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高斯基日记节选》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高斯基日记节选
作者ID
百度贴吧 gaosky1987
同人重要信息
涉及方面 基层,警察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1. 同人:高斯基日记节选
  2. 高斯基日记节选2
  3. 刷分——高斯基日记3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4-29
最近更新 2016-09-25
字数统计 (千字) 10.0



目录

纯属娱乐向, 天坑,随时断更,慎入。

另:招龙套。

崇祯三年三月初八

敬化结束了,坐监一样的三个月真是有点难熬,这年头,不饿死就行。出来的时候髠人问我叫啥名字,我告诉他们我没有名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如今这般模样,愧对爹娘。于是髠人就给我取了个名字,叫高斯基,今后,就叫高斯基了罢。

崇祯三年三月廿二

髠人看我识字,就让我去念书。想不到髠人还真是崖山之后,连澳历都是从崖山而始。今年乃是崖山之后三百五十一年,澳历即为351年。



澳历354年九月初五

来警察局两个月了,当初刚刚报道的第一天人事部门的史法老就嘟囔了一句:如今甲种文凭也不值钱了,竟然分到警察局来。这里的人都挺好的,就是工作忙了点。我们的后勤妹子栗小北好漂亮,号称临高一枝花,就是泼辣了点。虽然泼辣,但是还是有一个男的每天晚上下班的时候来给他送花,大蒜警长说这个男的叫陆虎,家挺有钱的,在东门市开了一家合作社,做的是伏波军的军需品生意。申大锤在旁边听了一脸不屑——大锤曾经追求过东门市上的一个售货员妹子,失败之后就有点受刺激,见不得这种事,为了这个马健康没少开导他,但是没什么效果。



澳历354年十月初五

刚上班领导就让我去黎区,到外派到那里的澳洲工作队里去学习黎语,最近黎区的罪犯有增多的趋势,在临高,这帮蛮子被抓了不少,但是因为语言不通,弄得我们的工作量大大增加,多几个会黎语的人工作相对好开展一些。听户籍妹子马甜横说,那帮黎人根本就是一群野兽。



澳历355年十月初十

呼,终于活着回来了,临高真好,什么都好,黎区无论干什么都受限制,连写一封信都要被审查,平常想出去打个兔子回来改善伙食都提心吊胆生怕草丛里面窜出来一个黎人来。可惜了跟我一起去的韦楚,他在黎区被黎人割了脑袋,那天要不是我睡过头了估计我跟他一样的下场。哎,这一年的经历在人生中真是值得铭记啊。



澳历355年十一月初一

我们局里新来了一个熟黎,首长说为了打击黎区来的罪犯,特地找来了几个熟黎来,以后翻译什么的就靠他们了。靠,感情我在黎区的那一年是白呆了,我们再怎么用心学黎语也不能跟人家从小说黎语的人比啊。哎,韦楚啊韦楚,你死的可真冤枉啊。



澳历356年正月初一

过年了,真是世事难料啊,爹娘一再告诫我,读书人,要修身养性治国齐家平天下,哪知我在这万里之外举目无亲的琼州临高做了警察。也罢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当初在家乡私塾一起念书的小伙伴如今都飘落各地,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



澳历356年二月初一

过了年之后,临高市面上红毛人偷偷贩来的斯库玛有泛滥的趋势,听首长说这斯库玛是西方的虎人从月亮糖里面提炼出来的,本身做药品用,但红毛人发现这个东西上瘾性极强,沾上就离不开了,用来敛财那是再好不过,于是就偷偷往我临高贩卖。临高对于这个东西是严查,在查处中无论任何手段都可使用,贩卖一经发现证据确凿立刻枪毙。



澳历356年二月初五

今天开会了,王菊公公在会上表态要严打斯库玛,并且会上还通报了斯库玛贩子的最新犯罪趋势,从最近破获的贩卖斯库玛的案件来看,这些人有武装化的趋势,有些人甚至还搞来了大明军队的一窝蜂、火龙出水等军器。后装部门的钟爱国当场表示会后立刻将新式的连发手铳发放到位。



澳历356年二月初七

开完会这才两天,连发手铳就发放下来了,效率还真高,过去发什么东西钟爱国那厮不拖个小半年都不舒服的。大蒜警长带着我们去校场试枪,妹的我说钟爱国这次这么爽快,大蒜警长一枪,我们在旁边就眼睁睁看着子弹飞出去几米,然后,落在了地上,尼玛这可是手铳啊。关近水手里的那把更绝,打一发,子弹直接卡在了枪管里,手铳报废了。看着手里的手铳,老关这个伏波军前果长直接被气乐了。这批手铳全部封存,回头我就找钟爱国这厮算账去,大蒜警长说。


楼主昨天加班,今天去执勤了,没回家,回家再更,存货都在家里电脑上。



澳历356年三月十二

东门市上来了一批高纯度斯库玛。兄弟们,这是斯库玛贩子又开辟了贩运新通道啊,找到源头,把他们打掉!大蒜警长在通报会上说:你们把手头的钉子什么的统统撒出去,别想着安安心心坐办公室了,都给我出去跑,通道打不掉,谁他娘的也别想过安生日子!看来最近大蒜警长在元老院被骂的有点狠2016年7月5日 (二) 08:02 (CST)~~



澳历356年三月十六

东门市的香烟小贩赛泰阳死了,口吐白沫的尸体今天早上被人在东门市的公共厕所里发现。斯库玛吸食过量,晚上的案情通报会,仵作裘虎贲在自己的座位上面无表情的念着验尸报告,大蒜警长黑着脸的听着。奥观海在旁边红着眼睛大口大口的抽烟,一声不吭——自己的钉子就这么死了肯定不好受,更何况赛泰阳从来不吸斯库玛。这根骨头有点难啃啊。



澳历356年四月廿七

目标的一个做零售的下线已经基本确定了,就住在琼安客栈的戊号。兄弟们,准备晚上行动,所有的千里传音机统统上缴,大家把家伙准备好带上,注意安全,新式手铳就不要带了,把我们过去一直用的敏感瓷式手铳带上,都记得把自己的枪擦干净,通知食堂今天晚餐提前开饭。大蒜警长行动前都要变唐僧,好在大家已经习惯了。

那啥,后面的几篇日记个人感觉有点过线,改改再发,所以晚上不一定会有了,对不住。



澳历356年四月廿八

凌晨的行动大蒜警长只能用悲壮来形容。为了事先摸清楚琼安客栈里面的情况,我们中间最瘦的大蒜警长决定化妆成买斯库玛的大烟鬼跟那个叫万仔横的小贩子接触一下,千算万算却没想到对方的一个马仔也是个大烟鬼,进去的时候自个正在嗨,见到有人来买货,还热情的邀请大蒜警长来两口,大蒜警长怕露馅也为了自己安全就硬着头皮上了,出来了整个人就开始飘,强撑着把里面情况说完就被送去了医院。之后还好,顺利抓获罪犯万仔横及其送货马仔两人,缴获三眼铳一支,砍刀三把,斯库玛若干。



澳历356年五月初一

大蒜警长去疗养了,王菊公公开会宣布了临时调整,关近水暂时担任警长。后装钟爱国宣布棉衣棉鞋棉手套棉帽已经到位,各单位记得散会后去后装领,这尼玛都五月了你发冬装。不过我们已经习惯了,冬天发夏装,夏天发冬装,向来如此。



澳历356年五月十五

今天万仔横的上线来临高送货收货款,我们在城东十里铺那里把人堵了。十五米左右的距离,我用手里的敏感瓷式手铳朝人打了三枪,我都能清楚的看到三枪全中,但是那小子竟然起身跑了,眼看那小子要逃走,申大锤倒拿着敏感瓷手铳从旁边冲出来,以铳当锤,用握柄照着那小子的脑袋就是一下,搞定。关键时刻还得我锤子靠得住!回城的路上申大锤一脸得意的冲我们得瑟了一路。



澳历356年七月初一

今天开会,临时工家属区治安形势有点严峻,外来人口太多了导致劫财案件高发,虽然我们抓了不少人,但是亡命之徒还是没见减少。哦,对了,最近符有地被打了老虎,这厮纯粹是活该,妈蛋我们辛辛苦苦抓人,丫辛辛苦苦放人,刚抓进去的这厮转身就放了,弄得新来的归化民挺大意见:我们刚抓的强人送你们那里了,怎么过两天我又看见他了。我们只能赔上笑脸:大婶,这真不是我们放的,元老院的政策是这样的……



澳历356年七月初三

劳改场新来的老大到任了,是一个叫陆大胖的,过去是《临高时报》的,听说这个人是河源街的常客,改天要找机会多请他去那里做几次大保健才行,免得跟符有地一样,我们辛辛苦苦抓了人送到他那里,他还挑三拣四各种找毛病,我们使劲抓他使劲放。



澳历356年八月十五

中秋节了,元老院说要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所以所有的福利都取消了,连月饼也不能发,另外,七月份天气最热的时候我们跑外勤的每人发了几斤绿豆降暑,王菊公公说这也是违反元老院艰苦奋斗精神的,要改正,所以绿豆都得交回来。操他妈的,关近水接到通知就在办公室破口大骂:都进了肚子你还让交回来,栗小北你一会去东门市合作社按人头买几斤绿豆回来,马健康跟着一起去,帮人家妹子把绿豆扛回来。



澳历356年九月初五

天转一天比一天凉了,果然,钟爱国这厮挺按时的把短袖凉鞋发到位了,大叔你反季节发衣服就算了,我们忍,大不了放一放再穿,可是你能不能每次都可着劲的发短袖单裤不发别的啊。我们的装备什么的你啥时候也上点儿心,手铐警棍什么的我们不求你配齐因为这可以自己买,但是弹夹你好歹每个手铳给配一个啊,损坏的弹夹早就交上去了,然后,就跟王菊公公一样下面没有了2016年7月5日 (二) 08:02 (CST)~~



有若干盒饭,有意领取的请在本层报名,报名时给自己起好名字。



澳历356年九月十二

今天抓了个黎人扒手,这个黎人讲汉话,但是他故意不讲,只讲黎语,于是让我去配合审讯做翻译,妈蛋快一年没讲黎语了还真的忘记的七七八八了,况且这个黎人说的根本就是黎语中的方言,讲了半天我也没听明白他说的是个啥玩意,于是就找了那个熟黎警察阿斌,阿斌来了之后,看了看审讯室里的扒手,用标准的不带任何方言口音的官话让我们先把门关上,说他要和那个扒手单独谈谈。之后我们关门出去,就听见屋里一顿噼里啪啦,期间夹杂着黎语求饶的声音,五分钟之后,门开了,阿斌出来说,行了,那个小子想起来怎么说汉话了,你们去审吧。



澳历356年十月初四

最近关近水有点上火,因为这都十月了,月底就要关账结算全年任务了,之后就是全年案卷法制检查。法制口的马进这几天天天调我们案卷的毛病,审问时间过短也成了办案缺陷,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就行了,你他妈管我们审了多久,别人审不出来我们两三句话就把实话掏出来了不行啊。晚上我们请马进在吴南海的茶社吃了顿海鲜,席间关近水还悄悄的给马进塞了一个厚厚信封,马进当即就端着国士无双拍着胸脯保证,月底的法制检查你们的案卷肯定全部过关,来,咱们干了这一杯。



澳历357年十月十四

最近我值班有点不顺,别人值班都是风平浪静,我值班就是各种疑难杂症,小北妹子都对我有意见了,因为别人送到她那里的值班卷宗只有轻飘飘一张纸,我送过去的就是厚厚一叠。



澳历357年十一月初一

又死人了,临时工家属区又死人了,又是发生在我值班的时候,通知仵作中心,又是仵作中心的裘虎贲来验尸,我们俩一见面就一脸苦笑:都是自己值班的时候死人,不知道到底是哪位的人品该充值了。晚上关近水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上,奥观海建议以后我就只办案算了,给临时工家属区的居民留一条活路。关近水了想想,宣布以后我负责巡控和抓捕办案,值班什么的就不用负责了。



澳历357年十一月十四

今天《临高时报》上有名的笔杆子叶曾天请我们吃饭,因为最近我们招了一批临时工文员来负责窗口接待工作,有一个就是他女儿。叶曾天是《临高时报》上有名的公知,经常对临高的警务系统口诛笔伐,甚至他还公然宣称,临高的警察是落后的、反动的,要全面引进大明的衙役系统。吃饭的时候我问叶曾天,尽然在你的口中临高的警务系统这么一无是处,为什么还要让你女儿来这里工作,他尴尬的笑了笑:老弟,我这么说也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么,都不容易,来来来,喝酒喝酒,关警长我敬你一杯。



澳历357年十一月十五

但丁又进来了,但丁原来是一个贩卖斯库玛的黎人,后来被处理过一次之后就开始在东门市摆摊卖月亮糖,这月亮糖有点坑人,密度很大,又很厚,不知道的人往往一刀切下去就有好几斤,但是切了就得买。但丁聪明,他找人写了几行字放在小摊上:五流通券一两,需要多少请自己切,碎糖没法买,所以请要多少切多少。别人一不小心切了几斤下来就得掏钱,白纸黑字明码标价,所以就不得不吃这哑巴亏。这次一个小伙子切了一刀不小心切多了,丢下月亮糖就想跑,他就把人抓住,两个人扭成一团之后被送到我们这了。这又能怎么办呢,人家白纸黑字都明码标价了,自己不注意,怪谁?打架不对,俩人都在留置室呆着吧,明天早上想开了再回去。



澳历357年十一月廿三

差了,从琼海县押了个黎人逃犯回来,一路上坐着公共牛车,走的很慢,走走停停。公共牛车走的很慢,我和马健康、申大锤三人一路上没敢怎么休息,生怕逃犯出事。出差真是个苦差事,尤其是你押着逃犯坐公共牛车还忘记带食物的情况下,结果是三个警察一个逃犯都是饥肠辘辘。路过澄迈县公共牛车站,站台上有一个卖肉包子的老头,马健康就去买了几个包子来。问那个黎人逃犯吃不吃,黎人逃犯说不吃,连包子皮也不吃。因为黎人信月亮教,不吃猪肉。那就没办法了,整个站台只有这么一个卖食物的老头,并且这个老头只有肉包子卖,兄弟,不是不给你买,你也看到了就这么个条件,没办法。牛车开动了,我们三个吃的很香,黎人开始是闭着眼睛,后来实在忍不住了,睁开眼睛说:大哥,你说这是羊肉包子我就吃!


之前那个坑我是填不上了,因为当存稿的硬盘丢了,今天偶尔找到已经发了的副本,于是就接着往后面写了点,跟原本写的故事不同,所以就新开一坑。

胡编乱造,纯属娱乐,天坑慎入。

回家就发,之前的那个坑地址:http://tieba.baidu.com/p/3732101546?pn=1



澳历357年十二月十二

政保局发了通知要在临高选调干部了,要两人,要求工龄五年以上,打过仗上过前线或者有一线执法经验,甲种文凭,会黎语的优先。我私下里问了问关近水政保局怎么样,关近水说:那是好地方,工资比我们高多了,那可是元老院的锦衣卫,级别高,位子多,更重要的是,立功的机会也多。我要不是只有一个乙种文凭,我也去报名了。对啦,好像你是甲种文凭吧,那你还愣着干嘛啊,赶紧去找人事部门史法老报名啊。



澳历358年二月初一

政保局的动作真快,刚刚过了年,选调工作就开始了,首先是笔试,报名并且符合政保局要求的人先去考试,考试完之后是面试,还有体能测试,全临高的警察部门报名的有一百多人,但是到了最后,只有我和一个临高陆军警备部队的连长通过了测试。通过测试后政保局的告诉我们回去准备准备,过几天调了档案就要去政保局培训基地培训了。我想走之前是不是请关近水他们去临高东门市去潇洒一回,毕竟是同生共死兄弟,在一起这么久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他们。



澳历358年二月初二

调令下来了,不过不是政保局的调令,是人事部门的,把我调去了澄迈县下面的一个偏远的派出所。接到调令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人都是蒙的,昨天政保局的不是说好了过几天才来调档案么,怎么第二天我的调令就来了,不是去政保局培训基地么。我去人事部门找了史法老,史法老也是一脸无奈:老弟啊,这个不是我决定的,你通过了政保局的选调这是好事,但是王菊公公说人才要留在临高警察局。



澳历358年二月十五

澄迈县,火星派出所,我的新单位。就跟七年前我孤身一人来到举目无亲的临高一样,七年之后,我又一个人来到了举目无亲的澄迈,不同的是下船之前我从来没来过临高,但是澄迈,我出差的时候路过过很多次。火星派出所只有三个人,所长叫刘会长,是个老所长了,元老院刚刚打下澄迈那会刘会长就在这里当所长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刘会长还是所长;教导员侯大王是个本地人,家就在火星派出所旁边;现在,又多了一个我。王菊公公还算有点良心,把我发配到这里来的时候没忘记顺手给我升了半级,现在,我是火星派出所的副所长。



澳历358年四月初三

火星是个偏僻的地方,偏僻到乡政府和派出所基本上都是一个象征性的存在。我来了之后,兼任了所里的法制内勤,户籍内勤,同时分管所里的案件侦办,治安巡防,法制宣传工作。哦,对了,我还负责照看后面的菜地和喂猪——因为交通不便,物资缺乏,我们得自力更生,不然过年没肉吃。



澳历358年六月初六

王家村木叉大叔的老婆和二狗他娘又在我们派出所开始对骂起来了,这俩大妈可以说是老仇家了。侯大王说这俩人是当初嫁到王家村的时候结的仇,木叉和二狗两家是邻居,木叉大叔和他老婆结婚的时候红灯笼比二狗他娘多挂一对,于是二狗他娘心里就气不过,结果两家就这么磕磕绊绊的做了十几年的邻居,遇到一点小事,俩人就能搬着小板凳坐在自己家各自家门口,你一句草泥马,我一句你MB,跟说相声一样对骂半天。入伏了,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大家都歇伏,田里也没什么工作,俩人有大把的时间去对骂。不知道谁先发现的,我们派出所户籍室凉快,还有免费的水喝,于是她俩就不约而同把战场从家门口转移到了我们户籍室,户籍室开门上班,她们也来,户籍室下班,她们也走。



澳历358年七月十三

今天我算见识到一家人脑子都不转圈是个啥情况了,前天有个年轻人来给孩子上户口,我看他拿的资料不齐,于是就告诉他,小孩上户口,要俩人的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还有孩子的出生证明,大队证明,计生办证明。我怕他忘记,专门找张纸给他写了,并且告诉他各个证明该怎么去开,他答应的挺好。昨天来了个小媳妇,我一看结婚证,这不就是昨天那个年轻人的老婆么,但是她也是没把资料带齐,资料不齐真没法办,于是我又找了张纸把需要的东西写全了,并且告诉她来的时候核对一下,带了就打个勾,全部大勾了再来不然还是办不了,结果今天换小孩爷爷来了,依旧没有把材料带齐。材料带不齐就上不了户口,于是下午我就华丽的被投诉了,投诉的内容是刁难群众。刘所过来问了问情况,把侯大王叫来了:明天你去这户人家里,亲自看着他们把材料弄齐了再让他们来。


日记 三 开篇语

忽然想起来还有这个坑呢,那就开一贴填坑顺带挖坑

先:在线手机打字,写到哪里是哪里

又:还是天坑

双:娱乐向,如有雷同,谁敢点出来我就送你去我的鬼故事楼里见鬼去

叒:招龙套

叕:临高er说,还扯淡把你就地打死



澳历358年九月初一

元老院的首长们带着技术员来辖区测绘了,说是要把铁路修到迈澄来。首长说过铁路拉动荆棘,荆棘是个东西我不知道,但是铁路所过之处的繁华我在临高还是见识过的。



澳历358年十月十四

元老院的测绘员走之前画下的格格周围一夜之间被火星镇的村民搭起了各种窝棚。这样等元老院来修铁路的时候能多问元老院要点钱,狗剩媳妇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经验,然后火星镇一夜之间都学会了。县公安局早就发了文,严禁在格格周围搭窝棚,我们也把公告到处贴满了,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县局发文没写可以用强制手段,所以我们也不敢动手,只能劝,但是能多问元老院要钱,谁听你的劝呢?



澳历358年十一月十五

临高来的施工队进场了,但是面对大大小小的窝棚,他们一筹莫展。没办法他们只能上报,然后。。。在工地打牌



澳历358年十一月十六

元老院派来了挺身队,同时也带来了更加严厉的新公告:所有村民限明日日出之前撤出窝棚,负责不保证尚在窝棚之内人的安全。

看着周围黑洞洞的米尼步枪,有的人怕了就走了,但是狗剩媳妇是见过大世面的:我就不信元老院还能杀人,最后还不是得拿钱来,呆着就好,越到最后钱越多。看着狗剩媳妇,有一部分人选择了跟她一样留下。



澳历358年十一月十七

日出之后,挺身队拿着大棒子就进了窝棚区,开始强制驱赶还留在窝棚区里的人,但是奈何窝棚太多挺身队人太少,总有那么几个人捉不到。



澳历358年十一月十八

拔刀队和白马队都来了,元老院的首长也来了。县局火速赶制了最新的布告:狗剩媳妇以下,尚在窝棚区的12人,限明日午时前离开窝棚,否则后果自负。窝棚区边上,12根路灯杆也竖了起来。拔刀队挺身队白马队就在旁边扎营,静静的看着窝棚区。

事情越闹越大,刘会长急的满嘴是泡,带着我钻进窝棚区,苦口婆心的劝狗剩媳妇赶紧出来吧。狗剩媳妇一口回绝了:刘所长,你是没见过大世面,越这样越得死扛到底,别看来的人多,那都是吓唬人的,你也别来劝我了,下半辈子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就看这一下子了。

侯大王找到狗剩家,让狗剩劝劝他媳妇。狗剩只是坐在家里,一言不发。



澳历358年十一月十九

今天这一上午,随我们怎么劝,狗剩媳妇他们12个人一个也不愿意出来,眼看午时就要到了,窝棚外面开始喊我们做工作的退出去。刘会长还想再劝一下,但是被我拖了出去。

午时刚过,白马队拔刀队挺身队就把窝棚区围了起来。他们一寸一寸的缩小包围圈,用了两个时辰,把12个人全部找到。

随即,元老院铁路建设特别法庭也开庭了。企划院的首长公布了这12人这几天来对元老院造成的损失,经审判,特别法庭宣判了这12个人的死刑。

12根路灯杆,一人一根。



澳历360年五月初五

12根路灯杆上的尸体晃晃悠悠的挂到了铁路顺利修好,修铁路需要占用的土地元老院总是用特别优厚的价钱买下,铁路建设的异常顺利。

这两年元老院又加大了火星镇的合理负担,木叉大婶和二狗他娘也不来我的户籍室吵架了,天不亮就起床下田干活了。没办法,合理负担压的每家都喘不过来气。



澳历360年五月初六

火车顺利通车了,铁路护路队驻火星小队就在我们火星派出所隔壁。铁路护路队他们的名字挺有意思,叫阿姨队,听说是某个元老取的。他们管出去巡路叫洗路,所以护路队每次出去巡路,集合的时候都要喊一句阿姨洗铁路。



澳历360年五月十七

火车刚开始通车那会火星镇还有居民去看热闹,现在也没啥人了。这两年合理负担太重,家家都不愿意耽误农活。唯一开心的应该就是我们了,因为这样治安会好很多。将近两年的悠闲生活让我觉得当初在黎区的惊心动魄仿佛是上辈子的故事。


澳历360年六月初三

阿姨队今天洗铁路回来就炸了,因为他们在铁路上发现了脱轨器。警察总部的首长都赶过来了。上次这穷乡僻壤见到首长还是前年企划院开公审大会的时候。看来悠闲日子最近要到头了。


澳历360年七月初一

将近一个月过去了,脱轨器的事还是没啥进展。唯一的变化是阿姨队每天洗铁路的次数大大增加了。首长就在阿姨队的驻地住着,据说首长发话了,不破案,不回临高。

澳历360年七月十五

中元节,我的调令也到了。脱轨器的事查清楚了,是狗剩。说来这个案子破的挺有戏剧性的,那天我们派出所厨房灶台的火不小心灭了,我不想生火,就准备找狗剩问他要个烧着的煤球,结果在他家厨房的煤渣堆里,发现狗剩埋在里面用来做脱轨器的材料。于是案子就这么破了。首长亲自给我报了个一等功,于是王菊公公顺势想起了我这个两年前这个因为擅自报考政保局而被他搭配到火星的倒霉鬼,于是我就顺理成章的被调回了临高。


澳历360年八月初一

阔别两年多,今天又回到了临高。又见到了当初一起出生去死的那帮兄弟。这两年,调走了一些老家伙,也进来了一些新人。

关近水警长比之前胖了;栗小北妹子还是跟陆虎眉来眼去;申大锤调去新城区但是时不时的还会来临高玩玩;马健康调去了广东,但是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澳历360年八月十四

东门市上的万宁县的怪老头不知道脑子进了什么水,搞了一堆爆竹点着了往人堆里丢。之前我没调去澄迈的时候,经常在东门市看到这个怪老头牵着一个孩子乞讨,小孩四五岁的样子,呆呆傻傻的,脖子上紧紧的锁了根铁链,铁链另一头牵在怪老头手里。孩子看上去挺可怜,当时我们还以为是拍花子的,还专门查过他,结果发现孩子是怪老头外孙,智商有点不正常。开始我们看小孩可怜,就让这个怪老头把小孩脖子上的铁链解开,但是怪老头本就是个一言不合就去找元老院告状的主,我们管了他他更有理由去告状了,为此万宁县的首长和信访部门的首长还专门下过文件骂我们多管闲事,所以一来二去我们就随他去了。平时他爷孙两人倒也安分,除了乞讨就没其他的,这次怪老头不知道发了什么昏竟然干出这种事。


澳历360年八月十六

怪老头叫颇八里,万宁人,之所以点着爆竹往人群里扔,是因为他外孙被淹死了。前段时间他讨了些钱回家过中秋,结果回到家没几天,他那个傻外孙就被人发现淹死在了池塘里,明显小孩的死是个意外,但是他坚决认为是他女婿干的,于是一路告状到了临高。信访部门的首长一看又是他来了,于是随便就把他打发了。他气不过,于是就在市场上搞了个大新闻。



澳历360年八月十七

果然不出所料,我们写的关于颇八里的调查报告一天之内就被王菊公公打回来了。颇八里肯定要去劳改场的,但是他扔的爆竹没伤人,所以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出来。王菊公公说要写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争取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免得颇八里这条蛆出来后没完没了的来恶心我们,看来又得去万宁出差了。

澳历360年八月十八

说走就走,关近水带着我奥观海和阿斌,我们四个人去了万宁。本来是没阿斌啥事的,今天早上,警长大人在楼下找人出差,因为去了万宁要搞调查,一组人肯定不够的得两组,两人一组那出差就得至少四个人。我和奥观海是案件的主办人肯定没得跑,去出差肯定得有个警长带队,关近水正在想让谁去的时候,刚好阿斌下楼刷牙,于是阿斌同志就非常不幸的跟着出差了,谁让阿斌这小子就住在单位呢。说来也挺悲哀的,阿斌参加工作也蛮久了,就是在临高找不到住处。元老院给开的这点工资在临高买房是肯定买不起的,租房子的话,房东一看阿斌是个黎人,根本就不肯把房子租给他,哪怕他是个警察也不行。他谈恋爱的时候,带着女朋友出去开房,一夜都被查了好几回。谁让咱是个黎人呢?阿斌只好一脸无奈的在单位住宿舍。好在后勤的钟爱国知道了他的困境之后专门给他拨了三间宿舍给他,不然他拖家带口的还真没法住。




4.0
1人评价
avatar
0

有意思。

3年