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芳草地的非日常》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原子光谱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7-19

最近更新时间:2014-7-19

正文

芳草地的非日常

金承嗣觉得自己有点紧张。

作为一个出生在济州岛的朝鲜族少年,临高炎热潮湿的天气让他苦不堪言,但这并不是他紧张的理由。让他紧张的,是目前棒球场上的局面。

虽然这场比赛并不是什么关键场次,甚至不属于任何一个联赛,只是芳草地学校中学部几十个男生的相互较量,但作为场上的跑垒员,金承嗣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砰砰”的心跳声。对方下一轮的投手似乎也很紧张,眼神不敢看向站在击球区的金承嗣,金承嗣觉得想点别的什么事情,让自己放松下来。

金承嗣出生于济州岛,是济州岛第一批接受国民教育的学生,由于在毕业考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和他的30位小学同学,被推荐进入芳草地学校中学部学习。离开济州岛那天,胸口带着大红花的金承嗣和他的同伴们在鞭炮和众人羡慕的目光中登上了前往海南的客船,济州岛当地的首长亲自给他们送行,要他们多多努力、虚心学习······金承嗣知道,这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景。

然而,一千多公里的海上航行之后,迎接他们的并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各个官僚机构的办事员:户籍审核、卫生审核、学历审核······七八个部门的十多项检查过后,金承嗣和他的同伴们终于从卫生部的检疫营搬到了芳草地的学生宿舍。

但更艰难的事情才刚刚开始,进入芳草地学校中学部后,金承嗣们才明白首长那句“多多努力、虚心学习”原来不是客套话。金承嗣的数学一般在85分左右,在济州岛那是独占鳌头的存在;而再芳草地,85分距离班级的平均分还有那么一点差距。更别提由于独特的普通话口音而带来的隔阂——虽然明令禁止,但金承嗣的济州普通话依然是同学们开玩笑的好借口。原来在济州岛一直是学校重点培养对象的金承嗣在芳草地变成了拖后腿的可有可无的存在,甚至是别人取笑的对象···金承嗣感到自己几乎要崩溃了···

好在还有棒球。金承嗣在济州岛就学会了打棒球,最终是也是棒球帮助金承嗣交到了在芳草地的第一个朋友。金承嗣所在的芳草地学校中学部一年级总共8个班,他所在的是6班。中学部一个班40个人,男生虽然略微多余女生,但会打棒球而且愿意打棒球的人并不多——很多男生更愿意去玩更刺激的橄榄球。

金承嗣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球场上,摆出击球的预备动作,向对方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对方的投手似乎比刚才更紧张,投球的时候动作稍微有点变形。金承嗣甚至觉得对方会投出一个坏球···不,这就是一个坏球。

很好,金承嗣觉得现在自己的状态开始上升。现在场上的局面是决胜局下半局,金承嗣一方7比4落后且两人出局,但本方满垒,只要金承嗣打出一个本垒打······

“梆”金承嗣坚定的挥出了球棒,一个高远球,并且有向着本垒打发展的趋势···垒位上的跑垒者随即开始跑垒,对方的外野手也开始向落点奔跑。这个球很高很飘,所以金承嗣很顺利的跑上了一垒,瞄一眼外野的方向,很可惜,不是本垒打,但对方的外野手接球失误!场外的队友高声的大喊着,让跑垒员们继续前进。这是,外野手犯了第二个错误,愚蠢直接回传一垒手,试图直接封杀金承嗣。

“对方的外野手一定是卧底!”金承嗣看到对方如此低级失误,直接打算试试运气,看看能不能直接冲到三垒:对方的传球又高又飘,金承嗣自信能在对方的一垒手传球之前跑垒到位。于是,在二垒上狠狠一登,金承嗣直接转向三垒。

今天运气一定是在金承嗣这一边,外野手飘飘忽忽的传球让对方的一垒手也出现了接球失误,等他匆忙捡起地上的棒球时,金承嗣已经到达了三垒。这次对方没有失误,一垒手直接传球给三垒手,可惜金承嗣此时已经从三垒手身边一闪而过,直奔本垒而去,三垒手紧跟其后,试图直接触杀金承嗣,但金承嗣在迈完最后一步后,直接一个俯身鱼跃,一把抱住了本垒板。

———————————————————————————————————————————————————————————————————————


袁子光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少年让自己的球队一口气得了4分,不禁暗自感叹道:“老了,老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袁子光还是很满意自己最近的活动成果。元老院对教育口还是非常重视的,企划院对设计教育工程的物资划拨也从来不卡脖子。于是芳草地学校的新建中学部,以及小学部扩建工程,迅速而顺利的完工了。芳草地学校中学部,作为元老院的最高教育机构,受到了各个部门的重视,在建设上也是极尽奢侈:一栋拥有30个教室的5层教学楼,一栋包含了图书馆、电教室、音乐教室、社团活动室在内的综合楼,一个室内体育馆兼礼堂,一个橄榄球场外带400米跑道,两个棒球场。

但是,在袁子光眼中,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中学部的校服上,制服党取得了巨大的胜利:英伦党、水手服党、民国党先是联合起来消灭了其他什么军装、女仆装之类的异端,接下来英伦党和水手服党有合起来取得了对民国党的伟大胜利——为了这个胜利,袁子光甚至劝说几位现役中学生穿上了自己从旧时空带过去的珍藏,并把照片上传到了公共论坛上,还在元老院的听证会上,举着学生的照片拍桌子喊道:元老们连为帝国的未来们做几件衣服的钱都舍不得出么?。最后,英伦党和水手服党平分了芳草地的校服款式。

现在,芳草地中学部的制服开支已经是教育口最大的例行开支之一。男生,正装:长袖短袖衬衫各两件,一件中山装样式的外套,两条西装裤,外带一条领带。运动装:一件针织短袖套头衫,一件天朝校服款运动装,一条运动裤,一条短裤。女生,正装:长袖短袖衬衫各两件,一件毛背心,一件小西装,百褶裙和裤装各两件。运动装:一件针织短袖套头衫,一件天朝校服款运动装,一条运动长裤,一条运动裤裙,一条运动短裤。

“袁老师,想什么呢?”就在袁子光对着窗外的瞎想的时候,没耐性看着袁子光发呆的李富贵终于出声提醒了。

“哦,关于技校的事情么?反正我原则上是同意的,只要不让我们出老师就行······”

“不是这件”李富贵一脸黑线的看着袁子光,显然某人还没有从某种妄想状态回过神来,自己刚才的话也多半喂了狗:“是关于学历委员会的事情。”

“哦哦哦哦,对是要搞一个学历委员会,你看这次济州岛来的几个学生,都是什么一套,就这破成绩,真不知道是怎么评得分,这还是最好的呢。”袁子光终于进入了讨论正事的状态,:“这个事情,我们一定要提早搞定,不但我们教育口自己的统考统招要拿到,他们那些职业资格的审定颁发的权利也要拿到。这时候不抢权,什么时候抢。”

李富贵看着满嘴跑火车的袁子光,心道这话道理上是对的,但也就私下说,给元老院的提案上可不能这么写···恩,就写,工业部门拥有了职业资格审定的权利,岂不是自己给自己发证书么?

“哦,对了,李老师,我这还有个事情。”袁子光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突然对李富贵说道:“有人打算邀请我在学校里成立一个俱乐部,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



3.0
1人评价
avatar
0

太监是硬伤。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