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通州四日:留头不留辫、留辫不留头》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通州四日:留头不留辫、留辫不留头
作者ID
北朝论坛 波尔布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北京
内容关键字 满清、澳宋外交较力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同人)通州四日:留头不留辫、留辫不留头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5-07
最近更新 2014-05-07
字数统计 (千字) 4



宋清二十一条

1640年3月1日,北京为李闯所破。

3月15日,清军赶走大顺军,占领北京。

3月18日,澳宋派遣使者面见皇太极,通知他“马上退回关外,我们还是好朋友......”

同时向皇太极提出以下“招安”的《五项基本条件》:

1、辽东并入澳宋帝国,解散清政府,废除一切八旗贵族特权,所有后金居民“剃辫易服”;

2、辽东所有的土地、矿产收归澳宋国有,但原满清居民有“使用权”,可免租耕种部分耕地,在澳宋指导下伐木卖钱,“使用权”每30年续签一次;

3、解散八旗军,除了一部分旗丁可以个人身份应征编入“伏波军西伯利亚远征军”以外,其余可自由应招进入澳宋主办的各类农场、工厂、矿场等经济组织;

4、除了土地、矿产,后金贵族的其余私人财产受到澳宋保护,可在澳宋指导下开农场、办厂、经商;

5、邀请皇太极本人出任澳宋帝国辽宁省政协主席、副省长,其余贵族可依在后金的地位另行安排政治待遇,但在入关时有“屠城”等严重罪行的贵族不在此列,并将另行追究“杀戮过甚之罪”。

......

这份接近于“无条件投降”的通牒严重激怒了后金贵族,他们纷纷要求皇太极对澳宋开战。

多尔衮首先道:“大汗,那帮髡发海贼虽有奇技淫巧、船坚炮利,然兵力稀少、陆战不行,根本不足为惧”

多铎也附和道:“那些髡贼先前与吾等在镇江堡、旅顺、营口冲突过几次,虽然杀伤了我们不少精锐勇士,但兵卒人数不过数千,从未深入内陆超过30里。他们若是如先前般依海坚守,吾等还有所忌惮,但若大举登陆与我八旗野战,必败无疑。

岳托也道:“我军已有数千‘澳式步枪’(南洋式步枪),两百多门火炮,以武备论也早已不在髡贼之下”(备注,清军的火枪火炮一部分来自于宋金贸易,一部分缴获自明军)

汉官洪承畴道:“嘉靖年间,大海盗汪直据萨摩洲之松津浦,僭号曰宋。吾观之,这所谓澳宋,行事与那汪直无二,兴许便是那汪直余党。此等海寇,劫掠近海村镇尚可,若论争霸天下,则绝无成事可能。以我兵之强,此等海寇可一战而除”。

巴颜道:“据细作回报,昔日那伙髡贼从我朝所购之木料、铜铁,多为军用,只要吾等下禁海令,髡贼之船坚炮利,怕也持续不了多久。

另一汉官范文程道:“如此,请大汉速速下旨回辽东,禁绝髡铜贸易,以对其张狂妄语还以颜色。”

......

然而,无论下面那些满汉大臣如何“义愤填膺”的叫嚷,皇太极却始终下不了跟澳宋翻脸决心。他曾详细询问过那些到过澳宋地盘细作,知道澳宋的很多“神迹”,虽然这些话被其他后金贵族视为“荒诞”、“痴人呓语”,但他并不怎么认为,总觉得这些“澳洲人”不简单,尤其是他试图仿制澳式枪炮的努力接连遭遇失败之后,更是对“澳洲人”有了一种“深不可测”的疑惧。

于是暗中与澳宋方面媾和,通过几天的讨价还价,最终搞出了一份“和解草案”,大致内容如下:

1、清军退出关外,返回辽中定居。

2、满清并放弃辽南、辽西的地盘。(皇太极放弃控制不稳的地区,以保留满人的主要居住地)

3、皇太极放弃“皇帝”称号,改称“建州汉”,以“藩属”之礼对澳宋“称臣”。

4、满清不并入澳宋,并保有“高度自治”。(皇太极放弃“虚名”,以保留事实上的“独立”,以待东山再起)

5、八旗贵族在“辽中保留地”内拥有各种特权,澳宋不得干涉“建州内政”。

6、满清居民不“剃辫易服”。

7、辽中所有的土地为满清居民所有,

8、澳宋与“建州”合作开发辽中矿产。

9、解散八旗军。

10、澳宋必须向建州提供火枪制造技术,以方便建州居民用枪打猎,并允许建州居民组织“集体围猎”。(满人“兵民一体”,皇太极所说的“解散八旗军”只是表面的形式主义,实际上他试图通过八旗的“民政体系”组织“地下军队”,并通过“集体围猎”的模式暗中练兵,澳宋方面则试图拖延这一条的实际实施,或者通过控制生产原料与弹药来源来遏制皇太极的野心)

11、不得追究后金贵族的“杀戮过甚之罪”。

12、澳宋接纳八旗贵族子弟“留学”申请。(皇太极试图“师髡长技以制髡”,澳宋方面觉得这是对八旗贵族进行“改造分化”的机会)

......

以上总计21条,史称《宋清二十一条》。

双方都是虚情假意,皇太极试图保留“事实独立”,以拖待变,师髡长技以制髡;澳宋方面也没打算长久守约,想先“兵不刃血”的取得辽东部分地区,暂时稳住皇太极,然后将主要精力用于对付最主要的敌人——大明缙绅,等过几年关内稳定了,再彻底收拾满清。

二二六兵变

1640年3月底,农历二月二十六,主张“对澳宋友好”的皇太极被多尔衮为首的“主战派”暗杀,史称“二二六兵变”。

第二天,多尔衮等人拥立刚满周岁的 爱新觉罗 福临 在北京“登基”。随后传令禁绝“髡铜贸易”。

1640年4月初,满清出动10多万大军南下。

4月12日,旅顺,一个宽阔的大堂内,伏波军辽东支队的主官布特首长在对下面两百多名排级以上、非辽民出身的年轻归化民军官在训话:

“辽东,是我们澳宋帝国军工产业的生命线。这里有储量丰富的煤、铁、铜等矿产资源和无限的林业资源,并且有二倍于海南的耕地,人口不足五十万人。正像各位所知道的,我澳宋已经根据《宋清二十一条》,取得了这里的开采权。如果开发这里的话,可以得到大量的农作物与大量的工业原料,我澳宋的就可以期待得到无限的繁荣,你们也将从中获利丰厚。可是最近,以多尔衮为首的叛乱集团却在北京杀害了自己亲哥哥,并背信弃义,企图夺走我们的开采权。不仅如此,拥兵十万的多尔衮居然还想把我们不足1万人的辽东支队吞掉。对于多尔衮等叛乱分子的强硬无礼行为,采取断然措施已经不远了......”

在这次会议开完后不久,布特首长又把近两百名排级以上、辽民出身的年轻归化民军官叫来训话:

“......先前我答应你们‘七年平辽’,现在是实践诺言的时候了,你们报仇雪恨的日子到了......”

4月24日,清军进攻扬州。澳宋出动2万大军走海路来到扬州城外与满清展开决战,清军大败,阵亡、被俘2万5千余人,退守河北。

与此同时,驻守在东江镇与营口的伏波军北方支队组建一支3千人的“龙骑兵团”攻陷沈阳,击溃留守辽东的1万多清军,“解放”各处皇庄的农奴、包衣。此外,8000多伏波军在葫芦岛登陆,占领锦州、宁远两城,击溃来自关内的3万清军。满清在辽东的统治瓦解,仅剩河北、辽西的地盘。

战后,澳宋拥立朱慈照在南京登基称帝,改元“弘光”,原南明“监国”福王朱由崧倒台。这么做一方面是安抚江南士绅,另一方面是为了牵制江西、湖广、河南、西南等地的明军,使其不敢轻易攻击伏波军,为澳宋消化两广、福建以及“和平演变”江、浙争取时间。鹿庄主与腐道长乘机控制了山东省,表面上“效忠”南明。

1640年夏,河南大旱。鹿庄主与腐道长组建“义军”进入河南,赶在李自成进入河南之前提出“均田免粮”的口号,收编饥民扩军,实行土改,并顺带消灭了很多河南的地主、士绅。南明弘光政权在澳宋的授意下“招安”河南“义军”,并册封腐道长为河南巡抚,鹿庄主为山东巡抚。

与此同时,农民起义军陆续占领陕西、山西、四川等地。

1641年7月25日,南明3万“新军”联合河南、山东的1万“义军”发动“北伐”,进攻占据河北省的清军。(备注:南明“新军”与河南“义军“都是伏波军的“马甲”)

1641年8月21日,10万满清军(其中八旗军6万多人,关宁军近4万人)与4万“南明军”(伏波军马甲)在北京八里桥一带“决战”,清军伤亡9400多人败退,2万3千名八旗军被俘,3万多关宁军投诚,同时被俘的还有北京城里迁入关内的17万八旗家属与包衣。

剩余的八旗军分为两路,其中多尔衮带1.7万多人(含几千名家属)向东逃,试图在辽西抢一把后再向北逃往宁古塔;肃亲王豪格带2万多人(含几千名家属)向北逃窜,试图经蒙古高原逃往宁古塔;“东路军”在辽西陷入重围,最终在多尔衮带领下集体投降。

北京战役结束后,伏波军俘获八旗军3万多人,其中有一半是“抬旗”的汉人与蒙古人。在北京郊区建设了几个战俘营进行分化瓦解、甄别、教育......最后剃辫易服后吸收,截止1641年3月,共完成“改造”2.2万余人。

1641年12月,东林党暗中联络占据湖广的军阀左良,以及在琉球、日本一带活动的郑森海盗集团,让他们走水路东西并进、会攻南京“清君侧”。另一方面,他们定下“联虏平髡”策略,由郑森派人去黑龙江一带联络清军余部,进攻北京的伏波军与“南明新军”。

1642年2月底,日本浪人川岛长野带人伪装成商队,历尽艰辛在宁古塔找到已经饿得半死的肃亲王豪格及其部下,带他们至图们江入海口附近的海岸领取“军粮”,并告知东林党“借师助剿”的条件:剿灭北京髡贼后,让满清重回辽中一带,并册封豪格为“建州卫指挥使”。

1642年3月25日,左良玉从武昌起兵,以清君侧为名,率兵20万进军南京;同时郑森集团也带领1.6万人自琉球出发。

5月1日,伏波军在马鞍山、长江口分别与左良玉、郑森决战。5月4日,左良玉兵败身死,郑森兵败逃走。

5月3日夜晚,豪格带剩下的5000清军(其余都在经蒙古回黑龙江的路上饿死或死于自相残杀)攻至北京东郊的通州,释放关押在那里的6000多名清军俘虏参与进攻北京。伏波军一面应对通州方向清军,另一方面火速下令将城西战俘营里的2000多名八旗军战俘火速处决后丢进永定河。经过一夜激战,伏波军消灭了最后一支成建制的清军,3000多人被击毙,7000多人被俘,仅几百人逃走。豪格也在这一战阵亡,临死前委托川岛长野照顾自己的妻女。川岛长野成功突围,最终带着豪格的幼女显玗逃往日本,将显玗收为养女,改名为川岛芳子......

北京通州战事结束后,布特元老决定加快对满清战俘的改造速度,下令剩余的八旗男丁全部“剃辫易服”,“留头不留辫、留辫不留头”,并下令将战俘中比较“反动”、有血债的八旗贵族与八旗男丁5600多人处决。从5月3日夜晚至5月7日清晨,先后有上万名八旗男丁被杀,史称“通州四日”。除了5月3日夜晚被丢进永定河的2000多具尸首外,其余的8600多具尸体全部被砍头,用人头堆成几个金子塔,用以警示剩余的满人。(苏元老有兴趣的话,将来“人头金字塔”可移入阁下的“人种博物馆”)

新番预告:

元老们の公厕:川岛芳子的传奇人生

想上“川岛芳子”的元老们请在下面排队报名,有H同人的优先考虑。

故事主要是讲自李思雅伏诛之后,元老院所碰到的最凶恶的女Boss,第一代肃亲王豪格的女儿,皇太极的孙女,爱新觉罗显玗的间谍生涯与“反髡”传奇。

性别:她有男女两种外貌,虽然是女性,却常常女扮男装、易容乔装以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与阴谋;

姓名:本名爱新觉罗显玗,日本名“川岛芳子”,另有“金壁辉”、“李香兰”等多个化名;

职业:自命“亡国公主”,本职是女间谍、女杀手,另有交际花、女歌星、土匪头子、军官、“汉奸”、“蒙古王后”等多种兼职;

靠山:她先后投靠过郑森反革命集团、俄罗斯人、蒙古人......

配偶:她不仅曾和日本人、俄罗斯人、蒙古人等多个种族的男人发生过关系,更与不少澳宋元老有染,以至于被取了“元老们の公厕”的绰号......

罪行:间谍罪、迫害并敲诈文化界从业人士、董萼谋杀案、金福临谋杀案、金玄烨诱拐事件、“后清”复辟案、给“俄罗斯远征队”充当“带路党”、鼓动蒙古准格尔部对元老院开战......

4.0
3人评价
avatar
0

兄弟,整的够杂的

1年
0

故事架构不错。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