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继续发动机前的众生同人》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scatfish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10-1

最后更新时间:2012-10-5

正文

继续发动机前的众生同人

续1-紫川秀次

紫川秀次现在是一名下士,虽然他并不太明白“下士”的意思,只知道,现在自己是新雇主手下的一个小官,这个官叫副班长,手下有十几个日本雇佣兵,听命于一个澳洲人派来的华人班长。

紫川秀次得到提拔取决于两个原因,首先是自己多年来混迹华商华侨圈子,吃过霸王餐,当过打手,当过苦力,算是日籍雇佣兵里中文比较好的;

其次是因为紫川秀次是有名有姓的没落武士,而且是个像样的姓。而绝大部分日籍雇佣兵都是各种郎,各种丸,各种马吕,连个XX兵卫都超级有面子,见到有姓的武士当场不敢出气。照日本的风俗和法律,武士都是老爷,哪怕吃不上饭,哪怕光着屁股,当街砍掉个把平民也是正当权力。

当然现在紫川不用光屁股了,穿上了澳洲人的新军装。

兜裆布被换成了制式短裤,对于老百姓来说,短裤和长裤是区别治安军和伏波军的主要标志。

伏波军穿长裤主要是因为野战部队要爬山涉水,长裤可以减少荆棘划伤和蚊叮虫咬。另外以前的训练中出过几次事故——士兵提起米涅枪的时候裤子有时会挂住击锤,所以燧发枪时代的欧洲军队都穿紧身裤,而且用复杂的武装带把上身五花大绑,外套的下摆也要系在后面。

米涅枪比燧发枪安全的多,因为提起枪之后才能装火冒,不过也不能保证击锤打在空火冒室上不冒出火花,或者有人装了火冒又把枪放下。服装厂按照牛仔裤的版型重新设计了裤子,裤兜也放到了侧后方,加上绑腿,避免了危险的发生。

不过治安军主要呆在居民点,不需要爬山涉水,抠门如阎老西转世的企划院更关心怎么能多省一些布料,干脆连裤兜也只保留了一个,治安军的绑腿也简化成了白色帆布条,不像伏波军是整体式的,穿着绳可以快速收紧。将来济州岛的移民主要就是通过绑腿的颜色来识别,白绑腿的是治安军,黄绑腿的是伏波军。

日本兵们对有裤子穿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除了经常因为忘了系文明扣挨耳光。

治安军的上衣和伏波军一样,澳洲雇主俗称“苏式套头衫”,紫川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个“苏式”到底是何方神圣,朦朦胧胧觉得似乎某次中秋节听某个懂文墨的华商提到过类似名字,对此伏波军官兵也有类似的看法。

实际上,这只是因为这一年来服装厂忙不过来,本时空还没有钉扣机和锁扣眼机,缝扣子开扣眼太费工时,就把原来的5个扣减到2个。

虽然是偷工减料,不过伏波军甚至很欢迎这个改动,土堤战役之后,伏波军提高了训练强度,紧急集合加长途拉练成了家常便饭,士兵晚上睡觉之前通常会只解开两三个扣,以便半夜一听吹哨套上就走。治安军也有类似的训练,虽然经常把衣服穿反,然后继续三宾的给。

衣兜也只保留了右胸上的一个,因为左肩要挂武装带,保留左兜也没必要,军官服则加了一个左臂兜,用来装笔。

伏波军第一代服装是靛蓝的,第二次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众元老自己扛枪拉了几回练,都抱怨深色衣服太热,于是改成了咔叽黄,染料主要来自于传统的姜黄,加上少量自制的苦味酸。

原来的靛蓝65军装也没有彻底废弃,20世纪的尺码相对于矮小的土著士兵原本就显得有点长,正好发给海军和北上的伏波军作为风衣,后来的版本干脆加长了作为制式秋冬装。只是这种冬装治安军是没有的,发给一块布的斗篷代替。

啪,啪……八嘎!慎太郎,你是猪吗!左脚先迈记不住吗!我抽你手都抽肿了还不长记性!俯卧撑50个,马上!做一个自己往地上吐一口痰,然后吃下去,剩下一点晚上就给我把厕所舔干净,听见没有……

紫川秀次几乎每时每刻都这样狂吼着对手下发号施令,用自己曾经吃过和见过的各种苦头让手下惧怕自己甚于怕死。然后谄媚的看看雇主派给他的班长,期望能得到一个哪怕面无表情的点头,其它日籍副班长的做法也都差不多。不过作为一个没落武士,不得不说紫川带出的日本雇佣兵是整个治安军里训练成绩最好的,也最有望成为治安军的第一个日籍副排长。

平秋胜已经将紫川秀次的训练成绩写进了推荐材料,他的班将作为治安军先遣队的一部分调往台湾,眼下他的班和另外4先遣队个班一共70来人即将被优先送到临高的海军训练大队进行三周航渡适应性训练和舰上白刃战训练,为启航做好最后的准备。

持续……

续2--明秋

紫川秀次和70多名日籍雇佣兵从到达临高起就被圈禁在海军训练大队的营地里,为了防止这些从不知节操为何物的佣兵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海军方面也加强了警戒,不过这些佣兵的令行禁止却出乎海军的意料。

日本人不是天然守纪律,而是这些日本屌丝们更重视一天三顿米饭和鱼,从平秋盛把这些人带到海南岛,“一人违纪全员受罚”就是他们每天吃饭以前必喊的口号,挨饿则是惩罚中最轻的。

除了被抓到的要罚,根据平元老殿的命令,开饭前所有人要自我检讨和互相揭发今天有没有违纪的行为和想法,自白的要互相抽耳光,然后才可以喊“一袋打开马死”之类,就算是思想犯也要出列跪在地上向人民和元老院谢罪。否则被揭发的话就只能挨饿了,鱼和米赏给揭发者,并且还要视情节清扫厕所、宿舍、操场。

到了临高,日本佣兵疯疯癫癫的举动很快成了海军训练营的一景,以至于营部不得不发布禁止围观指点嘲笑的命令。

海军训练营设在博铺,各种设施几乎都是海军人民委员明秋的作品,和对军史和装备头头是道的军宅海军众不同,明老在PLAN部队上是正经八百从大头兵一步一步干上来的,对于训练和带兵,整个穿越集团无出其右者。

“讲评!” “请稍息” “海兵一连的上陆展开动作很快,但是装备都打湿了,还怎么打仗?!” “第二水兵大队的格斗训练任务已经过半了,还有人砍到帆缆,到时候用肚子跟海盗做斗争吗?!” ……

在明司令手下当差,每天挨骂是必须的,不过作为一个老海军,在训练场上较真只是明秋的职业习惯,解散之后马上他就会和广大指战员打成一片。不过作为一个老海军,明秋习惯的是空潜快,连做梦都是劈开白浪的尖削艇首。对于操纵帆船,排成战列线是彻底的外行,也没有想好如何统率本时空最强大的水面舰队。

(持续)


…… 杀! 哈! 刺! 吼! 休息5分钟!可以上厕所,不许走远! 是!长官! 解散!

紫川秀次和七八个日本人手里拿着“制式稚刀”走到树荫下喝水,一边望着远处一帮澳洲人排着奇怪的队形,拿着奇怪的旗子和竹竿,慢慢走着,不时停下来指指点点或者退回某处重走,实在不明白他们到底在练什么。

“制式稚刀”是穿越集团的小发明,在昌化训练的时候,教官们就发现日本佣兵非常不习惯使用穿越集团的制式砍刀,于是机械厂把砍刀稍微改了一下,刀把改成一根铁管,可以插上一根矛杆,就成了长柄稚刀,也可以把枪杆卸下来单手使用。

明秋和手下军官顾不得远处日本佣兵的指指点点,自顾自的进行自己的训练。

严格说起来这不能算是训练,这是明司令发明的战术模拟方法,类似于前时空飞行员在地面上拿着小飞机比划各种飞行动作。只不过现在是各舰长领着几个手下站成一排模拟一条舰,1630舰和854改是穿越集团的宝贝疙瘩,元老院和执委会横竖不放心交给前海盗指挥,大部分关键岗位主官用的都是极端可靠的规划民,海盗只能作为副手或者顾问,相应的代价就是这几条“主力舰”的军官团的操舰能力和战术能力反倒最差。

至于明秋,陈海阳和文总已经先后找他谈过心,穿越集团第一支公海舰队即将成军,这支舰队的提督大人舍明秋再无第二人。不管怎么说,明秋不但是海军人民委员,而且更是整个穿越集团唯一有过指挥一支快艇支队经验的人。唯一的问题是明老多年骑鲸蹈海留下的老胃病和关节炎,李梅底下找领导嘀咕了好几次,不过李梅自己也明白,老伴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海上建过一丁点真正的战功,至于病,明秋那代老军人个个都是咬牙自己扛的,好在海南的气候温暖,最近又在临高角附近开出了温泉,老明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麻烦。

现在的麻烦是船还在舾装,交船之后机会马上就要出海执行任务,针对性航海训练只能边航海边炼,战术训练必须提前开始。

风向230,风力4级……

场地周围有几个参谋随时报出风向、风速变化

航海长拿着小旗表示本舰位置,根据此时的风力风速判断本舰此时的航速和操帆要领。

枪炮长手里拿着长竹竿,竹竿的长度差不多就是按比例缩小的舰炮直射距,当需要曲射的时候,就要拿着竹竿到附近画上火力范围,再画上一个预估命中率的数。

大副拿着“海图”和本子随时记录……

明秋有时候跟着队列一起走,有时候站在场外边看边思考。场边不断有扮演海盗或者官军的蓝军冲过来,有时候三两个,有时候一大群,有时候从不同方向形成包围堵截……

这些人都是正宗的海盗,按照当年做海盗的习惯摆出各种阵势,明秋带的“舰队”则要在各种战场条件下找出最有效的应对之法。

(持续)

续3--生鱼

一天训练下来明秋照例进行讲评,然后吃完饭继续加班,今天的晚饭是司凯德请客,在海军俱乐部签帐吃自助。事情并不多,主要是替情报部跑腿,要趁1630舰试射的时候给德兰特隆和特里尼秀一下澳洲人的强大火力,名义是殖民部长招待澳洲人民的老朋友出海钓鱼,顺便观礼。

当然司凯德愿意替情报部跑腿办事,主要是因为最近海军俱乐部的自助餐引起了元老院不小的骚动——司凯德正眉开眼笑的端着一大盘寿司和刺身,新鲜的生鱼泛着红彤彤的光泽,在本时空绝对是罕见之物。

南海是太平洋黄鳍金枪鱼和鲣鱼的主要栖息地之一,黄鳍金枪鱼在前时空价格不菲,鲣鱼是最小的金枪鱼,虽然价钱比不上著名的蓝鳍和黄鳍,不过在本时空依然是罕有美食。金枪鱼都是深海鱼,主要生活在深海区的20-50米左右的冷水层,经常潜到百米之下,因而体内含有大量脂肪和肌红蛋白,因而呈现红色,对于缺少红肉的众元老,实在是魅力难挡。

而明代的普通渔船既没有进入蓝水的适航性,也没有几十米深的大网,实际上这种尼龙拖网就算穿越集团也造不出来。这些鱼是钓上来的,林蛇头的渔业部最近把一条海军退役的拖风帆船改成了延绳钓渔船。

这种船拖着几公里长的缆索,缆索上挂着一串浮标,每个浮标垂下一根50米长的吊线,每根吊线上拴着20个钩,这条船每个月两次出海,只要海况不错,总能带回来一船相当给力的渔获。除了金枪鱼、马鲛鱼、大海鲈,还有剑鱼、旗鱼、大鲨鱼之类稀罕物。

林传清早就提交了建造延绳钓船的报告,之后就石沉大海。最近海军主力即将北上,军方考虑需要加强南海方向的巡逻,便将几条陈旧不堪使用的武装帆船交给林蛇头,随他怎么改造去,唯一的要求只有两个:保留至少一半火力,航速不能太慢要在东沙和西沙之间的海区保持巡逻。

一开始元老院希望林传清能改出几条捕鲸船,鲸鱼浑身都是宝,不过大图书馆明确的泼了捕鲸党们一头凉水——南海根本不是鲸鱼栖息地,只是偶尔有些过路的,拿下北海道或者夏威夷之前,商业捕鲸想都甭想。

这样一来,这些渔船也只能按延绳钓船改造了,好在改造并不复杂,只是加上一个大型人力绞车,两条工作艇,因为没有动力绞盘,人力收放很慢,延绳放下之后,只要没有特殊情况,都是由工作艇去检查浮标、鱼线、收获,更换钓饵。另外就是把底舱改成了“冷库”,捞上来的鱼简单处理一下就塞进去保鲜。帆船上没有制冷动力,冷库只是用保温材料包裹的冰块。

在明清时代,欧洲来华的商船由于没什么可拉的货物,经常塞满木屑保温,把欧洲的冰块运到广州销售,获益颇丰。林传清的渔船冷库保温层除了木屑和隔板,还用了大量蒲叶和蒲绒。蒲绒的保温效果非常好,而且不怎么怕水,蒲草进化出这种纤维用来帮助自己的种子随水漂流,中空的蒲叶起到隔湿作用。

蒲草其实就是古埃及文明最著名的植物——纸莎草的东方亚种,古埃及人利用了蒲叶的长纤维制造莎草纸,而在中国,除了把蒲叶做成坐垫、床垫、跪垫,或者用来造纸之外,蒲绒也是一种重要的防寒物资。

由于蒲草在高盐碱度的洼地和湿地中生长良好,穿越集团大量种植用来处理污水和改造滨海盐碱地。蒲叶和蒲绒也就成了穿越集团眼下自己能大规模量产的最有效的隔热材料,大量被掺在棉絮里制造发动机行动需要的被褥,元老和女仆享受温柔乡用的枕头多数也填充了香蒲绒,以便把羽绒节省出来制造睡袋。

当然蒲绒产量有限,还要优先保证北进,林传清的冷鲜船眼下仅此一条,其它延绳钓船暂时只好把鱼腌了,封在大桶里带回来。穿越集团的冷鲜生鱼不够多,通常只有海军俱乐部能保证供应,而且也不是每天都有。

(持续……)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