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饮马珠江水不流》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熊皮帽子近卫军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6-02-03

最后更新时间:2016-02-04

正文

饮马珠江水不流

第一章 军议

席亚洲背着手,一个人站在广州大世界办公区的顶楼,面色凝重地望着窗外正在繁忙工作中的大世界码头,颇有“一副把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萧索。早上八点,席亚洲传令召开“华南总军”进入广州后的第一次高(元)级(老)军官会议,之后他就一直站在这里沉默不语。

同平时表现出来的不拘小节不同,自从广州无血开城,伏波军第一营、第四营、骑兵教导营、炮兵一、二、三连举办了入城式之后,席亚洲脸上的笑模样,是一天比一天少。

“总长,都到齐了。”勤务兵走到近前,低声报告道。席亚洲嗯了一声,戴上军帽,转身向会议室走去。

有资格参会的元老军官,名单如下:

第一旅旅长朱鸣夏,第三营营长朱全兴

第二旅旅长游老虎,参谋长应愈、第四营营长余志潜

第三旅旅长付三思,参谋长张柏林

加上席亚洲自己,一共八人。

席亚洲走进会议室,付三思带头起立:“立正!敬礼!”诸人行礼如仪,席亚洲还礼,入座。

沉吟了大约半分钟,席亚洲开口说道:“同志们对于目前的形势,有什么看法?”

游老虎霍然站起:“报告军长同志!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我陆军将士正好宜将剩勇追穷寇,一举粉碎明朝政府在两广的残余势力,为我元老院大业奠定基础!”

席亚洲揉了揉太阳穴:“好,真是太好了,小游你坐下,老付还有鸣夏,你们也这么看?”然后又指着张柏林说道:“张柏林你坐老实点!”

刚摆出要鼓掌造型的张柏林闻言懵住了——这是什么节奏?

付三思和朱鸣夏对视了一眼,朱鸣夏主动说道:“还是请付总监先说吧。”

付三思耸耸肩,先吟了一句诗:“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按照前委的办法,恐怕我们这次只剩下走队列的事情了。”

朱鸣夏摇了摇头:“从目前情况判断,到了肇庆才能放几枪,如果一路上都是起义投诚,我们走到了地方,后方还要指望国民军稳定地方,这样一来,一是部队紧张不起来,二是乐昌也好梧州也好,我们一路和平进出,孤军深入,补给只能依靠水运,但是海军搞了这个第三舰队……”

席亚洲点了点头:“蒙副司令还在香港,两天后到任,我今天召集会议,就是要大家坐在一起,好好议一议,两广这场大战,到底要怎么打。”

喝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席亚洲毕竟是军长兼参谋长,从决心到策划得一个人自导自演,站起身来拉开了身后作战地图的幕布,拿着教鞭指点到:“本次我军北上作战,本来就是先天不足,先有澄迈会战,后有珠江讨伐,两战之后,我元老院军威凛然,两广明军无人敢称兵杖。所以原本的计划,何老总和我一致认为,三路人马,也就打一些驱逐战,唯有梧州和韶关的攻坚值得重视。但是,既然外情局的工作这么……出色,对,是出色,那就必须考虑到,北路和西路,在途径地域未曾遭受军事打击的情况下,于攻坚战期间,是否会有敌对势力阻断陆地交通。所以,总军认为,三路大军,在可以确保补给的情况下,应当尽可能快的抵达预定战略要点,尽快实施攻击,以便尽快为前委建立稳固的战略支撑点。为此目的,命令!”

全员起立。

“第一旅,必须在十五天之内攻克韶关!”“是!”

“第二旅,限七天之内击破肇庆,同样在十五天内,抵达梧州!”“是!”

“第三旅,限十天内控制汕头,截断南澳退路,配合海军发起南澳战役!”“是!”

发布完了命令,席亚洲并未宣布散会,而是挥手让将领们坐下,自己也坐下,向朱鸣夏发问:“鸣夏,第一旅的行动计划尽快上报总军,有什么困难没有?“

”报告军长同志,进军速度加快,指挥协调层级增加,需要加强通讯器材的配备,至少要给三营配通讯班。“

席亚洲摸了摸下巴,很有些为难:”老总的意思,不能自产的装备设备,能少用就少用,回头我打报告申请,尽快给你答复。“

然后他又看了看游老虎:”应愈,二旅的事儿你多操心,看着点小游,别让他一激动就上前沿。肇庆作战的计划要做相应修改,不能再慢吞吞四面合围了,要打快。对了!“席亚洲一拍脑门:”小游和小余,澄迈的时候就是你俩打先锋吧?这次又赶上了,运气真不错。注意吸取经验,再立新功。“言罢又转头去看付三思。

”军座放心,我这边不会出什么岔子。“付三思眼看席亚洲要变婆婆嘴儿,赶紧堵话头。

”哎,“席亚洲点了根金圣船,把烟盒甩在桌子上示意发圈。”老付,我在广州跟蒙德协调,你在汕头要注意和李迪石志奇协调,我们华南军打的是好是坏,要看跟海军协调的怎么样,你那边压力更大,注意技巧啊,人在矮檐下。“

朱鸣夏点着了烟,深吸了一口:”军长,起码开头这一个月,西江北江的船队一定要把指挥权要下来,不然难办的很。“

席亚洲摆摆手:”我争取争取。那啥,烟抽完了都回部队准备,张柏林你留一会儿。“


第二章 尴尬的陆军

会议室中,席亚洲和张柏林的谈话继续进行。

“柏林哪,这次要你们炮兵的领导出来加强全军参谋工作,你有什么想法?”席亚洲一改刚才疾言厉色的嘴脸,做循循善诱状。

从陆军的派系关系来看,以何鸣为首的新体派将领毫无疑问的占据主流地位,从何鸣长期担任全军领导职务,到主要带兵官皆为前朝廷禁军出身,扩大一点说,到北纬始终掌控侦查总局的精锐,可以看出,无论历届执委会还是元老院,心理上还是更看重穿越前的专业资历。在这个方面,文总蔑视青年军官俱乐部为“耍烧火棍的哈德党”的倾向虽然极端,但确实是元老院内的普遍看法。

然而元老院毕竟还是志在天下,只靠军事组的几十个人来指挥控制日益庞大的陆海军,毕竟还是力不从心,所以就需要从“酱油元老”中培养军事人才。既然扯到了“酱油元老”,那么青年军官们就是不得不使用的一群人。从资历上讲,青年军官们从澄迈会战前就积极参与陆海军工作,没有理由让澄迈战后被拉进军队的纯酱油们骑到青年军官头上,况且,以穿越前资历自傲的前禁军军官们既然看不起青年军官,又如何能看得起连当军武宅都三心二意的纯酱油?这样一来,其实青年军官的实力是在逐渐扩张的。

在陆海军的一百多位元老军官,在陆军机关跑腿打杂和下部队担任连长级别带兵官的人,能数出三十多个脑袋,这是一支让执委会和军队高层不得不重视起来的力量。

人事方面是这样,另一方面,在政治层面上,执委会在一开始就积极的加强“文官”对军队全体的影响。某历任要职的执委会大员严格的说还算是伏波军的创始人,当初带头搞拖拉机训练法。澄迈会战的告捷电落款三个人名,就充分体现了执委会在军队人事方面的考虑。严格的说,陆军参谋工作的严重滞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主持前总参常务工作的全军第一参谋,竟然连军籍都没有。而且这位全军第一的战略家的跟脚,也不是毫无议论的。

于是在华南军的组建阶段,总军的参谋长可以由军长兼任,反正在战役策划阶段,总军不过是协调机构,通讯条件就不允许总军过细的干涉三个方向的战术指挥。但是具体到三个旅,如果再不组建正式的参谋部,连日常工作都要出问题。好吧,对于在一切领域都要追求二十世纪复刻版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元老院来说,搞军队不建参谋部,简直是不能容忍的倒退行为。

最后,撤销炮兵营级指挥部,把人员充实到旅级司令部,就作为一个解决方案,被实施了。

当然,第一旅的朱旅长军政双全,备受信任,于是第一旅的参谋长,还是旅首长兼职。第二旅的游旅长之所以能当旅长,还另有故事,所以要任命专业炮兵应愈就任参谋长来帮衬。第三旅的付旅长既带过兵又坐过机关,在军中论资历全面无人能比,就把一直在学习的炮兵总监张柏林派过来,继续学习。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