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采生篇第n.5章,驱魔》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采生篇第n.5章,驱魔
作者ID
百度贴吧 KIDSS433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内容关键字 驱魔,闹鬼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来个脑洞大赛】采生篇第n.5章,驱魔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1-07
最近更新 2017-01-08
字数统计 (千字) 1.9



公判公决大会结束以后,天色已近黄昏,主持大会的刘翔宣布次日将由崔汉唐道长的新道教主持公祭仪式,打醮焚香一十八天以资亡者冥福。并且在会场设宴招待到场的缙绅及各路土著代表。

大伙儿看了一下午,早就肚子饿了,纷纷表示却之不恭。于是郭逸带着一帮伙计鱼贯入场,用事先调集来的桌子在空地上摆了一排,然后,由广州大世界和紫明楼的制作的各种食物,也流水似得送了上来。此次宴会旨在宣传澳洲试生活模式,顺带发展更多的合作者。各色澳洲菜和饮料虽然广州市里的权贵们多半见识过了,对许多消息不是很便利的乡下财主来说,还是大开眼界。

席间,马千瞩代表元老院向在场的缙绅及各路土著代表敬酒,明确指出:采生折割严重的犯罪活动,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罪行极其严重。澳宋政权会打击一切违法犯罪势力,不遗余力的保障百姓的生命安全。下一步将开展“驻在警进村”工作,做到村村都有派出所。各村的驻在警和联络员将防微杜渐,保护元老院的子民们。各路缙绅高度赞扬了元老院打击采生势力的决心与手段,采生折割伤天害理,死有余辜,不过“驻在警进村”要从长计议。

一直吃到9点多钟,宾主尽欢,杯盘狼藉。突然听见有人高声叫道“鬼啊!”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会场边上的冒家客栈边上空黑烟滚滚,烟尘中却有两只血红发亮的眼睛。虚空中回荡着缥缈的声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我死的冤啊……还我命来……好痛……众人一愣神的功夫,会场里又弥漫起了白雾。一众土著吓得魂飞魄散。

刘市长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两条腿抖得像筛糠一般,抓住邻座崔汉唐的胖胳膊使劲的摇“这有事怎么回事?”

崔道长一脸淡定“其实鬼魂这东西,也是有的,从科学的角度上解释来说……你别冲我瞪眼啊!冒家客栈冤死这么多人,出厉鬼也不奇怪,本来是要今天搞公祭仪式的,你非排到明天,这下出篓子了吧?”

马千瞩从后面拍了拍刘翔的肩膀安慰他到“别怕,这次为了采生案的事,元老院各路人才现在齐聚一堂,区区恶鬼何足挂齿,不过广州市长是你,你得定个方向,你是要普通的,文艺的,还是的?”


1、

刘翔急叫到“什么时候了,还管这种东西,谁都行,把那该死的鬼赶走!”

话音刚落,从后面走出来三个人,为首的头发略秃穿一身白色的长袍,不是文德嗣又是谁,长袍的兜帽放在背后,里面发出金色的光芒,在满场的白雾中,好像是文总头上顶着光晕一般。后面跟着的两人,一人身着黑色硬圆领的长袍,肩上披着紫色披带,胸口挂着十字架,左手拿着本圣经,在场的耶稣会教士认得这人是吴石芒院长,但另一人就不认识了。那人穿着的是一件银色的铠甲,白色带金丝花纹的兜帽遮住了脸,手上执着一把长剑正熊熊燃烧着。“上帝啊!”教士在胸口划着十字。那人是酱油元老秦端雨,最近才加入到宗教口的。

人群平静了下来,自发地给文总等三人让开了一条道,文总走近了客栈正门,大声念到:

宣告——— 我既灭杀,我亦创生。我既伤害我亦济世。无一人得逃离我手,无一人不收我眼底。 回归尘土吧。 败走者、衰老者为我所召。对我委身,从我而学,为我效忠。 赐汝休憩。不忘歌颂、不忘祈祷、不忘我名、我身为轻,解放汝于万物之重苦。 除去伪装吧。 于宽恕以报复、于信赖以背弃、对希望以绝望、对光明以黑暗、对生世之物予昏黑之死。 休息乃我所带来。燃烧汝罪、刻于烙印。 永远之命只能由死所赐予。 ----宽恕于此,受肉之我在此宣誓。 ----"愿主怜此哀魂"


随着一声叹息般的哀鸣,血红发亮的眼睛暗淡下去,消失不见,客栈里的黑烟和会场中的白雾也慢慢散去。

下半夜,有几个身影摸出了客栈,连带着发烟、灯光、音响等若干设备。


后记:

数日后,在启明星上刊登了文章《装神弄鬼,后患无穷》《论本土宗教的优势》新一轮撕逼开始。

两年后,耶稣会带来了教会的册封,封文德嗣为Saint Winterz,任命吴石芒为东亚教区主教。吴石芒后来又因为在传教事业上的突出贡献被册封为枢机主教。


1.5、

教会史的官方编撰集《在上帝和元老院的荣光下》中,记录了吴石芒在退休后回元老院的述职报告。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临高主教怎么把我选到教廷去当红衣主教了,所以文德嗣同志跟我讲话,说“元老院都决定啦,让你来当教宗”,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主教怎么当教宗呢?但是呢,文德嗣同志讲“大家已经研究决定了”,所以后来我就想念两句诗,可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了,那么所以我就这么到了罗马。

到了罗马我干了这十几年也没有什么别的,大概三件事:

第一个,确立了元老院对宗教的领导;

第二个,把建立地上天国和与新道教的合作关系列入了教皇训谕;

第三个,就是在欧洲讨伐异端。

如果说还有一点什么成绩就是改进了修女制服!这个受到了很多同志的赞扬。我在罗马干了大半辈子。就是三件事情,很惭愧,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谢谢大家。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