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苟布里的线报》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苟布里的线报
作者ID
百度贴吧 圣天使高达380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闹临高
内容关键字 投髡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脑洞同人】苟布里的线报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6-01
最近更新 2015-06-01
字数统计 (千字) 2.1



本人不想小元老被人绑了,但大侠们又想得到校服,我又想填了苟布里的坑,就写下了脑洞同人,本人文笔也不好,希望大家觉得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提出来

“你是说有非国民黄牌妓女向你租借国民学校的校服?”杨草用犀利的眼神看着苟布里,让旁人感到一丝寒冷。这苟布里是临高这里“从龙”较早的一批人,但他并没有像其它人那样成为归化民干部,只是当了一个小饭店的老板,虽然还领着津贴当警察的“嘱托”,专门收集一些小偷小摸的线报,却与他心中所想甚远,所以就发动家乡里的子弟到国民学校念书,冀望有其中两个“高中”,当上首长身边的干部,自己也能跟沾光。

“你再具体就一下当时的情况,注间要每个细节如实汇报。”苟布一听这话,立刻打起了精神:有戏,这不是平常的官方标准答案——“我们会注意的”“会一步调查”之类的话,虽然自己是一个“坐探”,但他揭发出“谋逆”大案的心不死,平常听到一些芝麻绿的小事也向派出汇报,而这次被蒙着眼带到了这神秘的地方,那肯定是大事,心里不由得壮志万丈。

“前两天,那忻那春向我询问一些关于学校的事,我就当她好奇,顺便将我那两个乡下妹妹平时的所见所闻告诉她,当我说到我那两个妹妹由于上学年龄较大,成绩也一般,念完初小就分配出去了,但那校服还保留着,这时她突然问我能不能拿出那两套校报,租借给她,完事了还给予重酬。”

“那你怎么说”

“我刚开始只当她是玩笑之说,也没多大理会,可后来她三番四次缠着我说这件事,说有很多大陆移民过来的土财主想尝试一下这澳州学院风,还提出五十流通券一天的价码。我呸,也不惦量自己,这是明摆着要辱没我大宋学子的风气呀。”

“那你答应她了吗?”

“我哪肯呀,不过我觉得这事非同小可,就只是跟她说考虑一下。”

“很好,下次她问你的时候你再提高一下价码,如果她接受了那你就借给她。”

“好的,长官,听您的指示。”

“还有这事,你别跟任何人说,不然我也算你泄密。”

苟布里一听,汗毛一紧,知道这事超出了他的想象,只得发誓绝不泄露半句。

等他走远,杨草叫来两个人,“明天你们两个盯紧苟布里那边,特别是与他接触的黄票妓女。”分布完任务后,杨草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今晚补上尤秀怀孕,现在主要有两个思路,还没选定:

1、尤秀月经没来,怀疑自己怀孕,黄真知道后决定痛下杀手,杀之前要啪啪啪;

2、黄真知道尤秀怀孕后决定投髡,然后啪啪啪。不知广大网民想看哪种?


夜幕,南宝区某归化民宿舍下灯火通明,隐约中还能听到啪啪声与女人的呻吟声,“啊啊~,黄大哥,再用点力,对,我就喜欢这力度,”床上的女人正无比享受地叫喊着,而上面的男人正在满头大汗“秀儿,你还挺受力的,我这推拿一般男的也不一定挺得住。”给尤秀按摩的正是黄家药铺的掌柜黄真。

“歇会儿吧,秀儿”完事后黄真擦了一下身上的汗,在床上点上一根事后烟,尤秀小鸟般依慰在他的胸上,黄真看了一下这眼前的女人,想起当初委身于她也是不得已,但人非草木,熟能无情,而且日常她也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要不是她身在髡营,早就把她娶回家中,想到起事之时不知能否功成身退,就算如此将来也是难有再见之时,便不自觉来到了她的公寓,与她现度缠绵。

突然,尤秀正坐起来,神情严肃,向黄真就道:“黄大哥,我有事与你说。”

“什么事”

“这个月……我‘那个’没来”

“什么没来”

“就‘那个’嘛”

“什么‘那个’,说清楚点,”突然,黄真一征:“不会是‘月事’吧?”尤秀羞羞地点了点头,黄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小伙子,知道这事意味着什么。“大概多长时间了?”

“晚了大概有10天(我不知道临高里的时间跨度,只能脑洞一下)”“这无碍,通常女子月经失调也是常有之事。或许你这段时间工作太忙,或许你吃了寒冷之食。”

“我一般都很准的,而且这段时间我吃好喝好,隔三差五还喝润世堂的‘太太好服液’,就是那个‘太太肾好,老公就别想跑’的神药。”

“那会不会是你跟其它男人……”

“黄真,你什么意思呀!”尤秀一听到她喜爱的男人竟然认为她红杏出墙,立刻火冒三丈,“你以为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吗?我看你老实巴交,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你倒好,玩腻了就想提裤子走人,信不信我把你告到杜首长那去。”说着说着,尤秀就哭了起来。黄真这时心里也没了主意,在华山的时候他也娶过两次妻(本人脑洞的),但都因病去世,想着自己也是无福之人,将来怕是要孤独终老,也就死了再续之心,却万万没想到在这虎穴之地能找到温柔之乡,而且还可能有了小孩。“秀儿,你莫要生气,我也是一时糊涂才说出这该死的话,我对天发誓,我黄真如有负你便天打雷劈”尤秀见他在发起毒誓,便止住了哭泣,“黄大哥,你也不要把誓言发得这么重,不管怎样咱们也处过了一段时间了,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可托付的人,要不也不会同床合欢了,但是女人最注重名份吧,要是将来真有了小孩,我可不想人家说是隔壁的老黄的私生子。”黄真没有想尤秀利用这个契机来搞个逼婚,感觉自己完全被下了套,只能认栽,便无力地说道:“行吧,一切你说了算。”尤听了这句话,心中一种莫明征服感涌出心头“死鬼,就等你这句话了。”说完,扑向黄真。

当晚,一个男人的哀嚎声响彻夜空……

(希望这里有吧友配图)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