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倚山观河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04-09

最后更新时间:2013-04-10

正文

茉莉集

自序

渡来三年有奇,万事渐安。余之所学,博而不专甚矣。然大业纷扰,惟尽力而为之。三酸二碱,煤炭干馏,种种之事一言难尽耳。闲时尝漫步临高,观工商兴旺,百业繁盛,思昔日草创种种艰难,感慨良多。此方天地,将生千年未遇之大变局,而吾等元老当为重塑乾坤之众,快哉!

去年秋时初访县城茉莉轩,诸生皆纯良之辈,惜乎井底观天,难解时事。知吾从“化工”之业,或茫然不知何所物,或掩面而去以为妖,得蒙张兴教兄大力周旋,芳草地诸君亦出谋献策,季思推君无私赞助,更亏刘大霖先生通情达理,吾得为茉莉轩之常客矣。

轩中小坐,师生常以“澳学”相询,时而数术地理之道,化学天文之理,吾搜肠刮肚以答,亦乐在其中也。彼或时以诗文相赠,吾亦作文以答之,文句拙劣,然敝帚自珍,结为一集,权当自娱自乐耳。

又:引弓兄于杭城立完璧书坊,心思慕之,江南尚好否?莼鲈之思,不足与外人道也。

公历一六三二年四月 观河居士


临高赋

(临高三年,感怀旧事而作)

南海波兴兮,旭日东方;圣船航来兮,劈波斩浪。

客为澳宋兮,南洋远邦;岛为琼州兮,将证辉煌。

县名临高兮,港名博铺;初登沙滩兮,四顾荒芜。

坎坎伐木兮,初定居处;土石纷飞兮,百仞筑路。

河清海晏兮,居所初成;五百元老兮,豪气方盛。

士民来访兮,踊跃相助;秋毫无犯兮,四方倾服。

救民水火兮,苟村除凶;丑类授首兮,临高之功。

海匪跳梁兮,天网重重;赞我健儿兮,南海蛟龙!

开山辟水兮,黎寨深深;医者慈心兮,妙手回春。

万家共乐兮,待之以仁;大道所行兮,澳宋为正。

哀民多艰兮,设营以救;鳏寡孤独兮,渡来皆留。

蓬头垢面兮,衣去发修;污去病除兮,净化之由。

为工为农兮,自食其力;为商为兵兮,大有助益。

蒙童求学兮,归芳草地;各展本领兮,群策群力!

胥吏为蠹兮,一朝除尽;清丈田亩兮,惠彼小民。

会名天地兮,农艺群英;奔走阡陌兮,心系百姓。

高炉熊熊兮,百炼精钢;鬼斧神工兮,临高之匠。

临高之产兮,遍及八方;赞吾澳宋兮,工业为王!

东门开市兮,摩肩接踵;货殖四海兮,陶朱之荣。

商贾之道兮,有无互通;理财天下兮,不问西东。

赞吾将士兮,慷慨威武;令行禁止兮,纵横无阻。

船坚炮利兮,称雄海陆;威如雷霆兮,天下臣服。

重塑山河兮,变革日新;天命在吾兮,九州问鼎。

万众同心兮,将士用命;领袖四海兮,临高启明!


绝句二则

访符家村

禾苗青青好农家,果硕鸭肥自堪夸。

篱外葱葱豆角绿,倚窗细看木棉花。


澄迈军训杂书

貔貅之士威武扬,龙行虎步胆气刚。

铮铮铁骨松柏劲,昂首笑尔北风狂。


哀流民

观河按:是月有数十新入工人,状貌语音不似本土之民,询之则言本难民出身,流落广里,若非得我临高收留,横死沟渠久矣。个中惨况,不一而足。呜呼,流民四起,末世之痛,小民何堪哉!

鹑衣百结身难蔽,风寒怎及世情冷。

树皮草根难果腹,桥底巷尾偷残生。

妻子离散心滴血,饥寒交迫病满身。

哭问苍天何薄情,吾辈岂同刍狗论!


西江月.三亚行

观河居士按:年初赴三亚公干,访田独铁矿有感而书

南天密林苍翠,

青山铁脉深藏,

千锤万凿采矿忙,

挥汗笑看骄阳。

煤烟滚腾如龙,

钢碾破石铿锵,

精磨细筛待功成,

遥知高炉正旺。


如梦令 南海咖啡馆初夏

薰风拂面如絮,

榴火红赛骄阳,

小炉沸腾时,

咖啡四溢芬芳。

飘香,飘香!

怡然物我两忘。


3.0
1人评价
avatar
0

个人感觉写得不错~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