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金五顺的最终下落》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金五顺的最终下落
作者ID
北朝论坛 dby250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科技,烧伤治疗
转正状态 已转正
转正所在章节 第五卷 第四百六十七节 金五顺的下落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同人]金五顺的最终下落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3-06-02
最近更新 2013-06-02
字数统计 (千字) 3



正文

金五顺的最终下落

一封突然而来的电文,改变了一艘驶在高雄外海的“854改”的航线。这艘轮船上搭载着的氨气制冷制备,为农业部提供的牲畜精子保证冷链,原本是要和一批种猪,一同运抵高雄开拓点的农场。同船还乘坐着十余名计划派遣到台湾的归化民医务人员,他们原本将携带着大量物资,提升当地开拓点的医疗条件。

济州岛码头,船长唯唯诺诺的答对着澳洲首长的命令。这位双眼遍布血丝的首长,让海贼出身的船长,感到阵阵令人不安的杀气。船长接过了首长的手谕,承诺保证圆满完成此次航程的任务,把刚刚上船的元老院的英雄,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安全送回临高。根据首长的手谕,如果船长能够圆满完成这一任务,元老院将视他完成任务的优秀程度,给予他在海上打拼几年都赚不到的收入。但是,严厉的首长是赏罚分明的……

和英雄一起上船的,有数十只大桶,里边装有济州岛的酒坊加班加点酿造出的烈酒。船员已经在来自临高总医院的乘客的协助下,为轮船上为突发传染病人设计的隔离船舱,完成了消毒工作。此后的几周航程,医务人员将在这里,照护元老院的英雄,让她病情平衡,能够安然抵达临高,得到来自澳洲首长,如同神仙显灵一般的救治。

同时上船的,还有这艘船的“部分” 老乘客。为什么说是“部分”呢?因为它们已经脱离了先前的母体,并且化整为零。在冯宗泽元老的坚持下,船上先前搭载的那几十头种猪,因为是济州岛唯一的猪种群,并且清洁情况较理想,已经在不惜公本挽救英雄金五顺生命的澳洲首长命令之下,全数宰杀。它们的皮被小心翼翼的剥了下来,经过冲洗、去除毛囊、消毒、浸泡,再放在用于杀菌和皮革鞣制的戊二醛中,浸泡去除抗原性。然后,这些经过处理的猪皮,连同一批经过类似处理的海鱼鱼皮,被冯宗泽元老带领下的医务人员,仔细的裁剪成适合金五顺创口的尺寸,保存在船上的冷库里。这些处理过的动物皮肤,将在今后几周行程中,用作金五顺的伤口敷料。纪宗泽元老对于烧伤当然没有这么多专业知识,这是他通过临高发来的电文现学现卖。

值得万幸的是,金五顺的烧伤虽然重达二级,但是并没有伤及肌腱。可根据临高发来的电文,冯宗泽知道,她的创面组织仍有进一步坏死加重的可能。现在,金五顺虽然不必急于考虑植皮或皮瓣修复——当然冯宗泽也知道,本时空有条件进行这种治疗的地方独此一家,此时远隔万里。而且,在漫长的旅途中,金五顺仍然需要坚持清创、换药,待有新鲜肉芽组织生长后进行皮片植皮术。虽然金五顺烧伤的皮肤已经被冯宗泽切除,从理论上讲,新的皮肤可以完全自己长出来。可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此时金五顺对各种病原微生物门户大开的创口,需要一个替代原先的皮肤的保护伞。选用经过特殊处理的猪皮和鱼皮进行异种皮移植,就是对进行创面保护。当然,随着金五顺新生皮肤组织的长出,完成历史使命的异体皮会自动脱落的。

在医学不发达的原位面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利用动物皮肤抢救烧伤患者,曾经是一项广泛运用在烧伤科的技术。在元老院领导下的穿越国,各种工业行业安全生产依照旧时空的标准都不靠谱。为了抢救因为各种工业事故造成烧伤烫伤的工人,穿越者限于条件,把这一方法又重新捡了起来。冯宗泽还叮嘱元老院特命金五顺同志抢救小组组长,如果异体皮耗尽,可以在海上捕鱼采集鱼皮,经过处理使用。高雄开拓点像穿越国的所有重要的海滨据点一样,拥有渔业加工设施,冯宗泽已经下令将包括处理敷料的戊二醛在内的一批物资运至高雄,抢救小组可以在那里补给。

“854改”启程了,对于抢救小组的考验开始了。根据他们在时长不过几小时的烧伤理论学习中得到的烧伤治疗观点,严重烧伤后病人要过三关:休克关、感染关和植皮关。在烧伤刚刚发生的二、三天,安全度过休克关是非常关键的。因为烧伤后创面大量体液(包括蛋白质和水分)流减。当然,这一关,金五顺已经在济州岛安然度过了。那些天,除了严密观察她的血压、脉搏、呼吸外,对补液问题,元老和当地幼稚的归化民卫生员,都本着他们朴素的生理知识,主张要打破常规,适当地多。同行的二十名“血牛”,他们与金五顺血型同型,将在抵达临高之前,负责为金五顺提供维持正常的血容量的血浆。血浆和生理盐水,经由冯宗泽首长亲自操刀,为金五顺开通的一条静脉输液管道,输入她的体内。医务人员小心的使用珍贵的1%的肝素冲洗这条生命线,以防血栓形成。

只能解释为幸运,两周过后,当轮船抵达临高的时候,金五顺的创面已经逐渐出现了肉芽组织。她一到岸,旋即被准备好的转运力量,运抵百仞总医院。百仞总医院在设计之初,并没有考虑到建造专门的烧伤病房。当一位安全生产事故造成的重度烫伤病人,一个被锅炉所伤的张姓锅炉工成为第一个活着被送到这里的病人的时候,为了治疗上的方便,医院临时挪用了当时较空闲且设计上考虑到了洁污分离的传染病房,将其改为烧伤隔离病房。这也成为了穿越国初生的医疗界的一个经验。随后,烧伤病人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居然有两位数的烧伤、烫伤病人在这里治疗。即使不考虑政治宣传因素,能够在工厂里干活的归化民作为穿越国的宝贵财富,他们的工伤医疗,全部由穿越国负责。于是,有阵子展无涯同志看着五道口转来的卫生部账单,在面子上很是挂不住。

抗生素、噬菌体、多粘菌素……“854改”上搭载的那批原本运抵台湾的药品,在行程上与金五顺因为感染带来的高烧和败血症顽强的开展着拉锯战。在金五顺受伤后的第3周前后,虽然烧伤部分的死皮也几乎脱落了,但是她的败血症仍然反复发作。实验室检验表明,金五顺有可能成为本时空第一个出现抗生素耐药的归化民。此时,金五顺的全身情况较为稳定。元老医生经过会诊,都清楚,虽然金五顺已经错过了早期植皮手术的时机,但是早日应用植皮技术,覆盖创面,败血症的来源就可截断,金五顺就可重获生命。可是,金五顺的双手都伤得很严重,特别是左手相当严重,一时难以愈合。就在败血症屡发不止的情况下,时袅仁提出意见,说败血症源于左手,应该把它截除。虽然有元老医生认为,左手虽然出现严重感染,但在她全身的刀伤创面未愈合且存在感染的情况下,左手的感染毕竟还只是一部分,而且手部感染的程度并非非常严重,且局限在上肢末端,将全身败血症怪罪于左手是没有充分依据的,但为了保全金五顺的生命,她的左手还是被截除了。

左手截除之后,金五顺仍旧反复发作的败血症,证实了元老医生界的少数派观点。之后的植皮手术中,时枭仁的意见淡出,骨科出身、并在上级医院进修过手足外科的宁静海保持了主导。宁静海放弃了传统的腹部皮瓣移植术。这个手术最大的缺点就是手术次数多,且多需要皮瓣修薄,以金五顺的体质,她可能难以承受。宁静海采取的术式,从金五顺的前臂骨间背侧动脉采集皮瓣,再移植到创口,取得了以本位面的眼光,堪称奇迹的的效果。但宁静海作为主刀医生也同样表示,如果他自己是伤者,绝不同意在自己的前臂留下如此难看的瘢痕,除非他在本位面。好在,金五顺是一个坚强的人,她对自己的境遇从来没有过怨言。她总是微笑着用刚学会的汉语,向自己在百仞总医院遇到的每一个人,表达自己对医务人员、对伟大的穿越国元老院的谢意。

金五顺就是这样的用自己的坚强和感恩,度过了术后一年多的康复时间。植皮手术之后,植皮组织出现了严重的瘢痕增生,造成她的手指如同鹰爪,无法自由的活动。瘢痕松解术之后,她又迎来了长期的关节松动训练。关节松动技术是指治疗者在患者关节活动允许范围内完成的手法操作技术,对于她这样的手部痉挛病人很有帮助,属于被动运动范畴。于是,在老家已经可以嫁为人妇年龄的金五顺,开始重新学习那些曾经习以为常的指关节运动。在普通人生理范围内完成的手部生理运动,如屈、伸、内收、外展、旋转等;在现学现卖的归化民理疗师协助下,指关节才能在自身及其周围组织允许范围内完成的附属运动;每个动作,对于金五顺来说,都伴随着钻心的剧痛。甚至在穿越者医生的眼中,康复,也几乎成为了竖立在金五顺面前的一条道路。但是,金五顺还是带着她特有的淡定笑容,顽强的走了过去。

经过治疗,金五顺终于可以重新穿针引线,甚至可以做一些以前不曾尝试的动作——比如握笔写字。当久别的冯宗泽首长在芳草地学校与她重逢时,在列队欢迎的人群中,面带灿烂笑容的金五顺,她那戴着线手套行举手礼的右手,已经让粗心的人乍看不出异样。纪泽宗知道金五顺显然已经认出了自己,因为他注意到金五顺悄悄背到身后的左臂。过去的记忆触动得纪泽宗心头一紧,但他仍然努力坚持着脸上的笑容,向着金五顺快步走了过去……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金五顺康复后的工作安排会是什么样的?真想知道。

3年
S
0

应该是宣传口吧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