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编号之6313》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塞那提斯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1-11-9

最近更新时间:2011-11-9

正文

编号之6313

朱鸣夏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前些日子元老们为了出击登州吵得沸沸扬扬,有坚决反对的,有死命支持的,各有各得理由。最后执委会一锤定音,“抢!”。海南的建设需要大量人口,人口多样化也便于统治,轰轰烈烈的海军舰艇计划付诸实施,各方面开始向海军倾斜。这让他想起新军刚组建的时候,也是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这个争论点当然不是在是否组建方面,而是在如何训练上。

“我们绝对不能按照现代美军或天朝军队的训练大纲来训练新军,绝对不行,我们需要根据兵源的实际情况来制定训练计划。任何一种单纯的照搬都是不科学的,我们必须考虑这些土著的身体情况,文化情况,我们的武器装备情况。”

“那么你提供一份详细的训练计划,让我们都看看。”说话的是马千嘱

“我尽快。”

当晚朱鸣夏加班加点,一份根据招募士兵实际情况制作的训练计划就此出炉。这份计划里将每天5公里直接砍掉,改成第一个月内每周五一次,第二个月内每周一周五一次,到第三个月每周一,周三,周五一次。一周内周一到周五军事训练,周六周日政治教育的同时搞文化扫盲。同时推士兵每日应当摄取的营养物质也提出了要求,特别是在蛋白质和钙的摄取上,朱鸣夏要求尽可能满足,在他看来,迅速改变新军士兵的身体素质,除了训练外,营养的补充也显得尤为重要,另外还有其他方面的改进共六十一条。训练计划提交后自然没能全部通过,比如说5公里越野,马千嘱第一个反对,并且提出自己将亲自督查训练。缩小起步走步幅也被否决,最后只通过了一十七条。大部分改进被否决并没有对朱鸣夏造成多大打击,正是这些改进意见,新军四连组建后他被任命为代理连长,不久后转正,直至现在的四营营长。

几年下来,朱鸣夏看着新军一步步成长,从攻打百图,到进山剿匪,到迈登激战,新军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他们这些元老军官根据出现的问题调整调整再调整,最终像只军队了,现在的伏波军有了灵魂。当一只军队有了灵魂以后,无论它的番号怎么变,如论它的建制怎么改,它都将成为一种无形资产代代相传。不同部队因为主官性格的不同,作战风格已经出现了分化,像游老虎带的三营,就是白刃战的嗜好者;熊茂璋带出的一营则以射击见长,他的理念就是射击射击再射击,这是分训带来的成果。

分开训练就是朱鸣夏被接纳的改进意见之一。在教导队刚开始训练的时候,朱鸣夏发现,因为这些军人来自不同的部队,虽然在总方向上一致,但是在细节上因为各自理解的不同,出生的不同,总是有不同的见解,这就是所谓战术没有对的,队列没有会的。平时这点分歧还看不出来,一旦具体到教学细节,争论立刻就出来了,这让土著士兵们很迷茫,他们不知道到底应该听谁的。在经过一番争论后,分训的建议被采纳,北纬为最高教导员,他负责总训,分训由各连主官负责,其他教员负责教授自己最擅长的部分。

朱鸣夏很注重和北纬还有薛维尼之间的交流,他的空余时间很多用于向这两位请教军事技能,在他看来,北纬和薛维尼代表了中国和美国精英士兵水准,自己虽然也是精锐部队出身,但和他们是有相当距离的。战术素养,军事理论,自己需要充电的地方太多了。同时他还向排枪党们借来各种资料,研究排枪时代战术,虽然这被很多前PLA军人嗤之以鼻,但在他看来,这是对士兵的生命负责。他IBM的笔记本电脑几乎只有3个用途,学习,办公和撸管子。

“是不是该给自己买个女仆了?”望着营地里三三两两的士兵,朱鸣夏坐在办公室盘算着自己手头的资金,看买个什么级别的合适,此时从窗口经过的两个士兵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们讨论的内容让他眉头拧到了一起。

“听说了没,前几天的斗殴事件,那些水兵也太嚣张了,连警备营的士官都敢打,还说什么陆军欺负海军,呸!一群无法无天的海盗,我们什么时候欺压过他们。”

“就是,上次我还听谁说的,海军陆战队的说我们没必要存在,解散算了,行啊,那他们去翻山剿匪去。”

听到这里,朱鸣夏坐不住了,他先换了鞋子,然后叫来传令兵下达紧急集合的命令。

紧急集合急促的哨声响遍整个营地,这天是休息日,此时又是上午,士兵大多在洗衣服,听到哨声后把脸盆往一边一扔,衣服一丢,飞快向营房跑去。很快,各连集合点有着装完毕的士兵开始整队,一时间“一,二,三,四”,“二一,二二”,“满五!”各种报数声不绝于耳。连队集合完毕后由值班军官带至营集合点,传令兵则站在朱鸣夏身后记录下每个连集合完毕的时间。

“报告营长!六连,集合完毕,请指示!”五分零六秒后最后一只连队带到。

“全营领枪,不领弹药,全副武装五公里,限时二十六分钟。六连,超过规定时间6秒,不足10秒,加罚一公里。开始!”

“一连,跑步——走。”

“二连,跑步——走。”

“三连,跑步——走。”

乘着各连队带走的间隙,朱鸣夏转身叮嘱传令兵“老规矩,通知伙房,最后到的两个连明天的伙食不许有肉,把他们的肉食全给第一个到的连队。”说完后,他整理下腰带,快步跟上部队,一边跑他一边想,新亏元老连长请假回准备元旦了,不然自己会被活活骂死。

其他营的士兵看到四营又出操后不由得庆幸自己没被分到四营,地狱营现在已经成为四营私下里的绰号。在获得相对优质的兵源后,朱鸣夏直接把训练强度提高到他在旧时空时当新兵的标准。当他和这些土著士兵一起作训的时候,耳旁会想起很多年前连长对他说的话“你们被分到新兵5连,就说明你们绝大多数人注定要成为四大队的兵,从这一刻起,你们就不在是人,是野兽,是狼!从地狱里来的狼!”如果不是兵源质量有限,朱鸣夏一定会把标准定到当年他承受的标准,不过这样是否还能有元老军官和他共事,真得打问号了。

越野跑的路径是早就计算好的,又是经常跑,大家都很熟悉,朱鸣夏穿的是运动鞋,又只带了一把手枪,远比穿着草鞋全副武装的士兵轻松多了,所以他跑到终点后的体能远比士兵充沛,稍微休息下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全营都在二十六分钟内完成了五公里越野,六连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五公里后被加罚一公里。所有士兵们都累得半死,但是依然笔直站在队列里等候指示,高昂的头颅没有因为疲劳有丝毫下垂,这让朱鸣夏很满意,在以前,这些蛋蛋可没这种斗志。他调整了下呼吸,清了清喉咙,开始训话。

“同志们,你们的成长让我惊奇,让我自豪!在以前,你们还只是被奴役的佃农,被欺压的百姓,你们被大明的官吏压迫着,被凶横的海盗掠夺着,但是今天,你们成为了元老院光荣的战士,你们——为解救同胞而战!你们——为拯救天下而战!在元老院的授权下,执委会的领导下,你们将会把天底下所有受压迫的人,从腐朽的朝廷,和嗜杀的海盗手里解救出来!你们会让全天下的兄弟姐妹都吃上白米饭,都能挺起腰杆做人。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我严格的训练你们,而且会更严格的训练你们,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在未来一场场艰苦的战争中打败对手。如果你们失败了,你们的老人将被屠杀,儿童会成为奴役,女人则成为玩物,所以你们绝对不可以被打败。有人说,当兵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犯不着那么拼命,不!我要告诉你们,作为军人,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项荣誉,一种责任,你们的责任就是捍卫元老院的领导,拯救受苦受难的百姓。正是你们从事着这样光荣的职业,你们的家人无比自豪,你们的祖上蓬荜生光!生命很重要,但是人的尊严更重要,你们能忍受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官吏再回来吗?你们能接受海盗山贼在你们眼前强奸你们家人吗?能吗?”

“你,二连一排一班第三个,告诉我,‘能吗?’”朱鸣夏指着一个士兵问道

“不能!”士兵以全身力气高喊道

“那么你们告诉我,你们能接受吗?”

“不能!不能!”不知是谁先喊出来的,很快全营士兵都高喊不能,几百号人发出震天的响声,朱鸣夏举手示意安静

“我知道大家不能接受,也不想接受,但是有人想,那些官吏,那些海盗,他们没有一天不惦记着回来掠夺我们,明着抢失败了,他们就暗地里来,前一段时间的赖大一案已经通报全军,而下乡队的惨案就是这些人勾结山贼制造的,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再骑到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他们从来没有放弃。现在,他们又开始散布各种谣言,企图分裂我们。同志们,回想一下博铺,是谁在最危急的时候保卫了圣船?回忆下迈登,是谁将陆军伤员运回临高。陆军和海军是元老院的左膀右臂,是荣辱与共的一体。任何关于陆海矛盾的传言都是敌人恶意散布的,他们惧怕我们,所以要分化我们,我们不能被流言所蛊惑,我们应当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在不久的将来,用大炮和子弹去回应他们·······。”

这才是朱鸣夏拖全营出来越野的目的,一个人在极度疲劳的时候特别容易被别人的思想所左右,士兵没有疲劳,他就制造疲劳,陆海矛盾可以在元老之间扯皮,但是绝对不能蔓延到军队之中。朱全兴曾经提醒过他,元老之间的矛盾可能已经向军队蔓延,现在他是见到实打实的证据了,殴打警备营的水兵,陆军士兵之间的讨论,这些必须扼杀在萌芽之中,穿越国的军队绝对不能成为笑料一般的日本陆海军。

回到营部后,朱鸣夏继续编写新训方案,北方计划已经提上日程,执委会明确要掠夺人口,明年的登州之乱将是绝佳机会,紧接着还有江浙天灾,饱受战火和自然灾害的流民,是掠夺的重要目标。临高为了保证顺利掠夺人口,就必须大规模出动地面部队,届时,最有效率的办法就是抽调陆军和海军一起执行作战任务。为了适应新的作战环境,临高陆军要掌握快速登陆滩涂的技巧,习惯在船上长时间生活,并要适应北方气候。他特别加注一条,每个士兵必须有一副手套。他清楚的记得旧时空来自两广的新兵在南京冬天那凄惨的摸样,这还只是是在温暖的南京,不少新兵因为冻疮满手都是鲜血,换到更冷的登州,天知道会怎样。

四营现在是唯一没有被派遣任务的单位,此时就应当进行简单修正后开始训练,可惜朱鸣夏自己并非陆战队出生,本身缺乏两栖作战训练经验,临高军队的特殊性使它的训练也不能完全照抄旧时空的训练手册,石志奇是目前实战指挥登陆作战经验最丰富的人,有了他的第一手资料,将会是莫大助力。朱鸣夏和石志奇之间并不熟悉,他又有伤在身,再加上陆海军之间的矛盾,朱鸣夏思索再三最终放弃了直接请教他的设想,决定去找陈海洋,这个前PLA海军的身上有职业军人特有的刚毅和责任心,和这种人相处也会容易很多,如果是他,应该会将陆海之争放在一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