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青霞别传》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不懂装懂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1-9-14

最后更新时间:2011-9-29

正文

青霞别传

第一节

青霞被海冰们押解着来到了镇门口边上的木架下,和他一同被压来的,还有几个路网的乡勇教师。相比今天就要毙命于此了吧,青霞心想。不过虽然还带着沉沉的脚铐,但是她和其余几个乡勇教师却被要求把已经荡秋千的几个人就地掩埋。随后,她们被带上头套和木枷。她感觉手脚冰冷,虽然以自己的换的了全班子的姓名,但是事到临头,难免自怨自艾,悲从中来。

不过她和这几个乡勇教师等到的,不是脖子上的绳子。只听到髡人们似乎是两拨人在交接,然后她就感到夹着自己双臂的两个人,吧自己交给了另外的一拨人,然后就喊着口令回去了。

青霞只感到自己被这帮人拖拉着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久,似乎是上了船,然后把头套摘掉,扔进了一个栅栏后面,和她同来的乡勇教师们,也都扔了进来。船舱了的光线很暗,等她缓过了视线,才发现这里除了和自己同来的几个乡勇外,还有几十号人。这些人除了2个和自己一样,似乎是跑马卖解的年轻女子,剩下的都是些神色萎靡的青壮年男子,不过有不是是带着伤的。眼睛里除了恐惧,还有迷茫。

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青霞也是心绪未平。但是髡人要如何处置他们,她也心中没底。虽然头套摘了,但是屋子,或者说是笼子里的所有人,都是手铐脚镣齐全,稍微移动一下,也很困难。青霞艰难的挪动到仅仅靠在一起的2个女子旁,只见这2个女子一个大约23、4岁,另一个大约和自己一样。从装束来看,肯定也是跑江湖的出生。2个女子见又有个女人关了进来,神色木然的点点头,年龄稍长的哪一个,还拖着木枷,个青霞腾出了坐下的地方。

“髡人要把咱们送到哪里?你们又为什么也关在这里?”青霞悄悄的问边上的年纪稍大的女子。一问之下才知道,这2个女子原本也都是跑马起解出身,前段时间髡人四处功村破镇,她们的班子在附近的一个庄子附近卖艺,由于他们几个都会武,被这个大庄住上的土豪花钱雇下,每天一辆银子,帮着庄子共康髡人。结果髡人枪炮犀利,一个时辰不到,就破了庄子。庄住被当了秋千,几个庄客、乡勇也和庄主一起玩儿完。原本她和另几个人也是要第二天掉死的,结果也是和青霞一样,一早上被带到木架子下,收拾了庄主庄客们的实体后,被人蒙着眼睛押到了这条船上,至于要去哪儿?听天幽冥吧

“女娃娃,这些髡人厉害的紧,心机啊,也沈的很。”边上一个双臂反剪的中年男人搭了话,从他肌肉虬解的胳膊上,任谁也知道这是个练家子。正当众人为自己的前途感到惶恐与恐惧的时候。船慢慢的有开了起来,迎向他们的,是未知的未来。

(马上继续)

第二节

“你叫语侬?好奇怪的名字?”姬新上下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这个人他只是在登录的时候好像见过几面,但是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后来也就没再见过。 “姬先生您好”年轻人微微颔首致意。

“船上这些人,还有你今天压上去的那些,有不少可是被定了罪判了死的。”姬新提醒道。“我知道,不过我们正报数来的目的,就是收集这些民愤不大,又跑过江湖的人。”

“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姬新有些不满的说。“呵呵”青年微微一笑,用不太浓重的南方口音回答,“我不认为没有经过量身,也没有辩护的判决是合乎程序的,相比你们法学俱乐部也是很赞同的吧。”“这可是非常时期,程序难免要从简!”姬新有些发虚,毕竟对方把自己的小团体最看重的程序正义的名头搬了出来。不过姬新仍然回答道:“里面可是有人打伤过元老的”“哦,没关系,前段时间嘉奖的那个杨增,也打伤过元老呢”年轻人似乎对人事很熟悉。

杨增?姬新有些茫然,这个名字似乎听说过,好像是再澄迈立功的土著,不过他具体什么来历,自己可不太清楚。年轻人看他有些茫然,就提醒说:“那个杨增是从勾家庄俘虏来的,当时他再门口,又是鸟统又是石块的,打伤了我们不少人呢。还有个元老死在了勾家庄。”姬新对这些旧事并不太熟悉,不过他也不太想深究,毕竟这个年轻人是正报数里的,谁都知道这是未来的锦衣卫,克格勃,得罪他们也没有好处。

姬新又看了看这个年轻人在清早交给自己的文件,上面有正报数赵曼熊的公章,也马督工的签字。从程序上来说也是合理的“好吧,我去提人,你们的人在绞架边上的空地等着就是了。”“谢谢。”年轻人微微的鞠个躬,准备转身离去了。姬新若有所思的望着这个年轻人,用一种玩味的口吻问道“语---语侬?你们正报数不是有过很多土著的学员么?怎么还需要这些跑江湖的人?”“哦,自己培训的人太贵了,随便派的危险地区太不划算了,所以这些有人质在咱们手里又跑过江湖的这类人,是我们要收集的一个目标。他们是我们未来派往敌占区的消耗品罢了。还有,姬新先生,我的名字不太好念,您以后就叫我小戴好了。”随即年轻人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表情阴晴不定的姬新呆呆的坐在那里。

望着正报数远去的船,姬新转过头来:“文总,您这就放他们走了?海冰那边就同意了?”“不是我放他们走的,你是在执行马督工和老赵他们的命令而已。”姬新有些茫然,“怎么----?文总,不是今天早上您的传令兵带着他来,让我便宜行事?”“呵呵,那个小子一大清早就来海冰的营地找我,你看,那文件上只是说让那个小子跟着我们各个分遣队,寻找他们认为合适的人才。而且只是说希望分遣队大力协助,允许他便宜行事么。”“要大力支持么,海冰方面也是同意的,至于如何便宜行事”文欲言又止“你只是执行马督工他们的决定,对吧。”姬新瞪大了眼睛,文和马之间的分歧,姬新还是有所耳闻的,不过让他现在卷入上面的矛盾漩涡,他还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文德嗣看着满脸惊骇的姬新,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执行老马他们的命令,你做的也没有错。”顿了顿,又说:“正报数,也是终于穿越大业的。”

青霞感到自己做的船是走走停停,期间有些人上了船,也有人下去了。自己和20来个人带着枷关在船舱底。而在上面相对舒适的地方,还住着一些其他的人,他们一看就是从广东附近找回了的村民镇民,似乎都是各种各样的匠人,还有一些拿着鸟统的髡人,也就是澳洲人。这些人和在三良市看到的似乎不太一样,那里不一样,青霞也说不出来。在船上管事儿的是个皮肤白皙的年轻人,按照青霞的标准,简直有些弱不禁风,他腰带上永远别着把澳洲特有的火铜,说话细声细气的,不过似乎其他短毛都很怕他,甚至有些短毛在他面前说话,都不敢直视他。船上所有的人,都管这个年轻人叫老板。

戴语侬站在回航的船上,颇为得意的看着船上的船员来来往往。作为刚刚调进正报数没多久的年轻人,尤其是有些进取心或者说权力欲的年轻人,赵曼熊不去说他,冉瑶林柏光这些人他也是拍马都赶不上,这是他无法接受的。趁着这次以战迫和,清剿土豪的机会。他连忙申请一起出来,理由也是现成的,不仅仅是正报数,其他的各个部门,虽然有超出这个时代的技术,但是很多基础的工作,还是需要这个时代的技工,于是他打着为工业基础寻找人才的名义,得到了马督工的同意。不过赵曼熊似乎对他的提议不太上心:“年轻人还是多脚踏实地些,我们的控制范围在扩大,机会很多的。”

不过戴语侬很不甘心,即使团体在发展,自己的权力也会跟着提高,但是相对于林柏光冉瑶这些人,他觉得自己还是低一头的。他不仅在乎自己的绝对位置,他更在乎在这个团体里的相对位置。“赵主任,正因为我们现在处于上升期,人手很不够,而我们培养的人,4、5年内还无法独自工作,所以在这段关键的时间内,我们更应该控制一些可以为我所用的,但是有对明朝底层十分熟悉的土著。”不知道是这个“关键时期论”打动了赵曼熊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赵曼熊终于也在这个大力支持,便宜行事的文件上签了名字盖了章。不过在戴语侬满心欢喜的拿着文件转身离开的时候,赵曼熊慢悠悠的说道:“小戴啊,原来有句话我和冉瑶也说过,现在也和你说一遍,干我们这行的,最好不要出名。”

赵曼熊的忠告不知道是否还记得,不过看着自己这段时间从广东附近找回了的这些江湖人,戴语侬还是有些小得意的,如果说冉瑶和林柏光都有了自己的人马,那么他现在也有了可以选择的班底了。在船舱底下的青霞现在已经和身边的人逐渐熟悉了,那个20多岁的,叫花姐,至于是姓花还是名字里有花字,这个对方也没说,不过自称也是跑马起解的。那个和自己年纪相若的女孩儿,说话很少,只知道姓黄,此外的那些男人,都是会写拳脚的,大多数在各个村庄镇子里当乡勇教师出身。那个双手反剪的中年男人,在青霞上船后的第二天,就因为撕咬送饭的髡人,被短毛兵们提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过,连他叫什么,也没有人知道。

这天下午,还不到送晚饭的时间,髡人们就有人拿着黑头套下到了舱底,平常这时候都没有人下了的。那个被人们成为老板的白皙的年轻人也来了。“这是要干什么?”青霞不安的问花姐,不过花姐用迷茫的眼神回答了她。所有人都被带上了头套,然后被人绑成了一列,被强拉着蹲在了一起。“你们都是犯了死的,现在我给你们个赎罪的机会,听话的以后不仅能活,还能过得不错。否则,前几天喂鲨鱼的刘胡子,就是你们的榜样。”年轻人说话声音不大,不过还是让青霞觉得脊背发凉。戴语侬虽然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蹲着的人,盘算着自己以后用谁去干些什么,能不能立些功劳,成为想冉瑶那样的明星,至于赵曼熊的忠告,他似乎早忘记了。

第三节

送走了船舱上面那些磨豆皮儿做车轮儿的,这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戴语侬兴高采烈的迎着他的上司赵曼熊,不过刚刚才对各个工厂作坊笑脸相迎的赵曼熊,却铁青着脸盯着他,嘴里却说:“戴同志,这回辛苦了。让我看看,你都找来了些什么人才。”没有半点嘉许的意思,唬的戴语侬张口结舌,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只得引着自己的上司,来到了船舱底。

赵曼熊脸色严峻的听着戴语侬对笼子里这些人介绍,青霞也是第一次完整的知道了和自己一起被关里几天都是些什么人。花姐果然是跑马起解出身,只不过是班子里有人充当乡勇,吃了瓜僗;边上的那个小姑娘其实也不姓黄,只不过是个黄姓大户的丫鬟,一个支队在破庄的时候看着她拿着剪子不知道要干啥,于是海冰就把她也抓了过来。剩下的男性可就什么人都有了,有想偷付波军的火统被抓的,有路上抓的剪径的强盗,也有些各个镇子上抓来的乡勇教师,颇有些和青霞一样,判了死的。

赵曼熊听完对这些人的介绍,半晌不说话。冷冷的看着戴语侬,“你是不是想组建个加里森敢死队!同志”赵曼熊缓缓的问,不过从语气来看,戴语侬的脊背都感到发凉,“竟然在文总眼皮底下,把判了死的人都给提来了。还是用我和督工签字的文件。”“不是可以--便宜行事么?”戴语侬很不自信的对道。胖熊冷笑一声,算是回答。戴语侬到底只是个宅男,穿越前的工作也是做的有一搭没一搭,只不过行事低调,有没有特殊的什么本事,所以大家都不记得他罢了。赵曼熊正式看中这一点,才把他调到了自己的部门。为此,他还激动了好半天,把旧时空带来的几个间谍片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就去报道了。不过他生性不是甘愿寂寞的人,来到正报数几个月,一直盘算着做些能比肩几位前辈的事情来,没想到这回捅了篓子。

青霞半天没有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不过她可以感觉到,那个白皙皮肤的年轻人,正在紧张的擦着汗。半晌,年轻人对那个中年人颤颤巍巍的说:“要不,把这几个判了的,给---”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青霞蹲在地上,听了这话,感觉心有提到了嗓子眼。前几天为了班子的其他人,她可以牺牲自己,但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她还不想就此了结。不过赵曼熊对这个提议嗤之以鼻:“同志,这不是属于拖了裤子放气么?前面的特遣队已经判了他们,还用的着你拉着他们会临高再沙?”闷热的舱底让赵曼熊满头油汗,“算了,3个小时以后,你把他们带到咱们的院子里再说吧,注意,要分批带过去,不要这么一大帮人让别人看见了。”

赵曼熊坐在自己办公椅上,喝着格瓦斯盘算着。到底再严密的纪律,也难保有人会犯傻啊。500人里面不少原本就是些不成器的宅男,在这里没有了管束,必然会无法无天。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没准儿会有轩然大波,而且面对各种质询,戴语侬肯定不是那些老鸟的对手,丢丑都是小事情了,各种质疑没准能让元老院的人把正报数给撤了,自己好不容易的心血,难道就白白的浪费了,肯定不行。那么-----?既然戴语侬既顶不住各种质询,又有可能自乱阵脚败事有余,逼急了拿来当替罪羔羊都不够。还不如外放了吧。哎,团队里很多人,也真是不靠谱啊。一边想着,赵曼熊一边把戴语侬的档案抽了出来,看了看,放在了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里。

(明天继续)

第四节 善后

望着桶里的白米饭和肉,青霞有些吃不下去。这又是断头饭么?周围在笼子里的所有人似乎都是这么想的,这比在船舱底下每天吃的糙米饭拌烂鱼酱好的太多了。那个白皮肤的年轻人就站在笼子外面,幽暗的灯火下只有他一个人。在船上意气风发的他现在愁眉苦脸,不断的抽着嘴里细长的白白的烟。看到笼子里自己的班底都没动筷子,年轻人苦笑一声:“吃吧,这不是断头饭。”青霞是已经吃过一次断头饭的人了,这回看样子不是要哪自己开刀,就怯生生的捞了些米饭和肉倒在自己的碗里,笼子里的所有人都是蹲了几个小时,有蒙着头被人拉进了这个地下监狱里,早已饥肠辘辘,有人领头,所有人就渐渐围了上来,就连最不爱说话的小黄姑娘,也吃了满满一碗。

第二天,戴语侬早早的来到正报数,一夜没睡的他眼圈发黑,满脸的疲倦。“小戴啊,这么早。”“啊,赵主任,您早。”“你先去洗把脸,一会儿来我办公室一趟。”“是,是是。”戴语侬连忙应和着,难道自己要被调走了,还是其他什么惩罚,哎,自己在这里的前途,真真是堪忧了。来到办公室,赵曼熊坐在自己的藤椅上,缓缓的抽着烟:“小戴啊,来,坐。”“你这会儿事儿呢,说大,也不算大,但是说小也不算小了,你把判了死的都给提来了。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呢,说多也不多,但是啊文总是知道的。你啊,要想个善后之策。”戴语侬听了,没有说话,豆大的汗滴一滴一滴的往下流。“这件事情是功是过,还要看你以后的表现,如果你能利用这些人,立下些功劳,即使有人提起来,也不会有大碍的。至于这些人么,不管可靠不可靠,先去培训班,哦不,去学习班学习学习。”

如何善后?戴语侬在接下来的一天里苦苦思索,与此同时,青霞和她的难友们有被套上了头套押了出去,分别在几个黑黑的小屋子里接收盘问,从叫什么,原来做什么的,为什么被抓,家里还有人吗,家人是否要被带到临高,自己会些什么技能等等,不一而足。同样的问题,反复的盘问。确认无误以后,就有人对开始和他们“谈心”,原来的生活怎么样啊,受过什么委屈什么的,总之是往诉苦路子上引导。青霞活了这么大,每天都为糊口奔忙,在髡人这里,竟然头一次有人问她原来的生活,是否受过人的欺负打骂,想想自己跑马起解出身,走南闯北,受过的白眼侮辱不知凡几,说着说着,悲从中来,竟然哭了。

第二天,戴语侬一上班就来到了赵曼熊的办公室“赵主任,我昨天反复考虑了您的话,觉得非常有道理,我确实需要用那些人来将功抵过。可是在海南岛,我们击败明军以后,很难再有功劳可立,不如我去广州,像郭逸他们一样,刺探些大明的情况来,也好为我们正报数挣些脸面。”这小子还算上道,知道要躲开是非之地。赵曼熊暗自点头,不过他仍旧面无表情的说:“小戴啊,你这个提议不错,但是仍然欠些考虑。”

(周日或者周一继续)

第五节 新任务

在第一天的问询结束以后,青霞认为她会被投进大狱,或者被某个人收为小妾,或者是被卖到别的什么地方。总之,她绝不会想到,刚刚问询完毕,他们在小黑屋里吃过送进来的慢慢的饭菜、分别上了厕所之后,就是第二轮的问询。问题和第一轮一样,只不过问问题的换了个人。如此不分昼夜的反复了4、5遍,青霞麻木的坐在凳子上,茫然的等着下一轮的盘问。不过等到的确实髡人的卫兵把她套上头套,押回了原来的地方。不过原来的笼子也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2排背靠背的小笼子,里面除了一张草席和一套桌椅板凳,空无一物。她的难友们有的已经被押了回来,如小黄姑娘,正在呼呼睡觉,也有还没有回来的,被扔进自己的小笼子,疲倦的青霞也顾不得什么,倒头就睡了。

戴语侬被赵局长要求重新完善下自己的计划而且暗示说广州已经有林柏光、高举和郭逸几条线,暂时不必要在增派力量了。那么,广州自己是去不了了,那么去浙江或者南京也不错,毕竟那里相对安全与富庶,无论自己已经商还是什么名义过去,都还可以过得相对不那么艰难。好吧,自己已经商的名义,把这20多人带去,说不定自己载500众里面,能成为郭逸第二呢,那可是名利双收的好事啊。

正当戴语侬正飘飘然的设想着自己的新任务的时候,午木正在赵慢熊的办公室里,两个人貌似悠闲的品着茶,聊着天。“您真的想把小戴派出去,毕竟-----他这回的篓子可是把文总和督工都得罪了。”“是啊,这件事情如果被人提出来,在元老院肯定会有番风雨的,不过,你认为当替罪羊,他就够资格么?”午木沉默了几秒:“恐怕不成,他太默默无闻了。”“那么,无论谁倒霉,咱们这里肯定也要吃亏了,或许你认为他一个人就能抗住至少两方面的巨大压力?”赵慢熊苦笑一声:“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可不敢相信他。“所以,戴语侬在这里,就有可能成为标靶,如果他成为标靶,咱们正报数也可能是标靶。派他出去,靶子也就消失了,或者,就剩下了一个-----当然,他带回来的人不能全部带走。”午木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在第三天里,青霞她们首先被粗暴的洗干净脸面,男的剃成了寸头,3个女的也也剃成了齐耳的短发。分别压在一个小黑屋里,随着强光一闪,他们又被送了出来。髡人会慑人心魄么,青霞一度这么想。不过他们随即被押解着参观了劳教营,里面的惨状让见惯了饿殍的众人都感觉不寒而栗,皮鞭声,哀嚎的喊叫,还有繁重的超出想象的工作,青霞一度以为他们要毙命于斯了。但是当天下午,他们就被带到了几个500众组织的公社和工厂,最后晚上都甚至远远的参观了一下东门市,当然,他们都是在一个密封的马车上,嘟着嘴,蒙着头,绑在座位上,透过车上的方孔看到的。不过这浮光略影的参观,也给了所有的人巨大的震撼,祥和的村庄,繁华的市场,还有满面红光的村民,都让这些生活在漂泊与不安中的人们,心生羡慕。

戴语侬又跑去和赵慢熊谈自己设想,不过赵局长对他去江南经商的想法不置可否,反倒是暗示福建现在需要人去进行渗透。而且,他不能把这些俘虏和罪犯都带走,最后带走8到10人就成了,他的任务主要是宣传队、播种机。最后,还要求戴语侬把他的设想写一份详细的报告给他。好吧,福州好歹也算大城市,人少了还好管理呢。戴语侬自我安慰道。“小戴啊,这是你带回来的人的资料。”赵慢熊把一摞卷宗拿给了戴语侬,里面是这23人的基本信息和主要经历,而且每个人都配有了照片。赵慢熊抽出青霞的资料,指着照片说:“你看,这还有个明星呢,不过啊,我觉得她不像林青霞,恩,更像汤唯,对汤唯。”赵局长最后貌似不相干的话,却让他反复玩味.

(周三继续)

第六节 巨星计划

“我应该再谨慎些,选拔再严格些,澄迈大战之后,我确实有些放松了。以后即使是元老,也应该有试用期。”赵曼熊坐在办公室,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边上的午木说。“让小戴去福建、湖南,真的能平息事态么?但愿吧。”看着面色不佳的赵曼熊,午木只是用沉默回应着,或许,他就是看中了自己学会了沉默,才对自己说这些的吧?午木想。

戴语侬手里拿着赵局长给他的名单:青霞 女 20岁,跑马起解出身,有初步的格斗技巧训练,全家在控制区内。因在战斗中攻击元老判死;林长大,男 约27岁,农民、农闲时在集市上找戏班子跑跑龙套、收拾制作道具,因企图攻击单生出行的海冰企图抢劫判死,有家属在控制区内;张慕儒,男,30岁 秀才,因为家中田地被本地大户强占、破产,识图盗窃特遣队的武器粮食被捕,未决,重点关注,家中妻子儿女在控制区内。李婉(花姐)25岁,戏班出身,会唱数种南方地方小曲,无亲人,因企图勾引特遣队员并盗窃武器被捕,未决。-------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戴语侬看着这9个人的资料,不禁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找来的,似乎都没有想象的那样靠谱?难道真的要成为加里森敢死队么?

赵曼熊当然不会让戴语侬组织什么敢死队了,没有必要么。实际上,在他的反复暗示与引诱下,戴语侬交上了自己的计划书,洋洋洒洒几千字,中心思想就是在大胜之余,在广东、福建、湖南等地的乡间广为宣传临高的美好生活与大明官吏的迟钝愚昧,主要方式就是在各地演出已经比较成熟的《考验》等几幕剧,由于未来要如何改造农村的想法还没有统一,所以开始时以宣传临高的正面形象为主,要把这里说成一个乌托邦。而这,就需要戴语侬“亲临”一线指挥与指导了。这次“行动”戴语侬还起了个代号——super star

青霞在来到临高以后,最初几天除了审问就是参观,可惜所谓参观也只能绑在马车上,浮光掠影的看一看,但是近代化的城市已经让她惊诧不已了。从第5天开始,青霞和其余几个执行巨星计划的难友就单独的关在了一个大屋子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单间,相互能看见,但是不能说话,否则就有髡人进来用长棍捅刺,并且髡人还说,如果总不听话,送到劳教队去。一想到劳教队的景象,青霞自觉的闭上了嘴巴。不过他们是不可能有悠闲的,当天下午,他们就被押着来到了一个窗户上都拉着厚厚的窗帘的屋子里,坐好以后,突然一束光打在了前面的墙上,形成了一个木偶剧的景象。澳洲首长不是凡人!青霞瞬间在脑海里蹦出来这个想法,她悄悄的左右几个难友,都是惊诧的长大了嘴巴,由于嘴堵得严实,有人发出了“嗬嗬”的声音,也不知是害怕,还是什么。放映的剧目正式《考验》由于这些人都来自广东附近的农村,对剧情里面的情节有着很深的共鸣,当演到官吏们要在“石头子里面也有榨出油”的时候,终于张慕儒控制不住了,疯狂的晃动身子,要不是被绑在椅子上,真不知他要干出什么来。

在放映室里,赵曼熊和午木戴语侬看着青霞他们的,慢悠悠的对戴语侬说:“小戴啊,现在这些人的训练,我就正式的移交给你了,以后他们就是你的人了。你----”赵曼熊顿了顿“好好的努力吧。成功了的话,我给你请功。”虽然没有说什么是成功的标准,虽然要过段时间才动身,也不知道离开临高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但是戴语侬还是很严肃的立正站好,向赵曼熊微微一鞠躬:“保证完成任务。”

第七节 改名

连续几天,青霞和她的难友们一直在看《考验》反复的看,循环的看,只有吃饭时间,才可以看到小盒子里放一些其他的剧目。再好的佳肴每天都吃的话也会恶心,张慕儒显然对剧情感同身受,不过几天的填鸭式的观看,也让他没有了最初激动的反应。青霞知道自己的未来,肯定和这幕戏有关系,至于什么关系,现在她还不知道。对了,我已经不叫青霞了,青霞暗想,在第一天看戏结束的时候,那个白净净的年轻人和那个大脑袋的胖子来过,宣布了她还有林长大已经另外2个判了死的人改了名字,除了青霞保留了林这个姓氏,但是已经改叫明美了。林长大改叫什么了,算了不去想了。青霞,不明美叹了口气,和衣躺下,休息了。

戴语侬这5天一直再看剧本,有几个从宣传部门找来的,还没有排演过,更多的是从大图书馆找出来的,当年的样板戏等经典剧目的剧本。作为一个来自21世纪的宅男,他是在没有兴趣去看这些他认为老掉牙的东西,不过现在他必须看,、认真的看、甚至还要自己去修改,以符合17世纪的背景与赵曼熊的审核。这对他来说那可是相当的痛苦。最终,自认没有导演大才的戴语侬,还是选择了《考验》等宣传部门送过来的剧本为自己的主打剧目,反正也是草台班子巡回演出么。现在,他应该去找自己的演员们去了。

被髡人抓住这么多天来,或者说从小到大,青霞从没有在桌子上吃饭的经历。但是当了明美第4天,难友们和她坐在了一张大桌子变,上面摆着慢慢的一桌子菜,虽然大多数都是咸鱼之类的海产品,但是在这些穷苦人看来,能坐在摆着这么多菜的桌子上吃饭,已经是了不得的恩赐了。不过吃饭前,照例要有人训话,现在那个白白的年轻人就是他们的领导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姓戴,管他叫戴老板就好了,还说未来几年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了,要一起走南闯北。然后一起来临高享福。能来临高当然好啊,临高的繁荣大家都是看到的,不过要怎样才能住在这里呢,那需要去各地演几年戏,就是这几天每天都看的,演好了,大家就可以回来和家里人住了。白面皮的年轻人着重强调了家里人几个字,让家里人被澳洲人控制的几个人都是心里一紧,几个男人还好,只是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新鲜出炉的明美显然受不了这种恐吓,眼前仿佛出现了符不二狞笑的面孔。眼泪立马就变得红红的了,要不是这几天训练的不许乱说乱动,她恐怕要立即下跪了。看到大家都多少流露出了恐惧的样子,戴语侬满意地微微一笑,话锋一转,安慰了他们几句就宣布开饭。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