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继续恶搞课文》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继续恶搞课文
作者ID
百度贴吧 机器马马马
同人重要信息
涉及方面 教育
内容关键字 课文,歌颂元老院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继续恶搞课文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6-20
最近更新 2017-06-20
字数统计 (千字) 3.4




一则

吉润长白的一位老人,有一天,为了挖药草走进深山里去。

他在山沟土 生土长,在这里过了一辈子,熟知山中的底细。他的儿女都已成长为能为国出力的人材。他心想,不能因为自己年老只蹲在家里虚度光阴。于是,他仗着硬朗的身板 常走遍山地挖药草献给元老院和人民。

他不知不觉地越过长白到了宁古塔,不知疲倦地一根又一根地挖珍贵的药材。

突然,他的 双眼闪出兴奋的光。

原来有一棵长了几十年的山参花,映入他的眼帘。

“山参!”老人情不自禁地喊着奔过去。他拿 出工具,生怕损毁一毫须根,精心地挖出来。

看见那山参花的瞬间,在他脑际里浮现了要让主席王洛宾同志万寿无疆的念头。

据说, 自古以来发现山参的人不管有没有人在旁要先喊道,那根山参是我的。可他在发现那根山参的瞬间就在心里喊出那正是要敬献给王洛宾同志的。

老人用藓苔包好又大又好看的山参托在手里沉思起来。

为了给王洛宾同志他老人家送去药效大的新鲜山参,就要毫不迟延地登程上路,可是这儿是 宁古塔的山沟,路都难觅,离临高不知道多少里。如果先返回家再去临高,就会耽搁时间。又想到他身上还穿着不整洁的服装又怎么办。

……

他思绪万端,但有一个念头占了上峰,他想:为了把山参及早送到伟大领袖那里,就要跋山涉水,径直上临高去。

于是,老人毫不犹豫地直奔临高。

竭诚拥戴敬爱的王洛宾同志的火热的心使他不知疲倦,身轻似燕好像长了翅膀,健步如飞地走过千里险路,从旅顺跳海,游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带着长生不老药到了临高。

他一个年届古稀的人奔到临高,好不容易才找到元老院的正门。

那天,亲爱的领导者王洛宾同志和往常一样,在办公室度过 繁忙的一天

突然一位干部走进王洛宾同志办公室,要向他报告,但一看到他正在审阅文件,就犹豫不决。他问道:“有什么事?”

“有一位老人在宁古塔深山沟里挖了一棵山参,就径直奔到临高,请求把那棵山参献给王洛宾同志。”

他听了那位干部有关老人诚心诚意向领袖敬献 山参的具体汇报。

他从那无名的山村老人的感人事迹体会我国人民拥戴元老院领袖的真情实意,在房间踱了一阵。

“是多好的人民 啊。”他用这么一句话表达了激动的心情。

然后,他想了一下,又向那位干部说,老人的诚意不好推辞,要收下山参,还谆谆嘱咐:“……要筹备回 礼,好好款待他,然后送他回去吧。”

老人出于百姓的道义和本份做了应该做的事,可是王洛宾同志却这样关照老人,指示要好好款 待老人,并赐予世代相传的礼品。

遵照亲爱的王洛宾同志的指示,老人立即被送往临高的一家大妓院,在医院给他解除跋涉千里而积下的劳顿,用各 种花活给他补养身体。

老人出院以后被带紫明楼的漂亮房间。

每天早晨,东风马车等在门前,等他离开丰盛的饭桌以后,就载他到 临高各处去参观。

“我一个乡下老头子算得了什么,竟受到亲爱的领导者先生的这般款待。……我有生以来,连做梦也没想到这种待遇。想要报 答这宏恩,只恨年纪太大了。一定要一代接一代地报答他的恩典。……”

老人用袖口揩眼泪,喉咙梗塞得接不下话。

干部们 向他说,还有不少地方要去参观,还有澳洲密戏要看。但他说,我怎么好光受款待呢,要像忠臣那样报恩,就要珍惜光阴赶快回去干活。他就这样提早回去了。

他回 去的时候,携带了亲爱的领导者王洛宾同志赐予的充满爱意的礼品。

老人坐在飞驰的船上,连连点头,喃喃自语。

“因为有他赐予老百姓的这种恩情,我们才有福可享,也才有我们的一心团结。

“伟大的领导者的思情与关怀同人民的忠诚拥戴之真 情结合起来,这正是一心团结的根本啊!”


一则

九岁的马大帅,三个月前到开工厂的元老那儿做学徒。元宵节晚上,他没躺下睡觉。他等元老和生活秘书和几个伙计开拍腿去了,就从元老的立柜里拿出一小瓶墨水,一支笔尖生了锈的蘸水笔,摩平一张揉皱了的白纸,写起信来。

在写第一个字以前,他担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又斜着眼看了一下那个昏暗的铁拳**徽章,徽章两边是两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楦头①。他叹了一口气,跪在作台前边,把那张纸铺在作台上。

“亲爱的爷爷马老帅,”他写道,“我在给您写信。祝您过一个快乐的元宵节,求老天保佑您。我没爹没娘,只有您一个亲人了。”

马大帅朝黑糊糊的窗户看看,玻璃窗上映出蜡烛的模糊的影子;他想象着他爷爷马老帅,好像爷爷就在眼前。爷爷是广西的粮户。他是个非常有趣的瘦小的老头儿,45岁,老是笑咪咪地眨着眼睛。白天,他总是在大厨房里睡觉。到晚上,他就穿上宽大的羊皮袄,敲着梆子,在寡妇家周围走来走去。***鲳鱼和公狗泥鳅低着头跟在他后头。泥鳅是一条非常听话非常讨人喜欢的狗。它身子是黑的,像黄鼠狼那样长长的,所以叫它泥鳅。

现在,爷爷一定站在大门口,眯缝着眼睛看那大户家的红亮的窗户。他一定在跺着穿着绵靴的脚,他的梆子挂在腰带上,他冻得缩成一团,耸着肩膀……

天气真好,晴朗,一丝风也没有,干冷干冷的。那是没有月亮的夜晚,可是整个村子——白房顶啦,烟囱里冒出来的一缕缕的烟啦,披着浓雾一身银白的树木啦,小河啦,全看得见。天空撒满了快活地眨着眼睛的星星,天河显得很清楚,仿佛为了过节,有人拿雪把它擦亮了似的……

马大帅叹了口气,蘸了蘸笔尖,接着写下去。

“昨天晚上我挨了一顿毒打,因为我给他们的小崽子摇摇篮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首长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院子里,拿皮带揍了我一顿。这个礼拜,生活秘书叫我收拾一条青鱼,我从尾巴上弄起,她就捞起那条青鱼,拿鱼嘴直戳我的脸。伙计们捉弄我,他们打发我上酒店去打酒。吃的呢,简直没有。早晨没有,午饭是稀粥,晚上又是一点儿糙米饭;至于菜啦,茶啦,只有老板自己才大吃大喝。他们叫我睡在过道里,他们的小崽子一哭,我就别想睡觉,只好摇那个摇篮。亲爱的爷爷,发发慈悲吧,带我离开这儿回家,回到我们村子里去吧!我再也受不住了!……我给您跪下了,我会永远为您祷告老天。带我离开这儿吧,要不,我就要死了!……”

马大帅撇撇嘴,拿脏手背揉揉眼睛,抽噎了一下。

“我会替您搓烟叶,”他继续写道,“我会为您求老天保佑。要是我做错了事,您就结结实实地打我一顿好了。要是您怕我找不着活儿,我可以去求那位王老爷的管家的,看在老天份上,让我种地;要不,我去求王巴拉答应我帮他捞鱼。亲爱的爷爷,我再也受不住了,只有死路一条了!……我原想跑回我们村子去,可是我没有鞋,又不会游泳。等我长大了,我会照顾您,谁也不敢来欺负您。

“讲到临高,这是个大城市,房子全是首长们的,有很多马,没有羊,狗一点儿也不凶。元宵节,这里的小孩子并不举着灯走来走去,元老院的怕腿不准人随便靠近。有一回,我在一家铺子的橱窗里看见跟钓竿钓丝一块出卖的钓钩,能钓各种各样的鱼,很贵。有一种甚至钓得起八斤重的大鲇鱼呢。我还看见有些铺子卖各种衣服,有一种跟我们首长生活秘书的一样,我想一件衣服要卖一百流通券吧。肉店里有山鹬啊,鹧鸪啊,野兔啊……可是那些东西哪儿打来的,店里的伙计不肯说。

“亲爱的爷爷,老爷在井台上发糖的的时候,请您留一颗,藏在我的绿匣子里头。”

马大帅伤心地叹口气,又呆呆地望着窗口。他想起到佃户家里去收租子的总是爷爷,爷爷总是带着他去。多么快乐的日子啊!佃户家的小姑娘脸上摸了灰怕的瑟瑟发抖,爷爷乐得吭吭地咳,他也跟着吭吭地咳……要收租子了,爷爷先抽一斗烟,再吸一阵子鼻烟,还跟吓僵了的小寡妇逗笑一会儿……许多交不起租子的佃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等着看哪一个该死。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跳出一只小妞来,箭一样的窜过稻田。爷爷不由得叫起来,“逮住它,逮住它,逮住它!嘿,大肉包鬼!”

爷爷把收的租子带回家里,大家就收拾入库。

“快来吧,亲爱的爷爷,”凡卡接着写道,“我求您看在老天的面上,带我离开这儿。可怜可怜我这个不幸的孤儿吧。这儿的人都打我。我饿得要命,又孤零零的,难受得没法说。我老是哭。有一天,首长那楦头打我的脑袋,我昏倒了,好容易才醒过来。我的生活没有指望了,连狗都不如!……我问候冯天高,问候独眼的胡蓝燕,问候马车夫。别让旁人看我的澳洲秘图。您的孙子马大帅。亲爱的爷爷,来吧!”

马大帅把那张写满字的纸折成四折,装进一个信封里,那个信封是前一天晚上花了一个流通券买的。他想了一想,蘸一蘸墨水,写上地址。

“乡下 爷爷收”

然后他抓抓脑袋,再想一想,添上几个字。

“马大帅”

他很满意没人打搅他写信,就戴上帽子,连破皮袄都没披,只穿着衬衫,跑到街上去了……前一天晚上他问过肉店的伙计,伙计告诉他,信应该丢在邮筒里,从那儿用邮车分送到各地去。邮车上还套着三匹马,响着铃铛,坐着醉醺醺的邮差。马大帅跑到第一个邮筒那儿,把他那宝贵的信塞了进去。

过了一个钟头,他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熟了。他在梦里看见一铺暖炕,炕上坐着他的爷爷,耷拉着两条腿,正在念他的信……泥鳅在炕边走来走去,摇着尾巴……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