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老郧同志(伪)》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老郧同志(伪)
作者ID
百度贴吧 梦桐1124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农村调研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第六卷 第二十三节 老郧同志(伪)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12-06
最近更新 2015-12-06
字数统计 (千字) 2.4




郧素济道:“还是兑些米到老百姓家里吃吧。”村长还要讲俗套,郧素济道:“这是制度,不能随便破坏!”村长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对付,便道:“好吧,你且歇歇,我给你出去看看!”

就出了公所去找村会计,问道:“我请他到家吃饭,他不肯,他叫给他找个老百姓家去吃,怎么办?”村会计不耐烦了,发话道:“这么大一点事也问我!那有什么难办?他要那么执拗,就把他派到个最穷的家——像老槐树底老秦家,两顿糠吃过来,你怕他不再找你想办法啦?”村长道:“老槐树底那些人跟咱们都不对,不怕他说坏话?”村会计道:“你就不看人?老秦见了生人敢放个屁?每次吃了饭你就把他招待回公所,有什么事?”

村长碰了一顿钉子讨了这么一点小主意,回去就把饭派到老秦家。这样一来,给老秦找下麻烦了!标准村没有行过这种制度,老秦一来不懂这种管饭只是替做一做,将来还要领米,还以为跟派差派款一样;二来也不知道家常饭就行了,还以为县里来的人一定得吃好的。他既是这样想,就把事情弄大了,到东家借盐,到西家借面,老两口忙了一大会,才算做了两三碗汤面条。

晌午,郧素济到老秦家去吃饭,见小砂锅里是面条,大锅里的饭还没有揭开,一看就知道是把自己当客人待。老秦舀了一碗汤面条,必恭必敬双手捧给郧素济道:“吃吧,先生!到咱这穷人家吃不上什么好的,喝口汤吧!”他越客气,郧素济越觉着不舒服,一边接一边道:“我自己舀!唉,老人家!咱们吃一锅饭就对了,为什么还要另做饭?”老秦老婆道:“好先生!啥也没有,只是一口汤!要是前几年,这饭就端不出来!这几年把地押了,啥也讲不起了!”郧素济听她说押了地,正要问她押给谁,老秦先向老婆喝道:“你这老不死,不知道你那一张疯嘴该说什么!可憋不死你!你还记得啥?还记得啥?”郧素济猜着老秦是怕她说得有妨碍,也就不再追问,随便劝了老秦几句。老秦见老婆不说话了,因为怕再引起话来,也就不再说了。

小福也回来了。见家里有个人,便问道:“爹!这是哪村的客?”老秦道:“县里的先生!”郧素济道:“不要这样称呼吧!哪里是什么‘先生’!我姓郧,是天地会的。你们叫我个‘郧同志’或者‘老郧’都好!”又问小福“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小福一一答应。老秦老婆见孩子也回来了,便揭开大锅开了饭。老秦,老秦老婆,还有个五岁的女孩,连小福,四个人都吃起饭来。郧素济第一碗饭吃完,不等老秦看见,就走到大锅边,一边舀饭一边说:“我也吃吃这饭,这饭好吃!”老两口赶紧一齐放下碗来招待,郧素济已把山药蛋南瓜舀到碗里。老秦客气了一会,也就罢了。

小顺来找小福割谷,一进门碰上郧素济,彼此问询了一下,就向老秦道:“老叔!人家别人的谷都打了,我爹病着,连谷也割不起来,后晌叫你小福给俺割吧?”老秦道:“吃了饭还要打谷!”小顺道:“那我也能帮忙。打下你的来,迟一点去割我的也可以!”郧素济问道“你们这里秋收还是各顾各?天地会也没有组织过互助小组?”小顺道:“收秋可不就是各顾各吧?老农会还管这些事啦?”郧素济道:“那末你们这里的农会都管些什么事?”小顺道:“咱不知道。”郧素济自语道:“模范村!这算什么模范?”五岁的小女孩听见“模范”二字,就想起小顺教她的几句歌来,便顺口念道:

模范不模范,从西往东看,

西头吃烙饼,东头喝稀饭。

小孩子虽然是顺口念着玩,郧素济却听着很有意思,就逗她道:“念得好呀!再念一遍看!”老秦又怕闯祸,瞪了小女孩一眼。郧素济没有看见老秦的眼色,仍问小女孩道:“谁教给你的?”小女孩指着小顺道:“他!”老秦觉着这一下不只惹了祸,又连累了邻居。他以为自古“官官相卫”,郧素济要是回到村公所一说,马上就不得了。他气极了,劈头打了小女孩一掌,骂道:“可哑不了你!”小顺赶紧一把拉开道:“你这老叔!小孩们念个那,有什么危险?我编的,我还不怕,就把你怕成那样!那是真的吧是假的?人家吃烙饼有过你的份?你喝的不是稀饭?”老秦就有这样一种习惯,只要年青人说他几句,他就不说话了。

吃过了饭,老秦跟小福去场里打谷子。郧素济本来预备吃过饭去找村农会主任,可是听小顺一说,已知道工作不实在,因此又想先在群众里调查一下,便向老秦道:“我给你帮忙去。”老秦虽说“不敢不敢”,郧素济却扛起木扫帚跟他们往场里去。

场子就在窑顶上,是好几家公用的。各家的谷子都不多,这天一场共摊了四家的谷子,中间用谷草隔开了界。

郧素济到场子里什么都通,拿起什么家具来都会用,特别是好扬家,不只给老秦扬,也给那几家扬了一会,大家都说“真是一张好木”(就是说他用木用得好)。一场谷打罢了,打谷的人都坐在老槐树底休息、喝水、吃干粮,蹲成一圈围着郧素济问长问短,只有老秦仍是必恭必敬站着,不敢随便说话。小顺道:“郧同志!你真是个好把式!家里一定种地很多吧?”郧素济道:“地不多,可是做得不少,整整给人家住过10年长工。”……

村长依着村会计的吩咐,一吃过饭就来招呼郧素济,可是哪里也找不着。虽然有人说在场子里,远远看了一下,又不见一个闲人(他想不到县农会主席还能做起活来)。从东头找到西头,西头又找回东头,才算找到。

他一走过来,大家什么都不说了。他向郧素济道:“郧同志,咱们回村公所去吧。”郧素济道:“好,你且回去,我还要跟他们谈谈。”村长道:“跟他们这些人能谈个什么?咱们还是回公所去歇歇吧!”

郧素济见他瞧不起大家,又想碰他几句,便半软半硬地发话道:“跟他们谈话就是我的工作,你要有什么话等我闲了再谈吧!”

村长见他的话头又不对了,也不敢强叫,可是又想听听他们谈什么,因此也不愿走开,就站在圈外。大家见他不走,谁也不开口,好像庙里十八罗汉像,一个个都成了哑子。

郧素济见他不走开大家不敢说话,已猜着大家是被他压迫怕了,想赶他走开,便问他道:“你还等谁?”他呶呶唧唧道:“不等谁了。”说着就溜走了。

郧素济等他走了十几步远,故意向大家道:“没有见过这种村长!天地会的人到村里,不跟农民谈话,难道跟你村长去谈?”大家亲眼看见自己惹不起的厉害人受了碰,觉着郧素济真是自己人。




pioneertime 评论:

  

你这直接抄的俺怎么用,没诚意,差评!




群众的眼睛1981 评论:

  

人教版语文提前几十年就剧透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