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脑洞+黑化版《临高启明》情节发展和结局》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Clock-Sonata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7-20

最近更新时间:2015-8-15

正文

脑洞+黑化版《临高启明》情节发展和结局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澳宋帝国的兴亡

“虎踞旧大陆东部,又控制着广阔海洋的澳宋帝国,拥有强大无匹的军队和神奇夺目的珍宝,也走过了及其动荡而纷繁复杂的发展、兴盛、衰亡的历史。在波澜壮阔的十七世纪历史中,澳宋帝国是人类文明舞台上最闪亮的主角。她有着无双的力量和荣耀,也曾写下伟大的征服史诗;她让整个旧大陆地覆天翻,开创了华夏世界乃至整个远东的新纪元。本书记载的正是这样一部史诗,那是饱含创造与毁灭、忠诚与背叛、信仰与堕落的故事,是血火交加、波诡云谲的一段传奇。”

                ——《澳宋帝国的兴亡·卷首语》 by 爱德华·吉本【英】


内容节选:

圣历十四年秋,澳宋帝国元老院爆发了激烈的内斗,史称第一次临高政变,囿于严格的新闻封锁,我们无法知道事件的详情。根据一些退伍士兵和自临高来到英格兰的移民的回忆,临高周边地区有过长达三个月的戒严。唯一可以确认真实性的记载是,是年九月十三日,帝国元老,时任国务卿马千嘱,会同席亚洲、杜雯、赵慢熊、魏爱文、独孤求婚等人乘三叉戟飞艇赴台湾,此后又分别转赴在济州岛、日本列岛,建立“澳宋帝国济州人民公社”(杜雯任书记),“澳宋帝国台湾-琉球特别行政区”(魏爱文任行政长官),“澳宋帝国九州总督区”(马千嘱、席亚洲分任正副总督)等政权,这个由元老流亡者组成的集团实际上放弃了临高元老院的投票权,并且它的所有成员此后终生未登上过中国大陆以及海南岛和南海诸岛。

同年底,帝国元老院议长钱水廷元老在《临高时报》上发表署名文章《开拓万里波涛,布帝国神威于四方》,随后,钱家及其附属派系成员(如周韦森、门多萨等人)——除钱朵朵在临高团中央工作外,全体驾飞云号帆船离开临高。

他们带领着海军特混编队攻陷了吕宋岛。圣历十六年二月,钱受封帝国吕宋亲王,封地为整个菲律宾群岛,其亲王府按汉式编制组成,钱水协任吕宋王太师,授予元老院枢密院副使头衔,周韦森任吕宋王太保,兼帝国菲律宾军区司令,时袅仁任太傅,兼帝国301医院马尼拉分院院长,德嗣大学马尼拉分校校长;艾贝贝任吕宋王少师,兼帝国301医院马尼拉分院副院长,后兼任杜雯女子大学马尼拉分校校长,薛子良任吕宋王少保,兼帝国菲律宾军区副司令,吕宋岛丛林战训练中心总监,林汉隆任少傅,兼德嗣大学马尼拉分校副校长,帝国科学院马尼拉分院执行主任,帝国光学研究中心主任。

整个菲律宾群岛通过电报和班船保持与临高中央的联系,吕宋与海南、广东多有贸易往来。

圣历十七年,帝国元老院通过了《中南半岛开发战略大纲》,任命司凯德为澳宋中南半岛公司总裁。他率领李华梅等归化民为骨干的帝国特别拓殖舰队于夏初扬帆起航,登陆金兰湾后建立了前进基地。接下来的数年里,中南半岛公司的武装工作队先后攻取占城、暹罗,消灭了安南南北两大朝廷。

圣历十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司凯德在西贡发布通电,宣布建立帝国中南半岛总督区,首府西贡,自任首位总督。除司凯德本人及其幕僚外,总督区内其他元老成员分驻河内、北大年、占城、吴哥等地,他们通常只在年初回到临高参加元老院大会。

而临高方面也有不小的政局变动,经历了动荡和冲突以后精简了许多的元老院,于圣历十六年开始,启动了组织架构的调整,史称“大改革”。

这期间,成立了全新的帝国元老院执行委员会,构成如下:

帝国元老,大执政官(后为荣誉执政官)文德嗣,任执委会主席,

帝国元老,执政官萧子山,任执委会第一副主席

帝国元老,执政官王洛宾,任执委会副主席;

以上三人组成帝国元老院执行委员会的三人主席团。

执委会下属的机构有:

帝国计划委员会——邬德、程栋两位元老分任正副总裁,

帝国枢密院——马甲元老任枢密使,姬信元老任枢密副使,

帝国工业总局——展无涯、季退思两位元老分任正副局长,

帝国农业总局——吴南海、叶雨茗两位元老分任局长,

帝国武装力量委员会——陈海阳、明秋(注:圣历二十二年病逝)、何鸣、东门吹雨等元老任委员;

以上人员组成帝国大本营会议,所有成员常驻首都临高和副都广州。

此外,还有三名领导人列席大本营会议,无投票权,他们分别是:

帝国禁卫军总管,李亚阳元老,

帝国宣传总监,丁丁元老,

以及先后任元老院青年团中央第一书记的鹿文渊、吕洋、林子琪、钱朵朵等几位元老。

(注:其他各个职能部门如情报局、商贸委等,仍下辖于执委会,但不列席大本营会议,此章不赘述)

大改革所确立的元老院组织体系稳定运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帝国大陆征服的后半段,才因为多数元老领导人的年龄问题而做出了一些更替,后文将详细叙述。

这一时期,元老院常委会选举照常进行,常委会每周开会,但不行使审批权,仅通过提交提案,对大本营会议行使建议权。

元老院大会也仍然存在,但改为每年三月第一个星期一至星期五召开,由常委会主任主持,内容是审议通过新一年的预算案,听取前一年大本营会议的工作报告,不做提案。每三届元老院大会做一次大会公报,报告人一般为执委会主席(有时由副主席代替)。

此次改革,被广泛认为是澳宋帝国真正确立稳定内政架构的起点,文、萧、王三名元老也有了“帝国三巨头”这样广为人知的名号。

接下来的二十年,是帝国飞速发展的时期,珠三角逐步被建设为澳宋帝国的核心工农生产基地,而临高转型为为军工科研基地。

帝国竭尽全力地扩张人口和军队的规模,元老院在文德嗣等元老的领导下励精图治、整军经武,于圣历十五年至三十年间,开展了“大陆攻略行动”,连续不停地对华夏大陆发起征伐。

这期间,元老院先后建立了帝国广东省、福建省、湖广省、江淮省、浙江省和江宁、松江两个直辖市。

圣历三十年四月,帝国计划委员会发布了综合年鉴《天下大计书》,以及随后的一系列动员令,标志着澳宋帝国成功完成对淮河以南中国的人口和经济资源的整合。

另外,这段时期内,元老院青年团飞速发展,成员突破六位数,数个担任过其领导的青年元老也纷纷被擢升为帝国高层。

。。。。。。

宋帝国事典


    ————出版于公元一九八九年的《澳宋帝国事典·卷四·天翻地覆慨而慷》节选,作者为五月江【华】

圣历三十二年元月,澳宋军攻陷北京,俘虏故明皇帝朱慈烺;同年三月帝国突击队空降盛京,俘满清酋首玄烨。

   * * *


五月一日,紫禁城中举行了盛大的占领仪式和阅兵式,已是满头雪白的帝国荣誉执政官、元老院执委会终身荣誉主席文德嗣亲临承天门广场,检阅了由叶孟言陆军上将率领的帝国北进军团,为文主席推轮椅的是新任元老院常委会主任、帝国青年团中央第一书记钱朵朵。

当时,帝国元老院的第一代元老们大部分已经退休,他们之中身体情况尚可的,都纷纷来到了北京(现名北平)紫禁城承天门广场参加阅兵式,不在城楼上的元老们组成了“元老营”方阵,第一批走过承天门前,高举右臂,反复呼喊“帝国万岁!”的口号。走在排头的是多次中弹仍奇迹般生还的退役陆军上将林深河元老,他身着军礼服、佩挂全套勋章,拖着膝盖内植入钢板的左腿,步履缓慢而坚定,脸上却不见任何神情,和其他元老不一样的是,林深河始终行的是军礼,而非右臂斜上举的“帝国致意礼”。

承天门城楼上,帝国诸位高层领导正俯视着一波波走过眼前的队伍,已过古稀之年的文主席抬眼望着整齐的分列,脸上容色未见改变,但禁不住热泪盈眶,他半闭着眼睛,突然转头对扶着轮椅的钱朵朵发问:“朵朵啊,令尊令堂可都还好啊?你家的弟弟妹妹、还有你侄儿侄女们呢,都怎么样啦?”

小钱书记浅浅一笑,淡然答道:“多谢文伯伯关心,家严家慈都还康健,上个月从马尼拉发来电报,说今年风调雨顺,橡胶和烟草都长势喜人。小弟每个月都指挥渔船编队出海,收获也还不错,小妹嘛,去年就到临高,在帝国科学院当院士了,您当时还接见了呢!我那小侄女,打小就聪明,刚考上了德嗣大学的博士生,在东方叔叔手下搞数学。小侄子嘛野得很!天天跟周叔叔手下舞枪弄棒的。。。对了,今天举行帝国军队占领北平的仪式,那边应该都也发了贺电,我待会就让通信团送过来。”

文主席轻点着头,声音高了三分:“好,好,好!一代新人换旧人啊!我老了,帝国是你们的咯!啊~今天同志们都到了北京,帝国大业终于成功了~好~好!~咳咳~”,也许是北京的风沙呛人,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又沉声道:“东边。。。有什么消息吗?”

“嗯,马。。。叔叔搬到江户后就很少参加会议了,也不过问具体工作,一直在休养,席叔叔呢一年有半年在北海道打猎,本州岛的农垦都由独孤叔叔负责,除了关西十四大农场,关东平原的农场也开设了四处,具体的相关情况要等年中的报表出来。。。杜阿姨她还在济州岛一线工作,写了不少东西。。。”,一贯精明强干、口舌利索的钱朵朵在提到杜雯时也不禁言语含混起来。

“哼。。。嗯。。。朵朵啊你把轮椅往里边拉一点,北京这风吹得我受不了啊!老咯。。。”,文德嗣的眼睛睁开了,目光却显得有些黯淡。

这一老一少两位元老正对话时,城楼另一头,刚刚退休的萧子山元老正和帝国军委会副主席,总参谋长东门吹雨大将交谈着,两人的表情都很平淡,语气也不带波澜。

“老萧,你前几天写条子布置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紫禁城现在各个入口都有总参直属特勤队站岗,城内所有前明宦官、侍卫、宫女也都被集中关押在御膳房和御马监了,保证啊,在办公厅调查队到达前,不放一个外人进去,也不放一个人、一样东西出来。嘿,老朱家藏宫里的宝贝,谁都顺不走。”

“那就好,东门同志,你办事、我放心啊!”,萧子山拍了拍东门的肩膀,“这明故宫的珍藏,按之前元老院和执委会的决议,除了一部分就地保留作为博物院馆藏以外,大部分是要运回临高和广州的,不瞒你说!留在南方的,和一起来北京的同志们都给办公厅打了不少报告啊!我虽然人已经退下来了,为元老院服务还是理所应当的!这件事情要抓仔细了!特别要注意,不能让军队的一些同志直接带兵接触这些事务。”

东门吹雨点点头,道:“这个我明白的,喏,军委办公厅的谢中将拿了我的手令去调的部队,没让别的人知道。”

而被东门吹雨提到的,帝国军衔、军职最高的归化民军人之一,军委办公厅主任谢澍中将,此时正快步跨越金水桥,一手拿着身份牌,一手持一个红色标记的文件袋,急冲冲地向着承天门城楼走去。

他所经之处的卫兵都看到了高举的玉牌,没有人上前盘查,但谢澍还是被阻拦在了城楼楼梯口。

“请通报一下,说军委办公厅谢澍有紧急事务要向东门首长、钱首长汇报!”

警卫士兵来到面前时,钱朵朵刚把第二层毛毯在文德嗣的腿上铺好,她的思绪有些发散,文主席的问话让她的目光焦点脱离了眼前广场上的千军万马,眼前浮现出飞云号斑驳的侧影,以及书信中那熟悉的、来自父亲的笔迹,还有几张两寸的黑白照片,上面是几个孩子的笑容。。。

“首长,那位谢中将说请您听取一下他的汇报!”,一声稚嫩的声音打断了钱朵朵的思绪,她抬起头来,整了整制服绶带,对文德嗣说:“文伯伯,我先过去一下,您稍微休息一会吧!”

城楼另一头,萧子山、邬德、展无涯等几名退休元老和东门吹雨、朱鸣夏、叶孟言、吕洋等军职元老已经将谢澍围在中间,听他读着手中的电报,钱朵朵加入时,电文已经念到后半段。

“。。。截至发报时,暴乱已造成5人死亡,94人受伤,8间厂房或宿舍被焚毁,若干设备被破坏,江宁直辖市市长海林元老和江宁警备区司令明海元老(按:系已故海军元帅明秋元老养子,继承人)联合签署了戒严令,陆军13机动旅已经进城实施戒严;禁卫军总管李亚阳元老已派出禁卫第三营乘飞艇出发前往江宁支援镇暴,预计到达时间为三十小时后。留守广州的执政官王洛宾元老已经主持召开了执委会紧急会议,随电附有会议纪要传真本。。。”

钱朵朵震惊之下,有些头晕,不由得轻轻扭头看了看城楼下,参加分列式的帝国军人们步伐依旧整齐威武,在这春末夏初的北平大道上,扬起一道道土黄色烟尘。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