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遥控兵人大战髠匪》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遥控兵人大战髠匪
作者ID
百度贴吧 黑毛喵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脑洞
内容关键字 时空特勤兵人,援明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铜人 遥控兵人大战髠匪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0-12
最近更新 2016-10-18
字数统计 (千字) 6.7



甜凉毫不犹豫地戴上了头盔控制器,神秘人又将一副眼镜给他架在鼻梁上。“好了,现在只要你服下这种增强体质和意志力的药剂,就可以成为时空局在本时空的遥控兵人战士。你的身体和意志不再属于你,而是服从异时空管理局的武器操作员的遥控。你将作为时空特勤兵人,参与对500费的抓捕和围剿。你决定了吗?”“是的,大人,我决定志愿加入时空局特勤组,作为兵人向祸乱大明的髠匪复仇!”甜凉毫不犹豫地回答,然后将手里的一管药剂吞下。

神秘人戴上帽兜,也架上一副眼镜,后退一步,进入隔壁控制室,按动开关。屏幕上显示出异时空管理局武器操作员的图像。“开始,可以操作。”“OK,行动。”操作员毫无表情地回答。时空门在穿越当天爆炸后,变成了一个点,隐藏在穿越者王启年的随身行李中。当他从苟家庄的围墙上掉下来摔死后,被埋进了坟墓。假如后来有人能在几天后重新挖开的话,回会吃惊地发现尸体已经不翼而飞。实际上,他在这个时空死亡后,肉身又通过穿越点回到原时空。噗通一声,他掉进了海里,被正在周围布控巡逻的组织当场抓获。中美合作所的大刑还没上,老王已经全身筛糠,一五一十都招了。组织掌握了穿越点后,除了要把偷越时空的500金融诈骗份子们抓回外,又临时增加了一个试验科目,用异时空的人体做实验,检验兵人遥控操作技术的实用性和时空跨越性。

兵人甜凉受控后立刻转入战斗模式。身高陡然生长至1.78米。相对本地土著的1.5n米身高,已经是鹤立鸡群了。他的体格变得强壮有力,同时具备相当的柔韧性和爆发力。抗击打能力大为增强,视力可以达到8倍望远镜效果,随时可变焦移近,夜视和红外线探测能力也开启。兵人在操作员跨时空遥控下,走入服装室,穿上一身二战德军迷彩野战军服,脚蹬高腰系带军靴,头戴M40钢盔。然后又进入武器室,也就是枪房,选择了匕首,山地砍刀,手榴弹,MP40冲锋枪,MP44突击步枪,G43全威力半自动狙击步枪,一枚100型装甲拳,P38手枪,一次性火焰喷射器,带双弹鼓的MG43机枪。机枪配四个弹鼓,其它枪支配四个弹夹。武器选择完毕,兵人开启装载模式,除手持的MG43机枪外,其它武器全部进入随身隐形空间,可随时取用。

这时,武器室內已经有其它几名兵人装备完毕。他们分别是梁公子,美军二战装备;练霓裳,二战英军装备;小姨子李永曛,二战苏军装备;李孝天,李中尉,二战果军装备;李华梅,解放军对越野战装备。三男三女六名兵人准备完毕,成一路纵队离开枪房。室外是混沌的巨大空间,一架B25轰炸机停在机场上,等待着他们的到来。这个兵人基地设在两时空之间的混沌空间,髠匪是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的。发动机螺旋桨轰鸣着,飞机起飞后直接进入明末临高沿海上空,一公里高度下,百仞滩基地和临高县城,博铺军港清晰可见。飞机驶入轰炸航路,逐渐降低高度。机窗外的百仞滩基地更加清晰。地面升起白烟,有隐约的白烟腾起。之后数枚炮弹在轰炸航路附近七零八落地爆炸。髠匪看来是将一些陆军平射炮改成了高射炮,炮弹采取的是根据高度设定的延时引信,误差较高。红灯亮起,几人从机舱里抱出六枚液化气瓶,外面困着一圈雷管。拉燃了导火索后,六人依次将土炸弹扔出了机舱。东门市,百仞滩基地遭到了严重打击。一些店铺被炸毁,引发了火灾。几枚炸弹落在了集市和基地操场上,弹着点周围十丈之内以内就没有站着的人。鲜血和肢体残骸四处丢弃,伤者在地上打滚号哭。若干元老狼奔豕突,四处指挥防空和救灾,地面乱成一团。飞机左右侧的勃朗宁机枪开始向地面扫射。到达700米高度,六名兵人在武器员遥控下跃出机舱,开始伞降。一些跑出军营的髠匪士兵,冲天胡乱射击着。



“啊,哈哈!过瘾啊!老子杀敌有如神助!”六名武器操作员在异时空的控制室内,紧盯屏幕,那里显示的是通过兵人眼睛显示的6块视频窗口。他们嘴里歪叼着烟头,或者蹲在椅子上,或者翘着二郎腿,手指拼命敲打键盘。

“这TM的可比CS还过瘾啊!”“老哥稳,三五瓶,逼两拳,都上来吧!”有人杀的兴起,开启武器切换模式。只见百仞滩基地桥头前,甜凉手上的武器突然换成了两发装甲拳,在对面无数双惊恐的眼中,两条超口径火箭弹射入人群。100余名正在刺刀冲锋的髡匪军被炸飞一半。其他兵人也在操控下切换武器模式,用40火、八组卡等向百仞滩基地大门、岗楼射击。

砖瓦、肉体、布片在空中飞舞,成群的规划民土著士兵彻底精神崩溃了,纷纷丢弃武器,抱头鼠窜,到处溃逃。镜头切换到炸塌的大门前,硝烟弥漫,铁丝网,木栅拒马,沙包工事,死尸,狼藉一片。“真是大片的既视感啊!”一名武器操作员吐出烟头,打趣道:“髡匪受死吧,赶快投降!”

兵人端着自动武器,俨然成了人形自走炮,冲着基地内大喊。基地内一片沉寂,偶尔有两声喊声传来。突然,烟雾后传来熟悉的发动机响声。轰隆一身巨响后,半塌的大门突然从内部向外被冲飞,两辆农用车改装的装甲车猛地冲出来。3名兵人躲闪不及,被第一辆车撞倒。第二辆车呈蛇形碾压姿态,从一名躲闪不及的兵人身上压了过去。


“李永曛生命值迅速下降,快解救。”屏幕上,李永曛的生命条在迅速降低。操作员大叫着,急忙用鼠标点击急救包模块。李永曛复活了。她突然在车后站起身,双手抓住后保险杠,大喝一声,用力向上抬起。农用车的后轮立刻在空转起来。四周仍在逃窜的福玻军见状纷纷惊呼天神下凡,很多人干脆跪地磕头求饶起来。突然,农用车的后保险杠断裂,驾驶员正在猛踩油门,车体落地后突然往前一窜,正好撞到东门市百货大楼的砖墙上。劣质的建筑物墙体整体坍塌,将装甲农用车掩埋起来。

甜凉手头换上一只装甲拳,瞄准另一辆装甲车发射。车体侧方被炸出一个大洞,整车翻倒在地。梁公子丢出几颗手雷,将一群企图上前救援的国民军炸翻。随机冲入车体,拽出一只车载手摇加特林。将6管巨枪架在车体残骸上,对准百仞滩基地大门。

大门内,成百的元老、秘书、警卫、端着各式武器,呐喊着向外冲来,跑上桥面。加特林开枪了,哒哒哒,残酷的枪声中,弹雨横飞,血雨四溅,一片又一片中弹者倒伏在基地前的桥上,桥下的河水被染红,无数掉落的尸体载浮载沉。几十名元老也被击毙,肉身立刻在琼州海峡原穿越点的上空出现,纷纷坠落海中。周围驾驶机动渔船的民兵和海警急忙上前撒网,抓捕时空偷渡客。

“饶命啊,政府饶命啊,我再也不偷渡了。“他们纷纷求饶起来。抓捕者毫不怜悯,无论男女,一律反手后烤,塑扎带绑腿,扔进船舱。舱内一片闷声的哭嚎。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在甲板上扭动爬行着大哭:”我好怕死啊,我再也不跑了,我好傻啊,我想家,我想家!“


百仞滩基地内。 “完蛋啦,完蛋啦,这帮怪物是时空局来抓我们的嘛?”有元老崩溃地哭叫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们逃到了这里,他们还是不放过我们。老子拼了!不让老子舒服,都得死!”几名元老怪叫着,挣脱身后秘书和家属的挣扎,抱着冒烟的炸药包,疯狂地冲桥那面的兵人冲来。

甜凉的瞳孔突然猛地放大。他看见郭芙追在一名元老后面,抱着婴儿拼命地跑着。她跑得披头散发,婴儿咋怀里拼命哇哇大哭着。其他几名兵人已经开火,人肉炸弹逐个被击毙引爆。甜凉兵人的脑动态系统突然短路,武器操作员发现无法控制兵人载体。

甜凉一个助跑穿过正在开火的其他兵人,然后猛然跃起,从一丈多高的空中落下,一把抓起了郭芙前面的那名元老,丢向桥下。该元老在空中绝望地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炸药包瞬间被引爆,青石桥体、甜凉和郭芙在火团中都被炸飞。

“系统损失兵人一名,系统损失兵人一名!”原时空兵人武器操作室内,系统冰冷的声音在反复警告着。”我擦,还是TMde思维清除不彻底,马路大竟然思想还原了,这是什么破控制系统!“武器操作员愤怒地一脚踢开电脑椅,在桌子上使劲摔着键盘,砸的稀烂。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甜凉仇恋铁三角同归于尽的同时,大门内,一名炮兵元老正挥舞指挥刀喊着:“快,快,哈衣裤,哈衣裤”。一群炮兵推着两门仿造92步兵炮来到狼籍遍地的大门口,迅速拉开炮架,拉开炮栓,塞入炮弹,熟练地瞄准后就拉动炮栓。一枚70mm炮弹打在兵人后面,几名兵人被气浪推翻。另一门炮打得很准,尽得张柏林技术精髓,直接命中练霓裳,将她瞬间炸成碎片。

“系统又损失兵人一名,系统又损失兵人一名!马勒戈壁,马勒戈壁”。系统再次无情地提示起来。李中尉此刻正在桥头,武器切换成山西兵工厂仿制汤姆森冲锋枪和西班牙驳壳枪。两只自动武器冲着近在咫尺的炮兵们一同扫射。炮兵们惨叫着横尸炮身左近。

各类杂兵和元老们手持各式武器,有临高造前堂枪,黑火药手枪,有原时空的56半,斯密斯威森,格洛克,以及特针队的现代武器,北美分舵的各类老式枪械。人人抱着最后疯狂的心态拼死抵抗,前赴后继,虽然在兵人自走炮的自动火器威力下被轰着血肉横飞,但居然也打出了气势,逼得剩余的兵人自走炮纷纷躲避。

“兵人中弹过多,生命值过低,补充救治剂。”系统提示音在控制室内此起彼伏,武器操作员手忙脚乱。一声汽笛声响起。一台蒸汽坦克吼叫着从后院缓缓驶出。车顶固定炮塔内,35mm后装炮炮长指挥着:“瞄准桥头,开炮!”“yes sir, fire!" 呯!小炮也发言了。

呼叫空中支援,呼叫空中支援!兵人们面对如蚂蚁般黑压压反扑上来的元老家仆和杂兵们毫无办法,呼叫轰炸机给予火力支援。一架B-25轰炸机飞临上空,嗡嗡着绕了两圈后,投下4颗250KG炸弹。然后百仞滩基地的一半就成了彻底的废墟。兵人自走炮们纷纷跃出隐蔽处,用重武器向四周溃散的数千福玻军假髡射击。自从飞机轰炸后,临高土著民的心理就完全崩溃。天上有会飞的神物,还能扔下大炸弹。把十几亩地上的房子都炸没了,这完全超出了明末土人的认知范畴。于是,从四面八方赶来支援的各营福玻军就完全散了鸭子,四处奔窜,生怕天上的飞龙发现他们,再扔下几个大炮弹。显然,执行支援任务的B-25也发现了敌军溃散的情况。于是,机头四挺机枪大显神威,开始向地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扫射。往往一波扫射过去,地面上就是一串血胡同。

远处,硝烟四起的百仞滩基地完全瘫痪了,无数人在火光冲天的建筑中跑出。溃兵中的败类们开始趁乱杀人放火,抢劫财物。髡匪算是彻底完了,大明的官军很快就会来算总账,从髡的下场是什么?必然是人头滚滚啊。四里八乡心想大明的团练和土围私兵们也开始出来靖难剿匪了。见到短发的就抓住砍头,他们随后也加入了在临高和百仞滩抢掠烧杀的队伍。黄寨主意气风发。髡匪也有今天啊!他手持一支枪来的的黑火药手枪,打到几名髡人,随手用一支长矛将一个髡匪刺死,然后高呼:“杀贼!”带领几百还乡团丁直奔百仞滩而去。

梁公子用一挺中国产12.7mm高机,放平了,疯狂扫射着百仞滩基地内的人影。粗大子弹所到之处,无不是骨断筋折,血肉横飞。人体一个个被打成两截。子弹打穿墙壁,将楼房内隐藏的髡匪的同样杀死。于是,一群群的人从楼梯、窗户等处窜出,又成了其他兵人机枪和火箭炮的靶子。一架小型旋翼机,晃晃悠悠从基地后面飞起,起落架下面爬满了企图逃跑的人。人们你抓我,我揪你,往下拖着几串人,活像风中摇摆的面条。MG-43机枪和56班机扫射过去。飞机被打得冒出浓烟,摇摇晃晃地坠毁了。


几名兵人冲进烟火中的百仞滩基地,开始拣选看着象真髡元老的人砍杀。他们的武器早已用光了子弹、炮弹。鬼头大刀、长矛、石头、木棒,随手捡来的物品,都成了袭击髡匪的趁手兵器。噗,梁公子一刀砍去,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真髡的身体仍然在惯性支持下向前冲了十几米才倒地。李华梅手中长矛飞出,将一个短发、丑陋的女髡匪钉在了大树上。李孝天抓起一个肥胖的髡匪,抡圆了当作流星锤,不停击打周围的人群。冲过了一个院落,四周人影已经稀疏。他扔下尸体,从瓦砾堆中抽出一根粗大的木棒,搜索前进。

一个黑影从围墙拐角突然冲出,用一杆老式的SKS步枪向他开了两枪。李中尉被打得向后倒退了两步,那人趁机挺身上前,前腿弓、后退蹬,一个突刺,将刺刀插入了李中尉的下腹。李孝天感觉不到任何疼痛,身高1.9米的他,一手抓住枪杆,另一手一把揪着脖子将那人提起然后远远地摔出去。那髡匪真好摔在了水泥墙上,啪的一声,脑袋开了瓢,尸体顺着墙壁滑下,留下满墙的血迹。武器操作员急忙按动电脑屏幕下方的急救箱,李中尉的健康条急速回复满值。他扯出腹部的步枪,满不在乎地随手扔掉,继续搜索残敌。

与此同时,琼州海峡中部临高角前,大小机帆渔船和海政、GA的船只四处兜游,不停地用网去抓捕从天而降的时空偷渡客。最多的时候,象下肉雨一般,几十个偷渡客陆续从天而降掉进海里,砸起水柱不断。“已经有135名了。”一名WJ士兵用塑料扎带捆着嫌犯的手脚,一边向旁边的军官说到。“他们捞的也不少啊,也有大一百多。”军官颔指不远处的国A船只。


博铺军港前的海中,突然现身一支登陆船队。舰队上的小口径机炮和机枪,泼风般地扫射着港口的建筑、碉堡和船只。悲催的圣船中弹最多,全身遍布大小弹孔。一发130舰炮击中了船身某处部位。突然,爆炸响起,一个巨大的火球冲破甲板,腾空而起,油舱被击中了。船上的人们纷纷爬上甲板,跳入大海。船身已经开始倾斜,很快就要下沉、坐滩在海床。

博铺军营已经被打得残垣断瓦,海关大楼也被击中,燃起了大火。马甲身穿法袍,头戴奥宋的黑纱两脚濮头,大喊着什么,从海关楼顶跳下。登陆艇纷纷抢滩登陆,一波又一波的陆战队操着春田步枪,带着钢盔冲上沙滩,开始占领和巩固滩头阵地。整个军港基本空无一人,只有为数不多的髡匪叫喊逃窜这。他们大部人马已经去援救百仞滩基地,此时已经被彻底击了。

坦克登陆舰前甲板缓缓放下,崇祯在第一辆谢尔曼M4坦克中,指挥车组驾驶着钢铁怪兽冲上海滩。他头戴坦克并皮盔,手中的手旗不断挥舞。一辆又一辆谢馒头登陆滩头,组成编队,开始沿着公路向百仞滩河临高方向搜索前进。其他登陆舰上的步兵和骑兵也开始纷纷登陆。海港区域内一片繁忙。

行驶到距离百仞滩不到2公里处,路边的一个福玻军炮楼不知好歹,或许是被这铁怪物吓昏了头,突然向头车的谢馒头开枪。几发铅弹射在均质钢装甲表面,只能擦破绿漆,连火花都打不起。崇祯从车长潜望镜中观察到炮楼,命令炮长炮击。轰,一发炮弹冲出炮管,200米外的炮楼顿时被炸塌,残砖断瓦淹没在冲天的灰尘中。

坦克纵队旁边,骑兵部队催着战马,冲向不远处的战场。骑兵们背上的短步枪随着马匹的颠簸晃动着,腰带中插着6发转轮手枪,手中举着带着红绸穗的大刀,呐喊着向前杀入战场。数百骑兵的冲击带起一股厚重的烟尘,逐渐笼罩着以百仞滩为中心的周边十余公里广阔的战场。敌人步兵在骑兵的冲杀攻势前望风披靡,只有抱头鼠窜的份。骑兵不管真髡、假髡,还是前来靖难抗髡的义勇劫匪,一律当头一刀。铁蹄所到之处,一切顽抗完全消失,没有人有勇气用身躯去抵抗骑兵集团的冲击,都是第一意识就转身逃跑,或者跳入河中,爬上大树,钻入房屋。更多的髡匪是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崇祯率领的24辆谢尔曼坦克在骑兵队伍后冲入战场。望着敌人溃退、我军胜利追击的场面,他不禁流下了激动地热泪。光复了,终于光复了。被髡匪占据肆虐的琼州,继广州后也融入大明的怀抱。真的感谢时空局,真的感谢投诚反水的髡人黄汗党,真的感谢辅助自己的时空局特勤部队。有了他们的支援,崇祯才能重整旗鼓,武装、训练一支5000人规模,装备着对方上世纪二手武器的海陆空军队。这只劲旅足以消灭皇太极和李闯匪人,让我大萌江山万万年。

熟悉的大刀进行曲歌声在战场上激昂回荡着。战士们高唱着这只战歌,满怀着希望,向前杀去。

大刀向,髡匪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爱国的同胞们

抗髡的一天来到了

抗髡的一天来到了

前面有豪迈的子弟兵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军民团结勇敢前进

看准那敌人

把它消灭 把它消灭

把它消灭光!。。。



  

铃!——闹钟响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