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转进如风》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转进如风
作者ID
百度贴吧 斯通尼屠夫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博铺
涉及方面 海军,归化民军官
内容关键字 发动机行动结束,整训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伪第四百七十节 转进如风(手打)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3-08-14
最近更新 2013-08-19
字数统计 (千字) 2.8




六月的临高,天气已经热起来了。清晨,太阳正在升起,博铺港码头的大钟,刚刚敲响了六下。澳宋海军施耐德海军上尉正走在去海军部的路上,他的勤务兵,一个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还是个半大孩子的归化民,正睡眼惺忪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肩膀上斜挎着上尉的公事包,胸前晃悠着上尉视为珍宝的临高产双筒望远镜。

施耐德上尉很是后悔昨天晚上喝的太多了,现在头痛欲裂,满脑袋都嗡嗡的响。三亚的胡五妹前天来临高采买农具和物资,顺便来看看这班老友,几个人在紫明楼包了个雅间,老友相见,自然是少不了喝酒,几个人酒量也都不差,喝朗姆酒的时候施耐德还是清醒的,后来胡五妹神秘兮兮的拿出两个瓷瓶,说是上好的澳洲酒,结果这两瓶醇烈的白酒还没喝完,施耐德已经钻到桌子底下去了,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

远远的,一条岔路上传来了喊口号声,在这个宁静的早晨格外的清楚。两个原本晃晃悠悠的海军立即条件反射般的挺直了腰身,昂首阔步目不斜视步履如飞。透过树木的缝隙,施耐德看到一支队伍正排着队列穿过岔道跑过来,黄色的制服告诉他这是伏波军陆军在拉练,士兵们背着全套的行头正跑的气喘吁吁。施耐德正了正帽子,腰杆笔直的看着这一个连的陆军从身边鱼贯而过跑出视线,心里蔑视的哼了一下,“这群旱鸭子”。然后两个人又晃晃悠悠的顺着路走下去了。

在海军部大院里,海军士官阮小七笔直的站在一间会议室的门外,手里拿着一个点名册,正看着施耐德上尉一笔一划的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施耐德原本大字不识一个 ,靠后来脱盲班勉强学会了自己的名字,加上有点宿醉,生怕把名字写到格子外面,此刻手里的笔重若千斤,费了半天劲才写完,抬起头来看到阮小七,尴尬的笑了笑,把册子还回去,一眼瞥见阮小七胸前的勋章,正好找了个台阶下,“哟,小七,不错吗,银的?”

阮小七点了点头,脸上的兴奋溢于言表。这是他的第一枚勋章,元老院为嘉奖发动机行动中做出杰出的个人和团体,制作了发动机行动勋章。海军的勋章是以参加运输行动的次数为准,分级发放的。圆形的勋章上是一艘破浪前行的和谐轮,背景是初生的光芒万丈的朝阳,象征着元老院的权威与福泽。上方的红色绶带上绣着的黄色横杠代表着参加行动的次数。勋章材质为贵金属,一次到三次为铜质,四次以上为银质。传闻中还有十次行动以上的金质勋章,不过阮小七没见过参加十次以上的海军人员。

“我参加了4次运输,昨天刚把铜的上交了,换了个银的。”阮小七早就对那些胸前挂着各种勋章的军官羡慕不已,朝思暮想自己胸前能挂满各种材质的奖章,走在街上叮当乱想。昨天领到勋章的时候简直乐翻了天,一晚上没睡着,拿出来擦了又擦看了又看,今天一起床就挂上了,在宿舍的整容镜前臭美了半天。

施耐德对自己成功的转移了小士官的注意力颇为得意,伸头看了看屋里,“今天上什么课?”

“头一节是海上封锁战略的意义,第二节是海上遭遇战的战术思路,后两节是兵棋推演。”

“哪位首长讲课?”施耐德发现屋里的人都在左顾右盼,寻思元老教师应该还没来。

“就是那个又高又壮,脸还特别黑的那个”阮小七小声的说。

讲台上的元老穿着一件旧时空民工常穿的数码迷彩T恤,趁着他黑色的面孔,即使是如施耐德这样见多识广的海盗来说,也觉得有点吓人。他的目光扫过会议室,最后停留在了最后一排的一个人身上,一个女人,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女人,李华梅。

李华梅按照预定计划投靠了澳洲人,这让一众海军元老们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不但同意吸纳她的杭州号进入商船队,还以航行安全为由对她的船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装,使其火力和机动大幅提升。虽然对商船队进行适当的改装和武装是既定方针,但元老院里还是传来了一些反对的声音,不过在海军元老的一通灭火之下,杭州号的改装还是以极快的速度进行着。

随着发动机行动的步伐减缓,大量的海军舰艇回到了临高,进行船体的修理和人员的修整,博铺港里人头攒动,造船厂里热火朝天。海军部就决定利用这些时间,对发动机行动中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对土著海军军官进行一些培训,对士兵和水手则重点强化纪律和技能。施耐德等人就被组织起来,由元老亲自授课,讲授一些战略和战术,以应对可能发生的针对郑芝龙的军事行动。而李华梅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海军部的一小撮元老献殷勤的举动,海军的高层一开始对这种举动持完全反对的态度,直到有一天情报部门的江山出现在了海军部,然后,因为无事可做而百无聊赖的李华梅就被邀请参加了这期培训班。

起先,李华梅对这个培训嗤之以鼻。她在大海上漂了很多年了,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遇到过,但从来没听说过海战可以坐在桌子前,靠着一个沙盘几个小模型就行打赢。起先,吸引她频繁跑到这里来的,是一本画册。这是一本包装精美的画册,放在会议室的小讲台上,纸质硬且厚,抱在怀里沉甸甸的,里面画的是各种她见过的没见过听说过没听说过的舰船。每一艘都详细标明着舰船的名称,所属国家和详细数据,包括吨位,帆型,航速,武器配置,人员配备,密密麻麻又错落有致。最让她震撼的,是大幅的舰船三视图,详细描绘了每一艘船的船型,李华梅简直不敢相信澳洲人居然可以如此详尽的将一艘船的所有细节都描绘在纸上。从那以后,这本书就没离开过她的手,她如痴如醉的看着一艘艘或大或小,各式各样的船只,心里小小的期待着,将来自己能够有一艘这画册上的,属于自己的船。

由于这本书不允许带出会议室,于是每到上课的日子,她都会早早的跑来,翻看这本画册。再到后来,给她带来震撼的,就不仅仅是一本画册了。讲台上这个五大三粗的澳洲人,用大量难懂的术语,一个黑色板子上画出的图形和几个简单的小模型,带她走入了一个她从来未曾见识过的世界。而她也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她在这个窗明几净,鸟语花香的小教室里听到的东西,将给她的人生,画出一条完全不同的轨迹。

(下班了,明天再说)

大明崇祯五年四月,老实巴交的山东农户刘老大,在纪姆岛营地里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破烂收拾了一下,惴惴不安的坐上了停在栈桥上的一艘澳洲大海船,离开了他一辈子都没想过要离开的老家,去了一个他听都没听过的地方-临高。

一路上,刘老大因为晕船,根本就睡不着。借着舱口若有若无的光,他一边又一遍的翻看着手里的小册子,一本新道教的宣传材料。刘老大一家四口在逃兵荒中走散,冻饿半死的刘老大被人救起,送到了纪姆岛。在纪姆岛,每天两顿的救济口粮让他对澳洲人感恩戴德,新道教的道士们找到了他的老婆和两个女儿让他很快皈依了新道教,对张真人的仙风道骨顶礼膜拜。很快,他签了澳洲人的契,把自己一家四口卖给了澳洲人,为期七年。临上船前,刘老大对着故乡的方向匆匆一瞥,便转身踏上了跳板,此后四十年,他再也没有踏上这块土地。此去,竟是永别。

就在施耐德上尉晃晃悠悠去往海军部的同时,不远处文澜河畔的一个村子里,刘老大已经起床。他来临高,已经好几天了,但是他还是有点晕晕乎乎,走路都有点飘,仿佛还在那艘船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澳洲大夫来过,说他这是晕码头,很快就会没事了,他才安了心。他换上了一身来临高时发给的工作服,戴上一顶澳洲草帽,脖子里搭着一条澳洲毛巾,出了门。

村中央的广场上,站了好多人。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