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精神卫生事业的开端》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dby250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3-24

最近更新时间:2012-3-24

正文

精神卫生事业的开端

时枭仁今天下午气不顺,正为办公厅转来的一个烫手山药头痛,这时,窗下传来了喧哗声。

发出声音的是新从大图书馆调来的总务干事邓铂鋆和他带领的一群归化民护校生。邓铂鋆穿越以来一直混在大图书馆当NPC,直到最近,因为时枭仁一直说,百仞总医院的工作越来越忙,有些后勤上的杂事需要有人做。李氏母女虽然人又聪明手脚也勤快,做了这么久也能胜任工作,但毕竟是古人,在知识和理念上总有不合拍,于是人事部门根据穿越者各自提交的简历,把邓铂鋆选到了百仞总医院。当时,土著护校生们正在邓铂鋆的带领下,按照之前时枭仁的命令,将一具尸体埋在百仞总医院的后院,以备事隔三年之后肉烂干净了再挖出来,剃腐,脱脂,漂白,有条件的话再上几道清漆,串起来作为教学用的骨骼标本。没想到,坑还没挖好,从坑中又挖出一具高度腐化的尸骨。

邓铂鋆翻弄着手中的一个本位面造纸作坊的产品装订的小本子,那上边记载着历年来埋在医院后院的尸体的位置。邓铂鋆在本子上翻了半天,也没有查到埋在这里的是何方神圣,嘴里正嘀咕着什么。

“首长,我看这具尸体的头上好像缠着烂掉的绷带,绷带下的头骨有骨折的痕迹,不会是医院早年埋掉的死亡病人吧?”一个有些年资的土著医护,胆子颇大,自从尸骨从坑中起出后,一直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根树枝拨弄着尸体,蹲在边上研究。刚刚,他站起来,向邓铂鋆报告自己的发现。

“同学,头部的解剖你学了没有?”邓铂鋆发问.

土著医护迟疑的点点头,又忙说:“学得不扎实。”

“这个位置是枕骨,枕骨的上边是顶骨。伤在这里,可以想像,死者生前是摔到了后脑勺的。”邓铂鋆一边回想自己的解剖知识,一边缓慢的向在场的土著们说明。“伤到了这个位置,最可能的死因,就是各种各样的脑出血。头部受过外力直接打击,产生着力点处的颅骨变形或骨折,伤及脑组织或血管。根据出血的位置不同,有什么硬膜外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什么的,这是个险症,病人发病后死得很快。至于这个疾病有什么症状呢?哪位同学说一下?”

见在场的土著无人回答,邓铂鋆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首先吧,是意识障碍,像昏迷啊,头晕头痛啊,然后就是出血压迫神经组织,造成各种各样的神经症状……”

邓铂鋆发觉自己的知识快撑不住了,于是准备转进话题:“但是,这具尸体肯定不是我们医院的病人。摔到头了送到我们医院,如果出现脑出血引起的颅压升高的症状,时院长他们至少会做出相应的处理,比如说最常见的,去颅骨骨瓣开颅减压手术……啊对,也称开颅去骨瓣减压术,对大家记住这个名子。开颅减压,效果立竿见影,当然术后的情况就另一说了。所以同学们将来一定要在首长的指导下,在实践中学习这个手术。这个手术的难度虽然很大,但是历史非常悠久,早在距今六千年前的古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当时轩辕黄帝的十世祖,叫有棒氏的,他发明了棒子,还有这个手术。不过,因为这个手术的高风险,建议同学们学成了之后也不要在临高以外贸然尝试,免得围观的乡亲们‘温酒斩华佗’。这个问题课上时部长已经讲过了。”

邓铂鋆继续说:“至于为什么讲这个病人不是我们医院的呢,除了没有手术痕迹之外,我还有过硬的证据,那就是几天前我整理医院的药库记录,发现除了上个月,给明首长家的公子使用了一批甘露醇之外,没有其他甘露醇的使用记录。当时明首长家的公子因为上感三天,发热、头痛、呕吐入院治疗,当时,医院的专家们认为,出现的神经系统症状,应高度怀疑颅内感染。这也是根据这个年龄段儿童的身体发育情况决定的。因为明公子脑血屏障发育不成熟,所以感冒时容易诱发颅内感染。当时,除了采取抗生素治疗和支持性治疗,首长还给明公子使用了甘露醇,进行神经保护。对的,这种药具有利尿、降低颅压、保护神经的功能,所以还可以治疗青光眼患者。如果这名死者真是我院的病人,我院即使没有为他进行手术,甘露醇也不可能不给他用的。”


邓铂鋆正在借这个话茬对澳宋国的医学进行天马行空的介绍,听闻这里的声音,时枭仁走了过来。看见坑边挖出来的腐尸,时枭仁的脸色刷的就变成了猪肝色。邓铂鋆看见时枭仁的表情不对,以为时枭仁在嫌挖出来这具腐尸影响医院环境,便赶紧跟时枭仁解释,他怀疑是医院成立之前,在这里发生了凶案,建议报警,联系周边村庄,看看过去一两年内有无体貌、年龄、性别相同的走失人员……

于是被时枭仁骂了通F字头。时枭仁骂完,气虽没消,但转身看了眼一头雾水的围观土著,忙压住火,对大家说:说这就是一具无主病人的尸体,刚送到医院病人就死了。当班的医护为病人在头上缠了上绷带,权当是收殓时给死者一个体面的遗容,体现了我们澳洲医者的人道主义情怀。

邓铂鋆忙赔笑说,对对,我看他生前了没有手术痕迹,不像是我院对头外伤导致脑出血病人的处理……

时枭仁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忙和颜悦色道:“看人事部门送来的简历,你以前在一家医院的行政岗位工作,看来有点医学常识啊?”

邓铂鋆一听时枭仁这么说,以为自己的三脚猫水平得到了时枭仁的赏识,忙把刚才资深土著医护和自己的分析又搬运了一遍,当然出于对时枭仁情绪的考虑,少了不少借题发挥。

时枭仁听罢,说没想到你作为一名医院行政人员,能了解这么多医学知识,如果你当初学医,现在肯定能为穿越事业做出更大贡献。

邓铂鋆自知自己连高中都没考上的斤两,赶忙谦虚的说,哪里,只是因为自己的父母都在医院工作,父亲是医大教授,母亲在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附属精神病医院当过护士长,所以自己从小耳濡目染这个行业,知道些皮毛。

时枭仁一听,心中有所触动。忙惊喜的说道:“既然小兄弟家里有在精神卫生中心做过的,那么对精神病人的看管护理一定有所了解吧?”邓铂鋆没好意思说,自己母亲是调到一家因为经济效益不好,想走多种经营路线精神病医院,出任血液透析室的护士长,而且只做了两年,便忙点头称是。

时枭仁赶紧水道渠成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今天马千瞩国务卿到百仞城周边的公社视察,看见一个疯汉,嘴里骂骂咧咧一些反动歌谣,觉得这种病人放任不管,既不利于社会安全,也影响新临高的市容、村容。于是打算把先前某个被镇压的狗大户的庄子,划拨给卫生部,用于收容精神病人。收容,不是收治,因为小兄弟也知道,氯丙嗪还没山寨出来呢……邓铂鋆倒是不以为意,说以前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和刘三聊过,刘三说他有好几个中药方子,能为精神病人的治疗提供些帮助。今后如果卫生部有需要,还打算做几个成剂出来。

时枭仁一听此人如此的配合自己,内心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时,邓铂鋆突然问起,既然是要搞精神医学,卫生组不是有一位现成的医学心理学博士江秋堰么?时枭仁笑道:“你也知道,本位面连氯丙嗪都没有,再说江秋堰跟本位面的土著不在一个文化氛围里,搞心理治疗的难度很大。一看自己的专业在本位面没什么前途,他早就转行了,如今在好几项重大任务中表现不俗,是执委会的红人。现在,他大约是在争取外派到越南鸿基的分基地吧?我们这些搞业务的,想要得到广大穿越同仁和执委会大佬的欣赏,就是要多完成有创造力的任务啊!”邓铂鋆忙点头称是。


一星期之后,穿越国的第一家精神卫生中心在符家寨的原址开张了。本来符家寨是要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全部铲平,对那些穿越国的不忠者以儆效尤。但在拆除前夕,企划院感到,花小钱钱,派民夫出工出力,做这么桩仿若秦始皇“坠名城”的事情,就是为了消灭一个在历史的车轮前螳臂当车的狗大户在当地的影响力,似乎有些愚蠢。正在争议的时候,卫生部提出,要保留这么几个寨子,用于今后的精神病和传染病收治,因为这些寨子本身有着坚固的围墙,便于封闭管理,同时内部也有足够的房间,可以用来开展业务,所以苟家寨得以保留。不久,精神卫生中心建设因为当丧家犬流落乡里,最终发疯了的符老爷冲击马千瞩国务卿的视察行列,得以水到渠成。而符老爷,因为言论反动、影响恶劣,没在村里再开次批斗会,就被民兵押到了百仞总医院,不久之后,就实现了其在意识尚清楚时,有朝一日能够重返祖宅的梦想。

这一天,完成了精神卫生中心筹建任务,返回卫生部工作的邓铂鋆,再次回到精神卫生中心,视察中心的运行情况。中心的管理者,是一位领导着几个定期轮换的实习医护和几个从周边公社抽调来的、定期轮换的民工的原伏波军卫生员。这位在穿越国算得上资深的土著医护,因为给病人滥用阿片汀,结果被终生剥夺行医机会,送到符有地那里劳改,后来又被邓铂鋆出面捞出,成天里欢天喜地唱着小曲在精神中心内外忙碌,将邓铂鋆奉若神明,把邓铂鋆贴在医护办公室墙上的几页纸,视作天条。当土著医护问邓铂鋆,首长还觉得精神卫生中心有哪些进展,邓铂鋆嬉皮笑脸的说,要不你们给部里打个报告,要求增设麻醉科,部里给你回个函,同意你院增设麻醉科(限无抽搐电痉挛治疗技术实施前麻醉)。请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办理医疗机构变更登记手续,并进一步加强医院管理,规范医疗行为,提高医疗质量,确保医疗安全。将来不开展抽搐电痉挛治疗技术,没法申报国家重点临床专科建设工程啊!

土著医护听得一头雾水,觉得澳洲首长们说的话,有时比自己院子里圈的这些见天喝中药汤的疯子们讲的呓语还难理解。比如这位邓首长刚才讲的,就和那位成天嘴里念念有词的唱“文总体面些,举身赴清池。督公体面些,自挂东南枝。杜雯体面些,琵琶声停欲语迟”的符老爷有一拼。而且,符老爷讲的是家乡土话,比听澳洲首长们的话要更方便。当然,想过这些之后,就在心中为自己对首长的大不敬抽了自己一耳光。土著医护不晓得,正是因为符老爷嘴里曲调飘忽怪异,内容莫名其妙的呓语,触动了马大首长在穿越前夕因为一个奇怪的梦境,在内心深处埋藏的不为人知的隐忧。自己因为这一切机缘巧合,才得以离开符有地的炼狱,在这里谋取一份虽不受用,但也知足的工作。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