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致元老院:本位面黑尔能造出的武器装备之论证报告(警惕)》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致元老院:本位面黑尔能造出的武器装备之论证报告(警惕)
作者ID
百度贴吧 左武卫将军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马尼拉
涉及方面 武器评估
内容关键字 黑尔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致元老院:本位面黑尔能造出的武器装备之论证报告(警惕)!!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3-09-07
最近更新 2013-09-08
字数统计 (千字) 5.2



在单穿的条件下,最大的软肋就是工业基础或者工业体系;

在有好的设计指导、高明的工匠条件下许多近代的武器其实是能够实现的,但是也仅仅是能够实现,仅此而已;

毕竟近代尤其是19世纪的武器正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单兵火器先后经历了前装燧发滑膛枪、前装击发滑膛枪、前装击发线膛枪、后装击针单发步枪(纸壳弹)、栓动步枪、连珠枪等等。

那个时期的好多武器在制造上并没有太复杂的结构;就技术条件来讲,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但是话又说回来,即便是有超前的思路没有相应的工业基础,也只能是空中楼阁;做个御用火枪和做千百万支列装部队的制式武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要只是在技术上实现,这个完全不难,但要想量产,这个量就涉及到大规模的工业化;有人说滑膛枪时代不也是上千万只的步枪在服役,怎么没看到工业化?

这个是人们普遍存在的认识误区,燧发枪时代也是有工业化的,只不过是手工业工业化时代,依靠大量的人力和机械辅助当然也能实现火枪的量产;但是,我们应该能够注意到一点:燧发枪时代的枪管口径和枪弹游隙根本不统一,枪支坏了不能使用相同的备件只能原厂返修或者找工匠打磨修配;这就是手工业时代的弊端,有限的解决了量的问题,但是质量一致性的问题却解决不了;质量的问题涉及到加工精度,而精度的提高(包括机床、零部件、产品)尤其是在量产时人类经历了数百年的时间才将加工精度由1mm提高到 0.1mm,这中间有众多难以解决的问题诸如材料、加工、装配、测量以及工具和专业人才培养(教育普及)等等;

燧发枪时代仅仅是解决了量的问题,但大规模量产质量一致、均一性较高、精度较高的线膛枪则必须经由机械化为主力的工业化机器来实现!人力为主的手工业加工诚然能制作出精美的艺术品,但是手工业加工有其不确定性,精度的一致性得不到根本的保证;但是机械化则能实现这一点,前提是机械化的加工精度要能达到手工业单件生产的精度,而一旦机械化加工的精度能够达到这一点(19世纪中期),就能海量的生产精度相当质量一致性的工业品,这远不是人力手工业所能抗衡的;

临高废物们装备的米尼枪可以说是代表了一个工业化的时代,一个精度的时代;脱离了这个工业化前提,要想实现大规模高精度量产一致性的武器就是痴人说梦!

下面我们说说黑尔天才发明家(姑且套入这个称呼角色吧)在明末那个有限的手工业基础条件下所能实现的武器:



1、燧发滑膛枪。

滑膛枪的枪管和枪机是主要的难点,枪管的制造以古代经典的经验完全能够手工量产,还是前面说的,质量肯定参差不齐,但是滑膛枪时代完全够用了;至于枪机部分,可能精巧一点,但是捅破了这层膜,也没什么神秘的,17世纪的带保险扣的狗锁式火枪升级到制动楔轮式完美枪击结构也不存在技术难度,只是设计上更加简单、巧妙而已;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枪机“主板”和“驱动”V型板簧、制动楔轮、火镰盖等零件的热处理技术可能不到位,导致性能比不上原始位面历史上的性能服役年限,但是在17世纪结构简单、适于单兵列装的“自生火铳”已经属于是划时代的武器了;

2、击发药。

底火、火帽包括一切需要发火的东西都用到击发药,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甚至改变了武器的发展历程,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据查到的历史资料,17世纪晚期就有法国人发明过雷酸金系列的发火药,18世纪也有氯酸盐类的发火药,但是由于原料提纯、混合配比不当、制作工艺不成熟以及人们固有的观念等原因没有普及开来;

黑尔是个现代军火专家,相信不会不知道发火药的重要性。而且制作原料和工艺也不复杂,难的是如何进行原料的提纯和工业化量产(靠,又是工业化!),这个要想在明末实现的话,需要制取纯净的硫酸和沉降硫、硝酸、盐酸、紫铜、水银、高纯度酒精等提纯原料,还有众多的设备(反应釜、导管、计量设备、烘干、残酸分离设备)以及检测仪器也需要解决,此外还有专业的操作人员需要培养;当然以上说的是工业化量产时的条件,如果黑尔想在有限的条件下仅仅是制造出来能否实现呢,譬如说几公斤这样的量?

兄弟的意见是可以;但是质量不敢保证;

我们提到了雷汞需要的原料纯度较高,那么先看看需要的主要耗材硝酸;



以上仅是硫酸,接下来说硝酸,有了浓度相对较高的硫酸和相对纯净的硝石,就可得到浓硝酸了么?非也!

好多小说随口一说什么浓硫酸硝石共热就是浓硝酸,如果你要是信的话就是扯淡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这样的方法得到的硝酸充其量也即是稀硝酸,可能还有些许杂质;有人又说了,蒸馏啊,不就浓度高了嘛!

这个,兄弟只能说呵呵了;

其实硝酸与水混合,在硝酸浓度为68.4%时形成共沸混合物(称共沸酸),而且硝酸是易挥发性酸(蒸馏?呵呵、、、),故浓硝酸不能由稀硝酸简单蒸馏制得。

即便是氨氧化法制硝酸所得到的硝酸浓度也仅为50%,要制得更浓的硝酸,可用浓硫酸(或硝酸镁)作为吸水剂,利用蒸馏、分室冷凝的方法将硝酸浓缩至97%左右。

当然以上仅是生产原理,涉及到的专业化生产设备和检测设备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到硝酸厂看看,反正兄弟看完就绝望了;

此外还有水银、紫铜、盐酸、设备、检测系统这些亟需解决,不知道黑尔同志怎么完成;还有即便是火帽也不是说有了雷汞就万事大吉了,纯的雷汞很容易和铜形成更敏感雷酸铜,所以还要有氯酸钾、硫化锑、阿拉伯虫胶、工业200 目以上级别玻璃粉,还要有相应的生产工艺才能制造成功;

至于炮弹用的引爆药和传爆药那个就更复杂了,此处不提、、、

黑尔所能实现的雷汞也有可能,但是需要时间和人命为前提,这东西的制作工艺即便是有黑尔这个军火专家也不是一两个月就能轻松搞定的;即便是搞出来质量也不会很稳定,这是肯定的;

但对于郑家来讲绝对是神物:自发火台!!打破了澳洲人武器神秘的面纱、、、



4、炮弹。

关于炮弹,兰度的马尼拉谍影同人里提到过,也是类似于米国内战时期的铜质扩张弹底锥形炮弹嵌入膛线,早期的前装线膛炮炮弹其实除了这种架构还有炮弹本身加工弹齿啮合宽浅圆角膛线的,原理都是嵌入膛线旋转只是形制不同而已;

临高的炮弹可以做成空心开花弹甚至还有实验性质的碰炸引信;黑尔估计也就能搞个实心弹,充其量弄个延时信管发火不稳定的高爆弹,弹头时间信管的爆破弹穿甲能力对付木船甚至薄装甲船威力也不会差到哪去,问题在于穿甲的一瞬间信管损毁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很不靠谱;(最早的半穿甲弹--穿甲爆破弹弹底引信没有19世纪晚期的加工能力就别想搞了)不过如果我是黑尔即便是有打死也不会卖给郑家的;

'
'
'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新式大炮和炮弹也够临高喝一壶的,历史上即便到了1880年代对付铁甲战舰还是用实心穿甲弹这不落伍,在明代就是逆天的存在了;

实心锥形弹对付木质帆船穿甲能力虽强但是破碎效应的毁伤能力还不及实心球形弹,但是对上临高的装甲船可是恰如其分,临高的机帆船虽不是全钢甲,但是面对尖头穿甲弹防护力还是很脆弱的,尤其是被打中蒸汽机之类的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所以说前装线膛炮和实心锥形穿甲弹对临高的危险还是很大的;

如果是巡逻艇级别甚至904级别的碰上这种炮和炮弹无论是实心弹和不靠谱的空心开花弹都只有挨宰的份、、、



7、引信。

早期的引信就是个锥形木质空心管,里面装满压制而成的硬质、燃速稳定的火药,这种引信18世纪后期就有了,直到1853年锡诺普海战还在用,哦,还有1860--1865年间的米国内战时期也在用,所以黑尔能搞出的估计也就这种了;

'
'

波曼金属延时引信黑尔如果能搞到成品的话(很有可能,战场上的空心球形炮弹不可能爆炸率百分百),估计也能山寨出来,就是性能远比不上临高出品的;



海军型引信

至于碰炸引信,临高都没有彻底解决也只是搞出了试验品未工业化量产列装,黑尔更不可能了;



综上,针对黑尔指导下可能出现的武器:燧发滑膛枪、击发火帽(纯雷汞,极度危险)、限量版米尼枪弹(专枪专用无法工业化量产)、熟铁箍套前装线膛炮和铜质扩张弹底锥形炮弹(实心弹和升级版的弹头信管爆破弹),以及火箭和新式危险炸药,临高应该加强对西班牙势力、郑家势力的情报侦察力度,前些日子的水银事件已经给情报处的同志们提了个醒,现在应该针对西、郑两家势力的贸易产品尤其是硝石、硫磺、煤炭、铅矿、蔗糖、锡矿、铜矿以及大陆的手工匠人严加注意;

其次,不管黑尔能够指导手工业人员制造出怎样的新式武器,防患于未然,临高的武器升级势在必行;再说深河兄关于武器升级的提案一直到现在也没着落,那帮只知道玩女人的废物官僚们估计都忘了这茬了,反正理由就是成本!

一提到这个兄弟就来气,什么TM成本,军队装备是要考虑成本,但是也不能极度压缩成本,军队是暴力机关,但同时也是国之利器!没有军队的庇佑,那帮孙子能在这个位面心安理得的享受现代社会所不能拥有的女人和地位?!所以兄弟认为为军队投入是理所当然的,军人们都是拿命在保证元老院的利益,相反还要被某些元老卡着脖子找理由借口不给武器升级,这是什么道理?

兄弟认为军队的装备应该升级了,霍尔改单兵线膛步枪和90公厘克虏伯野战钢炮以及迫击炮应该讲订单下放到工厂量产列装陆军部队;海军应该研制155mm克虏伯后装线膛炮(历史上没有这个口径,为了满足哈德派和现代155口径派的恶趣味综合设计)并装备105mm、130mm后装线膛炮;

至于新式的铁甲战舰兄弟认为虽然没有必要,但是现在应该列入设计日程,尽早进行模型水池实验和建立全数据模型,一旦有必要就开工生产;

考虑到这个时代的对手,建议设计中的铁甲舰排量以3500吨为上限,武器以155mm克虏伯主炮四门、130mm克虏伯副炮8门为主要打击火力,另外建议加装几门90mm多用途炮架(海/陆)的陆军行营炮和哈其开斯机关炮为辅助打击火力;


黑尔的结局是显而易见的,最后肯定被临高工业党碾压。

无非是为了满足一下500废物们用工业集团优势暴揍单穿势力的快感和恶趣味,仅此而已;

黑尔是一个悲剧,他的能力如果放出来单挑的话绝对能够完爆500废物们大多人中任何一个人,但是悲哀的是他确是一个孤胆英雄(姑且这么叫吧),抛开国籍和民族情绪来讲,我觉得黑尔倒是比那帮玩女人玩的顺手、政治斗争玩的很溜、甚至是只知道照抄图书馆资料复制现代文明的所谓专业人士、学究们更有传奇色彩;

黑尔是一个现代人,但是更是一个日本人!

现代的日本人早已不是几百年前一直生活在中原王朝世代威压的时代,虽然鬼子也是自认为其自身是很高贵的,但是经历的几次对中原王朝的作战伸出的魔爪都被中原大国无情的剁掉,最终以惨败告终,他们始终将中原王朝视为悬挂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而甲午一战彻底打掉了这个岛国对庞大的近邻老大哥大陆帝国最后的一丝恐惧,从而实现了民族自信心的高度膨胀!

自此以后,中华在他们眼中就是支那!

这个民族就是一条披着变色龙外衣的野狼!他们只服从、敬佩与强者,或许在他们的民族信念里只信奉强者为尊;

作为现代人或许黑尔的现代意识和作为军火掮客的身份使他更倾向于赤裸裸的利益,理论上讲,越是聪明的人也越现实,如果能得到最大的利益,那么投靠500废是其最好的归宿;

但是也应该看到他骨子里的高傲和对中国人的蔑视则是来源于其现代民族自信心的所谓优越感。这点从其对郑家的态度对话和至今不肯屈从于临高就能看出来;

所以兄弟觉得黑尔不会投靠500废的;

以上仅是推断,还需进一步论证;

而黑尔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从其对郑家的对话中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一个动手能力和收集情报以及分析能力超强的高智商人士;

看到有人说黑尔还梦想着兰度沉船的军火,呵呵,兄弟认为以黑尔在文中所表现出来的智商

和几年的情报分析经历,不会不知道临高隐隐然已经实质上掌控了东亚的海洋,以其对中国人性格的了解和原时空PLA海军的弱势以及南洋岛屿的领土情节,不会不猜测临高早已探查出兰度沉船的军火;

而几年的情报从业经历,应该能找到确实可靠的证据,所以兰度的身份或许早就在他意料之中;

而为什么没有揭穿,或许还有什么更大利用价值或者什么别的阴谋吧、、、



其实,兄弟觉得在没有取得大量铜资源的情况下,首先就限制了弹壳式整体子弹的装备,因此可以预见的几年内,临高的主力枪形应该有以下特点:

1、膛线,增加射程和精度;

2、后装,增大射击火力密度,和不必要的采用排队枪毙战术;

3、黑火药装填,无烟火药的生产涉及到的机械、化工行业太高端,而且从历史上看,无烟火药几乎是比炸药更难攀登的高峰,起码5--10年内临高还不具备列装的产能;

4、纸壳整装弹,没有大量铜矿资源可以挥霍;子弹尤其是黄铜弹壳的生产先不说设备制造的难度,光一个需求量就能卡死了临高集团;

所以从纸壳弹后装单发线膛黑火药步枪的形式来看,霍尔改还有很大的服役年限;

如果将来有了稳定的铜资源收入,那么可以适当的将子弹改为铜质短弹底纸壳整装子弹,可以考虑夏普斯或者马提尼亨利步枪原理进行设计制造;

但是这样的改进和霍尔改相比优势并不是十分明显,性能上没有十分悬殊的升级空间,所以最好就是一步到位直接升级到栓动步枪和弹壳式子弹,哪怕是黑火药发射药;

所以在没有取得铜资源的优势情况下,纸壳弹步枪还有很长的服役年限;


妈蛋黑尔竟然搞出了硝化淀粉!!!

这个金手指真是玩大了,这玩意的威力是与含氮量挂钩的,也就是与硝酸的浓度和纯度挂钩的,不好控制含量,真不晓得黑尔大神是怎么控制硝化淀粉中含氮量的稳定的?

话说同级别的硝化纤维的制造标准可不是一般的高。

还有这玩意虽然足够钝感,但是安定性并不好啊,一般的存储不超过两年,黑尔的位面能存储一年就不错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