈,难免有时候为了抢夺灵石……呃不对,为了替修行后辈保管一些初修者很难使用到的灵媒,不免下手有些重了……

灭净师太自知此话不假,近来修行动气,不觉中就会气运逆行,疼痛难当。有时候也怕渡劫之时,厉鬼索命。但是,在外人面前,仍然不免摆出一副佛法高深的样子,“Amitabha!佛法无边,贫尼只不过是超渡他们罢了。愿他们早生极乐,Amitabha!”

“师太,办正事要紧!”司马道长祭起一道灵符,身体慢慢腾空而起。

灭净师太待要跟随,却听一声大喝,“妖道!哪里走!”抬头望去,天上飞来两人。一个看装束似乎也是个道人,但穿着与寻常道长略有些不大一样。另一个,是个洋和尚,入教的人称他们神父。这些髡贼和壕境的洋鬼子走得近,这她知道,有个把入了洋教也不足为怪。

“妖道!哪里走!”话音没结束,师太便见那道人抛出一把拂尘,挡下了司马道长的飞行符!没了飞行符,道长一时失去支撑,从天上往下掉落。事情紧急,师太不及多想,抛出佛珠,也腾身飞了上去。——伸手接下道长是不可能的,男女瘦得不轻嘛!灭净师太手中飞出一瓣莲花花瓣,稳稳接住了司马道长。

“你是何人!竟敢管我们的闲事!”话虽这么说着,师太的心里却是没底。只见那身穿奇怪道服的道人,就那么凭空浮在半空中,没有任何凭借,既没有飞行灵符,也没有脚踩飞剑。这……难道他,已经渡劫了么?

那边那位神父也凭空而立,不知道修行到了什么阶段。

“哦?贫道俗姓张,道号盗泉子。这位是白牧师……”不过,他的话被那位同行的神父打断了。“道长,请称呼我白神父,谢谢。”

“哦。这位是白神父。”道长更正了自己的话,然后又问道,“不知两位……”

“贫尼灭净。”

司马道长却并不作答,而是质问道,“你算什么道长?分明一个妖道!哪门哪派的道士也不可能穿成你这副鬼样子!”

灭净师太也觉得这道人的穿着有些不合常理,但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只觉得怪怪的。便道,“管他穿的什么,既然帮着髡贼作孽,灭了他!看招!”师太解下左手的念珠,十八颗菩提子制作而成的佛珠排成一线,后面跟着一颗个头稍大一点儿的青玉佛珠,一起朝那自称张道人的妖道飞去。只是……这青玉佛珠闪烁着的佛光之中,似乎有那么一丝血色之气……

司马道长早已捏好一叠灵符,这时也一把撒了出去!只见那些灵符排成一个圆圈,圈子中间,是个渐渐成形的太极形象。只是……这太极之中,也略略有那么一片黑气缠绕……

白神父抬起了手中的白银十字,却听张道长阻拦道,“交给贫道吧!”

张道长的拂尘仍然悬在几米外的空中,但他并未驱动拂尘御敌,而是双手虚张,在自己身前略作弧形,然后轻轻一转,一道闪着青芒的先天八卦伴着清气自然生成,八卦图中的先天太极无风自转,外周的卦象也缓缓地调整着自己的方位。而那支拂尘,置身事外地飘向更远处。

“既然不用,为什么不收回?似乎驭物不需要耗费法力似的。”师太一时看不懂对面这道人做的什么打算。

说话间,三人的法宝已经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有一场恶战……

但想象中的恶战并没有到来,司马道长的灵符阵冲向了那妖道的虚符八卦,但冲撞没有发生,就像什么也没有碰到,灵符阵穿过了那道青芒八卦。但司马道长是知道的,并不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灵符阵中的本就不太稳定的太极图形,在这个似乎什么也没碰到的冲撞中,已经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给切割了。太极散去,那丝黑气却留下了。一圈灵符,再不受太极控制,慢慢失去了队形,或远或近,不成样子。

师太位置稍后,她的佛珠,也需要更多的时间飞行。这时,也有六七颗佛珠接触并通过了那妖道的八卦!忽然,师太感觉控制那串佛球的手臂传来阵阵疼痛,有股青气,缠上了那串佛珠,并且顺着佛珠追上了佛珠的主人。跟着,一团青气攀上了手指尖!“不好!”师太赶忙运功,驱散这团青气,同时发现,那六七颗通过了八卦图的佛珠,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那边,司马道长也在费力地试图重新控制自己的灵符阵。灵符阵在通过那道奇怪的八卦的同时,道长也就一下子失去了对灵符阵的控制。不过还好,这些灵符都是道长平日里的得意之作,炼制时都浸过自己的鲜血。凭着这一道感应,司马道长急忙咬破自己的手指,重新在空中画下了几道血符,“去!”血符跟随那些灵符而去,灵符的控制权也重新回到了道长的手中。

在血符的血红色映衬之下,那些灵符也一个个爆开封印的血迹,被血色染成了一片暗红色。一圈血色灵符重新转动起来,冲着那妖道而去!

“哦?有意思!”盗泉子轻笑一声,双手摆动,顿时,百千道几乎相同模样的青芒八卦层层叠加着,依次生成!

在那些血符通过第二道八卦图的时候,司马道长再次感觉到,那些灵符的控制权,即将再次失去!但司马道长不甘心,两眼一闭,大喝一声,“爆!漫天血舞!”这声爆喝,几乎爆掉了自己一成的功力!但道长不在乎,恢复起来很容易的,只要给他两个时辰时间休息,或者只要给他找到一两个六七岁的灵童放血……

可惜预料中的漫天血舞没有出现——它被第三道八卦图轻松化解掉了。而同样的青芒,还有千百道!

趁着这个时机,灭净师太成功收回了剩余的那些佛珠。而那七颗已经通过第一道青芒八卦的佛珠,在通过第二道八卦图的时候,已经碎成了颗粒,通过第三道之后,已经是一堆灰烬,被风一吹就不见了。

“还好,至少没有完全失去……”

这边,司马道长已经祭起了飞剑。这把飞剑原来属于一个不知名的小道士所有,那是他早已去世的师傅传下来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这把传世飞剑被司马道长撞见,经过“友好切磋”,小道士愿意将宝剑相赠,而小道士本人,也被司马道长友情送去见他师傅去了。

……这是题外话。话说剑真是好剑,可惜不是那么容易驱动,司马道长的身上渐渐显出道道黑气,首先是两脚,然后蔓延上了双腿……等到黑气及腰,司马道长知道再也不能让这黑气再往上升了!还好,剑已经飞出,直奔那叠青芒八卦而去。

“呼~~真吓人。”司马道长心想,这下你死定了!飞剑再不需要道长的控制,它会自己寻找目标,穷追不舍,直到杀死敌人,或者由道长收回为止。

好剑。果然是好剑!飞剑一出,顿时穿破了七八十道青芒八卦图,……七八十道啊!——还不到那叠八卦的十分之一。然后,飞剑熔掉了。“啪嗒。”掉到地上,冷却成了一堆废铁。

“这……”灭净师太见情况有些不妙,慢慢后退,万一有意外,……

飞剑熔掉了!司马道长想哭。但不是时候!先不说那只出了两次手的妖道,和那个站在一边从未出手的洋僧,就说自身缠绕的黑气,在飞剑熔掉、自己受伤喷血的情况下,已经缠上了胸口!不妙!这是要,走火入魔!想到这里,司马道长一阵冷汗直往下掉,入魔的后果怎么样,司马道长已经不敢想象了。

“你……你……你已经渡劫?这不可能!”渐渐远去的灭净师太失神地叫道,“你不能杀我们!渡劫后不能杀人!不然无量天劫会霹了你的!”

“渡劫?那是什么?无量天劫?那又是什么?”张道长冷笑着问道,仿佛在问一些幼儿园的小朋友。

“你不会装作不知道吧!”司马道长尽力逼迫那团黑气,不让它再往上行,“哼,修道之人,本是逆天道而行。修成元神已然是夺天地造化,再修下去,迟早会引来天劫。如能渡过天劫,就已经身列仙班,不能再杀人了!不然终会引来无量天劫。你……不会连无量天劫都不怕吧?!”

“逆天?渡劫?哈哈!”张道长像是听到了极为可笑的笑话。“道法自然,修道即是修行天地间万事万物的道理,应该是顺应天意,怎么会是逆天?既然是顺应天意,又怎么会引来天劫?你说的天劫是什么?是这个么?”道长伸出一根手指,指尖所指之处,顿时生成一朵白云,奇怪的是,白云之间,还缠绕着丝丝雷电,不时还有雷电打下道道闪光。

那是劫云。

灭净师太虽然没有渡过天劫,但是她见过劫云。那是很久以前,师门有前辈终于修到了渡劫阶段,然后……灰飞烟灭。从那时起,灭净时太就对渡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这时她看到那道人竟然伸出手指就能引来一道劫云,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斗下去的勇气!争斗,是实力差不多的人之间的事情。如果实力相差太大,就像她去打普通人,那是碾压,而现在,她觉得她这是在找死!

张道长一时玩心四起,“那你所说的无量天劫,又是什么?是这个么?”道长双手高举,天空深处,一个不见一点光亮的深渊,慢慢生成。深渊周围,聚起的乌云旋涡占满了天际,天暗了下来。乌云慢慢下压,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巨大压力。而那个天空中的黑暗深渊,仍然一股深不见底的样子。

灭净师太双腿发软,已经没有办法再移动半步。无量天劫是什么,她并没有见过。事实上修道之人基本上没有可能见过无量天劫之后还活着。这是无量天劫么?不知道。但这个黑暗深渊给人的恐怖威压,绝对要比刚才那已经令人绝望的劫云,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倍……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