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郭芙、河马、道长》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郭芙、河马、道长
作者ID
百度贴吧 乐龙生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医院
内容关键字 基情,纠葛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临高同人】郭芙、河马、道长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1-12-03
最近更新 2011-12-05
字数统计 (千字) 4.5



张应辰很生气,为什么?因为一个女人,一个归化民女人。

她是个护士,按照自己来的旧时空的审美来说还算是清秀,胸部也算是让人满意。可是,她已经被人看上了。

自己来这个偏僻的地方来传教,在这个医院里看见这个女子与其他人的待遇是如此的不同。那杯放在《度世玉经》边上的冰糖木瓜是那么的刺眼!

我都没有这种待遇!

他心头愤愤,直冲院长的办公室。看着医院的河马院长那坚实的脸庞,那魁梧的身躯。他的眼中泛起了泪花。难道就要如此屈服吗?

不,不可以!

“河院长,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你怎么能去爱上别人!”张应辰激动的吼了出来。用通红的眼睛盯着他爱的人。

那个人很冷静,板着一张脸,平铺直述道:“我是个正常男人,爱女人才是我应该做的。”声音很冷,不带感情。

“好,好,好!你不就是不甘心被我压着么。从今往后,我在下面还不行吗?求求你,爱我!”张应辰屈服了。他缓缓的将身子靠向墙壁,慢慢的滑到地上。

河马看着他如此,身体微微的震了震,心中似乎有些不稳。

这时,走廊上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张应辰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他不能在土著面前表现的如此懦弱,他是首长,是土著眼中的神仙。

来者正是郭芙,她穿着标准的临高版护士服,很合适她。她从敞开的门中看见了红着眼睛的张应辰,和表情怪异的河马,心头很是疑惑。但是首长之间的事情,她自然是不敢随便插嘴的。

就这么,三个人都一言不发的僵在这。张应辰仰头闭眼,郭芙低头偷看,河马正襟危坐。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流逝,年纪较小的郭芙首先忍不住了。她开始偷偷的四处乱看。

慢慢地,她的目光聚集在了张应辰身上。头发,不长,但是看着很柔顺。脸也是一副书生样子,看着很文雅。就是那一撮小胡子,这是恰到好处。而且那双刚刚哭过的眼,更是让郭芙母性大发。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碰见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了。

没错,她爱上张应辰了。不像是对河马院长那种感激多于感情的爱慕,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但是,自己只不过是奴婢身份,怎么能奢求能得到一个首长的真心呢?何况,河马院长已经表示了对自己的好感,自己又怎么能拒绝他呢?这两个问题,如此的伤人,让郭芙小小的身体,充满哀伤!



河马端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两个人。 一个是美大叔,一个是俏娇娃。这都让他难以取舍。虽然自己和张道士确实有那么一段露水情缘,但是自己不过是认为那是一场猎奇巡幽,当不得真。可是,对郭芙也不过是妹妹般的感情。虽然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点妹控的,但是毕竟再怎么当做妹妹看,也不是实妹啊。 哎,想做个情圣真难啊。刚才这张道长来玩苦情,自己也已经想好了对策,就这么顺水推船,把他绑在自己的政治团体中也好。 可是,这命运果真是喜欢捉弄人啊。居然让郭芙跑了进来。这可如何是好?这顺水推船吧,妹子就跑了,虽然这是明朝,南风也不算啥。可是万一呢?要是不这么来一次“情不自禁”,那怎么把张道长弄上我的战车呢? 斯,这还要多僵持一下,让我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河马就这么脑子里瞎转,还是继续假装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们。



“我走了,这眼红的毛病只是缺少睡眠而不是红眼病对吗?害得我还担心了呢,要知道这里缺少医药的……”僵局被道长打破了,他以自己来看病为由解释了他的来意,这让房间内的气氛好了不少。

河马看他如此,也是顺水接了下来:“没错,不是红眼病。不过还是多检查下吧,我亲自来。小郭,你先去忙别的吧。”

听了这话,张应辰心中一暖。想着没想到这河马还会挽留自己,想必是心中有情。刚才如此生冷定是怕有啥不好的影响。张应辰装作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顺便轻声对郭芙说了句:“小郭是吧,这里没有啥事,你去休息吧。”

郭芙听见两位首长都是如此,虽然心有眷恋,但还是离开了办公室,走的时候还轻轻的关上了门。

不过,门这种东西,既能遮住外面的目光,也能屏蔽外面的讯息。郭芙关上门后,并没有真的走远,而是走了几步后又轻声回身,拿着个茶杯,贴在门上偷听里面的谈话。

“张道长,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也爱你。请相信这点。但是,虽然大明朝是不禁南风的,可是我们毕竟不是大明的人,在我们的群体中,这种事是受大家鄙视的。你是知道的,我有志于政途,这种事情传出去后是不利于我以后的政治生涯。我还是要装作主流的。相信我,我的心永远属于你!”这声音有着失真,但是从对话上很明显是属于河院长的。

“嗯,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不然,以你的体型,应该是我在下面才对。不过你为了照顾体弱的我,硬是做了下面那一个。你要走政途,我支持你!我会动员我的能力,来帮助你爬上去。”这个应该是张首长的。声音是如此的柔弱,像一朵雨中的小花。坚韧且让人怜惜。

“道长,现在没人了。呀啦哪一卡?”

“嗯,马马。呀啦哪一卡!”

郭芙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杀气从房间里传出来,果断的离开了门,轻巧且迅捷的跑了出去。

她觉得,一种莫名的感动,从心中升起!



郭芙来到了卫生所的急诊室,看见一个第四期的学员独自一人的坐在桌子前看书。她看得很入神,以至于郭芙走到了她背后,她都没有察觉。

“你在看什么呢?”郭芙突然用手蒙住了女孩的眼睛。

女孩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和黑暗吓到了,猛地合上了手中的书,背面朝上的放在了桌子上。

“没……没干什么!”女孩的声音有些紧张,不过对于今天饱受冲击的郭芙来说,这还不足以引起她的注意。

“呵呵,没干什么还这么紧张。你叫白洁是吧?”郭芙听出了这个女孩的声音,也想起了她的名字。白洁,还算好听。首长们也不是尽取些怪名字啊。

郭芙想了想,突然决定问她一些问题,有关于刚才发生的一番云雨和自己心中莫名的感动。

“喂,白洁。我问你个问题啊。你说,两个同性做那种事,正常吗?喜欢看这种东西,又正常吗?”郭芙以一种很平常的口气文出了这些问题。她心中有一个自己的答案,她希望从别人口中也听到相同的答案。

白洁听到这个问题后,突然变得很激动。她大人的将自己的答案说了出来:“只要有爱,不论男女、男男、女女、人兽、兽兽、人物、物物,都是,可以的!喜欢看这些东西,也不过是欣赏这种爱罢了。”

这个答案很让郭芙满意,她放下遮住白洁眼帘的手,对着白洁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白洁听后,摇了摇头。说:“我先告诉你一个秘密。”

郭芙点了点头,表示允许。

白洁就如此看着郭芙的脸,轻声说:“郭姐姐,我爱你。我想让你~哔~我!”

郭芙有些惊讶,想要拒绝,但是白洁却主动的压了上来。

白洁的舌头强行将郭芙的嘴唇撬了开,用舌头去追逐郭芙的舌头。她们就这么深吻着,慢慢的走向了下一步!



鱼水之欢终会尽,云雨情绵有收时。

这郭芙与白洁一场离德风月已尽,被情欲所冲昏的头脑也渐渐清醒。她看着被自己破瓜时所流出的落红染红的裙摆,突然有着后悔。

自己可不是自由人,是契约奴啊。是属于500元老们的,不是属于自己的。可是自己的身体已经玩坏了,该怎样和主人年代呢?虽然那河院长是个爱南风的,但是谁说爱南风的就不能玩女人了呢?但是,后悔已经没有用处了,虽然有处女膜修复手术,但是这里的技术是做不到的。那么,只有将河院长和张首长牢牢的绑在一起,自己才能够安全的活下去。



或者,可以去利用一下田凉?去诉苦,让他学那些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傻子?他好像还挺喜欢我的。但是他现在不在这啊,而且也不能保证他爱我到不怕死了。

当即,郭芙就与躺在她怀中的白洁商量了起来:“洁,我们做了这种事,怎么对河院长解释啊。万一哪天河院长对我下手,发现我不是完壁,那可是有杀头的危险啊。”

“诶呀呀,我的好姐姐。想办法让河院长爱上男人就好了。这个我熟,而且有位首长对这个跟熟。”白洁听了这话,立刻就有了这番回答,想必是早已经想好了的。定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差错了,而且河院长本就和张首长有着露水情,多多撮合就是了。

白洁看见郭芙愁眉渐展,便是一阵坏笑,嘴巴就这么含上了郭芙的左乳。被含住**的郭芙突然浑身一颤,脸上顿时升起一阵嫣红。

“还要做……做吗?哈……哈……哈……”郭芙呼吸变得急促,以至于说话之中都带着一股媚气。

白洁看见她这样敏感,就更是大胆了。小巧的舌头从左**转移到了右**,又从右**逐渐下移,直至游动到郭芙平坦白晰的小腹。白洁知道,这里是郭芙的敏感点,一舔就会发大水。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急诊室的门口传来,下的郭芙与白洁身子僵硬了,原本浓烈的欲火也就此浇灭。

她们俩迅速的将周围整理好,又穿好了衣服,这才把门打了开。

她们看才看清门外的人的模样,都突然楞住了!



来者不是他人,正是河马,河院长。

只见他一脸苦愁,呲牙咧嘴的,一只手还不停地摸着屁股。他也不知道是怎么着了,看见脸色潮红的郭芙,顿时起了色心。也许是为了缓解被男人压着的压力吧,他直咧咧的对边上的白洁说:“你出去下,我有事要和郭芙处理一下。”

这白洁虽然是个胆大的女人,但是对方毕竟是元老,也不能拒绝,只能乖乖的走了出去。

河马见白洁出去了,便径自把门锁上。转身就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脱下,同时命令郭芙也将身上的衣物除去。“郭芙,河马老师今天来给你上上生理实践课。”河马满脸淫笑的对着郭芙这么说。

河马举起了身下的“教鞭”,指点着郭芙身上的各种器官。首先是**,他先用“教鞭”在郭芙的红豆周围打着圈圈,从左边到右边,又从右边到左边。还一边在口中做着讲解:“这是女性的**,是生理第二次发育的一个重要敏感点,也是未来孕妇哺育孩子的器官。”然后河马又将“教鞭”的圈圈扩大,让教鞭在整个胸部走着八字形,口中还说到:“这里是**,是第二性征发育最明显的地方,如果发育的好,还会产生**。”说完,河马的“教鞭”还在沟中蹭了蹭。

“郭芙,下面就是重点了哟,要好好记得感受。”“教鞭”从胸部下移,走进了深幽的“密林”之中……

“啊~!”郭芙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想来是刚才被白洁玩弄后的伤痛还没有好,现在又被河马的“教鞭”不小心碰着了。

河马还以为是郭芙只是处子新开,不能适应自己的粗暴“教育”,正准备安慰一下。

只听见“嘭!”的一声从急诊室门口传来。顿时,河马的“教鞭”就萎了下来。

这破门而入的人,正是刚刚被打发走的白洁。她早就知道河马对郭芙安不着一颗好心,就怕自己的对食就这么被一个“臭男人”给污秽了,所以刚才就躲在门后偷听。果不其然,这河马就这么光天白日的上了一出“一对一生理教学”!

这白洁是个敢做的女子,她抄起放在一旁的手术刀,一个冲锋。这银晃晃的刀子就扎进了河马的颈部大动脉。红色的血就像喷泉一样,将整个急诊室染的血红。

“姐姐,你背叛了我呢!你的身体已经不纯洁了呢!让我来拯救你吧!”白洁突然对郭芙这么说了一句,便抽出刺进了河马脖子上的那把手术刀,转手就向躺在血泊中的郭芙扎去。

郭芙见着她如此,也是顺手从桌子上的器械盒里拿出了一把剪刀,同样的朝对方刺去。

郭芙不愧是被河马看重的学生,这一剪刀那真是又快又准,在白洁刺中郭芙之前,就在她的太阳穴上来了个口子。

郭芙看着倒在地上的这一男一女,大口的喘着气。她没有感到恶心,毕竟是学医的。但是她害怕,因为河马死了,他是元老!

“马马,我还有件事……”正在郭芙想着如何毁尸灭迹逃跑的时候,原本应该离开的张应辰突然进来了。他看见急诊室内的这幅光景,当下是一声大吼:“马马!我给你报仇!”

随即,他便掏出配枪,对着急诊室内乱枪扫射。

他为河马报仇了,郭芙也成为了倒尸中的一个。郭芙、白洁、河马,三个人的血液,构成了一幅画。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