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蟾蜍骑士,向草原进军》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蟾蜍骑士,向草原进军
蟾蜍骑士,向草原进军.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奥尔朗元帅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蒙古,科尔沁
涉及方面 骑兵战斗,旅级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洋奴警卫队LAC特别创作系列】蟾蜍骑士,向草原进军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8-11
最近更新 2016-08-15
字数统计 (千字) 9.3



啊咧,不知老临高吧已经恢复,罪过罪过,这次就在这里更新吧,首先鸣谢@棘背龙大帝

另,该同人与哈啤社的征途为同一系列.

夏季的科尔沁草原,前几天刚刚难得地下过了一场透雨,让草原上各种半死不活的小河都骤然水涨起来,原本被酷热的太阳晒得有些半死不活的草木也变的鲜润了不少,看起来颜色变得颇为可人。不过这种风景对于现在站在一片缓坡上罗岚而言,实在不过是穿越之前自己在家乡习以为常的景象,除了没有云遮雾罩的绵延雪山和山麓的马尾松林,因而他对这美丽的自然风光可以说是毫无感觉,只是略略巡视了一下周遭那些低矮的小丘后,便用马刺狠狠踢打了一下胯下强壮黑马的肚子,然后带着自己的马穆鲁克侍卫阿里一路往坡下赶去。

山坡下的小溪由于今天早上才停止雨水的缘故,水已经漫的颇高了,微微泛起的水花映着太阳闪动着鱼鳞般细碎的炫目光泽,不过多数地方的水深,也不过是没过了两名骑手和战马们的足踝而已,两个人很快就策马越过了小溪,而在离小溪不过几十米远的地方,另一条小溪正在流淌着。

这条小溪虽然不长,但是所流淌着的,却并非是水,而是比水更闪亮耀眼的钢铁组成的——这是长长的一队骑兵,足有四五百人,全都骑着高大而健壮,差不多有一米六多高的深色波斯战马,所有的骑兵包括罗岚自己在内,全都是头戴全罩盔,身穿护胸甲和背甲,手臂套着臂甲,戴着铁手套的双手一手紧握着钢板制成的缰绳,一手紧握着插在马镫侧面漆成红色还挂着小旗的骑兵长矛或者是短管的马枪,腰间束着的皮带上则佩戴着窄刃双锋的骑兵剑,马鞍前的枪橐里则插着两支长的有些奇怪,末端收缩成球形的手枪,而在棕色皮革马鞍的两侧,骑兵们腿上穿着的是一直覆盖到膝盖处的腿甲,纯白到浅棕色的软皮马裤和带护膝的骑兵长靴,靴跟上还钉着青铜马刺,一个个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而他们坐下的坐骑也是装备精良,所有的战马都戴着防弹用的马盔和马胸甲,马盔上则像是人盔一样装饰着长长的翎毛,看起来威风凛凛。当然,比精良的装备和战马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这些骑兵们严整的队形和随之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强壮披甲战马口鼻喷吐着令人不安的味道,铁甲部件之间的碰撞传出令闻者颤栗的声音,骑手们一个个大气不喘一声地立在马鞍上,头盔观察口中露出的一双双各色眼睛散发着凶狠的光芒,警惕地盯着空旷的四周。

“真他妈的见鬼,”罗岚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saiga308狙击步枪和手枪,在看到枪支状况尚好后便不由得松了口气,自己自从来到装甲兵团以后也不知道多久都没摸过现代武器乃至是火器了,枪法较之一开始在特侦队时要退步了不少,之前几天在和小股蒙古兵的冲突中,自己在100米内连开了三枪居然都脱靶了,最后还是自己和阿里策马冲上去用剑解决的,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毕竟蒙佬最让人头疼的便莫过于是他们的鸦兵撒星阵和拉瓦战术,而自己的装甲兵自然不可能为了一堆零散的小卒去列队冲击他们,只能是以火器的射击来驱逐而已,这一下无疑就非常尴尬了。不过另一方面而言,他麾下这些精锐骑兵的训练素养较之那些临时拼凑组建的骑马步兵要好得多,虽然是身荷重甲,但是这些骑兵很快就能转换成射击队形在马背上手持卡宾枪列队齐射,将那些零散骚扰的蒙古兵打的七零八落仓皇而逃,而不是像某些蠢蛋一样乱哄哄地下马列阵再开火,这无疑是很有效率的,在大概两周的进军内,罗岚的骑兵大概就消灭了不少于600名的蒙古兵,这个数字比其他任何的部队比起来都要多,但是这一切都并不能让他觉得有一丝一毫的安逸,只要蒙古人的大部队没有被他逮住,那么自己就要继续在这个鬼地方耗下去,那简直······

这么想了半天以后罗岚只能无奈的总结出一个结论:见鬼,看来现在只能是赌运气了,想再多也无济于事,尽人事听天命吧。反正自己右面不到几公里的地方就是步兵了,大不了逃到步兵后面去打反冲锋,这蒙佬再牛逼也闹不过步枪齐射······

不过在他胡思乱想着正准备吃一粒水果糖的时候,刚才那伙被自己驱走的蒙古兵又出现了,一个个骑着敏捷的小马,身着棕褐色的蒙古式战袍,拿着长枪马刀锤头等物在自己队列外喧嚣疾驰着,发出各种挑衅的声音。

“将军,可不可以容许我带兵去追一下?”一旁的一个矮个子,肩甲上斜挎着一条标志军官身份缎带的骑兵转过身来对着罗岚打开了头盔的面罩,露出一张留着两撇八字须的脸来。



“当然不行拉塞尔,”罗岚摇摇头,“告诉大家准备开火,这次等鞑靼人抵近到只有30米的时候才可以开火,明白吗?”

“是。”拉塞尔敬了个礼,合上面甲就骑着马转身离开了,随后那些拿着短枪的士兵便纷纷开始给自己装弹,那些拿长矛的士兵也把矛挎在右臂上,拔出手枪开始预备射击。而罗岚自己则带着几名骑兵站在了团旗下,一手紧握着自己的骑兵剑,一手拿着望远镜扫视着四面八方出现的蒙古兵。

“哼,又是老一套。”罗岚放下望远镜后轻蔑地哼了一声,“这些蒙佬就不能长点脑子么?整天唱这出我都觉得烦了,不过这回我想我们可以换点新花样了,也好让我们的蒙古朋友品尝一下关于我们澳洲人的幽默。”说着他转过身来对一旁正在擦拭自己佩剑的墨林道:“上尉,别擦了,待会就要冲锋了,你介意跟我去品尝一下鞑靼人的盛情款待么?”

墨林听见这一番话后赶紧放下了擦剑布,把头盔的面罩推了上去:“当然愿意,将军。”

“那就好,”罗岚点点头,“等蒙佬靠近点再打,到时候看我命令行事。”

几名骑兵点点头,然后各自戴好头盔,紧跟在罗岚身后,其他骑兵则各自端着枪,等待着蒙古兵的靠近。蒙古兵眼见这些敌人没有追上来也没有向他们发射火器,便胆子大了起来,然后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嚎叫着他们特有的战吼从四面八方包围了骑兵队,有些蒙古兵已经从背后抽出了弓,准备先给这些澳洲人来一波箭尝尝。

50米……

40米……

30米……

等到第一个蒙古兵松开了手中的弓弦后,罗岚的剑尖猛地向前一指:“开火!”

整个一队铁甲骑兵面前瞬间爆发出一排浓密的白色烟雾和响声,那些冲在最前面的蒙古兵瞬间像是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一般倒下了,有些简单的头盔被连着脑袋打得稀烂,有些身上的甲片则和大块的血肉一起飞了出去,至于那些缺乏保护的马匹则不是脑袋爆裂就是身体撕烂,然后悲惨的嘶叫着倒在地上。不过还没等蒙古人反应过来,第二轮,第三轮齐射便从浓重的烟雾后爆发了出来,将更多的蒙古人击倒在地,地面上到处都是被铅弹打的奇形怪状的人和马的尸体,以及被打碎的装备,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辛辣味。

“咳咳咳······”虽然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了,但是每次开火完以后火药的浓烈刺鼻烟雾还是让罗岚觉得非常不舒服,在第三轮排枪刚刚停下后,他便用马刺狠狠踢了一下坐骑的腹部,高举着自己的长剑往前一指:“上!”随后便和五六个铁甲骑兵一起举着剑,策马冲了出去。

由于这波蒙古兵的队形并不紧密,因而三排齐射的绝对杀伤数量实际上并不算很多,不过还没等他们从密集的枪声中恢复过理智来,便看到了六七骑骑着壮硕巨马,全身铁甲的骑兵挥舞着长刀向他们冲来,这一下几乎就成了压倒这些牧民脆弱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随后这些蒙古兵便一声呼啸扭头便跑。

“追上去,干掉他们!”罗岚骑着自己的黑马,剑尖笔直地指向前方蒙古兵的后背。那蒙古兵似乎也是感觉到了身后的危险,便越发急促地策马狂奔起来。但是不管怎样这些普通蒙古牧民胯下的小马都是跑不过罗岚胡奇杨宝贵尼克等人精心饲养的伊朗重战马的,不过一分钟左右的功夫,罗岚就已经追上了那蒙古兵,然后他的右手手指紧紧扣住剑柄,从肩窝处狠命一用力,将剑尖刺进了蒙古兵的后背。

随着一声机械的不能再机械的“噗嗤”声,整个剑身就完全没入了那蒙古兵的后背,罗岚也感觉到自己手腕和肩膀被用力拉扯了一下,然后便剑刃向后一收拔出剑来对准了下一个敌人,整个过程连贯的近乎机器人一般。借着眼睛的余光,他看到那个蒙古兵已经背后喷血地从马上摔了下去,而失去了主人的马则茫然地向着侧面跑开了,马鞍上还挂着一片蒙古袍的衣料。




而在自己左手边的墨林也已经追上了三四个蒙古兵,这几个蒙古兵的盔甲都比较好,马看上去也要较之其他蒙古兵大些,这引起了这个诺曼底人极大的兴趣,便兴奋地策马追了上去,第一个蒙古兵张弓搭箭向他射了一箭击中了他的喉咙,但是被精良的铠甲弹开了,第二个蒙古兵挥舞着铁骨朵砸向墨林的脑袋,不过他这一锤还没有砸中便被一剑刺了个透心凉,然后从马上栽了下去。这时候两个正在逃跑的蒙古兵却突然是转过身来,挥舞着马刀呐喊着冲向了正在往外拔剑的墨林。

“哇擦,这是猪突?”这个诺曼底佬突然飙出了一句中国话,在挥剑劈倒了那个向他射箭的蒙古兵后便策马迎了上去,不过还没等他刺中其中的任何一个,身边便闪过一条大枪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一名蒙古兵戳翻并径直钉在了地上,而另一个蒙古兵见势不妙扭头想跑时则在连续两声枪响后从马上摔了下来。墨林转过头来,却是号手特拉维尔和参谋索雷特一个拿着半截长矛,一个拿着卡宾枪,一脸孤独求败的表情追在蒙古兵后面。这让他大为不满,便哼了一声,自顾自地去追杀敌人了。

另一边,罗岚已经连续砍翻了五六个蒙古兵,身上的铠甲和军服都溅满了多多少少的鲜血,现在他骑在马背上砍杀敌人已经如同一台机器般流畅,在他全副精良的四分之三板甲面前一般蒙古兵的武器根本伤不了他,至于那些试图控制住他坐骑的蒙古兵也大都可耻地失败了——所有铁甲骑兵的马盔两侧和缰绳上都带着防止被敌兵抓握拖住的尖刺,所有那些试图拉住他缰绳或者马口套的敌人无一不被双手割的鲜血淋漓惨叫不止而后被劈掉脑袋。而在他左右的其他士兵也在一群仓皇逃命的蒙古兵中左冲右突,又砍倒了几十个敌人。

等到追出差不多一两公里以后,罗岚才停住了坐骑,在看到自己带队冲锋的六个骑兵都还在自己身边后便示意他们也都勒住马停下,然后牵了那些蒙古兵逃跑时丢下的马匹转身离去——虽然这些发育不良的小东西作为战马实在是够呛,但是驮载一下其他东西还是可以的,至不济还能当作口粮用。不过他刚刚指挥骑兵收拢了马匹,便看到了远处山坡下的情形,随后罗岚的脸色一下由满面红光变得苍白,然后变得铁青,握着剑的右手也微微颤抖起来,身边的几名骑兵也都愣住了,有人手里的武器都差点掉到了地上,就连刚才一直笑嘻嘻的墨林脸上的表情也一下凝重起来。

现在呈现在众人面前一公里外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他们苦苦寻觅的蒙古军大部队,面前的草原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骑兵和马匹,几乎覆盖了远方的地面,各色盔甲和武器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光,这光芒甚至足以压倒了罗岚所指挥铁甲骑兵铠甲的光芒,虽然离的很远,罗岚的视力也并不很好,但是他几乎还是嗅到了空气中传来的杀戮气息,甚至似乎看到了那些蒙古兵脸上狰狞扭曲的表情。在这样震惊了几秒钟后他才终于转过身来,示意其他骑兵赶紧从山坡上撤下来,以免被蒙古人发现。

“将军,现在怎么办?”一旁的通讯兵马蒂格表情紧张地望着罗岚,其他士兵也眼巴巴地看着旅长脸上的表情。

“快,回到我们的部队去,马上准备战斗,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保证自己不被敌人发现,还有,现在派出传令兵去通知步兵,告诉他们敌人的方位让他们迅速摆成防御敌人骑兵的方阵,明白吗?”罗岚一边向着自己部队的方向策马狂奔,一边向身边的士兵下着命令。

“是!将军!”

眼见自己的指挥官冲杀回来了,那些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骑兵们一下警惕起来,很快命令便被下达了,在一阵急促的军号声后铁甲骑兵们迅速从行军纵队转换成攻击队形,开始准备迎战蒙古军了,同时罗岚还点了十几个精干的波兰,匈牙利和克罗地亚士兵扔掉铠甲,马甲和骑枪,只戴头盔穿外套组成了一支精干的小分队去穿越蒙古人的封锁警告步兵发现敌人的大部队——虽然蒙古兵的骚扰在排枪齐射和短促突击下基本不值一提,但是他们神出鬼没的鸦兵撒星阵还是让伏波军头痛不已,派出去的通信兵和侦察兵不管徒步还是乘马都经常是在神出鬼没的蒙古兵骚扰下一去不回,甚至连特侦队都在一次意料之外的遭遇战折损了几个人,还丢了两枝旧时空带来的武器,闹的薛子良又拍桌子又吼地发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脾气。而在这种状况下,虽然基本都是按照战前制定的围歼计划在进行,但是对于敌情的状况却是各种两眼一抹黑,几乎没法有效侦察到什么蒙古军的状况,这无疑是非常让人头大的事情,而现在正可谓是天无绝人之路,一大股至少上万名蒙古兵居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看上去似乎对自己的命运一无所知地行进着。这不禁让罗岚内心一阵热血沸腾:这可是一次围歼上万蒙古兵啊,可是足以载入史册的伟大战役了。




正这么想着,连小分队都还没有出发的时候,远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抬头一看,却是另一队铁甲骑兵来了。

“噢,有援兵啊,那就好。”罗岚松了一口气,示意小分队先不要出发,随后便打开头盔面罩,向着这队铁甲骑兵最前面穿黑盔甲骑白马,肩膀上挎着一条红绸带的军官狠狠招了招手,那军官也随即策马赶到了罗岚面前,下了马打开面罩道:“怎样老罗?打死几个蒙古兵了?”

罗岚下了马,看了看自己saiga308枪托上的刻痕,又思索了一下道:“三十五个,这蒙佬可有点够麻烦的啊?老胡,你这边死人没有?”

“死人倒是没死,不过现在岂止是麻烦?”胡奇脸上很快流露出了鄙夷的笑容,“那群拿前装枪命操电磁炮心的货色现在被鞑子弄惨了,派出去的零碎人基本就被蒙古人骑兵一锅端,现在每次出动都得是至少几十人的大队才能保证不被吃掉,但是这鸟样能侦察传令个屁啊?那些所谓骑马步兵的货色也是根本没法跟蒙佬拼机动和隐蔽,追出去也是要么竹篮打水一场空,要么又中了人家的套,等援兵来了人鞑子早把耳朵都割走了,我看在这么盲人瞎马的耗下去,我看就要成第二次三王之战了。”

“我之前就说了要他们加强铁甲骑兵,多使用真正的骑兵,而不是那些勉强骑在马上的货色,,他们还不听,现在好玩了吧?不过······关我们屁事?对了老胡,你现在带了多少兵来?”

“三个中队的铁甲骑兵,两个中队的龙骑兵和8门骑兵炮,对了,听说你抓住蒙古人主力了?”胡奇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对蒙古人数量庞大而恐惧的意思,反倒是颇为兴奋。

“一千名骑兵和八门炮对付至少上万蒙古人还是有些够呛,而且他们一旦被我们彻底打怕了四散逃跑就更麻烦了,我们现在得赶快把他们引到步兵那里,让步兵先拖住,然后我们再冲锋干掉他们,至少这样能围歼掉不少。”罗岚思索了一会道。

“够呛,我们还得防着他们别被一下打疼了就跑了,那围歼可就泡汤了,得告诉后面的部队悠着点打。”胡奇摇摇头。

“靠,那帮屌毛肯听才算啊,那些货色估计还在做一排枪过去蒙佬全撂倒了的春秋大梦吧,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让他们吃个哑巴亏。”罗岚突然冷笑几声,然后摊开了一张地图道,“这样吧,看这里,老胡你先带铁甲骑兵去东面的这条山脊后面埋伏,我带龙骑兵团去引诱敌人,把他们带到步兵面前,等他们被步兵火力打傻了,你就马上带队冲锋,明白吗?”

这个计划确实是有够疯狂的,这让胡奇突然就紧张起来,虽然之前各种疯狂举动罗岚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但是这和之前都完全不一样,这次是要面对上万蒙古骑兵的围攻,虽然两人对蒙古骑兵的战斗力一贯嗤之以鼻,但是无论如何以两团龙骑兵去迎战上万蒙古骑兵总是一件冒险的事情,于是胡奇道:“你这也太冒险了,我带着铁甲骑兵掩护你吧。”

“这是饵咸钩直啊,摆出这种架势,蒙佬怎么肯吃?就这么定了吧,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死在蒙佬手里?”罗岚笑了起来,“龙骑兵现在归我了,你去准备戳蒙佬的菊花吧。”

“也好,事不宜迟,现在我就派部队去和步兵会合。”说着胡奇写了一封信交给那支刚刚准备出发的小分队战士,示意他们把发现蒙古骑兵的状况和作战计划迅速传递到后面朱鸣夏的第五旅那里去。




另一边,朱鸣夏指挥的第五旅和游老虎的第三旅正在被蒙古兵遮蔽的状况下向着草原深处挺进,尽管蒙古兵的骚扰袭击基本都在排枪齐射下溃散,但是他们神出鬼没的游骑给伏波军所带来的麻烦,却一点不比他们排枪给蒙古人带来的麻烦小,每天几乎都有分散行动的士兵一去不回,特别是那些担负侦察任务的骑兵已经折损了四五十人,有些蒙古兵甚至开始用缴获的枪支来袭击自己的步兵,迫使朱,游二人不得不将部队一直摆成方阵来抵御这种让人没玩没了的袭击。

“老天爷啊,这还有完没完了,”游老虎骑在一匹黄马上,看着周围面色跟自己一样糟糕的士兵和军官们仰头哀嚎着,“老子是来打仗的,不是来受折磨的,这鞑子有完没完啊,赶紧来吧,老子受不了了啊啊啊······”另一边骑着马的朱鸣夏则一脸冷漠的表情瞥了一眼已经看起来近乎崩溃的游老虎后便将头转向了另一边,然后不耐烦地看着手中的军用地图,现在由于蒙古兵的遮断,伏波军对于蒙古人的情况可以说是近乎一无所知,只有罗岚的骑兵联合旅偶尔派出小分队来向他们告知蒙古兵的情况,并询问他们是否需要支援云云,对此朱鸣夏只是表示一句“安然无恙,不用牵挂”而已,一则他虽然遇到的麻烦少但是还不至于到应付不过来,二则他也对这些各种欧洲佬组成的大杂烩军团实在放心不下,能不给自己添麻烦就很好了。

正在这两名军事主官头大时候,一小队骑兵从远处跑来了,然后远远的停了下来向着伏波军的方向打起了旗语,朱鸣夏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这些骑兵都戴了钢盔,身穿普尔波万上衣和马裤,手里拿着各色不同款式的弯刀或短枪,在又确定了一下他们的马具和军靴都是伏波军制式的东西后,他派了通信兵向这一小队骑兵打了旗语回话,示意他们过来到自己面前。

随后这一小队骑兵便从方阵士兵们让开的空隙里跑了进来,来到了朱鸣夏面前,为首的高个子骑兵打开头盔面罩,从背后的弹药包里抽出一张纸递到了朱鸣夏手中用还算相对比较熟练的汉语道:“朱将军,这是罗将军交给您的一份情报,此情报十万火急,请您务必小心。”

朱鸣夏摊开那张纸,看完以后脸色先是有些发白,继而变得兴奋起来,然后便将这一情况告知了身边的游老虎,在看了又看后游老虎立刻从半死不活变成了红光满面的状态,在和朱鸣夏对视了一眼之后点了点头大声地笑道:“干!”

这时候朱鸣夏又追问了一句:“确定不会有假?”

那骑兵赶紧点点头:“是罗将军亲自带队去侦查的,不会有问题,刚才胡将军已经带着另一分队赶去增援了,准备随时对鞑靼人的侧翼发起突击,但是现在还需要步兵的协同,所以就派我来了,将军。”

“很好,”朱鸣夏点点头,“你们回去告诉罗将军,我同意他的作战方案,请他如果可能就尽量向我们报告敌人的位置,第三旅和第五旅也将马上开始迎战准备,希望他不要担心,祝他平安归来。”

“是,朱将军,我马上回去告诉罗将军。”这个高个子的特兰西瓦尼亚人骑兵敬了一个礼,然后便带了其他骑兵转身赶了回去。而步兵们开始行动起来,给自己步枪填了弹药装上刺刀,轻步兵到外围做警戒,并将辎重车等收纳进方阵之中,随时准备迎战突袭的大群蒙古兵。朱鸣夏和游老虎则带着几名参谋军官登上了一辆辎重车的顶端,以便随时观察情况调遣部队。

“这回不晓得又砍几个脑袋?”游老虎在坐下来后便擦拭着那把已经摸的有些油光闪亮的边军长刀了,“这回算是给这刀开蒙古荤了吧?还差白皮······”

“别胡闹了,咱这次来是指挥打仗的,不是来当敢死队的,”朱鸣夏端详着手里的地图道,“前面是一片空旷的平地,北面有条河,罗岚他们骑兵的位置是在西面山坡后,我们就在这里斜线布置方阵拖住蒙佬,然后等罗岚的骑兵赶到后,两翼夹击把他们全部干掉!”说到这里他不由得也兴奋起来,“事不宜迟,我们得快点了。”




“好!”游老虎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在某种意义上,计划总是在相当程度上赶不上变化的,就在他们刚刚商定好计划还没一会儿的时候,在外围警戒的轻步兵就撤了回来,一名钢盔几乎都要耷拉到后脑勺上的矮个子少尉表情紧张地跑到了朱鸣夏面前:“不好了,首长,鞑子的骑兵已经朝我们冲过来了!”

“什么?你看清楚了?来了多少鞑子骑兵?”朱鸣夏问道。

“绝对没错,估计至少有上万!而且他们好像已经发现我们了,正在向我们这边赶来。”少尉握着枪的手几乎都有些发抖了。

“来的挺快么?”游老虎一下站了起来,戴上钢盔然后举起了长刀:“各部队都有,敌袭!全体迅速排成方阵,准备迎战!”

六个步兵营,两个炮兵连外带一个日本拔刀队营,一个朝鲜白马队营迅速在草原上列成了阶梯状排列的8个方阵,每个方阵由两排士兵组成,内排士兵举着枪警惕地瞄准着,外排士兵半跪在地,用刺刀指着方阵外围,旗手和军乐手们紧紧地将军旗护卫在方阵中央,轻步兵们在方阵四角举着霍尔式步枪预备随时狙击那些可能出现的敌人指挥官之类的人,掷弹兵连则留在方阵内部充当预备队。朱鸣夏和游老虎则带着自己旅的军官们各自登上了自己旅的指挥车顶部。

不一会,远处四面八方的山顶又像是往常开始出现了许多零零散散的蒙古兵,随后这片草原便聒噪起来,这是一种伏波军将士和元老都未曾听过的怪异声音,像是早春风声般的低沉又像是某种野兽濒死时的哀嚎般毛骨悚然。不一会,无数的蒙古骑兵便像是凭空降临般的从四面八方的草原和山梁上出现了,这些骑兵密密麻麻的立在山梁上,就数量上而言几乎是完全压倒了伏波军,从任何一个方向看几乎都是海量的敌人,让人几乎分不清哪是侧翼,哪是后方,随后那原本低沉的聒噪变为了激烈而狂暴的吼声,“Uukhai!Uukhai!”的嚎叫几乎响彻天空,响彻整个草原,仿佛仅凭吼声就能将这几个摇摇欲坠的单薄方阵摧垮似的。

现在是日本营营长的黄熊一手拿着指挥刀,一手拿着望远镜,面无表情地站在日本拔刀队营的营旗下,身边的几名军官都拿着望远镜,地图和手枪,几名个子相对高点的日本兵组成的军旗护卫兵则全都举着长矛,其他的日本兵一个个腰插双刀手持南洋式步枪目不瞬睫地盯着方阵外的蒙古兵。

这帮狗日出的鞑子,围成这副鬼样子是他X的急着来投胎么?黄熊接过一名军官分给大家的烟,点上以后暗自咒骂道,虽然他是元老院最老资格的归化民军官,又是身经百战战功赫赫了,但是现在看到这番被大群蒙古骑兵包围起来动弹不得的状况还是勾起了他作为蓟州镇把总时的某些不愉快回忆,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现出不爽的样子来,只能靠着咒骂将心中的不快强压下去。

“将军,鞑子已经是在我们射程里面了,可不可以允许我打两炮看看?”一炮兵连长跑过来道。

“当然不行,鞑子还没吃过我们大炮的厉害,你这一开炮他们都跑了还怎么围歼?”朱鸣夏道,“所有12磅加农炮全都装霰弹,待会给鞑子上盘大菜。”

正在一群炮兵们急匆匆地将霰弹装进炮膛的时候,蒙古兵终于全体出动了,随着一阵阵低沉的鼓声,无数的蒙古骑兵如熔岩般地冲了下来,这道棕褐色的泥石流蹴踏着草地,越过了河流,无数骑兵紧密拥挤在一起,几乎遮蔽了大地。步兵们听到的是无数战马踏地声,盔甲刀枪的撞击声和粗野的嚎叫声,随着队伍离方阵越来越近,这声音也越来越骇人,终于随着一阵如潮水般愤怒至极的“Uukhai!”的怒吼声,无数蒙古骑兵开始纵马狂奔,勇猛地冲向方阵。

这时候布置在方阵外围的炮兵也已经做好了准备,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炮手们面无表情地拉动了大炮的拉火绳。

“轰!”二十门大炮将一阵钢铁和火药的暴风雨劈头盖脑地袭来,那些冲在最前面的蒙古兵几乎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一片血肉的雾霁。


4.5
2人评价
avatar
0

加油

2年
S
0

催更

3年
K
0

文笔不错。加油。

3年
0

分量够,写得也很吸引人。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