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苏菀的野望》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紫樱花灬沫兮

原帖

状态

完结,未转正。(人物正文已出场,但同人主要情节未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03-12

最近更新时间:2014-03-12

正文

苏菀的野望

临高警察总部。

穿着一身黑色猎装式样的30式警服,腰里系着同色武装带,头戴船形帽还挎着一把29式警用指挥刀的苏菀噔噔噔沿着水泥台阶快步走向地下的解剖室。在踏进铁门时,她顺手摘下门边衣架上的黑呢子大衣披在身上——虽然小冰河期的临高也有冷的时候,但是像这番一年四季都让人一进门就好一阵哆嗦的就只有这里了,不过对于苏菀这样来自甘肃经常饱受西北风“考验”的人只能算是小菜一碟甚至家常便饭。

苏菀身高一米八五,这个身高别说归化民,就是算在男元老中也都是很吓人的身高。可是体重只有59公斤,由此带来的就是她成为了身材最差的女元老——当然是热衷于丰乳肥臀的宅男们评的。她脸型倒还算标准,皮肤也比较白净,一双目光经常游移不定又尖锐的小眼睛总是无分男女老幼的打量着每一个她所看见人暴露在外的皮肤。放下来可以垂到腰间的黑发时而随意的披散开时而梳成辫子垂在左胸前,细细的脖颈上总是挂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双时而涂着红指甲时而涂着银指甲的小手则经常不自觉的撑着她的尖下巴。对于后世穿越帝国的法医们而言她是澳宋帝国的宋慈宋提刑,更是如同木匠之于鲁班一样的祖师爷和“近现代法医学和刑侦事业的奠基人”(《澳宋帝国法政史》第一卷第三章,圣历65年版),以至于后来帝国中央警察大学的法医学员们每年都要去标本展馆“瞻仰”她那并不很国色天香的“遗容”。不过在旧时空,苏菀不过是一个水平很一般,还因为误检而丢了工作,最后绝望之际赌气独身参与穿越的小法医而已。

“苏老师,你来了。”苏菀刚一进门,几名同样穿着警官制服和马靴的男女少年就赶紧围了上来,他们都是苏菀的学生。

把军刀解下来丢在旁边的桌子上,又和学生们一起换上一身浅蓝色的解剖服后,苏菀开口问旁边一个长得比较高大的男孩:“嗯,尸体运到了对吧?还有,再把案情复述一遍,我看看慕警官和我不带队的话你们第一次独立出现场怎么样。”

男孩取过一旁的一张文件大声朗读起来:

“圣历4年5月28日上午7时许,女仆学校学员林小雅被人发现从三楼坠下身亡,接警后法医于8时30分许赶到现场,见尸体位于学校大楼大门右侧约10米处,尸体着黑色连衣裙,白色围裙,下穿白色棉袜,黑色布鞋。头戴粉色蝴蝶结,尸体呈仰卧位······(此处略去若干字),经现场初检后于10时17分运抵临高警察总部法医解剖室进行尸体解剖。”

“不错,比你们老师第一次出现场还好,以后再接再厉。”苏菀赞赏的点点头,“好了,现在开始尸体解剖,虽说给你们发的书上那些各种恶心图片什么的你们也看得多了也免疫了,不过实实在在看尸体解剖也算第一回,唔,这次的尸体还不算什么恶心的,别以后见了高度腐败的还是什么分尸案的吓得拉不住的跑了。”说罢她就转身走到解剖台前。

解剖台上躺着一具年轻的女尸,按苏菀来看大抵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她身材中等,体型按旧时空的标准也算是基本合格,张清秀的鹅蛋脸上充满了少女特有的青涩气息,一双标致的小脚被棉袜紧紧裹着。唯一很违和的就是她脖颈,胸前等皮肤暴露出来的地方的大片刺眼的瘀伤。

“唉,可怜的小妹妹,不知道你被卖到女仆学校之前就受了多少罪了,虽说是给那群混蛋做性奴可好歹衣食无忧了,但是现在你却这么就走了,但愿你在那边能好受一点,别再受这种苦了。”不知为什么,原本对这起案件一副无所谓态度的苏菀心中突然泛起了一阵强烈的同情心。不过她拿剪刀的手却一点也没有迟疑。

咔嚓咔嚓剪开了可怜女孩的女仆装丢在一旁的白色搪瓷盘子里,又一点一点剥掉女孩的鞋子和袜子,这下女孩算是一丝不挂了。苏菀抓起女孩的胳膊腿转了几下,“嗯,尸僵广泛分布于全身各大关节,起码死了4小时了。”又将她身体翻过用手指压了压尸斑并其他一番体表检验后,苏菀娴熟的拿起了一旁盘子里的解剖刀,从女孩的颈部上缘慢慢划下,像船划过水面一般的分开了女尸胸腹部的皮肤,然后刀尖从左侧绕过女孩的肚脐继续向下,直到耻骨联合上缘的阴毛处。

一名男生用大号解剖刀一点一点向身体两侧分离了女尸胸腹部的肌肉和皮肤,把她的肋骨暴露出来,“看到没有,她的胸骨,肋骨都有大面积的出血现象,其他地方也有散在出血点。”苏菀用手里的小棍子指着女孩被切开暴露出来的胸部,又用手指压了一压胸骨肋骨,“胸骨肋骨骨折十分明显。陈枭,你来分离胸骨”

被称作陈枭的高个子男孩搓了搓手,用大力剪一下一下的剪开了女孩的胸骨,“老师,她的胸骨下方有大面积出血,尺寸是······6乘15厘米······后腹膜也有血肿······”

“很好。”苏菀在自己的学生们面前尽量保持着平静地风度,尽管自己在旧时空还是一个不成熟的还被尸臭弄吐的小法医。“分离脏器吧。”

陈枭在另两名女学员帮助下有点笨手笨脚的把女尸的内脏从体腔中取走后苏菀弯下腰把脸凑到了空空的腹腔中,“嗯,积血不少,起码有个······200毫升吧,胸椎腰椎都是严重骨折······。”

胸腹腔检查完毕后苏菀转到女尸的头部,很不客气的冠状切开了头皮然后向前后两侧翻开,只见头皮下面很大一片出血,又锯开颅骨,发现她的脑子里已经出血出得一团糟了,把脑子摘下来后又从她的颅底里抽出不少积血。

“好啦,结论很明显了,林小雅是坠楼导致的创伤性失血休克死亡的。缝合吧。”苏菀有点如释重负的摘下手套对学生们说。

缝合完毕后,几名学员都各自离开了解剖室去忙各自的了,而苏菀则爱怜地为这个叫林小雅的可怜女孩整理遗体。替她清洗,梳头,化妆,本来她是个大陆买来的无依无靠的孤儿,死了也最多就是随便弄口棺材一装拉到翠岗“无名墓地”埋掉了事,这类“多余”的遗体护理基本是不会有的,可是苏菀今天却很执拗的为她精心的整理遗体,一如旧时空里。

整理好遗体,苏菀长出了一口气,接着用白棉布将遗体包裹好仅露出头部和脚——寿衣是不可能有的,然后抱起遗体将之装殓进地下事先准备好的薄皮棺材并盖好棺盖。

做完这一切后的苏菀在解剖台边的椅子上近乎瘫痪的坐了下来——转眼离开旧时空已经四年多了,吃不到家乡的饭菜之苦和对父母的思念无时无刻不撕扯着自己的内心,可另一方面在旧时空里自己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还因为误检丢了工作的小法医,而在这里自己获得了无数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官位,金钱,荣誉。领导的责骂和训斥,同事的忽视和冷漠,还有失去工作以后家人的嘲笑什么的让人烦恼的东西统统见鬼去了,想到这苏菀又觉得有点得意了。

接着苏菀又想到了在这一时空的工作条件——原本旧时空里唾手可得的许多东西在这里全都没有了,不锈钢解剖台变成了搪瓷材质,电动开颅锯也没有只能依赖自己手臂的力量,展无涯和季无声他们做的解剖刀具也远没有旧时空的好用,甚至连装解剖完后内脏一类“废物”的塑料袋都没有,一切只能因陋就简,唯一让她满意的是化工厂能够提供足够用于保存尸体的福尔马林之类的药剂。“抠逼执委会,连一套标准的解剖器材都不提供,还说要我做澳宋帝国的宋提刑?”不过转念一想,当初宋提刑和建国之初的前辈们当初也没有这么多玩意却一样破案,自己还抱怨什么呢?

又是好一阵胡思乱想,这次的思维飘得更没有边际了,从自己到底是真皇汉还是披着皇汉皮的五毛到该不该参与华夏社,从支持满清还是李闯给明朝放血到自己和青年军官俱乐部魏爱文,张柏林诸位的关系到底算友情还是爱情,最后等想到“自己死了以后要躺在什么样式的棺材里”时,已经快到中午12点,该吃饭了。于是匆匆起身锁门离开了。

农庄茶社

这里是苏菀最喜欢的用餐地点,虽说原是远了点,但是这里比较私密,自己陆军那边的好朋友和其他内务方面的同事也喜欢来,于是她就每天不辞辛苦的坐着那简陋到极点的小火车赶去农庄用餐了。

作为素食者苏菀的伙食一直都是很简单的,米饭配上一些煮好的蔬菜,外加一碗青菜土豆汤就是她常吃的午餐和晚餐。即使宴会她也不怎么大吃特吃,依然只是吃些简单的菜蔬。

正在等菜闲的没事干时,警察部队的教官萨琳娜一身和自己一样的黑制服悠然的端着盘炒饭坐到了自己的身边。

“苏,你还好吗?”萨琳娜看见了正在神色悠闲地嚼着胡萝卜的苏菀,便满脸笑容地向她打招呼,苏菀点点头,也笑着挪了挪椅子让她坐下。

“唉,萨琳娜,现在所有来到这个时空的人都在辛勤工作,只有我一个人整日无所事事靠看书打发时光,我心里很不安啊。”苏菀咽下嘴里的饭菜,叹了口气对萨琳娜说。由于薛子良长期滋润的缘故,萨琳娜的气色非常好,夕阳般的金发总是泛着诱人的光泽,湖水一样碧绿的眼睛和前凸后翘的诱人身材散发着白人女性特有的魅力,月白色的脸蛋上一抹时不时浮起的粉红更让她显得美艳无比。想想自己干枯的黑发和瘦弱的身材,苏菀不禁感觉有些黯然。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萨琳娜的撇撇嘴,“至少说明我们的工作是有效的。”

“也对。”苏菀点点头。

一阵无关紧要的闲侃后苏菀突然提起了白人女奴的事情,萨琳娜很气愤地说:“这是我有生以来亲自遇到的最可耻的犯罪。”

“那又有什么办法,萨琳娜?别忘了那些人来到这个时空是做什么的,共产主义也好民主自由也罢亦或是什么民族尊严民族复兴之类的都是幌子,都是屁话!说到底他们就是为了做旧时空不允许或者没条件的各种庸俗,龌龊,残忍的事情就比如玩弄重型武器,抢掠财富,过上旧时空过不上的腐败生活。在这里不论21世纪的道德还是17世纪的道德,都要在他们的大炮面前让路,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就是真理,难道不是吗?”苏菀的调门提高了不少,“对不起,我可能有点激动了。”

“是啊,这世界上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可怕想法,如果他们不具备颠覆世界的能量也就罢了,一旦他们有了这种能力并被放纵开来那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这就是民主制的坏处。”萨琳娜像好莱坞大片里面的主角一样淡淡的答道。

两个人又说了很多话,不知不觉一顿饭就吃完了。

回到警察总部,苏菀看到林小雅的棺木已经被运走去翠岗公墓安葬了,便长出了一口气,环顾四周无人以后,她悄悄走进了一旁的停尸间。这里冷气袭人,已经躺了二十多具尸体,被白布裹着,脚上一个个挂着尸牌。在看了好几个尸牌后,她把一具尸体费力的抱上手推车,缓缓推到解剖室,再把尸体挪上解剖台。在戴好手套后,苏菀慢慢掀开白布,一具满头金发的白人女尸赫然显露出来。苏菀笑了笑,然后拿起了手边的解剖刀······

虽然嘴上对萨琳娜说对执委会让夸克穷贩卖白人女奴的事情自己很是愤慨,但在实际上苏菀是举双手赞成的。不过她并非也肯定不是为了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而是为了自己的一个“宏伟”计划:你们不是要建人种博物馆吗?那我也建造一个法医博物馆好了,就收集各种尸体和器官什么的保存起来——反正冷冻设施也有了,福尔马林酒精甘油一类的防腐药剂也算充足,自己平时也没多少案子,验伤更是少的可怜,何乐而不为?现在苏菀已经收集了大批的标本了——这些都是她不畏艰辛跑前跑后收集的,光是那些带弹孔和刀痕还有其他什么形形色色战伤的颅骨,躯干,大腿之类的基本都是她在第二次反围剿作战中从刘牧州的火葬柴堆上抢下来的,同时又拜季退思和常凯申的工厂所赐,现在她已经有了年龄,性别,种族,死因门类基本齐全的各种标本近两千副,光是颅骨大概就有上百个,心脏40多枚。而这还不能让她满足,某天她在无意中意淫自己葬礼时突然想:自己长得这么难看葬礼上也不一定能有多漂亮,既然这番为什么不弄一些漂亮女孩的尸体防腐保存起来做展品呢?而且这么做将来肯定能提高不少博物馆的人气——比起那些让人惊悚的颅骨和内脏来盛妆的美女显然更有吸引力——不过要是遇上恋尸癖的某位······没关系,量他也没这胆。

说干就干!于是苏菀开始了“寻尸计划”,但很不幸的是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她一无所获,在事后知道姬信绞死青霞和腐道长狙杀南无量教圣女两事后她甚至气得扬言要把他们挂电线杆——这倒不是由于对两个不幸女子的怜悯,而是对两具自己急需标本的浪费。“靠,不能带回临高再行刑吗?也不叫上我!”

终于这次机会来了,某位医学口元老买来的一个A级乌克兰女奴不小心掉水里淹死了,生怕再错失机会的苏菀第一时间就跑上门去要,那元老一口气就答应下来,再又找到季退思萧白朗等工业口元老要了一些器材和药品后,苏菀欢天喜地的带着尸体回了解剖室。

遗体防腐就算在21世纪也是个很有难度的事情,不过对于苏菀这类有点傻的可爱的人来说难度根本不是问题。首先自然是取走内脏并从鼻腔里去除大脑,然后从颈部的血管给遗体的全身注入防腐剂并辅以按摩让防腐剂分布均匀,在冰冻了一晚后去掉眼球用球形填充物代替,同时给她的口腔鼻腔肛门等处塞进浸泡了防腐剂的棉球,最后苏菀修整了女尸的眉毛和睫毛,给遗体面部涂了粉和其他一些化妆品,最后给她的嘴唇涂上一层樱桃色唇膏。

在忙活了好些时间后,苏菀得意的望着自己的“作品”,然后开始了遐想:以后的元老们逝世以后都会有一人一个的水晶棺供后人瞻仰——起码文总和督公必须有,而自己将会有比这更霸气的安息之所——法医学博物馆,自己的尸体将会成为未来的法医们朝觐的对象,而丰富的藏品更能让自己未来子孙辈的徒弟们对自己更加顶礼膜拜······一想到这她不禁感觉很是飘飘然了:哈,我这才是名符其实的永垂不朽,还能和文总督公有一样的身后待遇······

后来苏菀的野望也基本实现了,不过她在一次战斗中领便当和死后一丝不挂的劈着腿大敞着胸腔和腹腔躺在那里供人瞻仰却是她后来没想到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end~呼呼,欢迎拍砖,谢绝骂人)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