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要不要带血的速度》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海盗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1-10-10

最近更新时间:2011-10-12

正文

要不要带血的速度



拉澳片,拉澳片

新片上映喽

……关云长温酒斩华雄,蜘蛛精大战蜘蛛侠,南海风雷之苍老师勇斗恶衙内……

伴随清脆的锣声,街边传来小贩的吆喝声,小巷里的孩子争先恐后的跑到街口,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撒到小贩手里,一边喊着让我先看,让我先看

这是广州城一个平常的上午,每天,广州城里有473个这样的小贩走街串巷,在街市上支起1200多架“澳片机”,为这个时空的孩子和成年人带来本不该属于这个时空的视觉娱乐

穿着一身明装的司凯德坐在一辆黄包车上目睹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拉澳片”类似于上一个时空清末民初的“拉洋片”,是殖民部设计的,在一个木盒子里,用一个发条带动棘轮机构驱动一个胶片盘,连续播放胶片上的画面,观看者要自己拉绳子给发条上劲,人人都知道这是澳洲货,所以就叫拉澳片。光线则来自于用透镜收集的日光,到了夜间则通过油灯提供光亮,不过效果会差很多。

早在对明自卫反击战之前,穿越集团内部各种不满情绪不断滋长的时候,马千猪在国务经济会议上就提出在一五期间一切工作的重点是尽一切可能,为穿越集团搜集人力。当乌德把劳动力计划平衡表公布出来的时候,司凯德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一个只相当于第一次工业革命加强版水平的县级工业竟然能吃下十几万人口,这还不算农业、筑路和军队的消耗。

更要命的是马上就不是一个县了,元老院“关于提请执委会在3年内在海南全境建立统治并控制珠江口的建议”早已经作为“1630元字第9号法案”通过了。这个法案经过政务院和企划院分解,军务部、农业部、殖民部、甚至仲裁院都分到了人力搜集指标。不过大头还是在殖民部头上,用司凯德的话说就相当于“搬走半个广州城”。

这样一个指标要怎么来落实?

这么多人口,上哪去弄啊


博铺,海军俱乐部,司凯德和郭逸正端着格瓦斯,拿着雪茄喷云吐雾

司次长,前一阵子谢谢你了

叫凯德吧,都是为了完成任务嘛,广东的事还是你郭瑟能搞定

咱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郭瑟你得想办法广东的流民能翻两番,才能凑够咱们部的任务啊

您的意思是说,让我在广东除了要搞和平演变,还要搞的民不聊生?

对呀,哪有和平演变了还国富民强的

我该怎么做

郭瑟爱听粤剧不?

不怎么听

郭瑟要听,还要把名角都包下来

都是男的吧?

不是让你搞基,机械组那边留声机马上就可以量产了,我们需要做唱片,录音师我会安排,然后咱们就可以把留声机卖到乡下

每卖一台留声机,地主就得卖掉几担粮食,每卖一担粮食到我们这,就得有一个农民跟过来,不然就等着在乡下饿死吧

这还真没想过

这事我研究N久了,咱是殖民者嘛。

前时空的阿三为啥有那么多贫民窟,这不就是地主都跑到城里了,把粮食也带走了?

农业社会没多少剩余,拿走一担粮食就得有一个人挨饿,只能追着粮食找饭吃。

噢,怪不得大明大清为啥都这么敌视奇技淫巧

对,郭瑟你搞个入城式吧

我,这个……

我安排好了,咱们搞一个车队。

我已经申请了造25辆马车,3辆四轮红旗厢式的,2辆四轮红旗敞蓬的,20辆两轮亨斯利的,都让做成烤漆的。

下个月就可以运过去,你带着郑尚吉、P妖她们在广州招摇一番。

只不过这个月郭瑟去了之后得先去趟琶洲,买一批马,要不然郭瑟就得请几百苦力拉车了。我也想去看看,以后广州得常跑。

欢迎欢迎

然后郭瑟你在紫明楼开个4S店,自己留几辆,把剩下的车卖掉,卖完了咱在造。不过马你得给我运回来,要不然陆军非吃了咱俩。

广东的马太少了

不要紧,咱们还可以做黄包车卖,地主商人出门坐人力车总比坐轿子方便,我看机械组的钢辐条车轮也做出来了。

卖车钱你可以不用都送回来,留一部分修路。

我懂了,尽可能把地主都吸引到广州来,呆在乡下的也让他们买奢侈品,要他们刮地三尺把余粮搜刮走。

……‘

(继续)

咳,咳,咳,咳……郭奕还是不太适应雪茄

我说郭瑟,雪茄不是香烟,不要往肥里吸。

虽然我也会吸进去吧

不是,老司,那个啥,我是想,还有个问题,地主老财还是守财奴,买奢侈品见效不会那么快

确实是不会那么快,不过我还有后手,财务总监部已经批了,不过我还得找个操办这事的人。

郑尚杰不行?

尚杰忙不过来,而且她也不是国际金融专业的,有些细枝末节的事,专业点好。

咱啥时候要国际金融了?

我打算搞信用证结算。

信用证吗?我倒认识一个,当年一火车来的,在训练营里聊的不错……在火车上也没见面,后来才知道,一起玩过几次球,打过几次牌的

郭奕说完半句有后悔了,看来格瓦斯还是有酒精的

司凯德无所谓的笑笑:

行了,我又不是赵慢熊

告诉我是谁,我带着小灵通呢,干脆帮我打电话约一下

那小子叫谢冰河,学国际金融,还没毕业,工作不好找,开始想出国,后来金融危机了,觉得入错了行就来了 ……

当晚谢冰河和郭奕、司凯德见了面,交流到半夜。

信用证是19世纪中叶出现的一种贸易结算方式,在前一个时空中是最主要、最常用的国际贸易支付方式。

在国际贸易活动,买卖双方可能互不信任,如果买方预付货款,有可能,卖方不按合同要求发货;如果交货付款,卖方也担心在发货后买方不付款。因此需要一个保证人,这个保证人在本时空中就是李落由、高举这样的大洋商。

他们凭自己的信用向中小商人、手工场主赊销商品,甭管这个信用指的是银子,还是其它,再以现银结算方式销售给外洋海商,再向生产者支付货款,这个周期通常需要一年时间。

小商人通常没有办法承受那么长时间的资金占压,往往采取向大洋商借贷的方式维持生产,因而高举、李落由这样的大洋商可以通过借贷获得巨额的利润。

殖民贸易部和财务总监部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不过以前高举、李落由同时也是穿越集团在广东开展活动的保护伞,这种利益只好让给他们了,现在穿越集团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广东霸主,高举们将来可以作为穿越集团在广东的政治代言人,他们原先掌握的这种巨大的变相铸币税利益,穿越集团就要收回了。

马千瞩很早就提到过穿越集团要收取铸币税补贴工业化进程,不过这个想法当时还没落到实处,很快就被民主意识发达的元老歪楼回了他自己身上,最后还是文总拍板工业化不动摇。司凯德认为信用证就是一种铸币权,因为信用证本质上是银行开具的一份有价证券。

谢冰河解释说:信用证是进口方银行向出口方银行开具的保证支付文件,在本时空就是某个德隆或者紫计号向另一个德隆或者紫计号开出的一封信,这封信在本时空是无人可以伪造的。

这封信上承诺:当货物到达双方约定的交货地点时,进口方德隆会向出口方德隆支付款项。

因为都是德隆,一次贸易结算中不需要把现银从临高搬到广州,或者从广州搬到临高,只需要用德隆的本地存银进行最终结算,也就是说原来高举、李落由赊销而形成的现金流被掌握在了穿越集团手中。

接下来穿越集团就可以用这个现金流放贷,放贷则可以用信用证作为担保,当临高从广东某个商人手上买了一批货物,就会给这个商人开出一张信用证,这个商人在备货的时候,就可以用这张信用证到自己开户的德隆去贷款,由于有未交货的货物做担保,德隆就可以用比高举低的多的利率提供一笔和信用证期限相等的贷款,这叫做“打包贷款”。

有了这个工具,穿越集团就可以绕过大洋商直接和中小工商业者直接交易,直接对中小工商业者发行货币,虽然政务院和元老院强烈要求直接上纸币,不过司凯德和财务总监部的意见还是循序渐进,先发行7钱3分顶一两的银元,同时提供银票保兑服务,至少要让明朝人对穿越集团的标识和造币防伪能力建立信心。

“那如果贷款人赖账怎么办”郭奕插话

这就是找专业人士的目的了,打包贷款要有一个违约准备金,我们看了郭东主带回来的账目,古人的商业信用还是不错的,我们估算这个准备金率实际上有10-20%就够了,

不过稳妥起见,我们打算设定到打包贷款限额只能是信用证金额的60%,前一个时空一般是80%。古人嘛,一个产业就是全部身家性命了。

头一次要提供一个实物抵押或者户保,也就是其它商户的联名担保。以后每做一次,授信额度增加20%,超出部分提供担保。

当然这些都是细节问题。郭东主和炮舰就是最大的担保,射程之外无真理嘛。

“看起来咱们这是要促进广东外向型经济发展啊”,郭奕用前时空的标准用语表达了自己的理解。

“是和谐发展”

因为我们直接对中小商人提供融资,他们就可以有更多的资金下乡收购原材料。这样一来农村就要种更多经济作物,农民自然需要更多田地种口粮,我们就是这个田地的提供者。

以中世纪外加小冰河期的农业剩余水平,我们只要严格限制化肥输出,农民就必然要找我们。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