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这两天出差写的临高同人,回来发现用不上了》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这两天出差写的临高同人,回来发现用不上了
作者ID
SC论坛 scatfish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济州
涉及方面 攻占全岛
内容关键字 紫川
转正状态 部分转正
转正所在章节 第五卷 第三百六十六节 十分钟
发布帖
贴吧原帖 转载【临高同人】来自上班族scatfish
SC原帖 【呜呜】这两天出差写的临高同人,回来发现用不上了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2-12-13
最近更新 2012-12-13
字数统计 (千字) 5.3




“紫川!”

“有!”

“叫你的人半小时以后到操场**,你5分钟以后到指挥部来。”

“是!”

……


“侦察员回报敌方正在济州以西扎营,大约集结了六七百人,并在道路上修鹿寨,看来是准备在城外和我们打野战。”

“请首长DONO指示”

在招募者平秋圣的恶趣味影响下,日本雇佣兵习惯于在元老的首长称呼后面再加个DONO

“你的任务”

“哈依”

“带上一个排,占领敌方营寨对面黑鱼山(地名为杜撰)”

“哈依,占领黑鱼山”

“不要穿军装,穿上你们自己带的盔甲,上总务处领5副弓,200支火箭,200支普通箭,还有两面风林火山的旗子,锣鼓和海螺号,你们在这三天时间里,要给我多弄出点响动来,不分昼夜派小组下山向敌方鹿寨和营地射几箭,放几枪,如果敌人跑掉就放火烧鹿寨,如果敌人小股出来追击就歼灭,如果大股出动就后退,但要保持互相能看到,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首长DONO,首长DONO是让我们扮倭寇迷惑敌人,是不是晚上可以多放一些篝火?”

“明白了就好,还可以把敌人首级斩几个挂起来。记住,你们不是真的倭寇,不许骚扰普通乡民,这是命令和领用单,准备好就出发”

“坚决完成任务!”

……



自从旌义失陷的消息传来,济州官员顿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部分官员惊叹这伙倭寇战力强悍,一个城就那么一鼓而下,而且据逃回来的溃兵说这伙倭奴的铁炮还不少,而整个济州岛上的鸟枪火铳加起来不到50支,这伙人还没来打济州算是万幸了,应该赶紧收集赎金贡礼,请他们速速退去。

而文武两位主官则更看中自己的乌纱帽,毕竟在自己的地头上城池失陷,如果是平时,敲诈点钱粮行款倒也没什么,问题现在已经入冬,就算给了钱粮,倭寇难道还会退回海上过冬?这几个月里在朝廷被谁参上一本,说不定一夜之间全家就可以搬到岛上的奴婢长屋里去了,至于自己还有没有脑袋看到这一幕都不好说。

想到这,李州牧发话:“我等世受皇恩,守土有责,不战而行款岂不失了朝廷颜面,李大人,你怎么看?”

“大人所言极是,卑职以为,倭奴火器虽利,却也是远道而来,我军不可坐以待毙,应及早调集岛上兵民义军,趁寇立足未稳,以众击寡”

既然两位老板发话,下面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而且主战派多是高级军官或者岛上豪绅,他们在城外有庄园,城内有菜地、店铺,万一倭寇打来,战火一起,这些家产也就毁了,与其如此,不如主动出击,大不了多死点士兵和壮丁。就算打不赢,如果能对倭寇造成重创,兴款也能方便一下。而且征集粮饷自古以来都是一件有利可图的好事。


这样一来,北上支队济州司令部忙着接管、占领的时候,济州府已经开始调兵遣将收缴粮草了。

这些动作自然瞒不过特侦队的眼睛,起初总前委不以为意,不过很快特侦队发现济州的官军开始在城外集结,不断有民壮携带武器加入,没多久就集结了上千人,而且济州附近官差和小股军队开始大举征缴粮草。

根据总参谋部不久前下发的军官自学教材《阵中要务1632》所述:农业社会进行战争动员通常是以大规模征集粮草的形式开始的,一旦农户存粮低于生存必须,农民只能在参加乡勇、民兵或者揭竿而起之间做选择,在统治当局未被摧毁的情况下,农民通常会选择前者。

对于北进支队来说,摧毁济州岛的统治当局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登陆的头几周里,不少南方士兵因为气候和水土不服病倒,正让总前委忙的焦头烂额。根据参谋部计算,把伤病减员和承担保护工作队下乡、内保、布控的各分队扣除掉,进行重新编组,和简单训练,怎么也要花上四五天时间。

所以自然就把骚扰和监视敌军的任务派给了雇佣兵,紫川秀次的一排先上,三天以后派二排去接替,然后主力兵分两路,一周以后,陆军沿陆路正面攻击济州以西的敌军主力,海兵队从另一侧登陆,直取济州城。

薛子良其实很想表达一下,其实用特侦队趁夜间直接进城占下来也不是不行,不过军界和各殖民地主管元老之间已经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默契——谁用特侦队和现代武器去打正规战,谁就等于是玩游戏开作弊器,在济州岛这种战力为笑话的地方用特侦队,简直就是玩一个很弱智的游戏的EASY难度还作弊,恐怕会被耻笑一辈子。不要说薛香蕉,连陆军和海兵队都不想表现的太积极,岛上的大部分作战行动都是由渣级武装力量治安军和民兵队担纲,事实也确实证明,火冒滑膛枪+太刀+手榴弹+长矛的古怪组合在这个岛上也确实可以横着走了。


……黄昏时分,黑鱼山

“爹,不会遇到倭寇吧”

“别瞎说,找路”

金大屋和金太多父子扛着斧头和刚砍下来的木头寻找出山的路,这几天海雾甚大,这两个跟着伐木队进山砍树的义勇似乎走迷了路,由于怕遇到倭寇又不敢轻易走出树林,就摸索着前进,不觉天已经快黑了。

人的名字往往寄托了家庭的期望,中国人贫民起名爱叫宝、富、贵,富人爱用文、武、朝,官宦之家则用德、才、贤,基本上是缺啥叫啥。人同此心,朝鲜人也一样,听名字就知道这家人穷的叮当响。作为一户佃农,他们连房子的宅基也不是自己的。

今年又来了倭寇,家里的存粮被府里的官府收走一半,庄主借了两斗半杂粮,条件是出来当义军,用军饷还,义军自然是庄主带队,这里自然有不少赚头。

富人和官家有的赚没的赚佃农不会在意,父子俩真正在意的是,万一真的被倭寇砍了脑袋,庄主定是认为他们逃了,家里的老婆、弟妹恐怕就过不了这一冬了。

话音未落,忽然听到一阵铜锣响,接着就是呜呜的海螺号,十四岁的金太多想撒腿就跑,等到想跑才忽然觉得腿不听使唤了,三十多岁的老爹咬咬牙,拽着儿子跌跌撞撞的跑出树林,接下来一声枪响,金大屋的腿也不听使唤了。

紫川秀次穿着他那副叮叮当当乱响的破盔甲,一手拿着太刀一手拿着步枪,带着三四个“倭寇”从山岗上追下来,受伤的金家老爹尿已经流出来了,拌着血染红了裤子,这回换成儿子抓着爹的胳膊连滚带爬的往前跑,眼泪鼻涕流的稀里哗啦。

眨眼间倭寇已经追到了,紫川心想,天天吃澳洲人的大米和鱼,果然有力气,当年自己在天王山也是这么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逃命,可怜老爹没逃出来。

如果没有这个这个莫名其妙的走神,现在金家父子的脑袋已经搬家了,既然首长DONO说了可以斩几个首级,紫川这种直肠子驴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贯彻首长指示的。

不过就在举起太刀的时候,紫川低头看见这两个穷光蛋高丽足轻丧魂落魄的样子,忽然被强烈的既视感控制了。

在1616年那场平定天下的大阪之阵那一仗时,自己和死去的爹也是这样丧魂落魄屁滚尿流,爹中枪倒在山林边,一个武士跑来砍了爹的人头,自己拖着尸体不觉屎尿流了一地,另一个武士的刀也对准了他的脑袋,拎着他爹脑袋的那个回头喊了一句“要个毛孩子首级干啥,额发都没剃,你个蠢货还要给他剃头吗?”

这一幕经常出现在他梦里,每次脑袋都被不同的人拿走,醒来后他不知道是该恨还是该感谢对方,大概也是和父亲一样的野武士吧?如果父亲没有丢掉脑袋,自己也许不会被洋教堂收养,后来也不会参加暴动,亡命天涯,也许在哪里已经做了农民,也许投到哪个乡下大名帐下做了什么卫门……

“唉,你,还能走不能?”他用刀背敲了敲老的那个“吓傻了啊,哑巴?聋子?还是说天生的白痴,白痴怎么会生儿子的?哪个白痴女人给你生的?”

紫川秀次这时候脑子里想的是:这两个八嘎足轻既然还活着,如果让他们活下去会怎么样?既然澳洲人来了,这个该死的天下也许就变得不一样了吧?

……

12月12日清晨,陆军4营2连和国民军济州突击队开始在黑鱼山前列阵,山前有一条河,官道通过满水桥连接对岸,半个月前济州军开始在满水桥对面扎营,隔河布防也算是兵法常规,不过这会冰已经冻硬了,现在朝鲜大营里的官兵正在心里无数遍的主将腹黑判官大人的常识呢。

当然陆军的目标并不是围歼这股敌人,所以也不必大举出动。

对面的朝鲜军有1500人,2连扣除病号和出勤人员补充了一部分机关人员共有90多人,国民军有200多人,其中步枪60支,还有50名掷弹兵,还有30几个治安军步枪手,已经换上了军装。

官道上的鹿寨已经被烧毁大半。烧掉鹿寨并不是日本雇佣兵的任务,总前委的真正意图也不是简单拖住敌人,而是为了诱使济州府帮自己个忙,既然济州府已经定下出兵决心,那就不可能因为小股骚扰轻易放弃,反而会为了应付前方官佐的压力而更疯狂搜掠,这样自己粮食到手,敌人民心丧尽,将来接受起来就是顺水人情了。

今天的作战任务是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早上7:30开始对敌营进行压制性射击,每天不定时进行几次排齐射和自由射击,计划日耗弹量人均20-30发,通过排枪让敌人感受真正的伤亡。

前面变装倭寇的袭击虽然也杀伤了一些人员,可毕竟是小打小闹。判官大人曾经亲临大营指挥过两次进剿,不过根本没敢进山,只是在山脚列阵,对着山林漫无目的的放了一会箭。第二次“进剿”的时候,判官大人一度想放火烧山,不过由于大营在下风方向,搞不好会烧到自己,也只好作罢。

制造伤亡不是目的,目的是让敌方感觉到战争开始,把主将,也就是判官和州牧,或者至少是其中之一调动过来。如此一来,济州城里没有主事者,或者至少主事者差一个,不敢决断,在海兵队攻占济州时,就来不及烧掉囤粮了。

如果没有达到目的,明天还是继续压制性射击,作战计划排了3天,如果敌军主将就是不来就击溃之。

如果对方主力出战,就由国民军的长矛阵和掷弹手正面顶住,陆军以纵队穿插到侧翼击溃。

虽然敌军众多,不过一排手榴弹在队形中开花,大量毫无战意的义勇和杂兵顿时就会做鸟兽散,少量有战斗力的由军官、土豪家丁和武装儒生组成的精锐也会被裹挟崩溃。

而且就算万一敌人天宁岛精神上身,大不了退到山上就是了,近两百只步枪反复齐射造成的杀伤足够将这支衣不蔽体的敌军毁灭。虽然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不过现在的参谋部作战方案制定条例里,制定失败时的撤退方案算一条刚性要求。

李州牧和李判官倒是很配合,上午打完每人十几发弹,敌军伤亡四五十人,下午二人就出了城,判官作为官军主将自然责无旁贷,照理说如果在大明,军队出征主将宅在城里算是很严重的罪过,不过到李朝,这些事也就那么回事了。

州牧要来是因为济州有本地和从旌义、大静退下来的儒生200多人生,加上侍从,超过300人,其中一半有马,济州一半以上的火枪也在他们手上,算是济州府最堪用的战力。而儒生就算武装起来,也算文士,判官无权指挥,既然决战在即,州牧也被死拖活拽了来。

二人刚到营,海兵队就已经开始登陆了,大发艇冲进济州港,两艘木壳平底驳船充作登陆艇冲上沙滩,80多个海兵直扑东门,攻城方法和治安军大体类似,不同之处是大发艇提供压制火力,海兵直接冲到城下,然后投出一排“进攻型手榴弹”。


这是大河桑的新产品,和当初的解放军一样,土法上马的木柄手榴弹在投掷训练中出过不少事故,特别是国民军,不过自打有了湿压装药技术,200多克的装药柱可以产生相当大的爆轰冲击波,可以杀伤近距离目标,于是低破片爆震型手榴弹应运而生。而且制作也更加简单,原来是木柄,现在用一节毛竹,节在中间,前端装药柱,后端装引信,如果需要也可以用竹销钉固定上一个铁丝绕成的预制破片套,改成防御手榴弹,不过很少有人那么用。

进攻型手榴弹虽然杀伤力不强,不过巨大的声响和火光过后,躲在城门背后的守城军兵还是惊的四散奔逃,15:50尖刀班用竹爆破筒炸开城门,立即对着街面逃敌的方向打光了左轮卡宾枪里的6发子弹。突击排紧跟着进人济州,这回这个排里多了两个新面孔,新任带路党:朴德猛和朴德欢兄弟俩,看着这些澳洲短毛倭寇行云流水一般推进,破城,现在他们已经把刚才晕船吐胆汁的事忘的一干二净,直到被澳洲短毛倭寇的首长大人踢了屁股才醒过味来,开始带路,这时候他们各自眼中开始放射出骇人的光芒,这是复仇的快意,眼下他们还不敢想有朝一日澳洲人推进到汉阳、平壤的时候是什么样,不过至少在济州城里,他们已经再也不是猪狗不如的贱奴了。

同样的光芒现在正在十几里外的金家父子眼中放射出来,现在他们还是战俘,不过回答了一些倭寇头目的问话以后就被叫到阵前喊话,无非是让营寨里的人投降之类,还有一些倭寇带来的其它济州人,不管怎么样他们已经算是从贼了,不要被老爷认出来才好。

喊完一阵子,倭寇开始放铁炮,和上午听到的稀稀拉拉的声音大不一样,这次枪声像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压了过去,烟雾散去一排倭寇走向前,又是一波海浪般的轰鸣,营寨的木栅栏被打的七零八落。济州已经得手,自然不需要在装腔作势。这点连金老头都看明白了,现在总攻开始了,倭寇开始不断推进,心每跳一下,倭寇的人墙就走一两步,然后举起铁炮,又是一波海浪,眼看倭寇走到寨前,铁炮的海浪已经淹没了任何抵抗,没有一支箭射出来……

士兵和义军开始从大营背后和两侧溃逃,不但挤破了大门,甚至连围栏都推到了,这时金家父子听到大营背面也响起了同样的铁炮海浪声,这是4营3连穿插到位开始进攻。现在这两个农民也知道,官军大势已去了,就算将来官军回来,有人找他们的麻烦,他们也要跟着这伙倭寇走,看到用铁炮做海浪,看到作威作福的官人、官兵被像打兔子一样射死,这种做梦都没想过的景,当牛做马也心甘了。

眼前的倭寇已经停止射击,迅速向大营两侧出击,边追边停下来放铁炮,然后一排人栽倒在地。正面交给拿长矛的倭寇,其中一群拿短刀的倭寇开始投掷大爆竹,这些大爆竹把营里炸了个七零八落,很快围栏和营门被破坏,长矛倭寇冲进去,一边前进,一边对着倒塌的帐篷戳……

金大屋喃喃道:“这样打法,庄主老爷一定会死的吧?”

“爹,我看见刚才有个骑灰马穿褐衣的被打倒了,好像就是老爷,一定是”

“这些倭寇老爷不是倭寇吧!回家告诉你娘,一定是天兵下凡了,老爷、官府大老爷得罪天神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