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西北偏北——一个元老开拓中的二三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西北偏北——一个元老开拓中的二三事
作者ID
百度贴吧 南城叛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长江流域
内容关键字 考察,战斗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西北偏北——一个元老开拓中的二三事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4-11-16
最近更新 2014-11-16
字数统计 (千字) 1.9



第一节

海南的秋天的空气依旧是黏人的,大陆上的风逐渐开始向南方进攻,而南城却迎着北风前进着。

作为第一批大陆考察团成员,南城被规定派往杭州然后北至松江并沿长江逆流旅行至武昌。



南城很莫名地参加了考察团,他还记得那天和某个在芳草地就职的女归化民教师一夜春宵后就被一个联络员叫去教室里面考试。

考试的内容很奇怪,从天文地理历史到几何社会交际野外生存的问题层出不穷,他在几个归化民警卫的注视下与其他几位跟他一样的男性酱油元老花了三个小时完成了试卷,六天后,南元老就被通知用两天时间收拾行装,准备进入大陆。

此刻南元老心情百般复杂,他不明白这种“开拓”是对他这种年轻元老的磨练和保护还是“流放”。临高本部的各种斗争已经引起了高层的注意,南城想他们一定想尽各种办法去稀释元老院内部的不安定因素,顺便利用手头的空闲元老资源去干早该完成的任务——进击大陆。

南城深深吸了一口南海雪茄,南海的北风把烟雾打到他脸上,他呛得直流眼泪。

这种莫名的刺痛感让他想起他第一次在床上面对金玉奴的时候。在旧时空他早已经做过了,而她也在灾荒没有摧毁一切之前被别人睡过。

那时候,经过长期禁欲的南城似乎一下打开了心里的某个禁秘之所,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的时空里没有安全套,他不知道那些被他睡过的女归化民们会有多少留下他的种。

南元老又深深吸了一口雪茄,这次他迅速地把头偏过去,避开了烟雾。

“咳咳”明显地,身后有人被这道烟雾击中了。

他不明白,还有谁会在早晨六点来船舷上看日出。

回头,那正是在临高种马圈内闻名遐迩的元老——辛无最。

“大叔,担心得风湿噢!”南城微笑,递过去一支雪茄。

辛无最默默接过去,猛嘬一口,然后向大海吐出一个w型的烟圈。

“还早。”他看着南元老这么说到。

“马上要到高雄了,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会和荷兰人开战。”南元老找话头。

“你不用试我,开不开战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但现在我们还需要荷兰人带来的金银和摩鹿加的橡胶。”辛无最头转向了茫茫大海,不再说话。

南元老不再说话,走进了船舱去写他的考察报告。



“很显然,此行必定充满未知的挑战,我似乎体会到了当年开辟新航路的先锋们的艰辛。我们面前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似乎我们从未真正了解过,而此刻,我们就要开始真正进入她,抚触她的心脏,解放她,让她进入全新的境地。”南元老不知道这样的写法上面会不会接受,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比起是否能完成任务,他更担心他这副现代人的软弱身体能否承担寄生虫与细菌的攻击,尽管他们带了足量的药品。

此行,元老院挑选了一部分优秀的归化民干部,配合杭州开办的形式学校招收的各地学生,对敌后进行渗透。

“这可真成CCP啦!”南元老一声感叹。

船上汽笛突然响起,似乎高雄港和那个新世界,已经近在咫尺。


第二节

鸟铳的声音此起彼伏,不过南城并不慌张,他侧卧在路边,紧紧抓着从驮马身上撤下来的火枪。他有些紧张,双手颤抖着,鸟铳迸发出的火光似乎来自四周。

渐渐地,鸟铳的声音停了下来

“冲!”特派营第二分队长下了指令,他们第二分队是让南城在深入敌统区后唯一感到安心的因素,搞个村妇还怕被人发现呢。

米尼步枪的声音开始响了起来,大概三五分钟后停止了。

这样的袭击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现在是乱世,年成又不好,逐鹿中原的势力纷繁复杂,农家人闲时自己出来“做买卖”的就更多了,当然这些人一旦见识到第二分队的火力就会迅速退散,正如他们迅速集结于此地一样。

南城询问了战况,己方除了弹药外当然没损失,对面可能有人受了重伤,血洒了一地,照老样子,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南城与战士们一齐步行前进着,他们牵着驮马,上面有基层民众急需的药品和盐,甚至有少量的矿石,当然少不了“那种”的文化制品,那些“谋逆的图画”,以及战士们本身,这种“贸易”行为在元老院所有人看来完全是在做慈善,当然当地人也这么认为的,虽然这些“”穿着野蛮而且思想逆反。



南城离开临高已经两年了,也已经一个半月没回洪都站了,广州会议后元老院正式接手了广东省大部分地区,听说隔壁的广西巡抚也有“剪掉辫子干革命”的想法。

大明朝将亡,这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的,皇太极不断越过长城进入内地抢劫,山西直隶的民众早已苦不堪言,京师甚至多次告急,有几次山东站的人甚至组织了勤王军保卫北京。

那些在大明朝腹地的人也如同活在地狱中,陕西河南四川的那些农民军简直让南城想不下去,此刻,他心底不禁默默向北方局进行敌后工作的同志致敬。

江南连年灾荒,有时候元老院运来的粮食已经无法满足灾民和农民贷款的需要。

这样的形式下,明朝政府已经顾不上南方边陲元老院的所作所为,反正那些贼子有时候还勤王伏乱呢。

南方局的盘子已经基本不下,也许新世界的大火就要熊熊燃烧。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