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高式服务》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提示:
  • 本页面高式服务 不适合未满15岁的读者;
  • 本页面可能包含轻度或中度的暴力、粗口、毒品、裸体、性暗示内容;
  • 阅读时有可能产生轻微不适感;
  • 请确信自己已满当地法律许可年龄,且心智成熟后,再来阅览;


高式服务
作者ID
百度贴吧 marx_han0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百花院
内容关键字 特殊服务,情色,林铭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林百户同人,————高氏服务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1-11
最近更新 2015-01-12
字数统计 (千字) 4.0



高氏服务

林铭按着王锦春的所指的路线走了过去,他准备去看看王锦春所谓的繁荣的夜景。才转了一个弯,就发现,在远处的灯火是更加明亮,虽然还隔着几个巷子但耳中已经传来了一阵阵的喧闹声,林铭不得不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小心,小心,让开,让开。”一声呵斥从林铭背后传来。林铭回头一看,就看见一个人坐在一个2个轮子组成的一个东西摇摇晃晃的向自己冲了过来,林铭本能的往旁边的小巷子里一闪,躲了过去,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一个嘴吭泥。林铭还没站定,那个坐在2个轮子上晃晃悠悠的家伙已经从他身边冲了过去,头也没回的跑了。

林铭心中怒骂了一句,正准备转身走,抬头一看,突然他愣住了。这条巷子太与众不同了,不像其他它所看到的本地巷子那样,这里每家每户挂着红灯笼,整整的一条街都被红色笼罩着。这里难道每家每户都有喜事?他不由自主的往巷子里走去。走了一段他发现一个非常独特的现象,走在巷子里的人基本都是男人,或两两成对或三五成群,她们都会在有些院子门口停下评点一番。林铭不由自主的靠了上去。


“啊,泽四,你说这家的姑娘如何?服务可有特殊?”

“不行,兄弟我带你去看看什么叫惊为天人,那女子的肉包可是。。。走走走,就在前面。”一个穿着髡贼服饰的男人拉着另一个人往前疾走。

肉包?女子?服务?林铭就听见那么几个词,何意,林铭心中狐疑四起。他远远地跟着那两个人,只见他们走到一家院子就钻了进去。林铭来到院子前,抬头看了一下门匾,百花院。这,难道是青楼?林铭四处看看,并没有看见以前所熟悉的大明青楼的那些人与物,没有龟奴没有俏姐儿在门口拉客。正在狐疑中,身边来了一个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份彩色的纸张看了看又看了看门匾就准备往院子走。林铭忙上前招呼,“这位兄台,这里是。。。”

“啊,对对对,这里就是百花院,没错。”那个男人一边搭话往里走,走到院门口,随手把那张彩色的纸张就往林铭的手里一塞,进去了。

林铭低头往那张纸上一瞧,由于多日的海上生活让他马上有了生理反应。只见那张纸上一个搔首弄姿的裸体女人做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林铭手一抖,捏着纸张的手指用力更大了,只见上面写着百花院隆重推出高氏服务十八式,让你享受帝王般的荣耀。这可是赤果果的证据啊,髡贼太大胆了,她们这是要造反啊,这怎么行,作为一个大明锦衣卫百户,我要为朝廷做点事,想到这里林铭毅然而然跨入了院门。

才一跨进院门,从院门后钻出一个龟奴来,一脸笑吟吟的迎了上来。“大爷,您来了?有相识的姐儿吗?”

“没有,前面带路,大爷第一次来,伺候好了。”林铭非常的镇定,再也没有那种刚到临高的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了,随手把那张证据折叠好放进了怀里衣袋中。

“大爷,您可来对地方了,咱们这里可正在搞大酬宾活动,什么服务都有。包大爷你满意。”龟奴一边介绍一边往里带路。

“什么大酬宾?”

“哦,那是澳洲人的说法,等一下您就知道了。您小心台阶,这边走。”

几个转弯林铭就被龟奴带到了,一个看上去像花厅的地方,里面坐着好几个人,他们抬头看了一眼林铭就又低头忙自己的事了,四周还有几个龟奴和仆役正在端茶倒水,其中就有那个叫泽四的人正坐在那里喝着茶看着一本画册,看得非常入神,浑然没有注意到花厅里进来了一个人。

“大爷,如果没有相熟的姐儿就跟我来。”龟奴小声的对着林铭说道。

“好。”林铭跟着龟奴穿过花厅继续往里走。

“大爷,一看您就知道您的气质与众不同,一般的姐儿,我小六就不介绍给大爷您了,我帮您选几个本院的绝品,今天一定给大爷伺候的满意。”

林铭知道这是龟奴讨赏钱的一种方式也是摸客人财底的方式,二话不说,从兜里掏出2块钱丢给了小六。果然,小六更加热情了,把林铭带进了一间挂着三个红毛文字的房间。屋子里很暗,里面只有一张椅子和一个茶几还有一面非常大的镜子。林敏对着这么大的镜子不得不发出感叹,虽然镜子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直面面对这么大的能把人全照出来的镜子还是非常感叹的。小六扶着林铭坐到了那张大椅子上,一坐下去,吓了林铭一跳,柔软,舒适,有弹性。

“大爷,这是澳洲人产的椅子叫沙发,您还满意吗?”

“不错,很舒服。”林铭站了起来又坐了坐。“小六,这么暗的地方怎么选姐儿,你不会糊弄我吧”

“哟,大爷,哪敢啊,您先坐着喝茶,小的这就给您叫姐儿来。”说完话,小六就出门去了。

林铭端起茶几案上的茶喝了几口,味道甜甜的,可是面对这大镜子坐着总是让林铭心里不舒服。就在烦躁之时,突然有开门声响起,然后就看见镜子亮了起来

林铭曽一下站了起来,惊呆,这是林铭现在能表现出的唯一表情,他呆呆看着面前的镜子慢慢的变亮慢慢的变透明,镜子变成了三幅画, 3个不同的女子穿着飘逸不能再飘逸的裙纱宛如仙女下凡一般的出现,还在不停地改变姿态。他已经忘记手中的茶已经溢出来烫到了手,因为那些仙女开始脱衣服了。

林铭不知道过小六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知道他什么又走了。一会儿,镜子里的灯光灭了,里面的女子也消失了。林铭这才重重的坐回了椅子,他要好好的平复一下现在的心情,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在不停的跳动。

小六又把林铭引到另一间屋子,这件屋子亮多了,但是陈设非常奇怪,一张有白色的床,林铭坐了上去,很冰凉,但又不是石头做的,表面就像有层釉一样的东西,床表面浅浅的凹下去了一点。坐上去很不舒服,很那个沙发根本没法比。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门开了,林铭的眼睛一亮,进来是刚刚在那幅画里的仙女,林铭搞到自己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手足无措,很尴尬的对着仙女笑了一下。

“官人,奴婢给您请安了。”哪位仙女说着福了一福,从她身后转出一个不大的女孩子放下了手上篮子,转生出门并带上了门。

“啊,呵,是。”林敏感觉自己有点语无伦次。

“官人,请放松点。”仙女提起篮子,走到一边路过林铭时还有意无意的那手触碰到林铭敏感部位。“官人今天一定很辛苦了吧,看吧您热的,让奴婢伺候您沐浴吧。”仙女的动作时那么的优雅,还带上了一点点挑逗的意味。

“好,好,好。”林铭重重的咽了一口口水。

林铭按仙女的要求脱了衣服趴到了那张床上,他发现这床正真好,完全能够贴合自己那身完美的肌肉。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官人,您躺好了,奴婢给您沐浴啦。”说着,一阵水流声,林铭明显觉得有水在往自己背上喷射,但是刚才自己并没有发现这房间里有任何装水的容器和水源啊,正在他费解的时候,林敏感到有一双小手开始在自己的背上游走,从肩膀到脚趾,无处不在,接着,水流声停下,背上有被浇上一点什么非常油腻的东西,接着他明显感觉到又有什么东西在背上游走,这次肯定不是手。林铭好奇的往身后一看,一对明晃晃的大奶出现在眼前,它们正在努力的晃动中并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接着他听到仙女嘴里发出的喘息声。林铭立刻感觉自己的下体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压得好痛啊,林铭为了保持一定空间屁股不停的扭动着。仙女可能感到了什么“官人,翻个身,奴婢给您做个漫游。”

虽然林铭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他还是翻了个身,一阵轻松。

“哎呀,官人,好厉害呀。”仙女羞答答的说

林铭根本不敢睁眼,他又感受到了水流在身上的流动,好奇心让他睁眼像看一看那个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可是一睁眼,那对明晃晃的大奶就在眼前晃动,这次他看清楚了,这是那仙女拿着她那对大奶为他在洗澡。林铭感到自己快要窒息而晕过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原文还有很多,考虑到这里有年轻人,就不细写,漫游,冰火,红绳了。

在等待更新之际随手一写,博大家一笑。

我相信临高服务业肯定非常出彩,500费到了临高除了工业赚钱外,理念也很重要啊。

大家这么多踊跃回复让我很吃惊,由于还没更新,那就让我们的林百户再次出场吧

上篇名字写错了,应该是高式服务


临高十八式

林铭根本不敢睁眼,他又感受到了水流在身上的流动,好奇心让他睁眼像看一看那个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可是一睁眼,那对明晃晃的大奶就在眼前晃动,这次他看清楚了,这是那仙女拿着她那对大奶为他在洗澡。林铭感到自己快要窒息而晕过去。

林铭感到从未有过的感觉,那对大奶从上而下滑遍自己身体连脚趾都没放过,这种感觉让他想起儿时的记忆,是那么的温馨和舒适,让他不由的发出了一点点哀鸣声,这些髡贼君然用这样的手法让一名大明锦衣卫的百户意志模糊?这怎么可以,我可是。。。。哦,朝廷命官,林铭自己不断的再告诫自己。

“官人,请稍等,奴婢马上给您来个漫游。”

“啊,哦,漫游?这是?”林铭想坐起来,伸手一扶,按在了一个机关上,心里一紧,这难道是。。林铭刚想说话却又躺下了。他发现手里握的是一种像扶手一样的东西,设计的是那么的巧妙,正好手一伸就能拉到让人躺下和坐起来毫不费力还是那么的贴切。人家都说髡贼的东西做的巧妙从这点来看这张石床也是髡贼产物吧。

林铭才刚一躺下,仙女就又上来了,这次林铭决定要睁眼好好看看这个女子的样貌,回佛山也找一个这样的女子。髡贼太会享受了,这钟女人对林铭来说以前只配做个乳母,从没发现女子的胸部还有如此神效。可是这次林铭才睁开眼看到的是一条红红的小舌,就像一条毒蛇吐着信子,他刚要大喝一声“啊,,,啊”那条信子已经贴上了他的胸部,信子灵活而温暖,不停地游走,仙女嘴里发出了不再是喘息而是呻吟。这是,这是一种折磨,林铭告诉自己,一种磨其筋骨的折磨,是圣人们说的那种,肯定是,我能熬过去,林铭相信自己有这个意志力。

“啊,啊,啊。”林铭感到全身鸡皮都起来了,突然,小蛇不见了,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就在他恢复体力准备抗争的时候,身体上的一个部位突然的变得更加炙热。天哪,那是什么感觉,不,怎么又变凉,一种冷。灼热又来袭,这个热已经不是普通的热,而是化人心肝,紧紧地包围着,欧,天,又冷了,他这次能感觉到那条信子带着冰鱼在不停的触碰自己。

“嗷呜。”林铭要把这几个月来的辛劳和困苦在这个世界里释放出来,这种释放是汹涌澎湃的,是滔天巨浪式的。黄风暴雨过后的宁静让林铭不愿意睁开眼睛,这种宁静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了,差点都忘记上次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了。他相信髡贼不会就这么放过自己,他做好再一次磨练自己的准备。

未完待续--该不该写这4个字?

4.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高式,莞式,下笔如亲历,作者必为同道中人矣

12个月
0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