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雷州巡诊 外两篇》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dby250

原帖

状态

完结,部分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1-11-17

最近更新时间:2011-11-17

正文

雷州巡诊 外两篇

雷州巡诊

碧绿的波浪翻滚着,自西向东涌过琼州海峡。一艘气势沉稳的黑色巨轮,一边吞云吐雾,一边以威风八面的速度破浪前进。船的主桅上,迎风跳跃的夺目旗帜,是大红色的“铁拳爆菊”旗。

这是穿越国航行在临高至雷州航线上的一艘“854改”。在这艘特地为此次航行做了不少外观装饰的轮船上,搭载着穿越国卫生部长时枭人一行。出了正月,时部长率领其得意子弟,开始了对琼州府临高周边县区的巡诊,雷州正是这次大巡诊的延续,也是此次巡诊的最后一站。澄迈一战之后,穿越国的医学优势,通过得到穿越国救治的大明伤兵及战场上的围观群众,传遍了澄迈、琼山等地。这些地区的一些精明的商人,开始打“澳洲神药”的主意。此时的穿越国,现代药物的产销流通,全部是通过企划院的统一调配。于是企划院与卫生部一群头头脑脑几经合计,觉得与其制定一系列措施,防止现代药物通过穿越国各级医疗体系泄露、走私,或是联合其他部门、采取诸多手段打击黑市,不如自己身先士卒,把澳洲医馆开到临高以外。况且穿越国自产的归化民医务人员,在回到基层行医的时候,尚有给病号口服碘酒的事迹,以本位面土著的知识素养,穿越国出口的一切药物,对他们来说都是处方药。不派些穿越国培养的医务人员指导土著用药,卫生部真担心叫人砸了“澳洲神药”的招牌。

时枭仁下榻的房间,在轮船远离动力机房的一端,房间朝向动力机房的一面墙,还堆起了填满椰棕的大包——聊胜于无,这是为了在锅炉爆炸时保护首长安全的设计。“854改”等一系列穿越国自产蒸汽动力船只,在元老院成员的眼中,大抵就是这么一个安全状况,事实也确实如此。

此时,时枭仁正端坐在书桌前,翻阅着面前打开的一本厚厚的书籍,一脸的晦气。时枭仁自启程之后,似乎脸色不太好,当然不是因为他向随行人员解释的晕船,而是因为摆在他面前的其实不是书,是一份在他结束了对上个地区的巡诊返回临高休整时,民政部门交由他审阅——或说接受的归化民公费医疗规范细则。时枭仁日常在与国内出身的元老医生交流的时候,有意无意会提起“兄弟我在美国的时候”,但他从来没有提过,当年他在美国行医时,是如何受到医疗保险的牵制的。没想到现在穿越到美国建国一百多年前,还是要被医保日,而且还是作法自缚的崭新日法。想到这,时枭仁的心情就格外不好。

去年下半年,民政部门就要求卫生部制定一部针对归化民常见病的临床路径,用于指导归化民医护人员的诊疗活动。当时卫生部不以为意,本来出了几家配备元老医护人员的大医院,归化民的医疗事业除了宣传卫生习惯的公共卫生,基本上就是解决个红伤和日常头痛脑热的水准,卫生部把发给念了几个月速成班的归化民医护用的常见病手册中的内容重新组织了一下,就给民政部交了差。没料几个月之后,民政部宣布,要根据卫生部提交的临床路径,指导针对有公费医疗的归化民的诊疗活动,并予以限定费用。如无特殊原因,进入路径治疗的患者诊疗活动退出路径,所发生的一切超出限额的费用,由医疗机构自行承担,公费医疗不予给付。

民政部的理由是,因为现代医疗是建立在耗资巨大的高技术投入的基础上的,根据原位面的经验,医疗费用的增长,基本上是快于同期经济发展速度与居民收入的。而现在穿越国针对归化民军人、职工的诊疗活动,全部纳入公费医疗制度,免费提供;穿越国现代体制控制的区域内,向非职工身份的归化民提供的医疗,也基本上是半卖半送(以上是穿越国优越性的具体体现);虽然现在穿越国的医疗事业还很粗陋,但如果不对公费医疗的给付进行限制,在每时每刻都发生着技术跨越式发展的穿越国,恐怕会过早形成一个尾大不掉的福利包袱,影响到未来的长远统治。

听罢这个理由,时枭仁当即反问民政部:“饿死鬼需要担心肥胖症么”,并与参加商洽的民政部及民政部拉来的财政部的有关负责同志“坦率交谈”并“充分交换了意见”,“ 增进了双方的了解”,“ 会谈是有益的”,双方是“充分保留意见”的。时枭仁的意见是,穿越国针对归化民的医疗活动还很原始,原始到半数常见内科治疗以元老们的看法都是安慰疗法,迫切需要大力发展。早早的对原始的医疗活动定下这样那样的经济限制,肯定会限制住穿越国医疗事业的发展进步。医学是一项实践性很强的科学,过早束缚住实践的手脚(单靠为元老服务的医疗活动是练不熟手的),穿越国医学发展必将裹足不前(将来等元老们……)。况且目前穿越国的医疗机构,预算全额拨款,所需的现代物资全部依靠计划调拨,如果公费医疗拒绝给付,出现的亏空要从哪里补?你们不要看我们跟商务部在外边合搞了几个面向大明土著的诊所,就觉得我们有大笔的外快了……因为对手显然是上边有人的,所以截止此次成行,时枭仁与民政部、财政部交手的唯一胜利,就是让企划院方面同意,具体诊疗活动的费用,以反映当前物价水准的“点数”来衡量,而不是用流通票。卫生部的理由明里是避免技术变化等因素造成的物价变动带来的不利影响,实际上是在暗示卫生部的元老们对穿越国货币政策和流通票币值的不信任。虽然时枭仁高抬起的板子最后歪打在给民政部帮腔的财政部的身上,但他的内心还是阿Q了一番。

船到雷州,码头上已经打出了“欢迎时太医”的大横幅,站满了来自糖厂的欢迎人群,这自然都是常师德的安排。根据此前常师德的宣传,时枭仁原本是澳宋朝的皇室御医,官居太医院院使(真正的大宋朝,御药院的头头都是阉党)。因为宋主宅心仁厚,不忍境外黎民缺医少药,于是赐金放还了时太医。最近太医他在南海一带四处巡诊,应常善人的邀请,来到雷州悬壶济世。

用过常师德摆下的接风宴,时枭仁一行很快在糖厂招待所,见到了在雷州的第一个病人。一位十几岁的广州富商的独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按按右胳膊,会发现皮肤下长出一个瘤,最近半年,那个瘤子越长越大,像串葡萄似的蔓延开来,几乎长满了半条胳膊,而且带来剧痛。时枭仁一行人的雷州之行,正是富商向常师德求助之后,由常师德策划安排的。当然,富商给足了常善人银子。时枭仁看过病人,确定了之前根据照片做出的脂肪瘤的判断,当即和随行助手检查了由糖厂厂医在招待所布置出来的临时手术室。在确定了一切准备充足之后,时太医通知富商一家,明早手术。

富商独子的手术很是顺利,切下的重约三斤的脂肪瘤,叫常师德安排人,泡在盛满烧酒大玻璃瓶里,揣了出去,放在糖厂的职工会馆里展览,极大丰富了当地居民的谈资。因为担心术后感染,时太医要求病人留院治疗一周左右。在此期间,一早诊视过病人伤口,指挥了糖厂厂医为病人换药,时枭仁便去糖厂会馆的VIP会所,跟萧占风组织来的当地士绅和文人士子胡吹海捧,下午去糖厂诊所看门诊,处理随行助手在上午的门诊中发现的超乎自己诊疗能力的病人。

澳宋太医前来义诊的消息,早就让常师德传播开了。虽然最初几天的病号不多,但是到了第三天,糖厂诊所外边就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围观群众,当然病号依旧不多……除了几个被看热闹的送来砸场子的瘫子、瘸子、盲人、聋哑人,大多数土著病号都能在时太医这里得到妥善的处理。本位面的大明,土著的卫生习惯和营养水平极差,所以时枭仁愈发觉得自己像是在原位面的非洲难民营服务。比起需要下田和需要打铁的元老,时枭仁这些年在穿越众中算是养尊处优的,所以在看助手在处理因个人卫生习惯导致的疾病——比如为患恶疮的病人引流、换药时,不免产生了心理不适,但是一星期下来,时枭仁一行人接诊了二百多名病人,用手术为大量因为沙眼患倒睫角膜炎这一当地常见病的患者免除致盲风险,做了多台跌打损伤的骨科小手术,还留下了几位阑尾炎、疝气手术术后的病人,交由糖厂厂医在他返回临高后处理。同行的助手们独当一面,处理的不少本位面的医学无能为力的肝炎,菌痢,急性胃肠炎,小儿急症腹泻发热病例。

作为一个知文识字的短毛老爷,时枭仁为当地的大明土著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常师德还带着一群当地士绅为他送来块牌匾。但回顾此次雷州之行,虽然现代医学在这里打响了开门红,时枭仁还是觉得,当地土著完全接受现代医学仍需时日。这些天的义诊,根本没有妇女上门,对平民家庭女童的体格检查也困难重重。当地民众“肤发受之父母”的观念很强,对手术治疗有排斥。现代医学的一些内容,土著们也难以理解,比方说当时参加送匾的一位乡绅,先前因为受肛周疾病困扰多年上门求诊,但是当时枭仁指出对方所患的肛瘘需要赴临高手术治疗时,乡绅立即退避三舍了:“不才的疥癣之疾,哪能劳烦太医的金刀”——土著一时不能理解瘘口还接着瘘管的。

这天上午,正当时枭仁在向萧占风带来的朋友介绍芳草地学堂时,常师德突然形色匆匆的冲了进来:“时太医,李太妃旧疾重发,皇上用‘顺风耳’传旨,请您回京”,又向在坐的土著士子解释道:宋皇派出了可以扶摇直上百里、日行万里的飞车,到琼州接引时太医,太医坐上飞车,不出半日即可回到澳洲,说罢就拉了时枭仁走出房间。时枭仁顾不得问明情况,赶忙招呼随员收拾行李、跟赶来送行的糖厂厂医交接工作,并留下了两名得力助手,在常师德买来撑门面的东风马车上才得知了真相:董薇薇预产期提前,临高来电,作为第一个生产的女元老,办公厅招时枭仁返回坐镇。


抢救董薇薇

因为没有拉足货物,即刻返程的轮船明显比来的时候要颠簸许多。船舱中的时枭仁的脸色比来时更加阴晦,主要因素是晕船。次日下午,时枭仁一行返回百仞总医院。澄迈大战已过去近半年,收治的伤兵多已出院。卫生部又在百仞城外归化民比较方便到达的地方设置了诊所,分流了大量病人,所以这段时间300张床位的百仞总医院显得有些冷清。

时枭仁本想先看一眼元老病房隔壁刘三新近成立的临床药物试验基地,新药在符有地那边做过0期临床实验,此后的几期临床实验都将在此进行,却突然听到元老病房方向传来了慌乱声。

在时枭仁跨入总医院大门之际,董薇薇出现难产征兆,且胎心不稳,于是百仞总医院妇产科的艾贝贝拟行剖宫产。某个现在时枭仁来不及打听的医生选择腰麻,穿刺顺利,注入刘三处刚送来的常规剂量盐酸丁卡因12mg,转为仰卧体位,正在测试阻滞平面之际,董薇薇突然不答问话、意识消失,呼吸心跳相继骤停,诊断为全脊髓麻醉,立即施行气管内插管人工呼吸、胸外心脏挤压、心内注射肾上腺素,心跳很快恢复跳动(不知道心跳停止的时限),血压维持尚可,心率快速不齐,在施行人工呼吸等抢救了约一刻钟的情况下,神智和呼吸毫无恢复迹象,全身紫绀,血压180/90mmHg,体温38.5℃,无尿,心电图示室上速伴频繁多源性室性早搏,同时频发全身抽搐,胎儿心跳听诊尚正常。

伴随着有些慌乱的抢救,百仞总医院的元老医生将董薇薇一致诊断为“心跳骤停复苏后脑缺氧后遗症”。并随即开始脑复苏,还实施了根据穿越前夕国际医学期刊载文,认为没有实际意义的头部重点降温(穿越后穿越众享受的医疗水平明显退化,所以一早百仞总医院就土法自制了冰帽)、全身冰袋降温、利尿脱水等。但此时董薇薇始终昏迷、无自主呼吸、尿闭、皮肤通红、频繁多源性室性早搏,抽搐也越来越频繁。如何进一步处理?此时的百仞总医院,一筹莫展,困惑无措。

电光火石间,时枭仁提出,此时产妇董薇薇的的腹肌张力和膈肌张力业已完全消失,巨大子宫将膈肌顶压向胸腔,胸腔容积骤减、心脏位置变异、肺膨胀不全、肺门大血管扭曲、换气功能不足。因此,虽然在人工呼吸下,董薇薇尚不致严重缺氧,但昏迷、抽搐有增无减、血压趋高不降、室性心律失常持续不止、体温升高、皮肤通红发烫,提示体内二氧化碳无法排尽。根据上述征象,他判断董薇薇除处于“脑缺氧后遗症”外,还处于“二氧化碳麻醉”状态,昏迷、频繁抽搐和多源性室性早搏都与二氧化碳排出障碍导致体内严重蓄积所引起。如果不予及时解除二氧化碳蓄积问题,结果是再次心跳骤停(心室纤颤)而抢救无望。据此,时枭仁认为应立即果断施行剖宫产取出胎儿,以解除膈肌上抬顶压胸腔、改善呼吸换气功能问题。

在这种临床濒死状态下提出施行剖宫产,确实冒着巨大风险,但时枭仁认为这是挽救董薇薇生命的唯一措施。根据常规,在病情如此危重,再予施行剖宫产,简直是违规处理,不可思议。于是时枭仁顾不得向同僚做出过多解释,以部长的名义,拍板立即进行手术,并保证承担一切责任。手术剖出一健康男婴,董的脸色随即趋予正常,散大的瞳孔逐步恢复,大汗停止,室性早搏基本消失,病情明显改善,但仍然处于昏迷、尿闭,伴全身抽搐状态,继续积极施行脑复苏等后期处理。

术后一个多小时,董薇薇自主呼吸终于恢复,但是忙于抢救的时枭仁始终心神不宁。为董薇薇麻醉的医生是谁?那针盐酸丁卡因究竟是因为质保期内失效的原位面产物,还是刘三某批没有做好质控的山寨货?现在因为公费医疗,跟民政部搞得这么僵,董薇薇又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卫生部恐怕要“黄泥掉裤裆”了。“越是熟人越出事”,国内出身的元老医生经常挂在嘴上的这句话,果然不假。最近几个月,刘三天天吃住在医药组,大批量的向穿越国卫生界提供各种仿制原位面的产品,效率之高,几乎到了元老医生们有求必应的程度,甚至还得了个“刘三A梦”的外号。再次出现麻醉事故,险些造成元老丧命,时枭仁知道卫生部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但是他最为A梦桑的前途捏把汗,不知道元老院之后的处理会是怎样。

元老医生们轮流当班,调整着董薇薇的体内环境,继续头部冰帽重点降温,维持肛温33~31℃之间,间断使用利尿药,定时血生化检查,维护水电解质量酸碱平衡,并进行各种针对性诊治。经历如此坚持不松懈的抢救,历经十余小时不离开手术台的奋战,抽搐逐步停止,并开始滴第一滴尿,并尿量逐渐增多,大家欣喜若狂。继后,意识渐渐恢复,自动睁眼,并达到不能耐受气管插管而示意要求拔管的地步。拔管后,董薇薇已能初步听懂指令,脑复苏取得满意效果,董薇薇生命获救,新生儿正常。

虽然预后不详,但是时枭仁还是代表卫生部,将董薇薇苏醒的消息告诉了守候在门外表情复杂的家属。

(上段抄袭【讨论】回忆:【惊心动魄的一次紧急会诊——心肺脑复苏成功】作者:应诗达

http://www.dxy.cn/bbs/topic/21457449?ticket=ST-26605-tgVv4cSG3P2bQbzza7mAUUYbLQJMSE6oQDR-20

为了减轻董薇薇的缺氧性脑病带来的后遗症,将昏迷时间等数据改小了。)


妇幼保健的春苗

第三天清晨,终于睡了一个囫囵觉的时枭仁草草吃过早饭,就跑去查看了董薇薇的情况。虽然董薇薇的思维有些迟钝,卧床不能下地,但记忆基本没有受到影响,能够回答时枭仁和家人的问话,还主动要求,抱了抱新生的儿子。时枭仁和张子怡亲自为董薇薇插管后的创口换药后,把刘三叫到病房,为董薇薇扎了据称有神功的针灸,同时叮嘱下刘三,要为董薇薇准备些能够营养神经的药物和补品,这才向董及家属告别,离开病房,回到医院一侧阔别已久的卫生部办公室。

因为此次外出巡诊,时部长从旧历春节之后的一个多月,就没有正经处理公事,以至于进了卫生部办公大院,都觉得有些生疏。此时,部长的办公桌上,各类文件已堆积如山。时部长在办公桌前坐了一会,便痛苦的抬起了头,却见张子怡推门进来。

张子怡手持一张X光平片,递给时枭仁:“老时,我等你好几天了,这有张片子,请你看看”。

时枭仁转身找了太阳,举起片子,对着太阳读片。光线不理想,只能凑合着看:“透亮度降低,质密——斑片状阴影,肺尖好像有钝化,以后在我办公室里装个阅片灯,不在阅片室看不清……小叶性肺炎就好,可别是肺不张,我们可没带纤支气管镜来。”“像孩子的片子?哪位元老公子的?”

张子怡回答到:“不,是归化民的孩子,1岁,发热1个余月伴咳嗽,入院时体格检查示精神欠佳,双肺呼吸音粗,闻少许及湿罗音,肝肋下约2.5cm,在院磺胺治疗效果差,您回来那天出现双下肢水肿,艾贝贝大夫决定拍张X光片看看,这不除了支气管肺炎,还确诊了双侧胸腔积液、叶间积液。”

时枭仁听了眉头微皱:“不是说了射线管还不知道哪辈子山寨出来,不是元老除非我签字才能用……”随即又换了副笑脸:“哈哈,虽然我们传染科医生在美国可以在电视剧《庸医房大夫》里当万金油大夫使,但还是有不熟悉的病情啊哈哈……其实小婴儿呼吸道局部免疫不完善,对所道炎症的局限能力差,动不动就小叶性肺炎了。这阶段的孩子气道直径相对较小、粘膜组织丰富、分泌腺旺盛,呼吸道感染后易导致小气道阻塞,所以容易出现哮鸣音……小婴儿肺的代偿能力不足,加上膈肌易疲劳,肺部炎症后易发生呼吸衰竭,由于多数肺炎伴有支气炎症及堵塞,所以主要表现为II型呼吸衰竭……你们护理的时候要注意保持病人呼吸道通畅,清除呼吸道分泌物,翻身拍背,解除气道痉挛。”

张子怡正色道:“老时,病人的下肢浮肿是在接受多天磺胺治疗之后出现的,说明病情在加重,以至于出现了心源性双下肢水肿。难道你不提一提升级抗生素么?至于这张片子,基质材料是化工组自产的赛璐珞,银盐感光材料也是穿越后自制的,这说明办法总是比办法多的,早晚我们也能造出射线管,你何必对忠于我们的归化民这么小气呢?刘大霖那个不识稼穑的剥削阶级老爷,你又是送医又是送药的,我还去照顾了这么多天,现在普通民众需要治疗,你怎么就一毛不拔了呢?”

时枭仁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刘大霖那是文总的指示……小张啊,其实我也是个淫权分子,想在符有地那里用我们的临床实验基地试验杀人机器的军武宅被我骂跑多少了?但是你要知道,淫权这东西不是天赋的,是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发展的。我们穿越前的法律和政府工作报告说,我们都享有基本医疗,穿越过来之后,生产力水平降了,当年享受的基本医疗待遇现在不也没了么?依我的观点,现在咱们三个月一期培养的赤脚医生就是量产庸医,好歹在有了甲种文凭之后,系统的学习两年,有了中专文化;再在我们的带领下接受两年临床培训,有了六、七十年代县级庸医的水平,才好意思出门啊!但是现在培养他们,对基层医疗就是能够起到填补空白的贡献,就是能在历史发展过程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反正本位面的土著也习惯儿童早夭了……”

张子怡听到这话失态的大喊:“部长大人,我不是对之前照顾刘大霖有意见,也认同现在培养的赤脚大夫,我就是问你,从原位面带来的抗生素,你给不给这个孩子用!我知道你的难处,你可以笑话我多愁善感,你也可以笑话我是不着边际的‘普世派’,今天我来找你,就是出于我也是位女人,也有普通女人天生的母性!我每天看见这位孩子的妈妈对我们每一个人毕恭毕敬,每天抢着帮工人打扫病房卫生,努力学习护理知识,帮孩子拍背,就是为了让孩子多得到些照顾,早些好起来,我心痛!你确实一直是个关爱淫权的人,但是人是会变的!但请你在变成一个只关注汇报总结和统计报表的老爷的时候,仔细想想,我们为什么要穿越!虽然我们都想过当千秋万代的贵族老爷,但是我们穿越到这里,为的不是让世界实现一个比原位面更美好的可能么?我不认同很多人的目标,就是在未来形成一个森严等级的阶级社会,靠底层的贫穷无知,用三瓜俩枣统驭,我们处在这样的顶端。如果那样,我们付出的努力又是为了什么!今天你淡漠归化民,明天就会淡漠无职无权的穿越同志!只当你成为老爷,迟早会被愤怒的底层反对!推翻!”

张子怡说过这些话,因为激动,面色潮红,大口的喘着粗气,皱眉瞪着时枭仁。时枭仁不知所措,站在办公桌前,手里不停的搬动着桌上堆着的文件。这时,门又被推开了,元老中在卫生部就职处理行政事务的基本劳动力邓铂鋆脸上堆笑,不顾此时的尴尬气氛,边和时、张两人打招呼,边走进来,直奔时部长的办公桌,从那堆文件中翻出一份,对时枭仁说:“部长,您去雷州之前送来的法规,关于女工经期、孕产期保健的,该签署了吧!”

时枭仁瞪了邓铂鋆一眼:“又来这套,不是说我会客的时候,不许进来要求签字么!”

邓铂鋆陪笑说:“部长,这东西弄得不容易啊,想想我们夹在企划院、民政和土著权益保护委员会之前受了多少气啊!现在杜雯站在门外骂街,说您再不签署这份‘充斥着统治阶级虚伪本性’的法规,她作为牵头单位,就要让这部法规的制定砍掉重练。咱们可别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啊!”

时枭仁从衣兜中摸出名章,盖了上去,小声道“杜雯闹,杜雯早就在这……”偷偷瞥了张子怡一眼,把话咽了回去。然后时枭仁一边用视线的余光偷偷看张子怡,一边对邓铂鋆说:“我不在部里这么久,还有什么急件,你赶紧说吧,免得耽误大家的事”。

“刘三的灭活、减毒疫苗试制成功,这是报告书。强制免疫计划,这是报告书。涉及的技术问题比较多,您慢慢审阅。公费医疗限额的事情这星期大家下了不少功夫,做了文总和几位年长元老的不少工作,弄了个重大专项攻关工程,凡是有助于元老保健工作的诊疗活动及新药临床实验,都可以在百仞总医院或其他有元老医生供职的医院,在元老医生的指导下开展,费用使用办公厅那边的特别资金,文总和萧子山都签字了,您也签了吧。”

时枭仁快速翻阅着这份文件,心想总算是有个空子可钻,赶忙在署名处盖上了自己的名章。

“今天早上,马千瞩那边送来的,关于百仞总医院易地设立妇幼保健临床中心,主要收治归化民,培养医护队伍的业务能力及锻炼经验。建设资金和运转费用由办公厅全包,物资企划院调拨,杜雯在归化民里搞了个互助基金会,可以无息贷我们一部分流动资金,她还答应在土建阶段动员一部分归化民参加义务劳动;吴石芒这阵子送百仞总医院实习的那些修女,答应借给我们两年,人手算是有了。我跟萧子山沟通过了,文总找了家属谈话,算是没有为难咱们,这事可以大事化小了,技术教训,不是道德问题。”

时枭仁看都没看,急忙盖上了名章。

“教育部和政保的备忘录,长学制设立;还有芳草地准备吸收大陆进步知识青年学习,涉及医护专业,请您有空过目。跟这相关,还是和商务部合作的项目,涉外医疗,医疗旅游,请您有空过目。”

时枭仁仔细的翻阅着与商务部合作的文件,抬头看了邓铂鋆一眼:“有进步,虽然还是把敏感问题堆在了最后,但是知道拿铅笔标一下了。梅总金票大大的有,你小子——”

“都是部里的预算外收入,医院食堂早上的羊奶,实验用的动物,还有紫明楼大厨,有多少都是从这里——”邓铂鋆一脸怪笑。

时枭仁经常在单位过夜,也逐渐养成了不必先看着刘三试毒就能下筷子吃实验动物的习惯。邓铂鋆话中的意味,他是体会得出来的,于是板着脸,把备忘录圈了个筒,象征性敲了邓铂鋆的脑袋一下。穿越国研制弹簧的过程中,副产品之一是尺寸剽悍的铁夹子,在卫生部用作病历夹。邓铂鋆是卫生部内唯一让时枭仁有拿病历夹劈头砸过去冲动的人,还是元老。

“最后一份文件我就不批了,不知道有你小子什么私货。平常我出差,这些东西你都有代签权,反正我回来后可以收回。你小子,现在部里编制多少人了?上回财政部来要我难看,说卫生部的人员编制是仅次于强力部门的,还不是你背着我搞的。”没等邓铂鋆开口,时枭仁就对拿着最后一份文件等着汇报的邓铂鋆下了逐客令。邓铂鋆贱笑着对时枭仁道了句“Yes Minsiter”,边拿着批示好的文件往门外走,边对着空气对张子怡寒暄,在门外留下了“办公厅落实对离开百仞短期出差元老的生活补助,河马他们驻外的都算长期早有政策,您这个月要想多些实惠,还是签了吧”的话音。

时枭仁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起身时,双手微攥了一下。时枭仁边走向办公室的大门,边对一直默默无语的张子怡说:“出差这么久没查房了,我们先去病房看看。待会见了那个孩子,我再考虑一下用药。虽然都是等待过期的货,但现在地主家里余粮也不多了。今天的事,你半年内别给我来第二次。”

张子怡为自己刚才的失态道歉,两人似乎又和好如初。在通往病房的路上,张子怡告诉了时枭仁,刚才他签署的关于妇幼中心的文件中,鼓励元老医护自愿前往,她已经决定调任过去一段时间,还请部长关照。穿行在熟悉的建筑中,时枭仁心情复杂。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