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风从南方来》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风从南方来
作者ID
百度贴吧 沙漠一匹河马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松江府,上海
涉及方面 攻占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风从南方来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1-23
最近更新 2016-11-24
字数统计 (千字) 5.8



故事时间设置在大陆攻略占领广州城的第三年,轰轰烈烈的改造运动正在广东大区全境展开,顽固的乡绅地主势力已被扫荡一空。介于大陆南方已无任何有规模的反对势力,元老院决定以已经被开发成一个全面综合基地的济州岛为后勤中心,开展江南攻略。

第一章

1638年11月,茫茫东海之上,冬至号巡洋舰一路劈波斩浪,由临高启航,经停高雄,随后驶向上海县。冬至号是立春号之后建的第二艘1630型巡洋舰,作为元老院海军大洋舰队第二舰队的旗舰,海军对它寄予厚望。根据立春号在剿灭郑芝龙时暴露的一些问题,临高造船厂做了一些方面的改进,并由原掣电号舰长蒙德担任冬至号舰长。

冬至号舰上,一位身穿黑色棉布上衣的年轻人正在眺望远处的大陆。“小陆啊,现在还晕船了吗?”年轻人身后,王瑞相带着爽朗的笑容走向

他。三年前王瑞相参与了占领广州城的行动,看着广州在元老院的治理下日趋发达,不甘寂寞的他又申请前往江南。

“还行,在高雄调整之后就慢慢适应了。”被称为小陆的年轻人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陆志宇穿越前是在南京的一个普通大二学生,父母在他初中时离异,他由继承家族企业却十分好赌败家的富二代父亲抚养长大。不同于父亲的不学无术,家境殷实的陆志宇从小沉默内向、潜心学习,在高考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省会的一所985高校的王牌专业。可惜他爷爷创办的工厂没有富裕到能让他父亲尽情败家,在输光所有积蓄后,债台高筑的陆志宇父亲选择了逃往国外。默默看着这一切的陆志宇在债主找到他之前,明智地跟随文总等人来到了债主永远找不到的明朝末年。

在来到临高之后,还没有大学毕业的陆志宇并没有得到重视。在作为基本劳动力元老默默打了几年酱油后,陆志宇毅然前往了三亚,和席亚洲王洛宾等人在三亚驱使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奴隶们干活。在三亚的光辉岁月里,陆志宇从一个略显幼稚的大学生成长为一个肤色偏黑的坚毅年轻人。在王洛宾当选为元老院国家主席之后,陆志宇被调回临高,在临高又默默干了三年之后,陆志宇找到王洛宾,希望能被派到他原来的家乡大干一场。于是,他被元老院委以重任,带着满腔热血前往三百多年前的家乡。

“来江南干事也算个美差啊,”王瑞相掏出口袋里的圣船牌烟吸了口说道,“自古江南出美女,又是鱼米之乡的富庶之地,元老院对江南这块重视的很啊。哎,对了,说起来小陆你的生活秘书怎么没带过来?”

“来江南的路途遥远,又有危险,我就让她去新建的元老院中央干部培训学校念书了。”陆志宇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可真舍得啊,我们来这都十年了,大部分元老都已经有子嗣,你可倒好,女仆GM后到现在就没找过新的。”王瑞相拍了拍陆志宇的肩膀,说笑道。

“我对现在的生活秘书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她跟了我好多年,我也不能给她想要的名分和孩子,这次来江南前,我和她谈了很久,让她去被戏称为中央党校的干部培训学校镀金,之后就让她去做个归化民干部吧。”陆志宇由于生活在一个离异家庭,一直想给自己未来的孩子一个幸福的家庭环境。可对爱情要求颇高的他对摇号摇来的c级女仆完全没有感觉,除了工作和时不时的满足生理需求外,陆志宇很少和他的生活秘书有什么过深的交流,这在临高的众多元老里也算独树一帜了。

看着陆志宇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是很感兴趣,王瑞相知趣地转移了话题。“大明的气数真的要尽了,北边的皇太极打的关宁军节节败退,现在就算我们减少和后金的贸易,也推迟不了野猪皮入关的时间了。更别说大明内部四起的流贼了,照我看,没几年李自成就能打到京城。”

“是啊,我们的出现给这个时代带来了太大的影响,明朝灭亡的节奏也被大大推进了。”

王瑞相被手中的烟头扔向海中,看着远处的陆地说道:“按照元老院的规划,江南必须远离战乱之地,无论是流寇还是野猪皮,都要让他们离这块富庶之地远远的。我们只要好好地经营这里,等着崇祯上吊就好。”


第二章

冬至号到达上海县时已经是落日了,驻守在吴淞所的伏波军正在列队欢迎船上的元老们。本次来到上海的元老共有五位,除了舰长蒙德和王瑞相、陆志宇外,还有两位工业口技术元老。对于元老越来越不够用的现在来说,这个阵容已经相当豪华。

“欢迎欢迎。”常师德和朱鸣夏面带微笑地走了过来。由于之前在雷州的表现,常师德在大陆攻略后不久便被派往江南,在赵引弓的帮助下,在淞江府潜伏了下来,而朱鸣夏则是几个月前带着由原伏波军山东支队的一个营来到这里。

众人在海边寒暄了一阵后,便来到了伏波军在吴淞所建立的基地。三年前,伏波军攻占广州城的消息传到京师后,朝野震动。髡贼祸乱南疆已久,但在朝廷看来还没有流寇和关外的后金威胁大。可当南天第一城广州沦陷的消息传来后,崇祯在朝上怒斥群臣渎职,故意隐瞒消息。随着熊廷弼战死,两广全境沦陷接连传来之后,崇祯砸烂了身边所有的澳洲货,令前军都督府讨伐剿灭髡贼。然而,湖广江西两省苦于流寇作乱,自顾不暇,只得从福建召集军队,但是抓壮丁抓来的士兵还没召集训练好,便被特侦队发现,伏波军东路军当机立断,远征出击。大明军队在装备精良的伏波军面前不堪一击,被打的鸟兽作散,被击溃的散兵中倒有不少被张献忠的部队吸收。此次大战,让广州城的不少带路党定下心来,也让黄禀坤等人面如土色,大明的军队再也不会打回广州了。

第一次讨伐髡贼失利后,朝廷再也没有动作了,明眼人都看出来大明能维持辽东的局面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四处作乱的流寇都不能剿灭,更别提战斗力远超后金的澳洲人了。出于对自家产业的保护,在江南的许多士绅对澳洲人的态度也暧昧了起来。此次伏波军假借海商的名义低调来到淞江府,虽引起了不小风波,官府却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吴淞口伏波军驻地里,常师德正为诸元老接风洗尘,酒桌上蒙德王瑞相等人侃侃而谈、交杯换盏,而坐在一旁的陆志宇则似乎满腹心事的默默吃着菜。根据元老院的计划,在他们一行人到达之后,伏波军将在朱鸣夏的率领下进攻淞江府,造成事实占领。经济产业省的两位元老则会用冬至号带来的一些设备在此建立一所简易的军工厂,用来维护修理伏波军的军械和生产用于和流寇交换的简易版米尼步枪。至于他陆志宇,则要在占领淞江府后,担任上海县临时县长。

吃饱喝足后,几位元老便开始谈起了正事。“以驻守在吴淞口的伏波军的实力,攻占淞江府不是什么难事,但占领之后大明官府会有什么反应,这就是我们要小心警惕的了。”朱鸣夏首先开口。

“反应是肯定有的,但我们也不是没有准备,海军的第二舰队主力和伏波军11,12营也会陆续赶来,要守住淞江府不是很难。”

“现在的主要问题占领淞江府之后,我们该有什么行动,元老院对江南的渴求绝不是一个小小的淞江府可以满足的,但大肆的扩张会引起已经命不久矣的大明最后的反弹。”常师德看着在场的诸位元老说道。

“所以我们现在只要守住淞江府就好,伪明的官府敢有动作,就把冬至号开进长江,炮轰南京!”蒙德拍了下桌子,狠狠地说道。


第三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陆志宇揉了揉眼睛,屋外伏波军“一二一”晨练的口号不断传来。陆志宇静静地坐在床上,昨晚和几位元老喝完酒后谈了什么已经记不起来了,只觉得头有点疼。

陆志宇缓缓从床上爬起,伸了个懒腰,却听到有人在敲门,大清早的谁啊,陆志宇嘀咕着穿上衣服去开门。

“首?首长好!”屋外一个归化民女干部紧张地喊到,“很抱歉打扰您休息,我是常师德首长派来服务您的。”

老常倒是挺有心的,陆志宇暗暗想到,“进来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是!我叫周美玲,很荣幸能为首长服务。”

“嗯。”陆志宇应了一声,便自顾自地倒水,准备洗漱一番。“首长,我来吧。”周美玲见状,赶紧上前。

“不用了。”陆志宇淡淡地说道,他独自一人生活多年,即使有生活秘书也很少使唤他,更别提让一个陌生人来服侍自己。

“好??”周美玲站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她从芳草地毕业已有两年,在澄迈县办当了一年多办事员后就被派往江南。在芳草地念书的几年,所接触的知识都是大陆流寇四起,地主压榨贫民,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得知自己被派往大陆之后,周美玲差点哭了出来,但好友安慰她说伪明军队不堪一击,处于伏波军的保护下的她一定没事的。就这样,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周美玲来到了松江府。

陆志宇斜着眼撇了一下这个十分拘束的归化民干部,收拾好东西,对周美玲说道:“跟着我来。”“是!首长。”周美玲连忙小跑跟上陆志宇的步伐。

根据计划,朱鸣夏将于四天后突袭松江府,而在这之前,自己则要对上海县实地考察一番。

在几个伏波军士兵的保护下,陆志宇带着周美玲悄悄地来到黄埔口。自元代在上海镇设立市舶司,继而又设都漕运万户府后,上海已成为一巨镇。明代中叶,上海已成为全国最大的棉纺织业中心,布匹行销全国,远销海外,有“木棉文绫,衣被天下”之称。明永乐十年,在旧时空川沙高桥镇北临海处构筑土山,设有烽堠,以利船舶进出长江,时称“宝山”。当时上海成为海运贮粮的集散点.沙船是航运中的主要运输工具。占领这里,对元老院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而治理好这里,则是对自己的一个重大考验,陆志宇暗暗想到,外出担任一方要员一直是许多元老的愿望,自己作为一个年轻人能够脱颖而出,除了王洛宾主席的支持外,也离不开这几年来的默默苦干。

拿着望远镜,望着不远处的上海县城,陆志宇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自己的峥嵘岁月将从这里起步。

大明上海县的地图



第四章

接下来的几天吴淞所又变得忙碌起来,第二舰队的几艘运输舰载着黑尔火箭和其他军需驶来。

“带这么多黑尔火箭来干嘛。”朱鸣夏皱着眉头看着士兵们搬运着一箱又一箱货物,“用黑尔火箭打松江城,打完还得我们重建。”

“又不是全用来打松江的,以后用的机会多的是。”蒙德刚从码头上走向朱鸣夏说道,“接下来还得有不少运输舰过来,看来元老院是要把这里建成一座铁壁桥头堡了。”

两个人站在码头看了一会儿后,蒙德又问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朱鸣夏知道他在问攻打松江的事,双眼凝视着远方,说道:“战士们士气正旺,以淞江府的防备实力,根本不用怎么准备。不过,元老院对我们的要求是尽量减少对城区的破坏,一场治安战是跑不了了。”

“我明天要回济州岛,听说李朝最近有点不老实,希望我在船上能得到你们的好消息。”蒙德拍了拍朱鸣夏的肩膀。

“那是自然,我的士兵是最优秀的。”朱鸣夏看着面前挥洒着汗水的士兵们的脸庞,说道。

攻打淞江府的战役不出意料的胜利,朱鸣夏选择了深夜突袭,满天的黑尔火箭如同天降陨石一般砸向松江中千户所和青村中前千户所,军备废弛已久的明军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气势汹汹的伏波军击溃。

松江府城墙上的明军心惊胆战地看着远处的火光,却听到“轰隆”一声,一发炮弹打中了城墙,一名士兵发出一声惨叫,随即掉下城墙。驻守在城墙的明朝将领深吸一口气,连忙召集士兵准备防守,可松江府的城墙对不善攻城的倭寇还算有效,在伏波军的炮火袭击之下摇摇欲坠。

一道闪光划过夜空,这是伏波军最新研制的伞式照明弹,松江府的城墙瞬间被点亮,大明的守军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如同白昼的深夜,伏波军的子弹却已毫不留情地打了过来。

“不?不打了。”一个士卒颤抖着腿,连爬带滚地想逃离城墙,这带来的效应却是雪崩式的,大明的守军根本无法阻挡崩溃的逃兵,伏波军不费一兵一卒便攻下了城墙。

今夜对松江城的百姓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夜,一队队伏波军进驻城内,松江府知府在城破之时便选择了自缢,而同知、通判等官员则被伏波军将士们从家中揪起,集中带往城中一大户的院子里。这个大户名叫徐曲靖,是最早被元老院渗透的江南士绅之一,在伏波军攻占松江府之前为了向澳宋表忠心,提供了不少情报。

朱鸣夏面无表情地看着院子里忐忑不安的官吏们,他们有的是从床上被伏波军抓起,连衣服还没来得及穿,此刻被冻得瑟瑟发抖。

“报告首长!派往金山卫和宝山所的分队顺利完成任务,上海县也已被占领!”一位归化民军官走向朱鸣夏汇报了战情。

“嗯。”朱鸣夏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了屋内设置的临时办公点。虽然松江府全境已基本被攻占,但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大明再怎么无能,也不会无视江南一府沦陷的。对于苏州府和嘉兴府可能会派来的援军,朱鸣夏决定首先出击,打得明军一个人仰马翻。



第五章

陆志宇无语地看着眼前正一脸讨好地笑着的原大明上海县知县,对上海县的进攻是伏波军遇到的最容易的一场战斗。上海知县接触澳洲人比较早,深知这伙人的厉害,在攻占松江府的战役还没打响的时候便打开了城门,伏波军的一个连不用一颗子弹便拿下了上海县。

“陆大?陆首长,上海的缙绅们素闻首长们的大义,想要宴请几位首长?”

“免了,上海光复未久,万事凋敝,没有闲情和各位饮酒作对。”陆志宇挥挥手,继续说道“麻烦帮我转告给各位缙绅们一句,我元老院行事一向讲究一个公正,什么事都要按照律法来办,抢占财产这种事我元老院是断然不会做,但要是有他人起了这种心思,可就别怪我不近人情了。”

“是,是。”老知县抹了抹头上的汗,唯唯诺诺地应承道。陆志宇不再理他,带着几个归化民干部径直走向上海县衙,大图书馆之前给的上海县志精简版他已大概翻阅一遍,但这远远不能满足他的需求。尤其是户籍这块,他还需要对全县的人口做一次大概的调查,不同于三年前攻略广东的浩荡工程,只是改造江南一府大大减轻了他们的工作,因此他要做的更加细致一点。

松江府一向是大明的”纳税大户”,明代初期,松江税赋总额达140万石赋粮的历史最高点,高居全国之首。明洪武二十六年,全国总赋税粮2943万石,苏州府实征280.9万石,松江府实征129.9万石,但松江府属地仅苏州府十分之三,而赋税半于苏州。松江府以全国0.6%的田地承担了全国4.1%的赋税粮,“江南之赋税,莫重于苏松,而松尤为甚。”

所幸之前对广州城的改造已让元老和归化民干部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此次来到江南,带来了不少在广州立下大功的归化民干部。

根据上次元老院全体代表大会上的决议,大部分元老决定按照历史进程,由闯王或者满清来终结大明,这也是许多元老不愿担上“灭掉大明”这个恶名。不过,由于之前讨髡失利的影响,李自成从川北突围,与洪承畴于梓潼大战,然而并没有像原本历史上的“战不利,被困于梓潼”,农民军并没有太大损耗的来到了陕西。辽东方面的局势同样一塌糊涂,不久前清兵围高阳,“帝师”孙承宗率全家及城内百姓登城拒守,城破被擒,自杀殉国。大明此刻就像一只病入膏肓的骆驼,只等着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次攻占松江府,是元老院的一次战略布局,除了保护江南惨遭野猪皮的蹂躏之外(柳正等“皇汉”元老向来对“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深恶痛绝,如今定然不会再让这些事情发生,而其他元老也垂涎江南的财富与美女),也有给大明的灭亡添一把火之意。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