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vo17000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6-1-1

最近更新时间:2016-1-1

正文

舰用测距机

红牌港的东面是一个深入海中的半岛,正夹在红牌和马袅之间。这个半岛的顶端是一大片烂泥地滩涂和大量的野生灌木,本就没有多少人烟。穿越众们将这一带辟为军事用地以后逐步撤走了当地的居民,这里就再也没有外人了。作为训练的一部分,陆军工兵们在这里造了不少路。这些路大部分是通向各处训练场地的,也有少数路口被路障封起来又有卫兵看守。如果某人有适当的许可的话,他可以在向卫兵出示证件后沿着土路一直走到海边一处浮码头上。这里一群人正在围着几台奇形怪状的机器忙着。

李迪正在审视着面前的机器。这个机器像一个大写的T,一根像大树桩一样粗的横柱垒在同样粗大的支柱上。横柱很长,一个成年男人用手扶住一端的话,他再怎么伸长了手也是摸不到另一端的。从大海的方向向它望去的话,这根横柱的侧面可以看到两个透亮的圆形玻璃窗口。如果绕到窗口的后面,横柱的中央是一对伸出来的小圆筒,同样镶着亮晶晶的玻璃。如果仔细再看的话,小圆筒下面还可以看到若干的旋钮、读数盘等等。这当口有人打开了横柱上的机关,原来里面是空心的。李迪伸手摸了摸,笑道:“居然用花岗岩,亏老林你想得出。”

林汉隆在一边苦笑了一声。“没有办法的办法。”这个机器是他新近作出来的二米舰用测距仪,海军吵吵嚷嚷要这个东西已经很久了。要说结构,测距仪并不比双筒望远镜复杂很多,然而材料和加工手段的限制让他一直没办法做出来东西。首先是作为测距基准的基座,按理应该使用膨胀系数低的殷瓦合金等制作。向冶金口探听的结果,殷瓦合金没法做,因为没有镍。没有镍是因为穿越众手上没有掌握镍矿,向贸易口打听的结果,从东南亚进口镍矿并不可行,因为现在这东西无人开采。穿越众要自己开采的话需要派出用武力保护的勘探队和矿工,而这需要海军的支持。于是这件事在转了一整圈之后又回到了海军的头上,还是一个无米之炊。林汉隆在查过各种材料的膨胀系数之后,大胆地决定用花岗岩来做这个基座。他的光学厂里已经把很多设备升级为花岗岩底座了,沉重的花岗岩有效地隔绝了外来的震动,使得光学装配的质量有所提高。为了保证细长条形状的花岗岩基座不至于在海上颠簸中自己四分五裂,他给花岗岩外面再用过盈配合套了一个铸铁的套子,他打算看看这样是否能用。

李迪看着林汉隆对测距仪又做了一些小调整,然后招呼身后的一名年轻海军士官上前来继续操作。他觉得这个测距仪看起来质量还可以,起码看东西比较清楚明亮,比海军手上的临高造双筒望远镜还要好。他不知道的是,拜发动机行动带回来的大量人口所赐,林汉隆得以从到达临高的人流里中挑出数名手工艺匠人。这些人都有好些年的打磨抛光经验,磨的东西从玉器到铜镜不等,耐心和手感都不缺。他们学会了光学镜头的磨制方法后,又有现代的质量检测手段辅助,很快就成为最好的磨镜师傅。靠着这几个师傅,林汉隆现在可以小批量地磨制质量比较高的特殊镜头了。这次在测距机上安装的就是他们做出来的试制产品,其质量明显比批量品高一截。

“4900米!”操作测距仪的士官在忙乎了一阵之后终于报出了一个数字。李迪暗自摇头,准确的数字应该是5000米多一点,他刚用激光测距机打过。不过这个数字也算很接近了,火炮发射后看着落点再稍微修正一下也不是问题。不过现在是在起伏很小的浮码头上,又是风平浪静,真到了海上估计还能有几倍的误差。他看着林汉隆招呼从人支起一个小棚子,正罩在测距仪顶上。

“怎么,这玩艺怕水还是怕晒?”

“都怕。还怕潮,怕盐雾。”

李迪点点头。临高造望远镜平常都是收在防潮箱里妥善保管的,箱子里还有定期更换的生石灰吸收水分,就这样还是免不了出现发霉、积盐等问题,需要定期地用专用的镜头布温柔地擦拭。这个大家伙看起来没有什么密封措施,到时发霉生锈了如何是好?

对于这一问题,林汉隆表示,这个还是个实验品,不密封是因为需要经常打开调整。到真正装舰时自然会整体密封起来。现在济州岛在穿越众手里,兽皮和北方的冷杉木都可以供应。用处理过的兽皮做的密封件性能尚可,冷杉木中提取的树液在萃取后虽然有一点偏黄,但还是可以当作光学胶来用的。林汉隆还打算在测距机上设计几个装干燥剂的容器,以保证其内部的干燥。他估计经过努力之后,这个测距机在海上一次坚持三五个月不成问题,之后可以回厂保养。他觉得这作为实验品来说还算可以了。将来么,海军必然要有专人和设备来负责光学器材的维护保养的。

几个月后,一式二米舰用测距机(试)实验性地占据了早已预留好的射击指挥塔。在随后长达数年的各种坑爹事件和改进措施之后,临高产舰用测距机总算是装备了元老院旗下每一条主力战舰,成为伏波军海军火力极度过剩的战舰们的一部分……


4.0
1人评价
avatar
K
0

不错。可以接着写。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