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闪击镇江》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闪击镇江
作者ID
百度贴吧 哈哈哈plpo
同人重要信息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闪击镇江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5-29
最近更新 2017-05-29
字数统计 (千字) 4.9




公元1636年3月19日,北京,崇文门。

一骑快马裹挟着烟尘从城外冲来,守城的小兵王二正刁难一个卖杂货的小贩,想套几文酒钱,快马眼看到了眼前。“哪来的啊?当你家后院啊?”

快马急停,马上骑者顺势摔了下来,正好压在王二身上,压他个四脚朝天。“眼睛长哪了?你个……”王二刚想破口大骂,却见骑者衣着破碎、沾满泥污,衣服某处一角花纹尚能辨认——飞鱼服,“哎呦,差爷!您这是怎么了?差爷!”

骑者拼尽全力从嗓子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北……北……”城上管事的把总也已经赶了下来,赶紧喊上两名亲随:“快!连人带马,送北镇抚司!快!”

两个时辰后,紫禁城。

张彝宪、曹化淳、王德化、高起潜几人围坐在一张圆桌前。场面冷清,谁也不说话。半晌,王德化随口问了一句:“送信的人呢?”

“没了。本来大夫治过精神了不少,哪知是回光返照。”曹化淳随口说着,并不抬头看王德化“真是个忠义的臣子,王向明手下最得力、身手最好的人了。”

“南京锦衣卫指挥使?”王德化继续没营养的对话,别人也不愿意再说什么了。

场面又冷清了好一会儿,张彝宪终于忍无可忍:“怎么都不说话了?拿钱的时候一个个的可都挺精神,现在怎么都蔫了?”说着站起身来“都给我听明白了,咱们太监都不是人!是因为有了主子,咱才有了点人样。谁要是没心没肺,那就干脆连人也别做了!”顿了一会儿,继续说“一会儿谁也别走,一起去见圣上!”

高起潜小声试探的问道:“要不要先请吴太医过来一下。”

“请吧。”

半个时辰后,吴太医向众人讲述自己的想法:“军国大事属下不懂,不知能否推到明天早上再报?那样属下更有把握点。”见众人惊诧,吴太医赶紧解释道:“所谓朝气锐,昼气堕,暮气归。趁着早上皇上血气正好,属下再提前开点镇静安神的方子,应该不会有大事。另外,今晚尽量让皇上休息好一点。”

几人商量了一下,虽然十万火急,但毕竟很多公务没法深夜处理,拖到明天也耽误不了什么事。


3月20日,紫禁城养心殿

崇祯早起心情不错,最近战事还算顺利,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而是坏消息少了些。早上喝了一碗参茶,味道怪怪的,太监说是太医放了些安神的方子。来到办公地却见张彝宪等4人齐齐跪在案前,一丝不安涌上心头:“今天谁当值啊?”张彝宪并不回答,膝行至面前,双手呈上一封奏折,一言不发。崇祯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打开奏折……几十秒后,只见崇祯身子一晃,一手扶案,就要摔倒。张彝宪、高起潜早有准备,飞身过去扶住崇祯,曹化淳朝身后一招手,两名太医一个紧握银针,一个提着装汤药的食盒小步快跑冲到近前——为了这个方案,太医院众人一夜没睡,还在小太监身上做了两次试验。

10分钟后,皇帝苏醒,伸手向前。高起潜赶紧拿来大比例澳洲版江南地图和配套的红蓝铅笔,当然,还有皇上的眼镜。澳洲地图比例精确,绘制严整,现在是京师九边的标配。崇祯戴上眼镜,张彝宪在旁边手指地图,介绍当前战况:“髡贼在事先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偷袭镇江,守军连关闭城门都没来得及就遭到炮击而溃散,只有少数将士坚守到髡贼入城后,发动零散攻击,没有报告战果。在南边,他们占据运河要隘,封圌锁入江通道。他们在镇江北部、扬州、长江运河口附近活动。在东部,他们已到达松江、上海一带。”

崇祯手握铅笔,思考了一下说:“如果陈光裕进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陈光裕——南京守备。张彝宪紧张而勉强的回答:“我的陛下……陈光裕……”高起潜接口:“陈光裕没有足够的兵力,没有发动进攻……”

一时,气氛有些凝滞,崇祯缓慢摘下眼镜,摘眼镜的手不住的颤抖:“张彝宪、高起潜、曹化淳、王德化留下来。”4人面面相觑,其余人纷纷散去,最后出去的人顺手带上了大门。大门刚刚关上,就听到里面声嘶力竭的咆哮:“那是个圣旨!陈光裕的进攻是个圣旨!他们怎么能无视朕的旨意!大势到了这种地步吗?所有的大臣都在欺骗朕,甚至你们也是!这些大臣们都是不忠不义的懦夫!朕养这些……”崇祯越来越气愤,站起身来,绕着书案挥舞着铅笔。高起潜打断“陛下,这有些过分”崇祯丝毫不理:“懦夫!阉党!渣渣!这些大臣是大明朝的渣滓!”说着一甩手,摔断了手中的红蓝铅笔:“气死朕了!称自己是读书人,不过因为他们在国子监里呆了几年,但他们只学会了怎么用奏折弹劾人。多少年了,大臣只会阻挠朕的施政。他们所做的只是在扯我的后腿。”崇祯越说越气愤,边说边以手锤案:“朕早该把所有的大臣都处死,就像太祖爷那样。”可能是说累了,语气舒缓了一些:“朕从来没进过翰林院,但朕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大明。逆臣!从一开始就忤逆圣意!对大明王朝不可赦免的大逆!但所有的逆臣都要遭报应,用他们自己的墨水,他们将溺死在自己的弹章里!”

门外,宫女太监轻轻抽泣,门内,崇祯也没有了力气:“所有的圣旨都被当成了耳旁风,在这样的朝局中要朕怎样去中兴呢?亡了,大明亡了。”周围四人芒刺在背,张彝宪整了整有点歪的帽子。

崇祯定了定心神:“叫周延儒来。还有,再把陈奇瑜也叫来。”


周延儒,1614年状元,现任内阁首辅。

陈奇瑜,1632年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绥,1634年因镇圌压流贼不利,被除名、戍边。一年前奉召入京,翰林院中任一闲职,却得皇上时时召见,外人不明就里。

3月20日,下午,养心殿

崇祯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慢条斯理的说:“朕今日召你二人前来,是要表彰一个忠义之士。南京锦衣卫指挥使手下的一个小小百户,身手了得,颇得上官信任。镇江失陷、南京告急,最先向京师送信的,不是南京守备,也不是镇江当地的官吏,而是这个百户。朕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一口气跑了5天5夜,在信送达后殉职。你们说,该怎么表彰这位义士呢?”

陈奇瑜已然面如土色,周延儒却没什么反应,等了一会儿,缓缓道:“臣以为,忠贞义士难能可贵,朝廷自当嘉奖。”崇祯听他话里有话,要他继续说下去。周延儒也不掩饰:“镇江守将于陷落后三日遣亲信走海路带来密信,绕过了髡贼的封圌锁。密信今日方到,信中不仅详述镇江失陷,还汇报了另一个紧要军情:髡贼并未切断运河,而是在运河上设卡,收取来往船只一成的关闸税,并美其名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实际上守将已经投降,信是被圌逼着写的。

崇祯本来已经准备好发飙了,现在一下子全压下去了:“先生的意思是?”周延儒很谨慎的说:“臣以为,镇江毕竟在水边十里之内啊。”


所谓“水边十里之内”是几个月前,周延儒、陈奇瑜和崇祯一同商议得出的一个结论——“水边(海边、大江大河边、湖边)十里之内,髡贼无敌于天下”。和一般的百姓官商不同,崇祯对髡贼的了解远超元老院的想象。1631年白鹅潭炮击,李逢节纳款求和。半年后,真相通过东厂报至崇祯,李虽然屈辱求和,但好在保住了广州这一税源地,加上琼州本就蛮荒烟瘴之地。在这八方走火的时节,崇祯也就只能装糊涂了。1635年广州光复,一个月后,陈奇瑜奉召入京,任务只有一个:搞清楚髡贼的底细。

广东全省锦衣卫紧急启动,任务很简单:打听髡贼泄露出来的一切消息,无需深入渗透,只要打听所有公开、半公开的信息。陈奇瑜要绘制一副髡贼的巨幅“画像”,看看这伙海贼到底什么来头。海量信息汇集到京师,经过夜以继日的整理,最终汇总到陈奇瑜手上,给他带来的是无尽的痛苦——一切信息充满着矛盾与不合理。

陈奇瑜也亲自翻阅了原始资料,但毫无所获,属下的归档、整理、汇总做的虽不算出彩,但也没有太大纰漏——他手上的结论是正确的。

最后连续7个日夜,陈奇瑜每天只睡一个时辰,翻来覆去的就是一件接一件的不合理的情报:“他们哪来的这么多粮食养这些不务农的人?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粮办学校?为什么打到广州城下又退回去?现在又打回来……”连续7天的劳累使他昏昏沉沉,不觉眼前浮现一条金蛇,身姿矫健的游动,散出繁星点点。突然,金蛇越动越快,一口咬住自己的尾巴,竟然幻化为一道金色的圆环……突然一声霹雳,陈奇瑜惊醒。回想梦中金蛇,他瞬间顿悟:“臣得矣!臣得矣!”


在之后的3天里,皇帝每天召见达三个时辰,陈奇瑜在崇祯和周延儒面前详细叙述了自己几个月来的调查成果:髡贼所建立的是一个完整的体圌系,所谓“澳洲秘术”并非“术”,而应该归入“学”的范畴。髡人育才与学堂,先教授数学、物理、化学等诸般学科,此乃澳学之根本。后入工厂,学习百工技艺,此为澳学之末。纵使贫苦工匠、目不识丁,进入工厂后也要加入“扫盲班”,考取“文凭”。髡人工厂以此定工人钱米,众人趋之若鹜。髡贼所要实现的,便是人人读书、人人识字,这样才能人人领会作为澳学根本的数理化,才能对手中的澳洲秘术融会贯通。髡人工厂所产,无所不包,质优价廉。故髡人立国,工商为本,极度依赖贸易。工商者聚集,粮食自越南、暹罗等地运入,琼州本地土地,因以澳洲秘术耕种,产量数倍于前。髡贼教习澳学,产生大量不务农的人口,工厂的最终产出,又养活了这些人口。不仅如此,由于百姓开始读书认字,开化启蒙,原有的统圌治方式不能继续使用。加上要管理大量人口,髡贼衙门里“公务员”数量远高于大明。得益于工厂利润丰厚,髡贼有能力养活这帮“公务员”,使髡贼对百姓的控制力空前强大。地方士绅体圌系被打破,政圌权统圌治力直达乡村。


如此详细描述、面面俱到,持续了三天。最后,陈奇瑜总结:髡贼就像一条咬住自己尾巴的蛇,自成一套体圌系。这套体圌系最需要的,一是贸易,二是人口。他们要干的是重建一个“澳洲”,而不是简单的“打返开封做皇帝”。而破解髡贼的关键,就在这条蛇上。商人重利,髡贼也不例外。髡贼的统圌治核心不是一个人,而是几百人组成的“元老院”。随着地盘的扩大,利益的增加,其内部争斗必将——并且已经——愈演愈烈,甚至发生“女仆革命”,持枪对射。朝廷可静观其变。

三人最终得出结论:“一、水边(海边、大江大河边、湖边)十里之内,髡贼无敌于天下;二、剿灭髡贼急不得、剿灭流贼缓不得。”

流贼由饥民组成,若不迅速剿灭,势力越来越大,是要命的。而髡贼限于自身的“消化能力”加之重视贸易,不会急于灭掉朝廷。万一逼急了髡贼,切断任何一条大河,都是朝廷无法承受的。


冷凝云收起笑容,缓缓的摘下发套,露出半寸长的短发:“很荣幸见到您,大明皇帝陛下。我是澳宋元老院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冷凝云。”

崇祯没有任何愤怒的神色:“说吧,你们为何占我镇江?”

冷凝云回想了一下外事办下发的材料,照本宣科:“我澳宋本与大明和平相处,奈何广州官员贪得无厌……”“停,不是问你这个”崇祯不想和他废话,跑出宫来是很惹眼的事情“朕这一年开看的澳洲书也不少了。听闻你们讲‘大炮射程之内即为真理’?今天朕就是来和你讨论真理。说吧,为何占镇江?”

冷凝云索性扔掉那些狗屁材料:“第一,不能切断贸易;第二,不准下黑手。”

“朕何时下过黑手?”

“可能不是陛下亲自下的黑手,想必是您手下哪个大臣与我们过不去”说着拿来一叠材料“我们现在只知道这个人叫‘石翁’,几年来,多次针对我们的敌对行动都是他主圌使的。这些材料陛下可以拿回去看看。我们查实了这人的身份以后自会处理。”

崇祯看了看材料,又看了看冷凝云:“就这些条件?”

“就这些。这是元老院已经讨论过的结论。陛下如果答应,我们今后就照办”冷凝云犹豫了一下,决定给崇祯个面子,没有说下半句。


3月26日,镇江失陷的消息在京城传开,朝野震动,各方将矛头直指周延儒,表示只有“铲奸除恶”才能匡扶社稷。

3月27日,从相府中传出消息,朝廷将发五路大军,从山东、河南、湖广等方向联合进剿髡贼,并调关宁铁骑从山东登陆,长圌驱圌直圌入、直指松江。

3月28日,相府后门多顶官轿来往,不断有人进出相府。

4月6日,朝会,文武百官云集太和殿广场,大明崇祯皇帝当众颁布圣旨,严斥南京守备陈光裕,令其必须立刻、马上剿灭髡贼,夺回镇江。圣旨格式极其隆重,用了“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开头;圣旨语气极其严厉,使用了多组排比句;圣旨内容极其扯淡,因为并没有限定陈光裕破贼的时间,也没有对相关粮饷等进行部署。朝会在极其热烈的气愤中结束,众臣山呼万岁,髡贼蝇营狗苟之辈,天兵一到,化为齑粉。


本同人结束,从此大明和髡贼过上了性圌福的生活……

简单解释一下结局:言官借机攻击周延儒,周延儒说“老子出兵从你们家过!兵过如筚!(江浙是东林党的大本营)”言官怂了,和周讲和。崇祯名义上出兵,实际上认为“剿流贼不能拖延”,因为是心腹之患;“剿髡贼不能着急”,因为打不过。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