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讨朱明氏檄》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讨朱明氏檄
作者ID
SC论坛 尊王辅幕新选组
同人重要信息
涉及方面 文言
内容关键字 双方檄文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SC原帖 讨朱明氏檄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1-5-12
最近更新 2011-5-12
字数统计 (千字) 1.7



讨朱明氏檄

先宋不幸,屡遭鞑虏,先逢靖康,完颜欺徽钦仁厚。复遇崖山,蠓元凌幼君孤寡。天怜宋德,社稷虽远中土。海外播迁,宗庙犹存澳洲。元政无道,豪杰崛起。宋人奋进,胡无百年之运。神州光复,中夏独有圣君。

夫朱明氏,本淮西野人。元璋身起行伍,心窥神器。弑明王、杀同僚,友谅、国珍、士诚等悉被屠戮。驱逐鞑虏,本中夏群雄之共业。功盖天地,岂淮西一夫之独力?元璋之政,暴戾皆从胡俗。强梁蛮横,腥膻犹在中梁。兔死狗烹,刘基宋濂殒身。鸟尽弓藏,善长蓝玉丧命。陇右道左,皆莫能堪。

伪朝开国如此,传于二代更甚。叔夺侄位,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

时至中叶,更加荒唐,锦衣东厂,周人道路以目。豹房凤姐,朝野秽不可言。王好边功,虎贲师丧土木。臣恶通海,倭寇荼毒东南。此般种种,不能尽数。中国之人,莫不背德。

神宗以来,朝政日颓。亲恶远善,视赤子犹如草木。群丑当道,肉食者无非寺人。天怒地烈,阴阳不调,赤地遗尸千里。风土沉沦,五谷不登,九边嗷嗷待哺。

日至近日,气息奄奄。内廷三案,朝野人和已失。王恭爆炸,天又夺其王气。阉竖惑乱,魏阉能称千岁。流寇肆虐,驿卒亦号闯王。内忧外患,朝不保夕。激荡鲸波,红夷滋生于海。铁马雕弓,女直猖獗于塞。龙蛇起陆,紫薇具现杀机。逐鹿问鼎,朱明气数已尽。

宋德崴嵬,远迈汉唐,志安社稷,南海北望。奉天景命,广启皇基,爰举义旗,以清妖孽。千军发于澳洲,尧舜禹汤复现当下。万里还归琼崖,四海车书混同可期。

今传檄明人两京十三省四百州:大运在宋,伪朝亡国之期可计!天兵将至,彼等官民好自为之!勿谓言之不预也!


一则

作者:fangbiyong

顷因胡政之烦苛。

至使人心之怨叛。

狂明伺隙,因以毒我民;

恶党怀奸,竟以卖我国。

焮苍生於虐焰,

陷赤子於祸坑。

欺天罔民,诡计盖千万状;

连兵结衅稔恶殆二十年。

败义伤仁,干坤几乎欲息;

重科厚敛,山泽靡有孑遗。

开金场塞冒岚瘴而斧山淘沙,

采明珠则触蛟龙而緪腰汆海。

扰民设玄鹿之陷阱,

殄物织翠禽之网罗。

昆虫草木皆不得以遂其生,

鳏寡颠连俱不获以安其所。

浚生灵之血以润桀黠之吻牙;

极土木之功以崇公私之廨宇。

州裏之征徭重困,

闾阎之杼柚皆空。

决东海之水不足以濯其污,

罄南山之竹不足以书其恶。

神民之所共愤,

天地之所不容。


奋迹蓝山,

栖身荒野。

念世讎岂可共戴,

誓逆贼难与俱生。

痛心疾首者垂十馀年,

尝胆卧薪者盖非一日。

发愤忘食,每研覃韬略之书,

即古验今,细推究兴亡之理。

图回之志

寤寐不忘。

当义旗初起之时,

正贼势方张之日。


奈以﹕

人才秋叶,

俊杰晨星。

奔走先後者既乏其人,

谋谟帷幄者又寡其助。

特以救民之念,每郁郁而欲东;

故于待贤之车,常汲汲已虚左。


然其

得人之效茫若望洋,

由己之诚甚於拯溺。

愤凶徒之未灭,

念国步之遭迍。

灵山之食尽兼旬,

瑰县之众无一旅。

盖天欲困我以降厥任,

故与益励志以济於难。

揭竿为旗,氓隶之徒四集

投醪飨士,父子之兵一心。

以弱制强,或攻人之不备;

以寡敌众常设伏以出奇。


卒能

以大义而胜凶残,

以至仁而易强暴。

蒲藤之霆驱电掣,

茶麟之竹破灰飞。

士气以之益增,

军声以之大振。



二则(崇祯的檄文)

作者:最荒凉@沙漠

大宋侵占我故土,蹂躪我人民。日甚一日,無所不至。如今百姓愤慨,赵家伪帝恃我国仁厚,一意挑衅,乃益肆嚣张。朕自君临天下以来,待百姓如子孙,百姓亦待朕如天帝。今听闻大宋戮我先人,朕今涕泣以告先庙,慷慨以誓师徒,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连日召见大小臣工,询谋佥同。今举兵十万,西征大宋。执干戈以卫社稷。彼仗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何难翦彼凶焰,张我国威。

今朕对宋国宣战,百僚有司,宜体朕意,海陆对宋交战,以恢复我祖宗江山!虽知交邻失和之不可,但宋作此大逆不道之举,对我先人无辜屠戮有失信义在先。狂妄已极,我国警告,均置诸不顾,衅自彼开,使天下平和永无保障。事既至此,朕虽始终与平和相始终,以宣扬大明国威为计,亦不得不公然宣战。

特招天下壮士,共讨宋贼,反攻大陆,天佑大明!何难翦彼凶焰,张国之威?其有同仇敌忾,陷阵冲锋,抑或仗义捐资,助益饷项,朝廷不惜破格封赏,奖励忠烈,若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作明奸,即刻严诛,决无宽贷。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神人之愤,朕有厚望焉。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