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自己YY的一些情节——穿越众子女》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自己YY的一些情节——穿越众子女
作者ID
北朝论坛 弄风月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初代年轻元老
内容关键字 学习,爱情
转正状态 部分转正
转正所在章节 第五卷 第三百七十八节 家里的女仆,第三百七十九节 父女之间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同人】自己YY的一些情节——穿越众子女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2-4-12
最近更新 2012-4-13
字数统计 (千字) 4.6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主题曲

芳草园的学生

今天的天气有些糟糕,连带着林子琪的心情也低气压起来,木质古朴的课桌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张还散着油墨味道的卷子,数学的随堂小测,一如既往的无趣。

一笔一划随性的在卷子上写着答案,耳边突然传来一些响动,百无聊赖的看了一眼窗外,于是当她感叹靠窗的位置果然是个适合开小差的位置的同时,也看见了一群梳着发髻,穿着长衫的男孩子在踢足球,啊,不对,在这个世界,它叫蹴鞠。

对,这个世界。明朝天启年间。具体是哪一年她这个“永远只活在自己的世界”的90后是不知道啦,甚至当初爸爸拽着她上船的时候她除了晓得要去陌生的地方外,对历史性的穿越时刻也没有任何的认知,直到穿越后才幡然醒悟。

穿越,这个名字对90后而言完全不陌生,甚至有着浪漫幸福的色彩。穿越是什么?穿越就是不管你是普通人还是天才,只要穿越了,女性就是人见人爱的妖孽,男性就是改变世界的王霸,再不济也是种个田也能惊动皇帝老子的人物。

但是,子琪在亲历穿越之后,她才知道古代不是小说中描写的帅哥满地跑,美女随处见。这个世界也处处充满了危险,有土著的反击,有生存的不便,更重要的是对物质生活的不适应,临高刚开始创建的那段艰难时期,子琪几乎崩溃,她想困的时候睡司梦思,饿的时候吃肯德基,渴的时候喝汽水,累的时候宅楼房,无聊的时候玩电脑,兴致一起去步行街逛漫画店……而现实是,别说司梦思肯德基汽水了,连基本厕所都没有个蹲便器……

好在享受惯了的90后林子琪,熬过来了,在经历和爸爸一起伐木吃熏鱼之后,在抖着手给打仗的人员包扎后,在经历一次次穿越众成功的跨越之后,她硬撑着走过来了,不是没有埋怨过自作主张的爸爸,也不是没有“问候”过那群领导的十八代,但是最终林子琪还是这样过来了。

临高在进行一系列的改革连着教育制度的发展,让在那个世界还只是高一的子琪重新回到了学校——芳草园。这是土著的私塾,虽然经过了穿越众的洗礼,但是仍然保持住古风的建筑让子琪很喜欢。

在芳草园的日子,虽然和那个世界的学校没法比,但是也是个难得的清净地,她们这些穿越子女的校区不会被轻易打扰。而她们需要做的就是好好接受教育,好好的成为元老院的第二代政治掌权人。


穿越众在村里设置的广播,此刻准时的报响了时间,临高时间下午14点整。

监考的老师一喊时间到,头座的学生就依次将小组里的卷子收叠起来上交,这个大学中文系的宅男在收齐卷子后,说:“明天起学校放假两天,要回去百仞滩的都收拾一下,不回去的就让同学带个口讯回去。”然后一走了之。

接下的所有时间就都是自由时间了,学生其实都一样,考完试后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题目,怎么看,都是群好学生呢。

窗外土著学子的蹴鞠时间依旧,已经有些穿越众子女去围观了。那些土著的学子和子琪她们一样,是寄宿的学生,硬要说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土著学子的入学代表着背后一个家族对穿越众的尽忠,通俗点就是人质的一种。

土著小孩啊,从颜上来看,有些还蛮符合腐女眼中,受的本质呢……

“想什么呢!”短发女孩一屁股坐到课桌上,扯下子琪正听着音乐的耳塞塞到自己的耳朵里。她是另一个穿越众的子女,叫张允幂,和子琪因为年龄相仿,互相挺谈得来,“这次我回去借你MP3几天吧。”

“交租金吗?”子琪挑眉。

“啧啧啧,腐败的女人。”张允幂调侃,“你这次回去吗,我听昨天来采访的丁丁哥说为庆祝我们打败明军,百仞滩食堂供应披萨。”

披萨?这道美食让子琪来了兴致,“海鲜披萨?”

闻言,张允幂哈哈的笑了,“没错没错,临高就这资源丰富,我还听说执委会决定趁着大败明军的气势,来一次游行的庆祝,应该会很好玩。”

“消息靠谱吗?”

“喂,你在怀疑临高媒体第一人的消息灵通度吗?”

子琪无奈的摇摇头,她也为穿越众大败明军而高兴,但是游街什么的还真没多大兴趣。回百仞滩,她只想去看看爸爸。


下午差不多三点左右,前往临高百仞滩的临时校车启程了,子琪和张允幂一路开心的聊着。


婚姻

林子琪的爸爸林法天穿越前是个花圃的管理人员,也掌握着一些农作物的种植技术,穿越后就作为一般劳动力分配到农业部,目前算是天地会的一位普通员工。

“初晴姐姐。”子琪一进入农场区域就见到吴南海的贤妻正在晒菜蔬。

初晴回头见来人是自己蛮熟的林家女人,笑着回了招呼,她来到临高的这段期间,已经改掉了动不动就下跪的习惯,也学会了现代式的打招呼方式。

“哟,子琪,学校放假了?”从一所小教堂内拐出来的吴南海端着和蔼的笑脸招呼道。

子琪的笑容愈加灿烂,“是的呀,南海叔叔。”称呼初晴为姐姐,却叫吴南海叔叔,这其实是子琪小小的恶趣味。

回到家的时候,林法天的生活秘书梦兰正在门口扫地,看到是难得回家的小姐回来了,立刻兴冲冲的跑过来接过子琪的帆布包,“老爷倒是说过您要回来,我想着是要晚点呢,这次放假多久,我去为您买点吃食吧。”

“不用了,来的时候我已经买了点零嘴了,不够再说吧,我就两天假期。还有梦兰姐你是我爸的人,不用叫我小姐的。”子琪边走边说着,这会儿林法天估计在那块农作物地上忙活着,还没有下班呢。

梦兰嘴里回应着是,对新主子的没有架子暗暗感动着,她原先是河南某地的农家女,父母被丧尽天良的地主逼死后逃难到广州,卖身到临高,本来以为自己就在临高做活直到老死了,却在某天首长们开始把女孩子分派出去,还是完璧之身的她也被分派了出去,开始她惶恐的很,见过要伺候的首长后安下了心,她知道一般的地主把奴婢当成自己的人,要打要骂随心情,但是林首长不一样,他不但和她举行了婚礼,还对自己百般呵护,连林首长家的小姐也对她这个“后娘”彬彬有礼,虽然不叫自己娘而是姐,但是这一切对曾经无片瓦挡雨的孤寡人来说是莫大的幸福和满足。

所以,梦兰对这个家是尽心尽力的,像个真正的女主人一样,今天子琪的归家,让她特别高兴的多做了些菜,丰盛的四菜一汤。

这个幸福的梦兰给这个房子带来了像家的气息,这就是子琪不反对爸爸要个生活秘书的原因,果然要有个女主人才像个家啊。

忙活了一天,林法天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坐在饭桌前等他回来的妻女,那一瞬间一天劳作的辛苦奇迹般的消失了,他洗了手笑着坐到梦兰的身边,却看着子琪问道:“这次要放假几天?”

“两天,还像是因为我们大败明军的名义,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回来?”子琪接过梦兰递过来的碗筷,开始夹起菜来。

“说起这个,”林法天突然严肃起来,皱着眉头看着自家丫头,“你和张家的孩子走的挺近吧,你知道东门市一掌柜的叫顾葆成吗?”

“我不知道,张允幂总和我一起,她应该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了?”由于事关自己的闺蜜,子琪也跟着严肃起来。

林法天叹了口气,“怕是老张家要头疼了,今天执委会的刘三叫我去就是问了个事,也就是你和张家那孩子和这个顾葆成的事,你在学校消息闭塞,这件事在百仞滩已经传开了,顾葆成是李洛由留在临高的内侄子,也不知他打哪儿知道张家女儿的,竟然托了李洛由来说亲,李洛由就找刘三来保媒。”

“说亲?保媒?那顾葆成是有病啊,张允幂和我同龄耶,执委会应该一口回绝,这明显是不可靠的婚姻,一夫多妻不说,更何况还未成年。”

“不好说啊,那个李洛由的身份让执委会有点顾忌,所以去问了老张,老张两口子自然不愿意,但也闹不明白张允幂的意思。”

“拖什么呀,张允幂自己也铁定不愿意,执委会是打算拖着然后颁发什么一夫一妻的婚姻法,再给举行婚礼吗,这就是所谓的不是以元老的利益为优先?”

林法天为自己女儿激动的语气行径微微皱起眉头,“子琪,你太偏激了。”

闻言,林子琪一愣,随即情绪也缓下来,“我只是为张允幂不值。”

“这话说的,执委会不是也没有答应嘛。再说谁知道那是不是两情相悦。”

接下来饭桌上一片静默,梦兰觉得气氛不对,也不敢贸然说话,因为一个话题的缘故一顿饭吃的挺压抑的。

而其实林法天并没有把所有的问题都讲给子琪听,按照这个实例,关于“穿越众子女是否是元老”和“关于女元老与土著的婚姻问题”以及“婚姻法的颁布”三个问题在穿越众中引起很大的议论声,而执委会认为在讨论出结果之前,这件事目前还是拖着吧。


爱情

晚上的时候,新翻修的路上已经开始有人聚集了,这次游行愿意参加的土著似乎不少,本来不打算参加的子琪被张允幂拽了出来。

张允幂啊,这个因为父亲为朋友做担保却遭到背叛欠下几百万的帐而毅然选择穿越的人家的女儿啊,怎么说呢,子琪觉得是个特别热情能感染人的家伙,长相属于小清新类型,放在现代是个美人,但是在这个世界就不符合大众审美了,所以一开始听说有人提亲的时候,子琪只觉得不可思议。

两人一起加入游行队伍的时候,子琪好几次想问这个闺蜜关于顾葆成这个人的事情,却也几次欲言又止。倒是张允幂在兴奋的叽叽喳喳。

光柱出现的时候,游行的队伍显得更加的威武,大家在一起唱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越来越多的人歌唱,歌声仿佛抖山振海般的嘹亮。

当子琪和张允幂一起钻到队伍另一角的时候,子琪看到有个土著男生向张允幂招了招手,笑得一脸灿烂。

顾葆成。

这三个字在子琪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惊讶的看向闺蜜,只见张允幂也是一张如沐春风的笑脸,这两个人……

“你们认识?”子琪问得小心翼翼。

“哎?”张允幂将视线从顾葆成身上移开,“哦,你说他啊,我们是认识,他是我男朋友。”

“你来真的?”亲耳听到好友的回答,子琪果断的震惊了。“这里不比现代,你知道他叔叔来提亲了吗?”

张允幂被子琪的反应吓了一跳,“这件事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子琪啊,我比你大一岁,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是真喜欢他。”

“喜欢到可以未成年就结婚?张允幂,这里可不是一个老婆就能过日子的,元老们还想三妻四妾呢!”

说到这个话题,张允幂被子琪带动着严肃起来,“我和你不一样,虽然父母都是普通劳动力,但是你有前途,我不聪明,爬不倒高层的位置,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世界,我也不能拿在现代的时候的心态生活,而且我要的不多,我家里人也要的不多,只要普普通通的安安静静的相夫教子,生老病死就好了,何况,这个男孩子我确实喜欢,并且我相信元老院会争取到我的权益。”

看着一脸认真的张允幂,子琪突然觉得她之前纠结的问题一下子,迎刃而解了,“那你爸妈呢,他们怎么说?”

“到现在也不同意,不过如果执委会决定接受,他们也没办法。”

正说着顾葆成已经来到两人身边,他十分熟练的牵起张允幂的手,牢牢地握住。“大晚上的小心着凉。”

“没关系的,不有你吗。”张允幂说着已经把两只手都伸到顾葆成的大手里捂着取暖。亲密的举动完全没有因为子琪在场而产生停滞。

“有人看见。”身为土著的顾葆成还是有点扭捏。

张允幂看着喜欢的人动作,反而好心情起来,“我闺蜜,你不用介意,她会当做没看见的。”

子琪黑线,自己完全被无视了啊。“那个,闺蜜啊,要不要我回避…算了,话说你们怎么认识的,你们在芳草园接触不到,回来的时候也几乎和我一起……”

听到这个问题,张允幂还真认真的回忆起来,“好像是上次回来,在东门市他的铺子里落下发夹,他一路问着给我送回来的,我就觉得这个家伙还真可爱什么的,哈哈。然后一来一往的就这样了。”

“不是你故意落下的吗,第一次来买东西的时候还一直看我。”顾葆成也不再扭捏的开起玩笑。

“你想太多了亲!”

“嗯?亲是什么意思?”

“你想知道?”

“额……因为你一直说……”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

“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想理你的意思。”

“啊?”

顾葆成和张允幂跟随着队伍,在一来一往的对话间已经走在了子琪的前面,子琪看着好友和顾葆成这对奇怪的组合,嘴角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感觉到自己完全被那对情侣抛弃了,她从口袋中掏出MP3打开,听起音乐。

游行队伍里激昂的进行曲歌声,和耳朵里柔情的歌声,相互辉映成一种诡异的心境。


——END——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