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连州治安战
作者 中国24K的大哥
主题 科幻穿越
网络连载 百度临高启明吧

连州治安战是以大陆攻略为背景创作的同人作品。

作者

中国24K的大哥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6-01-30

最后更新时间:2016-02-01

正文

连州治安战

第一章 熊皮帽子的野望

这广东的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冷,自从小冰河时代开始,这个千年古国最南方的地界也开始纷纷飘扬着大雪。甚至有些小溪和池塘都结上了并不厚的冰。

然而寒冷的天气却无法抑制人类的纷争,在这片自古以来不乏尚武精神的土地上,民风悍勇、械斗成风。

清晨时分,在连州的城门外,几百个号人正在城外的晒谷场上集结。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战袍”,有的穿着破破烂烂的羊皮袄,有穿着破棉衣,有的甚至裹着一身的破布如同乞丐一般,只有少数穿着皮甲和铁甲。大部分人手上拿的武器也是各式各样,有粪叉有锄头,有菜刀有长枪,而那些衣着光鲜的领头人,腰间挂的却是少有的鲜亮兵器。

只见一个身材不高,但是魁梧壮实的中年壮汉一跃就站上晒谷场上的磨盘。只见他头戴一顶黑熊皮帽,身披一件皮甲坎肩,腰挂大刀,脚踏一双牛皮老靴,一身雄浑干练的气息逼得磨盘旁的人们不自觉地退后了几步。

这中年壮汉背后人称“熊皮帽子”,是个老练猎手,因为他总爱戴着他进山打来的黑熊皮做的帽子,所以得了这么个外号。这汉子15岁就跟着广东参将打八排瑶,杀人无算,端的是一员悍将,一刀一枪挣到个百户。28岁那年有一次进山被瑶人的毒箭伤了,抬回来只剩半条命,浑身乌黑发青,躺在床上发热七天七夜才捡回一条命。自那以后,他就退伍返乡,跟着家里族长种田渔猎。仗着杀过人,手段狠辣,几次械斗下来,在连州闯出名声,七里八乡的人没谁敢惹他。

只见这汉子虎目一瞪,粗豪一声呐喊:“呔”!场上喧闹的声音顿时寂静下来。

“许某今日召集诸位,且告知一事!那琼海的髡贼已经打下了广州府!”熊皮帽子第一句就如同一把重锤一般,立马下面“轰”的一声开始议论纷纷。各人反应不一,有的麻木不仁,有的惊慌失措,有的早已得知消息却面带惶恐。

这汉子骂道:“且不说那髡贼乱华夏之风,伦常皆丧,而吾等家园且容外夷染指!今日召集十里八乡的好汉们,就是共商大计,助王师讨髡!”

只见一位衣着颇为鲜亮的后生嘶声裂肺地帮腔喊道:“髡贼淫掠成性,“合理负担”横征暴敛,吾等忍耐多年早已不堪重负!吾等与髡贼誓不两立!”

“那髡贼船坚炮利,吾等如何得以战而胜之?”一位缙绅模样的白发老人,驼腰圈腿,都快走不动路了,气喘吁吁地问道。

熊皮帽子对白发老人颇为尊重,耐心道:“陈员外不知,吾等清晨时刻早已派人快马加鞭前往联络周边两县十八乡的好汉们。吾等在诸交通要道均已经埋伏下眼线,届时请君入瓮,乱箭齐发,奈何那髡贼鸟铳犀利也双拳难敌四手。”

熊皮帽子在乡里素有威望,平常说话都是一口唾沫一个钉。这话入情入理,众人暗自点头。在诸人的鼓动下,场上响起一片声嘶力竭地粗豪喊声:“他髡贼生了三头六臂不成!我偏要剁几个髡头看看!”“许老爷子只消振臂一呼我们跟着你拼命便是!”

“绝不容髡人踏入我连州一步!”

“髡人如此残暴,不如一命换一命!”。

众乡勇们议论纷纷,熊皮帽子看气氛已酣,后面众人早拖上来一头肥猪按住,只见熊皮帽子嚓拉拉一声拔出腰间大刀,寒光闪动就剁下了猪头,畅快淋漓的刀法跟着四溅的猪血,众人一阵喝彩。熊皮帽子下令抬出几坛老酒,让众人分饮誓师酒,一杆书有“连州讨髡”的大旗已在烈烈的寒风中立起。

“我们的队伍像太阳,照耀着元老院大地!我们是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不可战胜的力量~”

田凉的连队排成一列纵队从大世界旁边的军营驻地开出。刚刚吃过早饭的士兵们胃里一团温暖,驱动着久经训练的四肢,感觉有使不完的力量。新列装的军服在寒风体现出了非常好的保温效果,使这支军队完全没有受到寒冷的天气影响而变得畏畏缩缩,每一名士兵都是精神抖擞斗志高昂。

数日前,伏波军闪电般的两栖登陆作战,以非常少的代价在一天内拿下了广州城。在立春等主力战舰130mm的高爆黑火药榴弹以及陆战92步兵炮长达三个小时的炮击下,广州的东城墙、南城墙早已无力抵抗,纷纷内撤入城内。明军只能眼看着城门附近的城墙在一阵阵恐怖的炮火中逐渐坍塌,然后伏波军几个刺刀冲锋就占领了东、南城门和城墙。本来还想靠巷战誓死抵抗的明军将领在受到伏波军架设在城墙上的92步兵炮以及打字机的疯狂压制后,一个个举起白旗投降,而数千名残军连洗劫都没干多久,就仓皇从广州城北逃窜而出,许多将领却在途中被潜伏在道路两侧的特侦队用摸心拿肝一一点名,钱财细软还没有捂热就死在路上。田凉的连队没有人死亡,只有个19岁的小伙子在刺刀冲锋的时候被冷箭射穿左肺,幸亏及时被运往大世界的战地医院进行急救,捡回一条命。

随后华南军总指挥部下令步兵八个营留守广州周边肃清残敌,同时迅速抽调出32个连队共计八个步兵营的兵力,携带部分野战轻炮兵,(以三十二年式炮为主)前往广州周边的县城完成占领和残敌肃清任务。

这次的出征清缴连州的恰好是田凉所在的营,一共八个连队,游老虎带队。这次分配给他们的任务是清缴连州以及周边乡勇、团练武装。将他们缴械、遣散。对于这些类似于军阀、土匪的地方武装,元老院的政策简单明了,任何地方武装,如果乖乖缴械投降就可保命,回家团聚。敢于顽抗者现场击毙,家属送去符有地的矿场。薛维尼曾经说过,这个时空最好的条件就是没有所谓的国际舆论,对于敢于武装反抗元老院的任何地方武装,伏波军不吝以最沉重的铁拳粉碎之。

话说熊皮帽子在城外誓师不久,众多乡勇中有一贼眉鼠眼的瘦得跟麻杆似的汉子称病回返,眼见四下无人,便往城中扬威镖局的分局跑去。早在发动机行之后不久,元老院的情报刺探就已经跟随着商务活动而展开,其中又以分布较广的扬威镖局为甚。这汉子名叫陈志富,自小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父母早逝之后卖光祖产整日赌博骗吃混喝。在一次赌局中输得都快光屁股了,恰好遇上前来连州走镖的扬威镖局一名镖师,这镖师一根长枪耍得水泼不进,人称“如龙枪赵三”。赵三顺手赊他十两银子的赌资,输光了也不着急跟他要。又给他干一些走镖的杂活拿钱,从此陈志富对赵三言听计从,口口声声喊他“赵三大哥”。

而赵三时不时让他打听一些当地团练乡勇的消息,这厮倒也出死力地去打听,每次赵三都或多或少的给他几两银子赏钱。几年下来,把周边情况摸得七七八八。连州周边三县十八乡,每个县各由缙绅土豪们抽调家丁、乡勇们组练了一批团练,一共五六千多人。这几年海贼、土匪闹得厉害,这些团练因为有粮有饷,倒也打仗肯出力。而且毕竟身后就是父老乡亲,所以一直都是士气高昂。这次誓师,大伙儿一致推选心黑手狠的熊皮帽子出来当头,整个连州上下都是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大干一场。陈志富尝惯了元老院的甜头,早就恨不得出海去投髡了,得知这个“重大军情”,知道这是“从龙”的好机会到了,激动得浑身都哆嗦起来。

因为离广州不远,也才两三百里路。虽说走水路也挺方便,但是不免绕道。而且广东北江水面也不甚平静,水匪兵痞也是多如牛毛。因此扬威镖局也只是在连州设了一间简易货栈,平常时不时替本地的缙绅、大户把土产运去广州交易。因为信誉良好服务周到,赵三在本地颇有些人望。早在行动前,临高的对外情报局早已对杨威镖局这些外围情报单位发出各种指令。但是这次乡勇们的行动却出乎意料的迅速,赵三因为刚刚走镖一趟回来,颇为疲惫,并没有及时得知。

此刻尚是清晨,许多人家尚未早起过活。只见那陈志富鬼鬼祟祟溜到扬威镖局的货栈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小声叫唤。赵三的仆役去开门,一看是陈志富,知道这是老爷器重的人,赶紧唤赵三出来。一见陈志富欲言又止的着急样子,赵三喝退左右,连忙把陈志富引进内房。

广州城外大世界,华南军总指挥部,总参对外情报处,人流穿梭不息,各种情报和前方军情不停地在这里汇聚。因为广州刚刚被占领,伏波军仍然在清缴各种残敌并清点战利品。这时候,从“敌占区”突然发来一封电报,并第一时间交付给席亚洲并抄送总参。

看完简单的短短数十字的电报,席亚洲叼着吴南海出品的雪茄吐出一口淡蓝色的眼圈,轻蔑地一撇嘴,“来的正好,这些土豪劣绅果然不甘失败...,电话员,替我接特侦队薛元老!”

薛维尼穿着紧身的棉质训练服,盖着新式军大衣,正躺大世界的军官宿舍里打盹。打广州城这段时间,特侦队并没有参与正面的攻坚作战。事实上,各种明奸走狗或降或判,城里城外里应外合,根本没有什么太多情况值得出动“元老院之剑”。而在城外的狙击战,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那些脸上涂满油彩,身穿伪装服的特侦队员们,在野外神出鬼没,冷枪袭击下,往往敌人都搞不清楚他们在哪里就命丧黄泉。薛维尼陪着队员们打了几枪活靶子之后,出逃的敌人越来越少,难民却越来越多,于是他也兴致寥寥,带着一部分队员们回来修整了一天。

睁开堆满眼屎的眼睛,薛维尼咳嗽了一下,这鬼天气这么冷,虽然大世界总参指挥部里燃起了壁炉(大世界内部建造了完善的壁炉取暖系统),但是睡觉的时候难免还是受了点冻。他披着大衣刚刚走出屋子,门口勤务兵就立马一个敬礼立正,同时把刚刚收到的的总参通知交给薛维尼,通知要求薛元老去总参参加会议。

会议上,席亚洲通报了刚刚收到的敌方最新军事动态,。因为本次剿匪作战处于敌占区,广东承平已久,许多官民对大明仍然是忠心耿耿。敌人内地敌对形态比较严峻,所以此次特种侦察作战要求比较高,需要在充满敌意的敌占区活动,所以席亚洲同时要求薛维尼亲自带队实施特种侦察。

事实上,早在剿匪行动开始,特侦队已经派出了几个小队共计60名队员,为出征的几支部队做前沿侦察,但是因为团练乡勇这种本地化武装隐蔽性比较高。有相当一部分团勇穿上战甲就变成了士兵,脱下战甲又变成农民。所以席亚洲认为需要再次加强前沿侦察的力度,增加前线游走的特侦队力量。

第二章 特种作战

联勤总部为特侦队做了充分的准备。作为特种作战的部队,针对本次广东攻略,联勤总部给特侦队发放了高热量的能量棒,针对寒冷天气的烈酒,以及各种防寒服装,甚至为枪械配发了防冻油。而特侦队的伪装披风是正反面不同的伪装色,正面是常规的野战迷彩,反过来就是斑驳的灰白,专门针对这种小冰河天气设计的伪装披风。枪械方面除了摸心拿肝作为标配,每个战术小组(5人)至少都持有一把自动武器。

特侦队经过几次战役,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澄迈之战的战前侦察到发动机行动的山东叛军交通线封锁、以及孙元化的营救、腐道长的法会等等精彩战绩,证明了其作为“元老院之剑”的锋利和荣耀。几经扩充之后,已经达到了共计5个连队的规模。除了服务于山东等地的外派元老之外,一共有三个连队的特侦队参与了广东攻略。

本次治安战,连州方面地主武装纠集了5000-6000人不等的团练乡勇,敌人具体的装备和军事计划并不明朗,而敌占区并无太多消息来源,目前得到有限的消息是对方已经在连州县城完成集结,而我方大军一共八个连队也正好刚刚开出广州往连州方向进发。连州地处广州西北方向,直线距离大概70公里,官道距离大约一百多公里,依照标准轻步兵行军计划,大概2-3日的脚程。本次行动士兵们携带了十天的野战2型陆军口粮,同时允许游老虎可以就地灵活补充给养。

总参给出的作战方案是依托官道稳步推进,避免陷入不利地形被近距离围攻。作战目标是寻找机会在野战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鉴于前期情报不充分,一些细碎的战术动作只能由指挥官游老虎见机行事。

60名特侦队员,分散成十几个战斗小组,昨夜已经机动分布到广州城北部官道上的周边地区,根据作战计划,将在大部队前方进行前敌侦察。小冰河世纪的广东,夜里格外寒冷,对比旧时空,这里人烟稀少,给特种作战留下的充足的活动空间。谨慎起见,本次行动中特地调回了一部分山东发动机计划的老兵,对于在寒冷地区作战有充足的经验。

在地势平坦的广州北部地区,特侦队在官道两侧布置了狙击和观测部队,之前广州溃围时,击毙了大量出逃的明军官兵。因此相对安全,所以特侦队本次侦察重点就放在了较为险峻的官道北段山脉地区。特侦队员经过一夜的隐蔽机动,(采用骡马),最远的战斗小组甚至已经在古钱岭附近占据了制高点,而官道在古钱岭山脚下绕过,远远折弯朝北而去,而古钱岭距连州不过三十多里路。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晌午时分,古钱岭的小山顶上,5名特侦队员们正在轮流对山脚下放哨,以免附近的山民经过发现,同时不断用望远镜对官道以及周边进行观察,他们两天前到达这里,并搭建了一个伪装的临时营地。为了隐蔽作战,两天下来一直都在啃冷干粮没有生火煮饭。而他们的西南方向以及官道西面还潜伏有两个战斗小组。

事实上,两天以来,敌人已经连续派出几波斥候来,也想在附近的山头布置眼线,结果被冷枪放倒几个仓皇而逃。这帮团勇不甘心,集合了几十名乡勇人想从后山绕过来,特侦队员被迫躲入山林。敌人也没有敢漫山遍野搜索,毕竟冷枪不断,光挨打还不了手实在是让人备受挫折。天黑以后,特侦队员们联络附近的战斗小组带着夜视仪摸过去火枪加刺刀全部了账,连个送信儿的都没跑回去。从此以后,敌人可能觉得为了抓几只躲在深山里的散兵游勇损失这么大实在是得不偿失,因此再也没人敢来这深山野岭里送死,队员们倒是落了个清净。。

这时候骑在树上举着望远镜的特侦队员突然兴奋地轻声呼唤了一下,“发现敌情!”指着远处的山脚下。只见冬日温暖的阳光下,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一条长龙,冬日干燥的天气下,甚至能隐约看到扬起的尘土。

“立即联络总部!”战斗小组的组长王永川已经从皮箱里掏出了电报机,迅速带上耳机。

“步卒4000-5000人,兵器为长枪大刀,部分携有少量火器,弓手300-500人,骡马辄重大约300多车,其中似乎有二三十门各式火炮,没有发现大型西式火炮,武装民夫2000人左右,另有300多轻骑兵。请示是否需要火力试探?”随着滴滴答答的电报机声音,这一封重要的军情在看不见的空气中迅速被后方获取。

华南军总指挥部收到这份电报后,薛维尼笑骂道:“王永川youarefreakingBastard,几个人也敢去撩骚对面大部队?”“不允许接敌试探,保持距离机动观察!”席亚洲干净利落地越级指挥了一次。

第三章 以逸待劳

从王永川的观察看来,敌人的行军阵型颇有章法。只见大军前方两翼数里以内,各有几十骑斥候游走,因为颇为顾忌髡贼妖法,并不敢远离大部队。而中军一杆大旗上书“连州讨髡”,颇有气势。辄重骡马和火器部队稍微滞后,距离先锋步卒约莫两里地,更有千多乡勇家丁殿后监军。这些地主武装没敢打出个人旗号,可能担心髡人手段毒辣日后报复。

整支部队行进得颇为缓慢,一下午也不过从十里外穿过古钱岭到达数里之外的小湖边,半日仅仅走出了十几里路,不过相比于纲纪败坏的明军而言,半日能够行军十几里已经堪称“神行军”了。当然这也得感谢冬日里冻硬的官道,往日里稍微一场小雨就能够让官道变得泥泞不堪难以通行。

当夜,团练乡勇们在湖边安营扎寨。不远处的村民们甚至连夜推着临高产“紫电2型”独轮车送来了鸡鸭鱼肉以及新鲜果蔬,一副“军民鱼水情”其乐融融的气氛让乡勇们士气更加高昂。

行军大帐内,熊皮帽子坐在案牍前,旁边的临高出产的“澳烛”嘶嘶地吞吐着明亮的火焰,阴鸷的眼神掩盖了他往日的粗狂豪放。帐中还立有三人,一名中年师爷打扮的读书人,一名头发花白但红光满面的老者,另有一名猎户打扮的精干后生。

“小六子,你可亲眼目睹髡贼大军开往青龙山?”

年轻后生立马拍着胸脯道:“许大哥,我小六子可曾有过半句虚言!如若有半句妄言,我小六子提头来见!“小六子是居住在分水岭的山民,当日在山上砍柴时,眼见大队髡贼人马唱着古怪的歌谣一路沿着官道挺近,小六子吓得屁滚尿流,仗着年轻力壮身轻体健,连夜赶路往北找到了”连州讨髡"大军前来禀报军情。不幸中的万幸,仓皇之中,因为他没有骑马只是只身步行,更没有携带兵器只是背着空的柴框,这才没有被沿着官道埋伏的特侦队员用“摸心拿肝”击毙。

作为这支乡勇团练的带头大哥,熊皮帽子绝不是只知徒逞血勇之辈。几日来,他连续派出十几波斥候,有骑马有步行,能够回来禀报军情者寥寥无几,更何况其中不乏熟悉附近山林地势的老猎手。他至今记得有一骑斥候肚破肠流,带伤赶回大寨,还没靠近寨门就大喊髡贼妖法了得!喊完就头歪身倒,胯下的坐骑却兀自将他拖行,一路鲜血在营门口拖了长长的一道血痕。

这种有去无回的侦察活动,让斥候们已经不敢远离大部队。幸好周边乡里乡亲鼎力抗髡,这几天一直靠着乡民们口口传递消息。熊皮帽子让小六子下去领赏,同时召集众人商议。众人众说纷纭。按照目前的进军,明日就将与敌军不期而遇。不若以逸待劳,就在这附近寻一山坳埋伏下来,待那髡贼轻敌冒进,届时弓弩齐发。一众乡勇们带队掩杀下去,定能够杀得这些髡贼丢盔弃甲。

商议大定,熊皮帽子吩咐道:”梁大吊,你领八百带甲乡勇,四更起埋伏在官道西侧的小树林!以炮声为号,掩杀而出,不得有误!“这梁大吊广西水匪出身,被官府追缉多日,只得潜逃到连州当乡勇混一口饭吃。只见他一身膘肉肥壮可怖,左脸颊一道长长的疤据说是在行淫的时候被女人剪刀所伤,这厮在械斗中最为悍勇凶残,匪号”疯大吊“。

“李三照!”

“在!”

熊皮帽子继续下令道:“你领1000乡勇留守大寨,那髡贼炮火猛恶,不得随意出寨迎战!”

“得令!”

随着一条条军令,大寨里顿时气氛凛然,空前的紧张开始笼罩整只部队。

第四章 林深河的新玩具

当夜,月朗星稀,银白色的月光笼罩了整个山谷。

游老虎带着八个营的轻步兵在青龙山官道两侧安营扎寨,大多数士兵在吃过水煮的“野战2”型干粮粥之后已经入帐篷休息。而外围的巡逻、岗哨以及在周边制高点潜伏的特侦队员却一丝不敢放松,不时打开夜视仪进行观察。四周山里和林地里偶尔闪亮的信号灯往大营内传递着安全的信号。

伏波军的野战帐篷保暖防潮,新设计的木质防潮底架在行军中虽然略显沉重,但是在寒冷的天气中却颇为实用。士兵们配有毛毡、睡袋,军用水壶灌满热水之后甚至可以当取暖壶使用。

大营中间最大的一间帐篷内,正在召开着紧急军事会议。墙上挂着巨大的军事地图,由大图书馆从旧时空的地图中整理出来,并且交由对外情报处派出间谍进行了实地勘察和纠正。虽然不甚精确,但是足以一目了然整个广东西北部的地形。

本次会议级别限定各连连长和副连长以及部分政委。参会者到齐后,一致对游老虎集体敬礼,道一声“元老院万岁”,然后各自坐下。游老虎随后开始公布最新军事动态,根据前方传来的消息,在古钱岭南部,他们即将遭遇大约六千人的团练部队的埋伏偷袭,人数比是一比六。虽然伏波军战术素养高、热武器威力大,但是如果在狭窄的地形中同时遭遇多个方向的近距离突袭和围攻还是会陷入艰苦的作战,甚至是被歼灭。

虽然特侦队已经观察到了对手的大致位置(就在古钱岭南方数里),但是因为敌人狡猾地利用夜间进行短距离机动(夜间长距离机动对同时代的军队来说是非常艰难的),将先锋部队分作几百人到上千人不等的小分队埋伏进了官道两侧的莽莽林海中。虽然特侦队能够使用夜视仪观察到一部分先锋部队的大致埋伏位置,但是仍然不免会有疏漏。

游老虎是个胆大心细的人,看起来人高马大五大三粗,但是打仗事关近千人马的性命含糊不得,只听他粗嗓门道:“大体军事情报如此,诸位有什么建议?”其实游老虎早已有大致的想法,他只是想听听手下各位连长的意见。

参会各位有点拘谨,但是游老虎随后一句话打消了大家的顾虑:“充分发挥同志们的智慧,采用民主决策,这是我军的优良文化,元老院不是落后的伪明政权!”气氛这才开始活跃起来。

田凉一直在下面认真听讲,他是个拙于言辞的人,一向踏实肯干,但是并不是一个笨蛋。对于这种定点埋伏的战术,最简单直接的就是往敌人侧翼突击,击破并占据优势地形。但是看了一眼地图就知道,古钱岭附近官道较为狭窄,除了小湖旁边有较为平坦的河滩之外,其他部分都是距离两边的树林非常近。如果以纵队穿越时,事实上也不得不以纵队穿越,遇到两边的突袭,是很难首先实现单翼突破的,因为两边的突袭会同时降临。

众人众说纷纭,某连长道,我带一个连进林子搜索作战,刺刀拼他娘的,旁边人纷纷摇头,你在林子里根本没法发挥己方的火力优势,茂盛的树林会大大缩短步枪的射程和精度,而且敌人人数远远不是你能够拼刺刀能够解决的。

某副连长举手站起来说,我们是否可以从外围包抄?马上就有人说,等你慢慢绕绕过去补给都不够了。

这时候游老虎观察着各位连长副连长的表现,心想,毕竟没有经过太多的战争熏陶,火候还欠了点。只见他突然双手往下一压,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只见他阴险一笑,“这他妈还有什么好说的,烧他娘的!”

第二天清晨一早,东方蒙蒙亮,准时5点,嘹亮的军号在营地响起。外围放哨的哨兵和特侦队员也在换岗。随着各个连队的炊事班开始烧水做饭,营地里雾气蒸腾,各个连队开始集合早训。虽然人来人往,军号声、报道声、训话声此起彼伏,但是却训练有素井然有序,看不到一个打闹嬉戏的、无所事事之人。

大概三天前,林深河通过私人关系找到游老虎,只见他神秘兮兮地把游老虎单独带到联勤总部的仓库后,连贴身的勤务兵都给支开。看着林深河讳深莫测的表情,长满肌肉疙瘩的游老虎莫名其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当林深河从他的小仓库里拖出了一根一米多长用油纸包着的东西时,游老虎眼睛立马瞪圆了,不可思议之下,差点抱住林深河亲一口。

“82毫米野战迫击炮!”林深河一个凌波微步不动声色滴躲开了游老虎的熊抱,站在一边看着游老虎迫不及待地拆开油纸包,他点上一根“圣船牌”,悠悠地说道:“这次广东攻略,因为山地较多,有些重装备携带不易,我们机械口的几个元老就突击搞了几个新玩意儿出来。”

他又从后面拖出几个箱子,都是用油纸密封的。他轻手轻脚放下第一个红色标记的箱子,“这是高爆散弹”,接着搬出第二个白色箱子,“这是白磷燃烧弹,切记轻拿轻放,莫要被日晒,用的时候注意风向”,然后是黄色标记的第三个箱子,“这是高爆榴弹。”

“联勤总部已经批准第一批一共五门迫击炮进行实战验证,我回头让训练好的迫击炮手去你的营部报道。”林深河笑道:“这东西要的人很多,但是我想....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么?”

看着手中涂成灰色的迫击炮管,仍然散发着浓浓的防冻油的味道,游老虎一瞬间感动莫名,他定了定神,压低声音问道:“这玩意儿怎样?靠谱么?”

“还行,两公里以内不谈百发百中,弹着点一般都在十米以内,不过....”林深河猛吸一口烟,吊足了游老虎的胃口,继续说道:“不过,因为机加工的时候,发现精镗刀不太过关,在长径比较大的火炮中这还不算大问题,但是用在迫击炮这种小炮上,会导致炮膛有点偏轴。所以有时候炮弹滑下去会卡那么一丝丝,下滑速度不够,就打不了火....”。打不着火的炮弹卡在炮膛里?游老虎顿时满脸黑线。

六点整,士兵们已经吃过暖烘烘的牛肉汤和大饼,六点半,已经收拾好所有帐篷和装备,并且将辄重均已陆续装上骡马,整营开拔,沿着官道缓缓前进。四个个步兵连逞三列纵队,在官道两侧数十米的野地里做先锋部队。落后半里地就是辄重和炮兵部队。因为广东多丘陵山地,所以这次游老虎只带了一个炮兵小队,五门“三十二年式”步兵炮,各自用骡马驮着两个基数的炮弹,而那十个迫击炮兵竟然带了两部牛车,趾高气昂地抢在炮兵前面。

游老虎从不太愉快的回忆中醒来,有点恨恨地不想做林深河的小白鼠。不过林深河送来的那十个迫击炮手倒像是个个牛逼哄哄自信满满,似乎觉得能够替元老院掌握这种新式的速射火力是莫大的荣耀。游老虎心想,不管了,是骡子是马,今天就拉出来遛一遛。

第五章 这里没有国际公约

游老虎的步兵连队加上大概三十多辆骡马辄重,不到一千号人在官道上不急不缓的推进,前几日下过的小雪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早已融化,路面不复泥泞。冻硬了的夯土路面虽然高低不平但是至少不用担心辄重陷入其中。

只见游老虎骑着一匹尼克从欧洲引进的高头大马,穿着新式军服,脚踏油光闪亮的军官军靴,身上的武器除了腰间的山寨中正式指挥刀之外只有牛皮盒子里的手枪。前后跟着全副武装的警卫班,个个精神抖擞,英武不凡,越发衬托出他威风凛凛的气派出来。

田凉的连队在大部队右前方行军,田凉不时举起配发的单筒望远镜查看周边地形。回头一望,看到游营长如此威风凛凛,不禁心生钦佩仰慕之情,哪一天自己能跟他一样能够率领千军万马挥斥方遒就好了!他又想,只要自己忠心耿耿替元老院攻城拔寨征战四方,何愁哪一天不能如此威风?

如今伪明烽烟四起民不聊生,高瞻远瞩雄才伟略的元老院占据广东之后,迟早会扬鞭中原。

而自己可是元老们从临高带出来的嫡系!到时候立下赫赫功劳,拿着元老院的勋章,晋升之后去迎娶自己心爱的姑娘....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副画面!

摸着胸前澄迈之战得来的勋章,想着元老们的谆谆教导,田凉不禁心头一片火热。

就这么沿着官道前进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候,大部队已经绕过了青龙山,这时候,突前侦察的步兵排跑过来一名气喘吁吁的士兵,背着步枪一个立正敬礼:“呼呼~,报告连长!前面有特侦队的兄弟找游营长!”

话音刚落,就看到两名突前侦察的士兵也往这边跑,同时还跟着一名全身挂满树枝伪装、满脸油彩的特侦队员。

来者正是王永川。这几天来,自从发现了敌军的大部队之后,他一直在四周的隐蔽地形中机动跟随,时不时用冷枪袭击对手派出的斥候等小股部队。敌人休息他们就跟附近的几个战斗小组轮班休息,但是仍然不断放出狙击手晚上去带着夜视仪打冷枪,弄得敌人连篝火都不敢点。

“我是特侦队第七中队中队长,我要见你们游营长!”说着王永川就掏出自己的军官证给田凉看,田凉随意一瞥,哟呵,竟然还是个中尉...田凉赶紧指令手下的传令兵领着王永川去见游老虎。

熊皮帽子正蹲在一颗枝叶茂盛的大树上。虽说天气比较冷,还下雪了,但是广东毕竟地处亚热带,郁郁葱葱的树林仍然没有掉多少叶子。这些天来,他带军的感受如同吃了五味豆,酸甜苦辣都有。

这帮乡勇素质良莠不齐,打架一个赛一个凶狠顽强,打土匪和海贼也是一拥而上毫不心慈手软,但是一旦野战行军,其素质和纪律甚至都不如他从军时候跟的百战精兵。

就像今天天还没亮的时候,他正在行军大帐里做美梦,梦见自己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乡勇从树林中掩杀而出,砍得髡贼人头滚滚,又梦见自己一身威风凛凛的戎装站在金銮殿上,捧着皇上御赐的金银财宝和武将官服呵呵傻笑。这时候帐蓬外吵闹声打断了他的美梦,满腔怒火的他学着以前见过的将官模样,出帐喝问何人喧哗,不怕军法么。可显然一群乡勇不懂官军的套路,没法应景的回复我们的许将军。

吵了半天,熊皮帽子最后也还是听明白了吵闹的原因,这几千人是近几天各乡拉出来的,有几十人一伙,有一二百人伙,又各不统属有些还有私仇。聚在一路还好,行军供给也没问题,可刚才熊军门一番排兵布阵麻烦就来了,什么谁主谁从,要求多少军粮,地型不熟悉,武器不好,反正是各种扯皮。熊军门这时才发现让几千乡勇离家上百里地,令行禁止的打仗不可能象戏文里诸葛孔明羽扇一挥那么轻松惬意。

好不容易安定下众人,与各路领头人商定好了旗号,熊皮帽子带着他的“标营”,其实就是他在乡里械斗时候并肩打架的兄弟,还有些外围乡勇,计一千多人,在官道东侧的小湖边寻了一座小山坡,上面有一片茂密的丛林。他三下两下如狸猫一般攀上大树开始总览整个预设战场。

等到日上三竿,远远能望见大批髡匪开到数里地外。髡匪只打了一面旗帜,一个硕大的拳头

四周插满了金色的条条,熊皮帽子心想,这髡贼也实在是粗鄙无知,这军旗一点威风都没有,傻不拉几的拳头举着,还不如画上几把刀剑来的震慑人心。

只见髡匪中军中一骑高头大马上,一名身材魁梧的军官一举手,旁边的传令兵立即挥舞了几下令旗,随即髡匪队伍前方两翼的数百名先锋部队就站住不动了,士兵们从身后抽出鸟铳,开始半跪着摆弄起来。髡匪们整齐划一,笔挺的军服,干练的动作,在熊皮帽子的眼里看来有一种怪异的喜感。

“千万沉住气,让罗大吊李三照他们按兵不动,一定要以我中军炮声为号!”熊皮帽子唤来一名腿脚利索的小厮,让他偷偷从树林中跑去传令。髡匪还未进入包围圈,如若哪个二愣子提前掩杀而出,岂不是坏了大事,打草惊蛇不说,好好的一场伏击变成正面作战。

游老虎骑在大马上,带着皮手套的右手用力一握拳,传令兵又随即挥动旗帜,哗啦啦一阵整齐的响声,前方数百名士兵扔掉了背后的被褥、水壶、干粮袋等行军物资,平端着步枪开始缓慢前进。同时,后军压上,踏着整齐的步伐,到两翼开始保护中军辄重和炮兵部队。

熊皮帽子暗道不好,这髡匪显然发现了有埋伏!但是他随即心下稍安,这四周山高林密,我且蛰伏不出,待你进了包围圈,我三路人马立即冲杀过去!不怕你不想过这官道!

髡匪缓慢开进到两里地外,只见髡匪中军突然推出几门小炮,轻飘飘的三五个人就把炮架起来,熊皮帽子心想这髡匪想放烟火不成?这还没过年呢,这么轻的小炮抵得甚么大用?隔了两里地除了放个响还能有啥?又让他眼球掉了一地的是,髡匪竟然很快又一人一个扛出了几尺长细细的小铳,就那么斜斜插在地上排成一列,然后周围的士兵半蹲下来。

游老虎看着这几个新来的迫击炮手组装、架炮、准备动作颇为老练,暗道总算手艺不是太潮。迫击炮与其他种类的火力投送装置相比,具有非常轻的重量、极高的射速等优点,虽然射程、威力稍差,但是对于轻步兵在山地的作战来说,是非常适合的,实战意义甚至超过他带来的几门“三十二年式”步兵炮。步兵炮这次携带的是88散弹和榴弹,在没有发现敌人的时候,并没有太大作用。

“前方东侧的山坡、西侧的树林,白磷燃烧弹弹半个基数,覆盖射击!”游老虎看炮手们准备就绪,立即下令道。

白磷燃烧弹在旧时空属于国际禁止使用的武器,但是在本时空,却拥有无可比拟的军事意义。无论是海战还是陆战,本世纪的敌人都是大量装备木质的装备、建筑。而白磷低廉的价格使其成为燃烧弹的最佳原料。比较狠毒的是,白磷弹燃烧形成的烟雾有剧毒,刺鼻的大蒜味的毒气可以使敌人迅速丧失战斗力。

因为白磷遇到空气会立即燃烧,其燃烧温度可以迅速超过1000摄氏度,在自重4.5公斤的迫击炮炮弹中,林深河比较谨慎地放了36颗用油纸密封的白磷颗粒包裹在黑火药里,采用延时引信,在爆炸的瞬间可以覆盖大约方圆20米范围的空间。

只听duangduang几声清脆的响声,带着棉布耳罩的迫击炮手又迅速放入了第二发漆着白色的炮弹。旁边炮指小旗子一挥,又是几发炮弹飞出去。

看到这里,熊皮帽子瞳孔陡然收缩,髡贼竟然在两里外开炮了!只见几道清晰可见的炮弹拖着尾烟飞进了两侧的树林,在树冠的位置炸响,无数闪亮的颗粒带着细细的尾烟随即飞向了四周,一股大蒜的臭味立即在树林上空弥漫开来。接二连三的炮弹不停在树林上空炸响,打完半个基数30发炮弹后,东西两侧的树林几乎被白色烟雾给笼罩了。

林子里随即响起了各种惨嚎,过不到半柱香工夫,烟雾弥漫中,罗大吊一马当先扛着大刀冲了出来。他自从四更起就带着几百号兄弟在这里埋伏,好不容易等到髡匪却停了下来迟迟不靠近这边。接着髡匪竟然隔那么老远就开始释放妖法。这毒烟炮歹毒异常,那四散出来的无数萤火虫一般闪亮的颗粒,拖着尾烟带着灼热的能量一旦飞到人身上的结果就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和几乎无法治愈的烧伤。无数人打滚、浇水反而越燃越烈,用刀剑去刮,一刮就掉下来一大块焦肉。而且这毒烟歹毒异常,很多人闻多了立即开始吐血。林子里已经很多地方开始燃起大火,一些乡勇甚至开始往外四散奔逃。罗大吊的几个要好的江湖兄弟都死在了这“毒烟炮”之下,他血性上头,一把扯掉烧焦的皮甲,手上鬼头大刀捅翻几个几个乱跑的乡勇,叫道“髡贼甚是歹毒,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长卵的就跟我一起砍他几个回本!”说完就一马当先冲将出去,完全忘记了之前熊皮帽子的军令。

田凉的部队听到远处林子里传出的声声惨嚎,不禁汗毛竖起,他接到的命令是警戒并自由开火。弥漫的烟火带着大蒜的恶臭远远飘过来,虽然距离较远不至于影响到这边,但是手下的士兵早就掏出用水浸湿了的毛巾掩住口鼻。突然西侧的林子里,冲出几百号乡勇,无一不是破衣烂衫浑身焦黑,有的甚至连武器都丢失了。他们带着大蒜的恶臭,如同恶鬼一般冲向最近田凉的连队。

“嘭嘭嘭嘭”霍尔式步枪连珠般的开火,大多数士兵至少能够做到一分钟八发的射速,一百多支步枪分成三列横队站立、半蹲、趴下的节奏轮番开火,几乎没有任何空隙。暴风骤雨般的13mm铅弹瞬间就淹没了罗大吊的几百乡勇。

中军的“三十二年式”步兵炮突然怒吼起来,压缩黑火药的榴弹接二连三的在敌人头顶覆盖,随着每一颗榴弹的爆炸,拇指大的钢弹四散横飞,敌人的冲锋阵列中顿时一片残肢碎肉。

罗大吊挥赤裸上身挥舞着鬼头大刀,胸口的狼头刺青张开着血盆大口,奋不顾身地往那伙可恶的短发髡匪冲杀而去,髡匪的排枪打的甚是精准,他深知这档头掉头跑也是无用,索性带着几个亡命之徒硬着头皮冲锋。

而髡匪的枪林弹雨几乎毫不停歇,很快一些乡勇已经受不了如此猛恶的金属风暴,大多数人已经开始四散奔溃了。当罗大吊又冲出几十丈时,他突然站住了,因为他发现身边已经没有站着的活人了。正当他以为自己要被一颗流弹爆头的时候,枪声炮声突然停下来了。战场上顿时一片寂静。

看到敌人溃逃的溃逃,击毙的击毙,留下一地尸体,只剩下这个肥壮的汉子,田凉冷冷喊道“三排,所有人,上刺刀!”



0.0
0人评价
avatar
S
0

老兄写的好,不过能抓紧时间更新吗?等的好心焦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