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血战书坊》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血战书坊
作者ID
百度贴吧 0东方胜0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杭州
涉及方面 战斗,抵御冲击
内容关键字 治安军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伪更193,原创同人《血战书坊》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6-20
最近更新 2014-06-20
字数统计 (千字) 2.0



这一日,前日本浪人、台湾保安队教官孤岛田横正在完璧书坊训练杭州土著保安人员队列练习。

一身当世具足威风凛凛的孤岛田横只听前面一阵喧哗,手中长枪一顿问道:“何事喧哗?”

有书坊仆役来报:“有乱民百余人冲击书坊,杀了三四个人,门口要顶不住了。”

孤岛田横血冲头部,一抖身上的当世具足哗啦啦作响对山庄书坊的的保安队喝道:“金六顺之事汝等可知?好男儿不如朝鲜一女子乎,跟我来。”


孤岛田横带人赶到书坊门口之际,这里的保卫以及书坊中自发前来参加保卫战的归化民已经被杀的七零八落,防线岌岌可危。双方各自倒下十几个人,或死或伤,区别是书坊的死伤者被抬到后面,乱民的死伤者被乱民们踩在脚下。

孤岛田横一路小跑过来,到了这里后虎目圆睁大喝一声:“杀。”随着孤岛田横的喊杀声,孤岛田横手中的长枪如毒蛇般刺出瞬间刺入一个乱民头领胸腹部。

这个乱民头领被孤岛田横声势所摄,竟然忘了躲闪——这乱民就是乱民,说到底也就是组织起来的地痞无赖、失去产业的农桑流民以及无业的城市雇工。

而孤岛田横自幼生长在九州武士家庭,耳濡目染和自小时候接受的训练都是如何杀人,如何有效率的杀人。在亚洲和全世界范围来看,是斯巴达之后的真正的职业士兵。不然元老院也不会雇佣这些日本武士为元老院征战了。


“陈四兄弟。”董三大喊一声见陈四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杀成重伤,眼看不活了。两眼通红的董三一发狠,用手中锄头砸断了刺伤陈四的枪杆。陈四作为乱民的头目之一,自然不会被人踩,董三扶着重伤呕血的陈四下去了。

知道那人没有元老院的医术必死无疑的孤岛田横不在意一杆枪,扔掉断裂的枪杆后,拔出太刀又冲了上去。孤岛田横不过带了二十余人来支援,却一下稳住了防线——想想当年几十个倭寇带头冲锋就能在明朝南方沿海地区大肆攻城略地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孤岛田横一马当先挥舞太刀,连续砍了四个乱民,不过太刀也被人用木棒打断。这时只见他身上的当世具足上面沾满了喷射出的血迹。己方连续被一个人杀死杀伤了五个人,乱民的士气大降双腿发软,更何况那凶人看着像是倭寇模样——倭寇的战斗力在杭州民间还是传的极为强大的,除了戚少保那等惊才绝艳的人物,又有谁能胜了倭寇的?

“今日杀的痛快。哈哈哈哈……”孤岛田横大笑声中,扔掉半截太刀,拔出身上的肋差迎敌。


这时候,第一个被孤岛田横重伤的陈四在街边呕血一边掏出身上老师赐给的短铳和一块一直随身携带的碎银子对董三说道:“为了我们的事业,别管我。我是不行了,但是新世界,老师说的新世界一定会降临的。这些银子是我的最后一次……”

说话间,陈四呕血死去,董三留下两行泪水,收了陈四的遗物,带着人又冲到书坊战斗的第一线。正看见逞威的孤岛田横,心下大恨,双手持短铳叫道:“带短铳的,射击。”

七八声枪响过后,这边冒起一片白烟,距离太近孤岛田横身上中了三枪,头上还被哪个扔过来的石头砸了一下稍稍晕了一下。元老院生产的当世具足只有胸甲能挡住铅丸子弹,身上其他地方的防具只能对冷兵器和弓箭有良好的防护力。

孤岛田横身上中的三枪中两枪打在胸部被铠甲挡住了,但是铅弹的冲击力仍然让孤岛田横喉头一甜,一口血涌上来,但是被孤岛田横硬生生咽了下去。腿上的一枪破了防御,打在肉中血流如注,不过孤岛田横凭借经验知道这点伤不碍事。现在孤岛田横全是是血,别人也看不出。

孤岛田横知道除了元老院的铁炮,其他的铁炮是不能速射的,受伤的孤岛田横犹如野兽般发狠反而向乱民群中的董三冲了过去,他已经看出对方是乱民的头头,正是擒贼先擒王。

在前面只和孤岛田横隔了几步距离的董三手上只有两支打过的短铳,身边都是无组织的乱民没有躲闪的空间也来不及换武器的董三被孤岛田横冲入怀中,一道闪光的白光闪过,却是董三被这孤岛田横用短刀割了脖子。

两个头领战死,再加上这打不死,刀枪不入的凶人在前面,乱民失去指挥后一股脑退了下去。后面负责接应的张七、刘八花了好大时间才把这群受惊的乱民整合起来再次攻打完璧书坊。


等凤凰山庄的特侦队接到书坊的飞鸽传书派人赶过来时,书坊的战斗已经结束。带着自动步枪的钱水协第一时间只见到这完毕书坊的大门口站着一个威风凛凛持枪而立浑身是血的日本武士——这个人他认识,是和他同船到达杭州负责训练当地土著的前日本浪人孤岛田横。

只是这时候也只能是凭借孤岛田横整日进行保养的现在已经沾满黑红色鲜血残破不堪的当世具足才认出孤岛田横——此时的孤岛田横又中了无数枪,对方一次短铳齐射的时候打出的是铁砂,当场打瞎了孤岛田横的左眼,脸上也嵌了几粒铁砂。

钱水协问道:“孤岛君为将者何以如此以身犯险?”

“哈”孤岛田横笑了半声,就被身上的伤口作痛止住了笑声:“我日本好男儿岂能不如朝鲜一女子,田横不过浪人之身,受元老院大恩无以为报,做为元老院手中之剑自当披荆斩棘,有死无生。”

钱水协:“公真义士也。此事我当通报元老院。通报嘉奖。”

孤岛田横:“此分内之事,何足挂齿。”

说话间,孤岛田横身子有些不自然的抖动,战时还不觉得,打完仗一遇到援军来了,精神气一松,孤岛田横觉得自己就是有长枪做拐也有些站不住的感觉。

钱水协看出孤岛田横伤重后说:“孤岛君不必再说,来人,给孤岛君治伤,用白药止血。”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