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高级西点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06-25

最近更新时间:2015-06-25

正文

马袅工业区伏击战

临高县内的袭击案没有过去多久,琼岛人心依然动荡着。临高等地核心地区的安保措施提高到新的高度,令在地下残存的大明分子心怀不满。这不,又一个机会被抓到了。

这天,天气晴和,马袅工业区内人群熙熙攘攘,上班的、下班的、外出维修的工人们在街道上熙来攘往。人们行色匆匆,高声谈论着工作,或是匆忙吃着早点。

嘟,嘟,汽笛声响起,百仞滩至马袅工业区的早班通勤小火车到站了,数百身穿蓝、黑工作服的归化民工人、干部,挤下车厢,涌入月台。几名元老和警卫人员也夹杂在其中。月台上几名警备营的士兵肩背步枪在四周警戒,数名JC也领着短棍在人群中游走。

附近的十米高得瞭望塔上,哨兵看到月台附近有几名人员推着两轮手推车停下来,然后坐在手推车炳上休息。一人还拿出打火机,点着了一只香烟。哨兵觉得这几人奇怪,但是头脑中找不到什么感觉。盯了一阵,没有发现异样,于是继续转移视线监视其他方向的人流。这时,点烟的那名短发男子,向四周扫视一眼,冲同样推车的几人点点头。一人从后腰里掏出个东西,蹲在手推车后面鼓捣起来。

突然,他站起身来,扬手向月台抛出一物。此物冒着白烟飞入了人群。“不好,首长...。”一名警卫眼见此情,话还未说完,轰然而起的爆炸就把他抛出数米开外。“啊,快跑啊,爆炸啊。”月台上的人群顿时骚动起来,四处推搡着奔逃,将几名军警人员夹裹在里面动弹不得。

呯!一名警卫员抽出手枪向天鸣枪:“有奸细,大家都趴下,都趴下!”此话还未说完,一直飞镖就直插入他的喉咙之间。几名推车男子此时各自同时动作起来,一人继续从腰里掏出几枚火药包,点燃引线,向人群四处乱跑。人群被炸得血肉横飞,哭爹喊娘。

四起的硝烟掩护了袭击人员的行动。一人拔出弩箭,瞄准瞭望台上的哨兵。两人同时扣动了扳机。只不过哨兵的枪弹打在一名推车男子的脚边,没有命中,而弩箭却直接射中哨兵的胸膛。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哨兵从10米高的塔台上直直地跌落下来,将月台上几名躲避者砸到。

此时,三名男子将手推车上面蒙着的帆布掀下,每辆车上赫然露出的是6只摞在一起的铁匣,每个匣子里是十几只铁管。三名男子点燃了铁匣后面的引线,用手柄转动手推车,对准了人群。轰轰轰轰的射击声响起,土制打字机向人群疯狂扫射着,人群顿时又一阵血肉横飞。有机警的早就趴在地上,还伸出手去抓周边的人,要把他们拉倒。更多的是头昏脑涨,被袭击吓破胆的无辜路人。

他们逃向月台进站处,一辆推车的打字机就向哪里扫射。一群人吓得向货车车厢上躲去,另一辆打字机就自右至左向车厢扫射着。车厢的木屑横飞,伤者的血泊四溅,无人能有还手只力。另一辆手推车向下倾斜,瞄准趴在地上的人群开火。顿时,地上的活人和死尸一同在弹雨中扭动着,狂叫着。

一名元老和警卫员爬在尸体后面,掏出手枪向一辆手推车不断射击。几发子弹将一名袭击分子击毙。此人的尸体扭动着躺倒,带动着车子手柄,车子向一侧滑动,倾斜的弹雨顿时扫射近候车厅内,又一批工人被打倒。眼见同伴被击毙,几名散布在周围的汉子纷纷掏出火药包向这里扔来,两人甚至掏出几只土制手铳向两人射击。元老和警卫被一阵爆炸的硝烟掩盖了。

三辆推车打字机打光了铳子,终于平静了下来。剩余的几名袭击分子打个呼哨,将剩余的几枚火药包四处跑出后,跑过铁轨,消失在附近的树林中。

嘟嘟,一阵警哨声响起,武装巡警及时赶到了,两只警犬冲进月台四处狂啸着。短短两分钟的暴恐袭击没有给附近的警局多少时间准备。等收集起巡警跑步赶来时,只剩下收拾残局了。

“此役毙伤髡匪数百,予匪之嚣张气焰以沉重打击。另,职部于马袅至博铺港铁路上预设炸药,炸毁路基,迫使一列髡匪海兵救援火车出轨,毙伤车上伪军无算。”

头子躲在黎区的山洞里,在纸上撰写着呈文。

洞外细雨淋漓,电闪雷鸣,雨季又到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